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对话李娜|过去活得像一个冠军, 现在活得像一个李娜

(2017-07-14 09:34:12)
标签:

杂谈

「除了发布会和退役仪式上,我私底下一次都没有哭过。一次都没有。因为我做这个决定并不是唐突的,不是因为我一时兴起、心情不好所以退役。我经过了长时间的考虑,加上自己的身体状况,我觉得是时候了。


作为个人而言,我在事业上已经尽了百分之百的努力,但在家庭上,一直是姜山在付出。家庭是需要两个人经营的。我跟姜山说,我已经不能再回到球场了。其实我很感谢他一直陪在我身边,我觉得这也是一个时间点,现在让我回报他。」



李斐然

编辑张跃

摄影高远



冠军的回忆:「网球冠军其实挺惨的」


《人物》: 还能记起站在大满贯决赛场上是什么感受吗?


李娜:你知道在球场上打比赛,其实就跟演戏一样,你不能让对手察觉到任何变化。球场就相当于战场,你不把对手击败,她就会把你击败。所以运动员就跟演员一样,在场上的时候,就算你已经辛苦得不行了,还是要装出一副至高无上的样子,就是那种谁也打不败我的样子。


《人物》:如何装有诀窍吗?


李娜:尽量不去看对方的眼睛。因为眼睛是最容易泄露秘密的地方。你要么看着自己的拍子,要么看着自己的团队,在潜意识里告诉自己,相信自己,你非常强大。


比赛的时候我还会一直提醒自己,你不可以分心,你要保持专注力。网球是一个非常神奇的项目,在裁判没有说结束的时候,任何人都有机会赢得比赛,就算你大比分领先,一样有可能被人翻盘。


我会告诉自己,网球只有黑跟白,没有其他颜色。


真的,网球就只有黑跟白,你想太多颜色会干扰思维。不光是网球,我觉得任何事情都只有黑跟白。如果想太多,会混乱。我觉得应该让每一件事情简单化,不要想那么复杂。


《人物》:网球运动的特征里,你最喜欢什么?


李娜:进取。我更倾向于进攻型打法的选手。防守型球员是靠别人的失误来得分的嘛,我喜欢进攻型,要靠自己主动的意识去得分。


《人物》:害怕输吗?


李娜:我觉得卡洛斯带给我最大的改变是,过去我会以输赢来定论好坏,但是后来,我会慢慢去接受不完美。就算打了亚军也没有关系,我也走到了比赛的最后,拿到了第二名,也就还差一点点而已。后来我进了前四名也很开心,我没什么对不起自己的,最起码这是我对自己努力付出的一个回报。球就是为自己打的,我们不是为了别人。


后来我觉得,能够取得一场胜利的原因是综合的。你不可能一个环节特别突出,对手又不是傻子。当一个地方特别突出,你肯定会有弱点。只有把自己的技术分配到差不多的时候,对手才看不出你的弱点。


所以,就算赢了大满贯决赛,也未见得是我打得最好的比赛。只能这么说,今天我比对手工作得好一点。比赛不是全部,它只是我们的工作。


《人物》:成为冠军的感觉好吗?


李娜:我相信可能我要不说的话,大家都不会知道,网球冠军其实挺惨的。网球的冠军感是最短暂的,打完比赛等颁奖、采访、尿检全部弄完差不多都夜里一点多了,但可以庆祝的时间只有这一晚上。因为决赛一般是礼拜天打比赛,等第二天早上醒过来,又要开始新的比赛了。


运动员不像别人那样,我们可能随时会出发比赛,每天都得把行李收拾得特别干净。所以虽然自己是拿了冠军,回酒店行李还是得自己整。


唯一能享受冠军感觉的时候,只有等待颁奖仪式开始前,灯光暗下来以后。可能也就几分钟时间,默默地为自己高兴。


冠军感言我完全没有练习过,真的就是站上台以后想说什么说什么。我跟经纪人说,thank you for making me rich。很多人以为这是在说钱的问题,其实不是。Rich的富有不光只是金钱,我想说的是,谢谢你让我的人生变得很完美,这也是一种富有。




关于退役:「我们都等你吃烤串呢」


《人物》:在宣布退役的新闻发布会上,你说头天晚上睡觉前想了很多话要说,但是到了现场没说出口。原本想要说的话是什么?


