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没了郎平,我们还有谁

2013-04-29 07:30:48评论 体育

  第一次发现本人竟然在专栏中竟然情感如此充沛,看来还是闷骚男一枚。不过对于女排滋养的一代人来说,我必须写这么一个文章,向当年的偶像致敬,致歉,致谢。感谢你,又延续了我们关注女排的时间。此文刊于财新网体育专栏。


  在中国体育史上,恐怕没有几个人能像她那样,如此完整地贯穿于国人的集体记忆中,且在每个时间节点上闪耀着独特的光芒。

  她是上世纪80年代中国女排的绝对主攻,手起榔头落,其代表的“女排精神”滋养了一代人;她是临危受命的主帅,将一支一度跌到世锦赛第八的队伍带到世界杯季军和亚特兰大奥运会亚军的位置,本人在没有球员进入技术统计前八的情况下荣膺最佳教练;她是中国在三大球最大的国际输出,其执教的美国女排蝉联北京和伦敦两届奥运会亚军;她是出口转内销的绝佳范本,挂帅的恒大女排,成为职业联赛这个沙漠里横空出世的奇葩,几乎所有比赛都出现在央视的转播信号中。

  她为人温和谦恭而又坚持执拗;她具有本土精神而又具有国际视野;她长袖善舞于各个角色,穿越多个时代;她既真实又富有魔幻主义色彩,以至于在中国女排的许多关键时刻,我们总是从心头涌起那个充满韵律感和后鼻音的名字——郎平。

  我们也总是假设:陈忠和不行,还有郎平;蔡斌不行,还有郎平;王宝泉不行,还有郎平;俞觉敏不行,还有郎平;联赛不行,也还有郎平……

  如今,传奇照进现实,“最后一棵稻草”终于再次被祭出。4月25日,在背景为毛主席诗词“增强人民体质”的遒劲书法下,她和中国男排主教练谢国臣相向而握。有网友玩笑曰:“毛主席庇佑”。

  确实,若非各方的极大努力,郎平绝然不会再次出现在这个位置上。体坛周报知名记者马寅曾勾勒出郎平决定执教女排前后的纠结:电话拒绝排管中心官员——再次电话拒绝——礼貌见面——体检黄灯——再次准备拒绝——各方恳求后犹豫——决定出山。

  从这个过程不难看出,郎平出山,是人情世界的又一次“绑架”,个人意志牺牲于所谓的使命感。面对官员三顾茅庐的诚意,面对同僚、队员们的殷殷期待,面对媒体和国人构筑的女排复兴梦,郎平最终选择了出山。

  这是一个怎样艰难的抉择啊。

  上世纪90年代第一次担任中国女排主帅时,郎平才三十几岁,靠着一腔热血,和仅仅带过八佰伴、意大利的迪纳摩等俱乐部的寥寥经验便匆忙执教,面对的是连垫球等基本动作都不甚精湛的队伍。14年后的今天,郎平需要做的基础工作比当初有过之而无不及。此外,她还要面临联赛俱乐部两头奔忙的日程窘境,以及踟蹰不前、缺少变革动力的中国排球大环境。

  最关键的是,和14年前因伤病挂印而去相比,如今的她身体更加脆弱——她手握七项不合格的血液化验单、拖着动了十多次手术的病腿、腰间盘、髋关节和颈椎,一堂训练课站着指挥3个小时,都会感到吃力。

  这个时候我们才发现,在一次次制造美丽的肥皂泡时,“救世主”已经正在老化——52岁的郎平伤痕累累,休息才是她现在最为渴望的。外界的殷殷期待,多少带着那么点“残忍”!

  客观来说,郎平再度出山确能为女排带来别人所不及的关注度以及粘合效应。如果有关方面能抓住此良机,拿出切实可行的长远发展规划,借助郎平和国家队的偶像效应,吸引青少年的广泛参与,进而构建校园排球体系、激活排球联赛、打造排球文化、繁荣排球市场,中国女排也许有从头再来的可能。

  郎平当年的队友杨希对我说,“郎平这次回来,真的勇气可嘉。中国女排如今的斗志和打法都存在问题,急需重建职业联赛,需要更多的人参与。”杨希说这话时,她的网球为班底的北京世纪东方学校,正在和中国游泳普及者钱红合作创办“游泳实验班”,以全新的体教结合和中西融合的方式,为中国学生量身定制一种优质的教育模式。杨希坦言,如果条件合适,“不排除创办女排班的可能。”

  但在中国,郎平是否能有充裕的时间和空间,这是一个关键问题。尽管排管中心官员一再宣称“郎平不是救世主”,但是否真的能够如此超脱并不让人乐观。前任排管中心主任徐利就因为对女排国家队衣食住行亲力亲为,而对男排以及梯队建设及联赛不管不问而被戏称为“女排领队”。可以想象,如果中国女排一次次失败,媒体会不会有所微词?有关方面会不会施加压力?而重压下的郎平,又会不会再次无法承受?

  也许到那个时候,我们能问的只有:除了郎平,中国女排还有什么?■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