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JT叔叔的文科教室
JT叔叔的文科教室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7,558
  • 关注人气:2,17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藥美食記】高矮胖瘦

(2016-10-05 03:29:17)

冬令將至,忍不住又想燉鍋補湯喝喝。又加上最近幾年,時不時會有媽媽們問我,可以給小孩喝什麼「轉骨湯」比較會長得高。這個方子,各家藥局有各家藥局的秘方,我也不能盡數知悉,不過,通常的套路,在此說一說:

首先,長高嘛,活化內分泌(荷爾蒙)總是要的。這一路的藥,平易近人的方劑,一般防止老化的「還少丹」還算好用,那就全方照下(燉一隻雞大約的量,單位是錢):

熟地黃3、山藥2、牛膝2、枸杞子2、山茱萸2、茯苓2、杜仲2、遠志2、巴戟天2、五味子2、小茴香2、楮實子2、肉蓯蓉2、石菖蒲1、紅(或黑)棗4

而如果要激進一點,張仲景的豬油煎人髮,活化內分泌的力道也算強,你要不要再補入一匙把頭髮煎化在裡面的豬油,就隨你自便;我覺得以作菜而論有點噁就是了。

而有些版本的方劑,會想加強「補骨頭」這件事,所以還會再加:菟絲子3骨碎補2、補骨脂2、續斷3,這,我覺得加也可以。另有一味古人常用來治骨折的藥是「甜瓜子」,我覺得加3也好,尤其對老人家的骨質問題特別好。

除了活化內分泌之外,轉骨湯還有一個路數,是以「化除暗傷」為目標,這是認為,人長不高,有時是因為某些舊的「內傷」,把身體瘀住了。

這一路,我自己會用的是三稜2錢、莪蒁2加上好黃耆5,黃耆要比前二藥總加起來更多一些,才不會因為前兩味藥把人虛到。但是,三稜、莪蒁,加了,整鍋湯的味道都會非常苦(而且常會刮胃得很難受)!恐怕小孩吃不下去,所以妥協一點,改成下川紅花3好了(用藏紅花更好,但貴。也可下桃仁)。

而同功能,而更王道的作法,是把田七(三七)(不必用到一斤20頭那麼貴的,40頭的可以了)鎚成碎塊,用油炸得香香的,濾掉油(油不要丟掉,用來當活血治傷補身灸穴道減肥的按摩油都好好用),拿三七碎塊拌在雞肉中置冰箱一晚再一起燉湯──其實僅單這一味獨用,常喝,就已經是效果很好的轉骨湯了──這是香港命理大師楊天命哥哥家的方。這種油炸過的三七,放個3,人參、黨參就都不必放也沒關係。

以上這些藥性,如果要再把它的藥性提升至渾厚奔流,那就再放神麯1錢、紅麯3,蒸騰滾動它的藥性。如果要祛寒氣,生附片、炮附片稍下一兩片也可。如此一來,行氣藥如陳皮、木香等,就不加也可以。

然後,可以再加一些生鮮的「鮮藥」讓藥性更活潑一些,如果是在臺灣,可以用青草店的牛奶脯(羊奶頭),大陸的話可以用淘寶網買產地現挖直送的四葉參,這些都是很修補暗傷的。因為鮮藥可以當菜而不當藥用,所以,下個三兩五兩都可以。

用藥策略而言,前述做法,比較不是用那種「仙丹」級的超級秘方,而是用人人易懂易學的普通方劑,套用一點小手段,把它的力道再翻高兩層,這樣,也就相當逼近仙丹了。

這個方子,如果是稍有一些用藥經驗的中醫愛好者,我覺得,你大可不必照我前面示範的藥物照套,而不妨試試看:創作出一帖屬於你自己的超級轉骨湯!因為這個方子,總的來講,技術力只在一個點上:如何讓補藥和傷藥的藥性,不但不相殺,反而能夠互相增幅!──這在開方技術來講,是「反佐」功夫,很好的練習題──因為,傷藥總是破氣破血,多了,人會虛掉;而補藥,總是厚膩些,往往有行經行不透的問題。而這個方子,如果拿捏得當,補藥可以變成傷藥的後盾,推動傷藥;而傷藥可以變成補藥的前導開路先鋒,讓補藥的藥力可以更「透」,鑽進去補到更深層。中國人說的風木之氣,或曰勾芒、或曰曲直,於數則言三言七者,意思是:「調和相反對立的元素,讓相反的東西使彼此更強」。在這帖藥中,重點是要掌握如何能創造出這種增幅的結構,有人說中藥的「劑量」是不傳之秘,這句話大部分時候我不是很上心(因為多半是張仲景原方照抄,不用花腦筋),但在這帖方中,卻是很關鍵的一點。你如果不想練用藥技術,單用一味三七,也夠好了。