李娜:发布会上场前,我一直以为自己会很开心地跟大家说再见,完成这最后一件事。最开始我不喜欢网球,20多年了我付出了很多,现在终于可以卸下它了,我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我以为我会很轻松,本以为可以谈笑风生地把退役发布会开完。


没想到在内心深处,我对网球的感情还是非常深的。当我说起退役那些话的时候,突然回想起以前的自己,又看到经纪人和姜山都坐在第一排抹眼泪,我开始觉得,原来做出这样的决定真的是需要非常大的勇气。时间会让人改变看法,一件事情做了20多年,真的很难说再见。


《人物》:你觉得李娜为什么能成为李娜?是什么样的内心驱动力让李娜取得了她的成就?


李娜:跟卡洛斯合作的两年,应该说是痛并快乐着。他会很深层次地挖掘你的内心不想被别人挖掘的东西,比如我的教练。之前我不想跟她缓解关系,觉得我可以不用再联络她了。但卡洛斯让我接受了「不去逃避」。不管这件事情有没有达到预想的结果,最起码我走出来这一步。我之前看过一本书《从零到一》,从一到一百很简单,但是从零到一是最难的。迈出这一步真的很难,但是迈出第一步,现在的我遇到困难就不会选择逃避,我会想,这要怎么去解决。


《人物》:为退役仪式做过什么准备吗?


李娜:退役仪式上的衣服是我自己挑的。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正式的场合,挑了一套黑色的正装。我希望大家记住的不再是球员时代的李娜。老实说,我不希望人们记住我。如果人们记得我,就证明中国网球发展得很慢,因为只有球员超过前一任,前一任才不会被人记得。


《人物》:退役仪式结束后是怎么过的?


李娜:当我跳进车子准备离开的时候,我觉得,现在真的要跟这一切说再见了。可还没等我开始回味,我的朋友就发短信催我,你赶紧的啊,快点来,我们都等你吃烤串呢!


《人物》:做出退役决定后,你哭过吗?


李娜:除了发布会和退役仪式上,我私底下一次都没有哭过。一次都没有。因为我做这个决定并不是唐突的,不是因为我一时兴起、心情不好所以退役。我经过了长时间的考虑,加上自己的身体状况,我觉得是时候了。


作为个人而言,我在事业上已经尽了百分之百的努力,但在家庭上,一直是姜山在付出。家庭是需要两个人经营的。我跟姜山说,我已经不能再回到球场了。其实我很感谢他一直陪在我身边,我觉得这也是一个时间点,现在让我回报他。




关于职业网球:「重新见到14岁的自己,我会告诉她找一个专业的教练」


《人物》:在你看来,职业网球是什么样的?


李娜:我觉得现在大家有一个误区,什么叫职业运动员?职业就是要依靠它维持生计,我觉得很多人只能叫专业运动员,并不是职业。职业运动员的运动就是工作,你工作得好,收入就多,工作得不好,收入就少。就像其他人经营的是公司,我们经营的是网球这个职业。现在解说员或者新闻报道,老说职业运动员,我特别想让他们想一想,在中国到底有几个人是真正的职业运动员?


《人物》:职业运动员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李娜:我觉得职业生涯最后两年,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进步和成长。之前我一直都是懵懵懂懂,可能这么做,可能那么做,但最后两年我很明确地告诉自己,你一定要这样做,你必须这样做,为了让自己取得更好的成绩。


比如说,原来没有赛季的时候,我会跟朋友喝点啤酒,其实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职业生涯最后两年,我一直告诉自己,你是职业球员,你不可以喝酒,你不可以有任何懈怠的时间。你一年365天都要严格管理自己,不能那么随心所欲地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在做任何事情之前,我都会想,这对我的网球生涯有没有好处?能不能让我打得更好?


