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千行组诗《黎明》之三《幽灵》

(2005-11-03 16:11:15)
分类: 长诗

黑夜像无边的丛林起伏
无数的岩石睁开双目
悠悠苍天  升起一轮孤独
梦的表情宁静而又痛苦
 
我行走在宁静的夜里
梦中的小巷是那么遥远
我向那遥远惘然地张望
看不到自己疲倦的目光
 
脚下是一条无边的痛苦
眼前是一片无限的黑暗
小巷在梦中  又弯又长
黑色的尘埃飞起又降落
苦难此起彼伏
 
此时此刻  尽管拥有整个海洋
却抓不到一滴水
尽管拥有整个心灵
却看不到一滴泪
 
看到的只是掩盖中揭露的一切
只是揭露中掩盖的一切
只是漆黑  只是尘埃
只是死亡
 
在黑夜中踽踽独行的人
在黑夜中彷徨无助的灵魂
茫然在夜的转弯处
跌入黑暗——沉重的山
 
我在夜里  梦里  黑暗里沉沉睡去
耳边走过的风没有声响
我醒来时在一条陌生的小巷
天空啊  阳光啊  都被遗忘
 
眼前闪过瞬间的幻象
楼宇幢幢  人影幢幢
灵魂深处没有阳光
野草般丛生着绳索和墙
 
孤单的小巷穿越我的身体
我穿越小巷那寂灭的灵魂
灵魂刮起了大风  尘埃滚滚
叩响  夜的房门
 
小巷的尽头喘息着一座老屋
黑夜中听得见自己的孤独
据说屋的主人已经死去
老屋便成了没有灵魂的坟墓
 
我拖着疲惫  拖着虚无的脚步
在老屋的门前踟躇
一根弯曲的手指
使门的声音变的孤独
 
没有风  黑夜血一般宁静
老屋中踱出一个幽灵
一头杂草  纷乱丛生
一脸颓废像饥饿的苍蝇
 
那幽灵眨了眨眼睛
指引我一条纯洁的小径
——灵魂沉在河底
天使在高处飞翔
 
我随着心灵走入老屋
迷乱的芳香四处流溢
压抑的楼梯在脚下呻吟
痛苦得吱吱哑哑地叹息
 
老屋中倔强着许多房门
没有一丝回音
木的身躯已经腐烂
飞舞无数灰尘
 
一道灰色的走廊
一道灰色的目光
通向黑夜的欲望
通向黎明的死亡
 
在尽头的那个房间
躺着暗红色的火焰
潮湿的床上  一无所有
神秘的影子  若隐若现
 
转眼变成阴暗的少女
满脸爬满莫名的厌倦
像秋天的夜里飘着凄凉的雨
像我的迷离和恐惧
 
一丝丝颤抖缠绕心田
一声声叹息飘过身边
她渐渐地向我靠近  脱去衣服
将残余的理智点燃  熄灭蜡烛
 
是那片金黄的麦秸垛
是那弯银样的月光河
是那双临风而立的沉默
那一朵凄美  一朵忧伤的火
 
我的身体里刮过咧咧的风了
我的灵魂中烧着熊熊的火了
可我知道  我并不属于我
一个瞬间的过客  一个永恒的歌者
 
闭上眼  我开始抚摸自己
和身旁早已冷却的尸体
我已忘却幸福  忘却理想和自由的涵义
忘却微笑所应具有的姿态和叹息
 
那双手引我渡到了彼岸
我终将消失了影踪
从黑夜走向黎明
从痛苦走向虚空
 
在夜的海中也消失了幽灵
消失了那魔鬼一样的身影
因此而看不到阳光
看不到夜空闪烁的群星
 
看不到的都被墙壁阻挡
看不到的都被世界遗忘
能看到的只有自己的死亡
漠然的死亡走不出老屋和小巷
 
我在小巷上永远孤单
我在老屋中写满苦难
我向那黑夜惘然地张望
看到了黎明收起黑夜的尸体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