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东旭
马东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3,658
  • 关注人气:1,40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马东旭的散文诗(六首)

(2014-08-18 12:32:08)
标签:

转载

宁陵县上空的鹰

 

一座小城,在豫东平原上一动不动。

黑鹰一动不动。

它的眷顾,取走我们的明眸,善睐于金色的落日。这团黑色的火焰下,有麦粒和磨盘,有安静的小民,生活于无垠的梨树行里。

一只鹰,脚趾分明

翅羽,是天穹的一次静止。它入乡随俗,在人世学会了沉寂。滴下来的疼,隐于雪白梨花的怀抱。

 

旧时光

 

  一个背着天空赶路的人,也背着杂花生树和鸟鸣。

  还有灵魂的庙宇。

  不,似乎背着长阔高深的万物,微微震颤。星辰,把湖泊放入了她的双目。面若灰烬,她就把草命开成了十朵高贵的莲花。哦,我曾是她的死亡。

  她的悲喜如注。

  她的挫骨扬灰。

  而黑夜倾倒黑色的孤独,一倾而下。覆满了她——我掌纹断裂的母亲,赶往申家沟的麦场,为五谷丰登而扬起头颅。而生如蚁,素如菩提。如溢美之词在三更天的平原上熠熠生辉。此刻岑寂,她以一把镰刀荡尽这人间的尘埃。

 

 

匍匐

 

  众神合颂的申家沟,永恒洁净。

  这绿绸缎之麦田,飘在俗世的喧嚣之上。这浩荡的禅露之水,放肆地上善。我只取一瓢饮,舀琼浆玉液,舀静寂的神光。它甘之如饴,涂抹我体内坍塌的穹窿。

  暮岚,犹如金子。

  从天空倾斜。我接受赐予,匍匐在般若波罗蜜。

  以无垠的东平原为道场,洗濯人间——大而黑的獠牙。祈愿众生无恙。

  莲子之上的村庄,旖旎盛开。

如此清透、美丽。它们抱银斧而缓缓入眠。

 

 

葛天公园

 

  如此镇静,又如此馨香。

  至于我。

  孤独的人,从这里开始,返回到原初的肉身。向万物致敬。并能谛听到一棵槭树沙沙地尖叫。此时。荣光,与谦卑。一如黑色鸭群,从大沙河的水带,凫出。

  暮秋的公园,呈现淡色的金子。仿若崭新的庙宇。神,还未曾踏足。而空门,环环上升。

  即是这悦人的沉默。

可以令我恒久丰饶,且颅骨内泛出清凉的气泡。

 

 

豫东偏东

 

  一炷香缠绕的孤独天空,很美。

  水,很美。瓮,很美。

  几块羊骨,摆放的朴素神坛,很美。这个黑着的女人,很美。入山门,含蓄的样子,很美。风吹火焰,很美。风吹佛龛,很美。不小心吹开,粗布衣裹着的雪白奶子,很美。微微晃动,很美。清如许的眼睛,很美。哦,她的贫穷也很美。譬如,她挖东墙补西墙的窟窿,很美。头顶瓦罐,很美。稻粮干涸,很美。丈夫死于令人窒息的漩涡,很美。儿子长于漫漫黄土,很美。

  刀口灿烂,很美。

  乌云坍塌,很美。

  一巴掌就能遮住的申家沟,很美。蜂蝶,很美。

  哦,我的邻家嫂子,那是一个贤良,一个庶民。我把这古老的汉字写到骨骼流淌,六月飞雪,为止。

  我也很美。雪压平原,也很美。雪压平原上的寺庙,也很美。

 

 

我的世界

 

  闭上眼睛,我想到的不是天黑。

  而是水。

  深深的受难的水。

  申家沟,我要把你升起。与你身上的青岗寺,棘古城、汤斌墓、闪烁磷光的张迁碑。甚至那些在黑夜里咳嗽的人,诅咒的人,用白皙的手指摸索着绝望的灵魂。

  它柔软的骨头里充满了荒莽的命运的羽毛。

我情愿:丰饶的祷词席卷我——于云之彼端,种下一生的辽阔。

  

马东旭,80后,出生于河南省商丘市宁陵县。作品散见于《诗刊》《诗潮》《星星》《绿风》《诗林》《诗选刊》《诗歌月刊》《散文诗》《青年作家》《青年文学》《山东文学》《文学报》,及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泰国、卢森堡、香港、台湾等海内外百余种华文刊物,入选多种诗歌选本。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散文诗学会理事。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