比如吃东西。你想,中国人是谁都能抛弃,就是不能抛弃自己的胃。我很喜欢吃辣,特别讨厌吃海鲜。但在赛前,我不吃任何辣的东西。为了让自己脂肪含量减少,练得细致一点,我只吃海鲜和白肉。我必须强迫自己去工作,而且从不喝饮料。我唯一会喝的是可乐,就是从一个地方飞去另一个地方,因为体能教练跟我说,刚下飞机第一餐,你先喝可乐,就不会拉肚子。我只有这个时候才会喝。


《人物》:尿检也是让你感受非常强烈的事情?


李娜:从打完比赛开始,有一个专门的人要跟着你的,直到尿检结束。我们连洗澡都要开着门洗,你不可以离开她的视线范围。我们每天会在网上申报,这一个小时你在哪儿,然后检查机构会飞行检查,就是随时来检查。如果我今天填北京,突然我要回武汉,我就要马上更换地址,如果我没有更换,被发现三次后就要停赛一到两年。


我记得有一次我在慕尼黑训练,她敲门。一看,凌晨6点。我说谁啊?她说我要尿检,我说我填的是7点啊,她说我们可以任意时间来。他们是不会按照我填的时间段来的。然后特别逗,尿检的规定是如果检查的人和运动员一旦见面,你就不能离开我的视线范围,去任何地方我都要跟着你,直到尿检结束。所以凌晨6点来的那个就跟我说,没关系,你睡吧,我在旁边看着你。问题是一个大活人坐那儿看着,我怎么睡?


《人物》: 退役后,这些职业习惯有变化吗?


李娜:有了孩子以后就睡不了整觉了,晚上要起来喂奶。但怀孕的时候就感觉特幸福,我觉得我要把之前没喝的饮料全部补回来。


《人物》:退役后给自己的未来做过计划吗?


李娜:我会有一个大概的规划,家庭肯定要排第一位的,其次是网球学校,这是我一直想要去做的事情。


最难的是找到一个志同道合的合作方。我不能很紧凑地修几轮网球场,让小朋友来打球就行了,我是希望可以全面发展。


《人物》:你所希望的网球学校是什么样的?


李娜:国内现在有太多相当于俱乐部的地方,可能有几块网球场,它就叫网球学校,可它明明只是体育训练而已,没有文化课教育。这种是对网球学校概念的混淆,它们应该叫俱乐部,而不是tennis shool。


《人物》:通过网球学校,你最想达到的目标是什么?


李娜:我希望运动能够成为他们的一种生活方式。虽然奥运会收视率很高,但大家也只是看热闹而已。中国健身房里,好多人都是去拍照的,为了发朋友圈。可是在美国、欧洲,那么多人喜欢体育,老太太都会去健身房健身。这是他们的习惯了,并不是为了炫耀,就好像吃饭一样正常。体制是靠什么?体制是靠我们自己去培养的。


《人物》:在网球教育上,你想让青少年得到什么样的教育?


李娜:其实说老实话,我很小的时候,别人问我想要什么,我的想法很单一。只有随着年龄成长,看的事情多了以后,想的事情才会周到。如果现在见到14岁时候的自己,我会想告诉她,找一个特别特别专业的教练。


在这个圈子里,中国教练会教你很多技术上的规则,但老外教练会告诉你很多细节性的东西。我记得我小时候训练,打了20分钟就想去喝水,教练就会不让我们喝,我让你们喝水的时候你们才能喝。后来我慢慢养成习惯,不太爱喝水。但是当我自己去美国的网校学校,教练就说,你这样是不对的,等你口渴了再去喝水,身体已经缺失水分了。老外觉得你要不断补充能量,才能持续很长时间的训练。


其实教练跟队员应该是平等的,并不应该感觉教练在上面,队员在下面。就这么说吧,很多老外球员打球是从小玩出来的,放个小球,挑个高球。但在中国训练,教练会告诉你,不能这样,我说怎么样你就要怎么样,你不能有自己的想法。


所以我要办网球学校,必须要有这种玩的乐趣。就在游戏的过程中,发现乐趣。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集中在青少年训练上。我觉得这个是我最想做的。跟小朋友打交道非常单纯,不像社会上的人,多多少少都有一点点尔虞我诈在里面,没那么单纯。小朋友就算胡闹,最起码他不会在背后给你捅刀。



母亲,妻子,女儿:「这是最好的安排」


《人物》:生两个孩子的时候顺利吗?


