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巩高峰
巩高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3,998
  • 关注人气:6,6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作为好朋友,我喝鸡汤都是直接从他身上舀……

(2017-07-09 13:20:04)
标签:

杂谈

​​本来这篇原文比较短,是以前发在《大学生》专栏里的。

整理书稿时觉得太单了,想弃,但书里不写他我不能接受啊~~

所以花了一个多小时,重新梳理了一下。

论鸡汤,我顶多一小勺,老牛才是一大缸人形鸡汤,多少人喝也喝不完……



就这么漂来闪去


刚认识老牛那会儿,我们“四架破车”都很年轻,但只有年龄最小的他豪气冲天。

也难怪,年纪轻轻的,发表的文章堆起来可以论米量,而且文风独树一帜。论工作经验,大二就开始写专栏加兼职,毕业一年就算是资深编辑了。

而北京是媒体人的沃土,所以北漂在老牛眼里简直是带着火苗的光环。

老牛一直坚信,自己是属于北京的,虽然出身三线城市的专科院校,即便简历撒得像天女散花也没几个回复,即使为了温饱先在跟专业风马牛不相及的弹丸公司凑合,他也一直觉得,自己迟早、肯定会去北京。

2007年,老牛终于来了北京。

老牛也知道,现实应该没有他以为的那么大路朝天,但他也万万没想到,竟然连条羊肠小道都看不见。他把简历发得邮箱的发件箱爆满,面试跑得各条地铁和很多公交线路都门儿清,后来,到底还是把想象的目标拦腰拦腰再拦腰斩断,在生活费和房租的压力下,栖身一个关于糖尿病的行业内刊。

出师不利倒也不算什么,谁还不曾为五斗米折过腰。老牛只是没想到,这一切还不是他北京的苦逼职场生涯低起点,而是滑梯的最高处。

此后的三四年,老牛像坐一个秋千,在他向往的传媒界天空里飘来荡去,一路栖身报纸编辑、文化公司、生活类周刊、新创刊的幽默类杂志、文摘期刊等八份工作。他在每个公司都很努力,熬夜加班是小菜一碟,工作在南四环住北五环外,经常干活干到下半夜,在办公室拼几把椅子,凑和到第二天天亮洗把脸接着上班。

领导一个指示,成本要降低15%——怎么降?他自己弄个排版软件自学,然后满世界找兼职的朋友画图、打样……

这些尽管都是他心甘情愿,可结果是,这些单位他长的待半年,短则三俩月,离职的理由五花八门:倒闭、休刊、更换门庭、创刊夭折、亏损易手……无论是他主动辞职,还是被迫走人,不过是背景音乐的不同,主旋律就是老牛在点儿背的这条邪路上越跑越远。

那几年,老牛不停地漂荡在北京的东西南北城,签名状态长期是“不是在找工作的途中,就是在辞工作的路上”。他的身材越来越瘦削,神色越来越黯然,偶尔更新一下状态,也灰色得可怕:踮起脚尖也看不到的未来,在北京的浓云和雾霾后面。

因为郁闷,老牛也总找我喝酒,吐槽时老牛经常气极反笑,工作不顺也就算了,为什么几乎每个公司、每本期刊碰到他都能关门大吉?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因为这在我的认知范围内,的确是奇葩一朵的经历。喝到微醺,老牛才会吐露心里话,他其实并没有多高的职业野心,从小到大,他不过就是想做一个记者而已。

那一阵,在KTV里老牛最爱唱的有两首歌,一首赵传的《我是一只小小鸟》,一首汪峰的《北京北京》。

可是文艺抒发不了郁闷,沧桑也打败不了漂泊,老牛只能在支离破碎的职场小道上苦苦蹒跚。

好在,再茂盛的霉运也总有要见阳光的一天。2011年,几番波折,老牛终于在一个财经杂志安身。三十岁高龄的他从实习记者开始,满世界玩儿命,策划、采访、写稿,慢慢把这根稻草抓成了梯子,很快在业界小有名气。

后来,想和老牛喝酒就有点儿难了,听他唱歌更不太可能,人家不是等在刘强东的办公室,就是坐在潘石屹的对面,或者蹲守在行业大佬出差城市的机场和酒店。而且很快,他跟着名记的熟悉路线,升职、跳槽,然后来到了创业大潮中。

创业的人,心理崩溃是隔三差五,品尝成就感是灵光一现。他需要找合适的合伙人,更需要靠谱的员工;他得从头学习管理,从来正经不过三秒,现在得三不五时给大家打鸡血、励志、煽情;还要被逼练好普通话,因为经常要上台演讲;一向是毒鸡汤加又垮又丧文风的他,每次公开场合都要把梦想和“all in”挂在嘴上;曾经一年赋闲三四个月躺客厅看球赛,如今半夜两点前下班到家算幸运;以前母亲来北京,他会买了红薯和饮料带着她去看篮球赛,如今拉投资,紧迫到要在母亲住院的医院大厅里签协议……

创业潮里顺水挺尸的浮萍多,逆流挺立的芦苇少,而老牛成了芦苇。

偶尔见面聊起过往,老牛一定会褪掉他习惯的玩世不恭,黯然唏嘘半天。已经住必五星级酒店以示身份,出必用专车好能休息半个小时的老牛,需要准备好几副面孔和好几种语气。在我们“四架破车”十年再聚的时候,老牛是一个事无巨细的暖男,又是一个倍感疲惫满身沧桑的CEO,我们都莫名心疼。

一切就像那些烂俗的电影一样,无论过程怎么狗血,结局总会是大团圆,这是现实里最让我们最庆幸的。

回忆这些年,老牛说他感觉像从水里趟过来的,水淋淋一身,而且未来能不能上岸也不知道,创业这事儿只有开始没有结束,过程没人关心,大家只看结果,所以只能咬牙继续拼。

不过在我看来,这一路他远不算狼狈,甚至身后有光:如今他简直像一个无所不能的葫芦娃,无论你是要采访,还是要一个行业内幕,或者找一个冷门偏僻的达人,甚至需要一份不错的工作,他翻看手机,把手指在头发丛里挠一挠,就能给你惊喜。

他还是一个人际宝藏,听说我快要宣传新书了,他立马坏笑着问:要不要我出手,直接给你买成超级畅销书?

我们微笑碰杯。

想起《阿飞正传》里说的那种不停地飞的鸟,飞累了只能在风里睡觉。不过只有鸟自己知道,不落脚是因为没找到最心仪的树林,而支撑他不停歇继续下去的理由?自己估计早忘了,可能就是当初一个卑微渺小的梦想吧?

而老牛现在的翅膀,已经不单是只为了自己飞翔。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