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第五频道》杂志执行主编
荐

邹凯:最后一个大佬

转载 2016-07-25 08:54:51
标签:体育

【在近期公布里约奥运会中国代表团名单中,名将邹凯并没有最后时刻出现,他奥运会5块金牌的神奇就此戛然而止。18块奥运会金牌的菲尔普斯还在努力自己第五届奥运会的路上,但比他更年轻的邹凯已经开始了退役后的忙碌。但我还是有一点疑惑:为什么我们有关方面没有想过,给他办一场轰轰烈烈的退役晚会,为什么我们的颁奖部门不能给他,和郭晶晶邓亚萍这样的人一个特别的奖项,为什么没有我们奥运会自己的名人堂?】

“这几天有点小忙,”在北京光华路SOHU某处艺术和互联网气息交融的狭窄会议室,匆匆赶来的邹凯冲我抱歉一笑。随后,他挂上时尚小包,不经意的动作间展示了一下自己保养完好的肌肉线条,没有一丝赘肉侵袭过的痕迹。

成都-北京-里约,亲朋-队友-路人,无数的迎来送往,让邹凯延续了近20年的生物钟突然间陷入失重甚至停摆——自2004年起,邹凯已经习惯了这三点一线所裹挟的生活,以及对于职业近乎严苛的态度:他远离酒精和应酬,认真挑选摄入食材,严格的作息如同一个清教徒。

但现在?一切如同北京奥运会上散发的大脚印,了无痕迹。“可能这就是无缘奥运会的好处吧,我时间和空间获得自由,有时候也能和相熟的朋友小酌几杯。”他耸耸肩。

但男主角真的能做到如此洒脱吗?我的录音笔,忠实地记录下了他在生命某个阶段的苦痛和挣扎甚至呐喊:

第5分钟:落选奥运会时你的心情如何?(微笑的脸上有些许感伤!)

第17分钟:2008年奥运会那个美妙之夜,你和小伙伴们是如何庆祝的?(一脸神往,如霞光降临的至尊宝。)

第32分钟:伦敦奥运会之后,教练是如何理性分析你的优缺点,比如国际体操对于你的强项自由操和单杠规则的重大修改,比如日本自由操天才白井健三的横空出世。(声音变得低沉。)

第55分钟:再次复出却遭遇伤病光顾。听说有一次你在训练中感觉跟腱仿佛要断开,而这时前来探班的舞蹈队妻子周捷恰巧看到这一幕。(叹息,心疼。)

第55分钟:教练通知你,无缘全国锦标赛最后一项自由操的决赛。(眼眶不由得湿润,音色开始变得有点颤抖。)

“这就好比一个战士,没办法在疆场上拼尽最后一滴血。你能想象他的遗憾之情吗?”邹凯至今心绪难平,“虽然我早就知道了结局,虽然我知道教练是为我的身体着想,让我放弃这种知其不可而为之的努力。但我从来没有想过,会以这种方式告别。”

在运动队,张着一张娃娃脸的邹凯,一直以理性、容忍甚至老成著称。尽管他创造了无以伦比的奥运会5金的传奇,但他从来不会觉得自己是由什么特殊材料制成,(除了有一阵,众星拱月的他有了自己就是刘德华的错觉。)这种平常心,来自于他自己恬淡而坚毅的性格,还来自于教练白远韶的言传身教。后者曾充满禅意地对弟子说,永远不要忘记初心,永远要先做人再做事。这也就是为什么当弟子们开着豪车在总局大院里的时候,他能平静地开着半旧自行车来到训练馆;当同行队友忙于各种应酬的时候,他却能做到早九晚五,早上做饭,送孩子上学,制定训练计划,或者在龙潭湖公园附近散散步。

邹凯的另外一个垂范来自竞技场。每次大赛前,杨威、黄旭这样的大队员都会提醒他留意一些技术细节。在成为大队员之后,他耐心细致地将这种传承传递给更小的队友们,让他们专注于自己的工作,将霸气体现在每一个细节。

他还努力纠正人们对于体操认知上的偏见。在家乡泸州,一个以他名字命名的体操俱乐部即将落成,他将要践行自己快乐体操的理念,让小孩子们重新回到运动场。

这是一个现代版大佬的告别故事,未必有郭晶晶荡气回肠的诀别,刘翔退役仪式上的惊世骇语,甚至没有邓亚萍在沉寂两年之后杀入资本圈的轰动。他平静,清晰,只想利用自己的力量,来影响周围的人和事。他没有想过名人堂,也从来没有想过退役晚会,“这是相关部门的安排。”

当传奇归于平淡,体育总局这个金牌收割机又开始新一轮的忙碌状态。但人们还是隐隐的希望,这个曾缔造出无数辉煌,感动,荣耀,遗憾和传奇的体系,能偶尔能有那么一丝丝的停顿,能迸发出一丝人性的光辉——能给这些创造过传奇和影响力的人们,能办一个退役晚会,将他们的名字刻入名人堂,能记录下他们的心愿,收获他们感动的泪水。