反正一個冬天還長,多做幾次,調校藥力,對於學習者想要長功力而言,是很好的練習。傷科藥的結構:正骨紫金丹、七厘八厘散、身痛逐瘀湯、十八銅人行氣散……可以玩的花樣還很多;而補藥:補血、補氣、滋陰、扶陽、填精、補髓……也有好多路數可以排列組合。藥物的藥性有強烈的、有溫和的,不能以藥材的重量計(雞也算補藥啊,三斤重耶),但總地以「藥力」計,大約補力占到七成多一點點,傷藥的鑽破力占到三成少一點點,會達到增幅的最高峰。如果你成功抓到這個點,一碗湯下去,會全身痠軟無力,睏得不得不去趴床,等睡一覺醒來,好像換了新的身體一樣舒爽。

 而雞,用剛會啼的小公雞(以雞種來講是烏骨雞較好;但更重要的是用放牧法養的雞),五尖要剁掉,讓藥性不散。有人說女生吃的話用母雞,我個人是覺得老到不下蛋的三年老母雞是很滋補的好物,但做轉骨湯的話,我較慣用小公雞就是了。如果肉沒煮柴掉,就湯也喝掉,肉也吃掉。

我想,讀者也看得出來,這樣的方劑組合,不只是小孩轉骨,年紀大的人喝保養也是很好的。不過,未到發育期的小孩,先不要喝,因為藥物結構會刺激生理早熟,並不是一件真正健康的事情。

如果是全家一起進補,當然是也不錯(藥材燉到肉湯之中的好處是,有些本來補不太進去的藥物,或是容易上火的補藥,燉成雞湯了,就會容易吸收很多),但如果是想給小孩長高,還是不要給別人東一口西一口把藥性都分掉了,一個孩子一個冬天獨吃三隻雞的三帖,比較會有效果。愈冷的天吃愈好,給他一鍋湯和雞,從早到晚口不停地,小口小口「蠶食」掉──這種吃法,會比只一頓晚餐時間猛灌三大碗效果要好很多。

夏天三伏,灸灸膏肓大杼身柱,隆冬就喝喝補湯好了。

 

前些日子,有人問我,他太瘦了吃不胖;我是覺得,有些瘦子,還真是骨架還沒長開,掛上肉也不會好看,先轉骨一兩年,等身架子長開一點了,再來充填肌肉也好。而且有可能他之前不長肉的內分泌、暗傷等原因,就在轉骨湯這階一段給治好了。

 

而如果是很愛運動的人要長肌肉,我個人是推薦小建中湯,常常會比重訓者愛用的高蛋白產品,更能令你的肉長很快又形狀好又氣色美又不會一不運動就消掉。而如果用真武湯的話,長出來的肌肉會稜角比較分明,看起來更慓悍些。〔※補充1.長肉輔食品.發豬藥:發酵乳類(優格、庫菲爾、養樂多三種有一種就可以)、酵素水果類(鳳梨、木瓜二者其一)、生山藥、蒸熟的番薯、有機黃豆加工類(豆漿、豆花、豆腐三者其一),這些一起打成糊,睡起來第一頓喝一些,能夠幫助一整天之後吃到的食物都轉去長肉。2.揉或灸大包穴。〕

而多運動的人,多少也比較出汗耗氣,生脈保元湯,也是固本培元之不可少。

以上是針對愛運動的人講的,叔叔是冷氣房植物人,沒什麼用的機會。

而對於喜歡練瑜伽、導引、氣功、拉筋等動功的人,我個人是推薦張仲景的桂枝加龍骨牡蠣湯,因為是強力提升副交感神經的補藥,容易輔助功力的積累,筋也會好拉很多。

如果是真的練純內家功夫的人,烈酒送服三四克《醫心方》的益多散(不過原書寫得像是春藥一樣)有練家子的朋友覺得很有幫助,這是修補骨髓受傷(比如說大病在醫院用過重劑量的抗生素後,造血功能就一直不太好的那種)的方劑,而換個角度來講,也是在填補督脈。不過,用烈酒,氣會浮,降氣之法,還需另外想招。

而打快拳的人,或競跑、競泳的選手,少林寺的幾個練功前服用,活暢氣血用的行功散之類的方子,都很好用。

 

而怎樣就是不長肉的瘦子,可能體質上是有什麼因素讓他留不住營養,清朝陳士鐸《石室秘錄》一書有所謂肥治法、瘦治法的方劑,採取的是「肥人多痰、瘦人多火」的論點。當然,人會肥會瘦的原因不只此一路,但如果體質剛好對到,其中的方劑就很好用。

之前有朋友跟我大讚其中治肥的「補氣消痰飲」(傅青主、陳士鐸的方子用於現代人,陰藥偏重,稍加一兩片炮附子,效果會好些)其神效,說是吃了胃口大開,能吃,吃很多,還大瘦下來。(補:這兩天又有跟進試吃的朋友跟我說,這藥的藥渣煎兩煎之後不要丟,再煮一鍋水、泡腳,還可以再享受一次藥性。)

其實,肥乃陰實,都是陽虛氣虛在先為多,所以用大補陽的藥,有時見效反而快(李可老中醫的醫案有一則用溫氏〔碧泉〕奔豚湯的亦屬此)。五苓散中桂枝改用好肉桂,並加入人參的「春澤湯」也算這一類,也會有效。

 

但是,話說到這裡,就會有一點點考到讀者諸君的辨證功力了。你是不是能夠分辨得出:這個人(或是你)是幾分痰肥、幾分水肥,又,開藥從哪一路下手會比較妥善呢?

