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晓舟同志
晓舟同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92,866
  • 关注人气:2,18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梦中的母校

(2018-09-29 17:30:00)
标签:

母校

情感

老师

散文

分类: 世象素描

梦中的母校


南阳中学搬走了,在老校址数十里外的大丰港,重建了一个新的前不久才听到这个消息的,的感觉不啻于拆了自家祖屋。

南阳中学创建于1952年,因校址设在南阳公社境内而得名。昔日的南曾是县仅有的三所完中之一,四面壕河环绕,环境优美。校园布局精巧,绿树成荫曲径通幽,房子都是民国建筑风格,颇有古时书院味道。南的那份人文景观,别说当年在全县各学校中独领风骚,即便以当下眼光也具有庄园式美感。

个世纪七十年代初,这里过几年,师长们的音容笑貌,今记忆犹新

校园外不远处茅屋,位头发花白的老人居在这里。长者和蔼健谈,我次去拜访,他总是一边把弄着家前屋后的庄稼,一边意味深长地给我讲历史故事。他,是靠边站的老校长陈耀然,月工资八十元零五角,当时的县委书记一样多想资历有多深

我读初二时,学校来了一位名叫魏翠萍的年轻女教师,教我们政治课。有一次上课,我在信笔涂鸦,邻座的同学打小报告说我在写歪诗编排人。老师那时刚从北京大学政治系毕业,思想解放作风民主,不但没责怪我,还笑盈盈地说,课后要欣赏我的诗作。

化学老师王树森有趣的人。他戴着一副近视眼镜,胡子刮得铁青,衣着非常讲究,颇有绅士风度。王老师讲课总是那么从容不迫,但他只会讲阿拉上海话,声音尖细,真可谓余音绕梁,不时同学的笑声。他课讲得很好,据说是名牌大学毕业的,上海一资本家的女婿。

语文老师杨德成的课,我是最爱听的。他是扬州人,一所师范院校调来的讲课真似成竹在胸,不看讲义,谈古论今广引博证,诗词歌赋如数家珍,海阔天空潜移默化。他打开话匣,时而声音低得让人竖耳听,时而语调高亢配以有力的手势,仿佛教室屋顶掀翻

那时的南阳中学教师队伍,没有“近亲繁殖”,大多是上海南京来支教的客藉教师,也有北大毕业分配过来的,有的是师范院校撤销后划过来的,有的是受运动牵连从上边发配下来的,就连那个成天扫的刘裕,也是家住南京城的老大学生,真是藏龙卧虎呢。

要问当年南中师资力量有多,数年后“子发光可见一斑。老校长重出山,成为县政协副主席。年轻教师魏翠萍,格提拔为分管教的副县长。老学究王同书去了省社科院,当上文史研究员。受运动影响的施恒祥老师,担任县广电局局长。美术老师王荫华,成了著名漫画家。杨德成、王树森、王益民、孙学观、包庆源等当时的普遍教师,都成了县重点学校的领导人。

老实说,然我的老师们都是八方英才,但在学校算不上优秀学生。那盛行读书无用论,我是实用主义者,只注重语文和政治,认定将来走上社会这两门功课有用处,而听数理化课,我多半只是老师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方式方法。多年后,不少同学见到我,印象也仅仅是“经常在学校黑板报上看到你的作文”,貌似成绩好,其实是严重偏科,成绩一般。

       我中学毕业时还没有考大学一说,全凭贫下中农推荐上大学。外婆家成分高,我怕劳动,表现不了,自知推荐无望,便托人在邻乡供销社找了一份工作。那是物资匮乏的年代,猪肉、糯米、食糖、烟、白酒等全凭计划供应,我的岗位正好可以后门,教过我的老师,都把我当成能人,假日常结骑自行车到邻乡找我,有的写手令让子女来找我,我总是想尽办法满足他们的要求。如此,我便成了老师们中的好学生,每次回母校像了娘家庄到处有人请我吃饭。