至少能在历史长河中,让我们触摸到他们名单之外的温情。



对话五金王邹凯:体操女童是社会的伤口?我们早就人性化了

【编者按】2012年的伦敦,邹凯举起横幅:五金冠九州。

五枚奥运金牌,邹凯是并肩前辈李宁的传奇,而现在的他,生活更忙碌了。

他忙着穿插于北京和成都两地,在成都,官味十足的四川省体操中心副主任这个工作他还没有做好准备;在北京,他即将完成在北京体育大学的学习。

应酬是必不可少的,此中最大的便利是,他终于能和相熟的老友小酌几杯了。从2004年开始疯狂长体重以来,为了维持自己的体型和竞技状态,他必须节食,每天都是蔬菜、水果。“这也是不参加奥运会的好处。”邹凯说。

事实上,在确认无缘里约奥运会这个消息后,这位奥运“五金王”还是难过了很久,他的眼光顷刻变得湿润,声音变得沙哑。“这是一种知其不可而为之的无奈,我原本希望能在奥运会上拼到最后一滴血。”

邹凯在朋友圈贴出了昔日战友们备战的各种照片,他说要换种身份为他们加油。

就好比高考,我发现自己毕业了

记者:这次落选里约确实有点遗憾,正如你之前所说,本指望在28岁冲击第六第七金的目标,但命运却让你按下了暂停键。

邹凯:遗憾是肯定的,毕竟自己准备了那么久。我经常会在梦里回到这个时刻。就好比高考的感觉,一下子就发现自己已经毕业了。

伦敦奥运会后,国际体操联合会对规则进行了大幅度修改,尤其是我比较突出的单杠进行了有针对性的调整,连接加分没有那么多,感觉自己一下就从第一集团掉到了第二集团。

还有一个,就是我的身体条件。我的腰部有伤,2013年我的跟腱开始疼了,走久了不行,坐久了也不行,现在坐着都需要戴上护具。练一天,瘸三天,每天还要做两个半小时治疗。

记者:作为将军,最好归宿是战死沙场,你作为运动员,也拼了这么久。

邹凯:反正我一开始觉得自己把力量用完,就跟2013年选择继续训练一样,还是想拼尽全力,现在总感觉还有比赛没比完,总是不舒服。

但对我们这种级别的运动员来说,拿第二、第三就没意思了,家里人也很平静,希望我健康。

记者:这四年对于你来说最难的是什么时候?

邹凯:最难的其实是2015年到2016年。2015年是腰伤,2016年是腰伤控制住了,跟腱控制不住了。

还有一个就是坚持,拿减体重来说,从2004年开始,为了控制体重,我就开始用节食、泡澡等方法,虽然过程痛苦,但我一点也不后悔。

体制不改,体操就不行了?

记者:退役了之后,你现在是四川省的体操中心副主任,现在国际上没事就抹黑体操训练,甚至还有文章题目是“体操女童的存在,是我们这个社会的耻辱和伤口”。

邹凯:我也看了那篇文章,其实大部分人都对我国的体操不是很了解,现代体操已经不是这样了,现在所有的运动项目都是人性化的,以前可能是在摸索,走了很多弯路。

记者:相对之前的市场,体操现在没有那么多的观众了?

邹凯:对,可以说几乎没有了,因为之前可能是要成绩要的太狠了,忽略了体操的发展。不管国内还是国外,都在缩水。

记者:现在体操运动员很多向高难度方向发展,这就伴随着高风险,现在人一提起体操,就会想起桑兰。

邹凯:没什么好解释,就是意外,现在体操其实这样的不多。上升到竞技层面,所有项目都是很苦的,而且是很危险的。那么比的是什么,就是身体的极限。

记者:杨威曾说过:“你要是想成为这个项目的尖子,你每天都得练,就像高考过独木桥”。

邹凯:只要谈到竞技,每个项目都是这样,跳水、蹦床这些项目难道不危险吗,只是现在体操成了众矢之的,大家的矛头都指向了它。

很多人就觉得体制不改,体操就不行了,其实我们应该转换一下思想,为什么不能在体制下,适应体制推出一个很好的模式呢?

记者:那你就是想先从自己的老家做起,做一个模式?

邹凯:对,体操主要最适合的还是小孩子。我在想极限与艺术的结合,观赏度很高。美国的一个创新难度比赛,很精彩,运动员结合自己创作的动作,很有观赏性,就像在看极限运动。

裁判对中国的态度是一直从严

记者:如何看待体操队本次奥运会的前景?

邹凯:(夺金)希望很大,不过难度也很大。团体,我们的最大对手是日本队。我们和他们的实力五五开吧,主要还是看临场发挥。

记者:那么这次里约奥运会,少了一个领军人物,是不是相对来说更严峻一些?

邹凯:对目前的这支队伍,我觉得还是很厉害的。只是说相比以往,对手的实力提升了,让我们的实力更平均了,再加上裁判对中国队的态度是一直从严,相对来说,这个时候他们就比较困难。

另外,在这个队伍中,只有张成龙一个人参加过奥运,这也给他们制造了一定的困难。

我跟黄玉斌指导说过了,如果有机会的话,也会去里约给他们加加油。

记者:其实我们现在说“名人堂”,国外有很多,像NBA就有,前不久姚明就入选了,但在中国很少有,我们现在就缺少这样的模板。如果有这样的一个时刻,你会列一堆的人物想要去感谢吗?

邹凯:突然一下的话,可能不太好说,因为我本身的想象力不太丰富,但是一定会感谢体操,这是一定的,因为包括父母、教练,体操队、以及所有帮助过我的人,都是从事体操事业的人。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
分享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杨旺的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091,963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