李娜:生孩子的时候,姜山一直握着我的手,鼓劲加油。等孩子生出来以后,被抱到旁边清理,你就可以明显看到他的视线已经过去了,后来人也跟着过去了。因为我稍微有点大出血,挺危险,医生说出血了,给我打止血针,然后他才过来,还特别假地说,我应该站在哪边呢?我说你去那边吧!心思都已经在那边了。


我生得挺快的,姐姐生了25分钟,第二个孩子才16分钟。生老二的时候,我还在使劲呢,他就跟我说,我们要老三吧!我说你去死吧,我跟所有人说,姜山如果有老三,肯定不是出自我这儿。


《人物》:什么时候开始感觉到,我是一个妈妈了?


李娜:生完孩子以后,孩子放在我的胸口的时候,我就觉得,这就是我的孩子。那个时候会觉得有更大的责任感。特别是抱着孩子的时候,我会想起我的妈妈,当时是不是也是这么抱着我。之前我和妈妈关系不好,老觉得妈妈怎么说这么多,管这么多,觉得太唠叨。但真的自己做了妈妈,才体会到当妈妈的辛苦。


以前打比赛的时候,我很少跟妈妈联系,总想逃避,但现在我基本上每天都问一下,妈妈你在干嘛?


《人物》:如今你怎么理解你的妈妈?


李娜:过去觉得,很笨。最开始的时候,我一直觉得爸爸特别聪明,爸爸怎么会找到妈妈这样的人?等爸爸去世了我才知道,原来爸爸的聪明都是妈妈培养的,很多主意都是妈妈在做决定。


现在会觉得,妈妈很伟大。我妈在生我的时候大出血,那时候医疗条件没有现在这么好,可能更危险,所以现在看到她,会更加体会妈妈的不容易。


《人物》: 现在的妈妈是什么样子?


李娜:妈妈的想法其实完全变了。之前因为爸爸生病、去世,妈妈会觉得生活压力很大。她就变得觉得,哎反正人(活着)就这样了。后来我跟妈妈说,你不用担心我,你想怎么生活怎么生活。孩子我会自己带,现在好不容易有了条件,你就去做你想做的事情。


现在她可能自己思想转变了,活得很潇洒。生完弟弟我出了月子,妈妈就回(武汉)去了,我给她打电话,你不想孩子啊?她说没事儿,你跟我视频聊天,我看一下就行了。


其实也因为妈妈现在生活得这么潇洒,我才不会去担心她。


《人物》:你理想中和孩子相处的关系是什么样的?


李娜:就一个希望,发生一件事以后,不要让我最后一个知道,能排进前五就行。我不想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就只有父母不知道,最不想要这种关系。


说实话,我也并不希望跟他们是第一亲密关系。我们生活环境不一样,经历不一样,等他们长大,会有自己的想法,也会有自己最亲密的人。孩子是我们生命的延续,并不是生命的继续。


《人物》:现在的生活重心排序是什么?


李娜:家庭肯定是第一位。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都是这样。工作任何时候都可以做,但小朋友长大以后你再想陪他们是不可能的。时间过了就过了。他们以后会有自己的朋友,到时候会嫌你烦。


《人物》:工作也分时机的。如果过了风口的话,特别是商业项目,很多也都做不成了?


李娜:我觉得我陪孩子的满足感可能大于我在事业上的满足。现在大满贯拿完了,再来陪孩子,我觉得是最好的安排。有了孩子,我觉得我肯定没有精力再回去训练了。我很难想象,有了孩子还能百分之百训练。我肯定不能,我的注意力会放在他们身上。


孩子刚刚出生时,我做梦,梦见我又回去打比赛,经纪人在,姜山也在。可回来以后,阿姨跟我说,孩子丢了。我立马给经纪人打电话,把所有出口封住,不能让人出去。说完我就吓醒了。以前就是独自上场,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但现在我所有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了孩子身上。




关于现在和未来:「生活,没有明着的敌人」


《人物》:卡洛斯说,他刚跟你合作时,让你列举自己身上的5个优点。结果你当时愣住了,一个都说不出来。这件事让他很惊讶,他在你身上看到很多好品质,但李娜自己却不知道自己的优点。


李娜:和卡洛斯合作的两年,让我挖掘了很多我自己都不知道的能量。以前我觉得,李娜不就那样嘛。直到退役了,还有好多人跟我说,哎呀,你成绩太好了。一个人这么说还没觉得,但人多了以后就在想,我很厉害吗?网球就是我的工作,我只是把工作做好了而已啊。但他让我发现,其实我也是有很多面的。


《人物》: 现在的李娜能说得出自己的优点吗?


