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萧何忽悠不了人民

(2008-11-08 00:42:58)
标签:

杂谈

样板戏之后,新京剧是啥模样,基本没看过。印象里,评价却不高,但不高的评价又都在说些什么,也没注意过。但是,要想京剧发展,哪怕只是延命,新京剧就必须搞,这是肯定的。否则,几出老戏,总有唱完的时候,也总有听腻的时候。搞京剧的,和票京剧的,不能做遗老遗少。

从电视上看了上海搞的《成败萧何》,个人觉得就很好。首先是戏编得好,有股子老戏的味道,起承转合的门道都继承了。词也好,说实话比有些大师的老戏强多了,可见上海有人才。唱腔设计也好,跟人物和情节很匹配,尤其是老萧何的麒派,照顾得恰如其分。舞美和服化道也好,动员现代的舞台表现元素,花了不少心思。演员更别说了,阵容强大,卖力气。看效果,观众最后全伙起立鼓掌,应该不是被现场导演忽悠的,属于情不自禁。

听说北京也在搞一出《赤壁》,年底前要在国家大剧院连演十场。北京和上海,京剧的两大根据地,能这么较着劲搞新戏,是好消息。

以上是门外汉说的题外话。

《成败萧何》里,死了俩人,一个是钟离昧,一个是韩信。前者是为报韩信之恩,自杀以谢;后者是为报萧何之恩,自杀以谢。两颗项上人头,都送给了刘邦。

“舍生取义”,是戏出里的永久话题。看着萧何忽悠韩信送命,我就想到了老程婴。这老头也忽悠了公孙杵臼送命,所不同的,是他以牺牲自己儿子做忽悠的办法,忽悠得就更有效。戏出里的忽悠,当然更是冲着观众的忽悠。别的不知道,起码伏尔泰也被忽悠了,此君曾把这故事写成《中国孤儿》,忽悠到了欧洲。

咣当就把自己弄死,而且一点不含糊。今天来看,虽然颇显示了勇气,但也有认为是不负责任的行为,属于怯懦的另一种。但加上了“取义”做理由,似乎就可以成立了,自杀也显得并不那么突兀和不能接受。这个理由,从文艺的历史看,虽然内容不断更新着,但慨然赴死的精神却从此成了正统。比如抗日时期的诗歌,从鲁迅《二心集》里借了几句在这:“你看敌人的枪炮都响了,快上前,把我们的肉体筑成一座长城”;“我们去把热血锈住贼子的枪头,我们去把肉身塞住仇人的炮口”;“看同胞们的血喷出来了,看同胞们的肉割开来了,看同胞们的尸体挂起来了”;“朋友呦,准备着我们的头颅去给敌人砍掉”……我们的国歌不也这么写着吗——“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这些大概都属于艺术地表达吧,为的是加重仇恨和决心的砝码。但要依我的意思,还是“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更舒服些。因为有仇恨和决心,就把自己的头颅给敌人砍,虽然大义凛然,但道理终究还是有些勉强。

当然,面对这样的“大义”,也只好就“舍生而取义者也”了。因为按中国的逻辑,“二者不可得兼”,你要么投降,要么去死。活着而能不死,也是投降。活着而能杀死敌人——此话当真?

但这毕竟属于“大义”,小民百姓,几十年忽忽而过,衣食无忧再加欧洲五国12日游,也就是属于个人最高的“小义”了。所以,尽管忽悠是连续的,但小民百姓似乎并不上当。可以给你的戏出喊好,也可以被你赚眼泪,但就是不身体力行。戏一散,还编了“好死不如赖活着”的吉利话,互相共勉。昨天刚从新闻上看到一个自杀的,却也不是为了“取义”,而是为了“殉情”。可见,“舍生取义”的教育大不成功。

不过,中国的汉奸的确从来不少,但这恐怕并不能栽赃给“舍生取义”教育的失败。也因为这,更大可不必担心新京剧的思想境界问题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据信
后一篇:街景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据信
    后一篇 >街景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