       一九七年恢复高考,那时我已在社会上混年,学到的文化一大半还给了老师,故与继续深造擦肩而过。幸亏我的中学老师都非等闲之辈,我多少也学到了一点皮毛,以致后来凭鼓捣破文章的功夫县市主管部门,凭学到的分析问题处理问题能力,赢得领导好感,被授了一顶小,也就这么滥竽充数混了几十年。因此,我对母校、对老师,始终是有感情的。

       南阳中学弃址异地重建了,据说高楼大厦尽现时尚。我是没兴趣去观赏的母校是学子的根、校友的魂,老校友魂萦梦牵的,是那个着半个多世纪人文气息南阳中学,那里有我们师长和同学的身影,那里有我们的芳华和理想,那里是我们一生的情结!

       唉,不在了让我们梦中寻找


                                     本文被选用在新浪博客首页     2018.9.29 人文”栏目  



   附:浓缩版媒体用稿  1000梦中的母校

梦中的母校

梦中的母校

 南阳中学搬走了,在大丰港重建了一个新的校园。我是不久前才听到这个消息的,心中颇感失落。

南阳中学创建于1952年,因校址设在南阳公社境内而得名。昔日的南中,曾是我县仅有的三所完中之一,四面壕河碧水环绕,环境很优美。校园布局精巧,绿树成荫曲径通幽,房子都是民国建筑风格,颇有古时书院味道。南中的那份人文景观,别说当年在全县各学校中独树一帜,即便以当下眼光也具有庄园式美感。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我在这里读过几年书,师长们的音容笑貌,至今记忆犹新。

校园外不远处有间小茅屋,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闲居在这里。这位长者和蔼健谈,我每次去拜访,他总是一边把弄着家前屋后的庄稼,一边意味深长地给我讲些历史故事。他是靠边站的老校长陈耀然,月工资八十元零五角,与当时的县长一样多,可想资历有多深。

我读初二时,学校来了一位名叫魏翠萍的年轻女教师,教我们政治课。有一次上课我在信笔涂鸦,邻座的同学打小报告说我在写歪诗。老师那时刚从北京大学政治系毕业,思想解放作风民主,不但没责怪我,还笑盈盈地说,课后要欣赏我的诗作。

化学老师王树森是个有趣的人。戴着一副近视眼镜,胡子刮得铁青,衣着非常讲究,颇有绅士风度。他讲课总是那么从容不迫,但只会讲阿拉上海话,且声音尖细,不时引来同学们的笑声。他课讲得很好,据说也是名牌大学毕业的,上海一资本家的女婿。

语文老师杨德成的课,我是最爱听的。他是扬州人,从一所师范院校调来的。他讲课似成竹在胸,从不看讲义,谈古论今广引博证,诗词歌赋如数家珍。他讲课很有艺术,时而声音低得须让人竖耳静听,时而语调高亢且配以有力的手势,仿佛要将教室屋顶掀翻。

那时的南阳中学教师队伍,大多是上海南京来支教的客藉教师,也有从北大南大毕业分配过来的,有的是师范院校撤销后划过来的,有的是受运动牵连从上边下来的,就连那个成天扫场地浇花圃的刘叔,也是家住南京城的老牌大学生,真是藏龙卧虎呢。

要问当年南中师资力量有多强,数年后“金子发光”可见一斑。老校长重新出山任县政协副主席,政治老师魏翠萍被破格提拔为分管文教的副县长,语文老师王同书被省社科院调去当文史研究员,美术老师王荫华成为知名漫画家,还有六名资深教师调到县内其他重点学校当领导人。

一所农村中学,曾聚积着八方英才,我们那些在特殊年代下成长的学子真的很幸运。母校是学子的根、校友的魂。虽然母校迁址了,但浸润着半个多世纪人文气息的老南中,仍令我们这些老校友魂萦梦牵。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小街茶水房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小街茶水房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