李娜:执着。我觉得执着包括了很多,一方面算个优点,你对一件事认定了以后,不会轻易放弃,另一方面就是贬义的,不太会转弯。很多人说,如果她没有那么犟就好了,能少走弯路啊。可是我觉得如果没有这个犟在里头,可能也不知道这条路会是什么样。


《人物》:为什么会这么执着?


李娜:因为我不相信其他投机取巧的路。我从小就觉得,我没有这样的命吧。我不是可以靠走捷径得到自己想要东西的人,我必须脚踏实地做一件事。就像我从来不会去赌,不买彩票,也不买什么基金啊股票,因为我觉得我没有这个命可以得到一笔不义之财。如果我想要赚钱,我就要努力工作。


我记得小时候拿2块钱买刮刮乐,我中奖了。妈妈问,你要不要再买一个?我说我不要。我不想要意外之财。只有拿我的努力换回来的东西,我用着才会心安理得。


现在有很多人好高骛远。他可能只有10块钱,但他要借到其他90块钱,去办100块钱的事。在我身上只有10块钱的时候,我可能最多做11块钱、12块钱的事情。


《人物》:如果你想做一件大事,单凭自己以力换力,很难达成目标吧。


李娜:所以我有多大的能力就干多大的事情。从小到大,我从没想过我要做多大多大的一件事。包括退役后,我想要办网校,我只想在我的能力范围内,能营造我想象中最好的环境,就行了。


其实,越是看上去简单的事情,做起来反而越难。任何一件成功的事情都是成千上万个简单的小事积累而成的。也许有时候走捷径真的能走到,但不是每一次都能碰到捷径。所以如果想每次都走到终点,就要学会完成简单的每件小事。


《人物》: 你喜欢自己身上的哪一种特质?


李娜:随遇而安。就是说,在任何环境下,我都可以生存。我觉得生活没有好坏,只有适不适应。什么样的状态就过什么样的生活。之前当球员,就是球员的生活方式,现在退役了,就是退役的生活方式。我不会退役了还老想着,我是球员我怎么样。你已经退役了,不能再回到那种方式了。


《人物》:如果形容一下现在的李娜,跟过去有什么不同?


李娜:主线肯定没有变,是一个坚强的人。因为球场上的风格不可能到了生活里就一下子丢掉。这是性格所致。在球场上,你不可能表现出柔弱。你一柔弱,对手就看出来了。那里本来就是你死我活,跟打仗一样。


不同的是,现在生活里没有像球场上那样「明着的敌人」。生活中,很多时候不知道敌人在哪里。比如我预约8点出门,过去时间可以安排很好,但现在有了孩子,就没法安排这么明确了。可孩子是你的敌人吗?时间是你的敌人吗?都不是。现在这种未知感更多。


《人物》:姜山说他希望你能成为一个伟大的运动员,让人们喜欢的不再是大满贯冠军,而是真正的李娜。


李娜:对,这就像卡洛斯说的,winner和champion是不一样的。winner只是赢了球而已,但champion是各个方面都要做得像个winner。


比如我在打球的时候,如何应对记者,如何跟球迷互动,如何经营自己的团队,这些都做好了,才是champion。如果只是知道怎么好好打球,那就是winner。很多球员可能赢了比赛,但是生活中做得不好,这就会给他减分。


现在退役了,如果以家庭为主,就要把家庭经营好;如果想开网校,就把网校那件事做好,这才是champion。如果只是球员时代成绩很好,退役后一般,大家对你的印象就永远是当运动员的李娜。只有后续也一样优秀,大家才会觉得,这个人是champion。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