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谭飞
谭飞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683,603
  • 关注人气:204,68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祖国,列侬之子

(2010-07-07 02:19:47)
标签:

杂谈

有人在贾宏声家里看到过一幅巨大的列侬照片,贾在照片下骄傲地喃喃自语:“我是列侬的孩子。”

 

一九八零年的某天,查普曼掏出手枪,用一本《麦田守望者》盖在上面,向二十码外的列侬开了五枪。四枪打在列侬背部和左肩处。列侬趔趄着走向大厦入口,倒下,鲜血从他的嘴里涌出。二零一零年的某天,贾宏声用一种飞翔的姿态,从七楼跃下,砸在一辆北京牌照黑色帕萨特上,鲜血从他全身汩汩而出。

 

43岁的贾宏声一直没等到他命运的查普曼,在万念俱灰中,他把自己变成查普曼,用自戕的方式结束了生命,终于“零距离”到了心灵之父。这个曾经被称为“中国最有才华、最帅男演员”的四十多岁中年颓废男人,在列侬式Imagine(《想象》)以及Mind Games(《心理游戏》)双重困扰下,用最残酷的方式寻找到解脱。

 

庸俗的评论和舆论集体回忆了他的吸毒,他的精神分裂,资料翔实,如同一场事先预设的大戏。他们总在试图寻找社会之外的肇因,但我觉得把贾宏声之殇完全归咎于个体悲剧,是在推诿责任,一如祖国某些先知先觉们常常爱做的那样。他们往往设定这样的逻辑:因为吸毒,染上精神病,没戏拍,潦倒,自杀。。。。贾宏声在一片惊叹中,被定式思维塑造成:巨大的吸毒牺牲品。

 

巨大牺牲品贾宏声曾经遥望过列侬,他患病后也演过电影,演过话剧,在略带文艺病态气质的倾泻中,却被迫成了社会舆论和主流的异数。走到哪里,都有一堆对他历史对他情史了如指掌的好事者。他似乎早就成了娱乐圈的某种反面教材,一提到他,无数人都会指指点点,一、二、三、四。。。。这个社会好像从来没做好宽容他的准备,我不是指亲朋好友,而是那些现实的、逼人的、非人性的阴霾,总笼罩着他,让他艰于呼吸视听。不劳拿列侬说事,贾宏声其实应该是演员中的食指,有才华的病人、诗人、艺人,祖国病人,应该在那些安静的地方接受治疗,接受亲情慰籍、友谊安抚,而不是继续投身演艺,在高压下体味背后闲扯、人世苍凉。

 

我猜想,这次绝不是狗屁的“维特效应”,少年维特的烦恼在中年贾宏声身上早消失得像UFO那样一干二净,几乎同一纬度的国度艺人自杀了十好几个也不大可能传染得那么快。贾宏声在这个炎热夏天死于中年危机、事业凋零、病情加重、人言可畏,他在想象中的天国,可能安静无比,适合艺术创作,适合重新出发,开始一段纯洁而奇妙的旅程。但显然,在现在的环境中,他永远是一个被抛弃、被挽救、被可怜者,在既无法治好疾病,也无法治好心病的痛楚中循环往复;在每次举例说明娱乐圈害人不浅的新闻中接踵出现;在需要被消费的时候,被当成毒品可怕的加害者啜泣、舔伤口、呻吟。

 

祖国,列侬之子。30年前歇斯底里的大野洋子在列侬身边跪了下去,泣不成声;30年后贾宏声身边没有大野洋子,也无周迅,孑然一身,唯老父老母白发悲戚。

 

谭飞/文(载7月8日《华西都市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