如果你是根本就不會的人,淘寶網上暢銷的山楂、荷葉、決明子、薏仁之類成分的減肥茶,就在這個安全範圍內的產品玩玩就好了;就連臺灣人減肥抽水用的芭樂(番石榴)葉,都還怕把你搞虛了反而復胖哩(日本人流行的是小劑量的防風通聖散,純抽脂燒脂的路數,但這也容易把人搞虛掉)。

 

我接下來講的,都當你是已經藥用得熟練的人,外行人如果玩死自己,我也懶得管了哦:

內行人開減肥藥,容易疏忽而挫敗的點,有時候是在「沒有先打瘀血」這件事,如果一個人還內夾瘀血,你用補陽系統的藥,有時反而把人燒得瘀血結得更死硬,生出更多的毛病來。當然,在瘀血之前,還有「先治厥陰病」這件事,上熱下寒的厥陰病體質不先搞好,通常連瘀血都是打不動的,更何況後幾步的補陽法,一補就先爆掉。

而補陽,痰飲體質的人,通常也不能一開始就以大劑附子作主軸,有時反而把濕痰燒成頑痰老痰。治痰的藥,有另外一路用藥輕淡的滲利通陽之法。

單純的痰飲體質、單純的水毒體質,用藥都很好取方;但,夾「濕」有時會很討厭,有些時候消痰藥可以順便去濕,但有些時候不行;那個濕氣,還需要用另外用風藥去帶,才排得出去,但一用風藥,血虛的副作用就等在前頭,還沒有進展到減肥,還又要先回頭來補血,如果你是醫者,原地這樣兜著圈圈,老見不著減肥的成效,病人也沒耐心在那裡「日進一尺、夜退九寸」地陪你蝸牛爬桿兒了。

所以,總的來講,也不只是減肥啦,一般調理體質,大約也是照著這樣的順序,比較不會「卡關」:

0.左右腦解離的人直接退case不要醫;1.先治厥陰;2.再治瘀血;3.補陽之前要先去痰飲;4.水毒體質的治療可與補陽同步進行;但:4.5-1.腎水不足的人、先補足腎水再補陽免得乾燒;4.5-2.夾濕卡關的人要兼去濕;4.5-3.一般被認作陽虛寒底體質的人要分辨清楚他是真的有寒(睡著了還會腳冷到把自己凍醒)還是自律神經緊張型(醒著手腳冰冷,睡著了會暖回來)的寒,自律神經型的是用龍牡劑/柴胡劑為主,不專用薑桂附。

 

痰飲體質的一些方子,前面說了減肥的補氣消痰飲;而苓桂朮甘、苓桂味甘、腎氣丸等,也在常用之列,夾濕的,有時會掛到五苓散、平胃散的路數一點。會抓主證的話,選方不至於太難。

痰飲水毒,是比較常見的肥人體質。痰飲的人,皮膚通常還頗為光潤,甚至有的人氣色也頗好,只是那個「氣色好」略帶一點「假假的」感覺,硬要說的話,有點像蠟像館的人像。

而水毒型的人,膚質就不如痰飲型的那般滑潤,如果痰飲型的人像蠟燭的質感,水毒型的就比較偏粉筆的質感一點;而水毒型的人,通常氣色帶一層灰氣;一出汗,汗就容易生出腐臭味。

身上有「水毒臭」的肥人,正攻法的減肥方劑是防己黃耆湯,但腎陽不足的人,一吃防己,往往就虛到不行,所以我通常是和真武湯交替著用:吃虛一點了,再多喝幾次真武湯補回來一點。一直吃到身上的水毒臭沒有了,就只用真武湯(可稍加味細辛、乾薑、五味子)即可。

 

如果是痰肥、水肥而減肥成功(單純體質型的人,通常還蠻容易成功)的,有時是肉瘦了,皮卻鬆垮垮地垂掛在那裡,這要在按摩油裡加些炸三七油、肉桂桂皮油、生薑精油、馬鞭草酮迷迭香精油、木質系的絲柏、雪松、乳香精油之類,勤於揉推,才能讓皮同步地緊實回去,這類按摩油產品,淘寶也有現成的,找「有很多個皇冠」的那種賣家,品質大概還差不到哪裡去。

 

另外,還有幾個情況,要用另外的方劑路數:

 

肉肥:

這在西方醫學,認為是遺傳基因的關係,抑制肌肉生長的激素天生就不夠,肌肉會很容易長太厚,而整個人硬綁綁地「魁(塊字讀三聲)」,我也不知道中藥是如何搞得到基因的問題,但我遇過兩個,吃小劑量的當歸四逆加吳茱萸生薑附子湯,基本上是能調節得回來。

 

下體肥:

肚臍以下,臀部、大腿特別肥。這本身是陽不入三陰經的標準腎氣丸證,腎氣丸吃半年一年,一般會大幅好轉。女人的中年發福常是這一類。

 

帶脈肥:

橫的環臍一圈特別肥、後腰兩側肉垂垂的。帶脈傷,要補「精」來修,但精不好補,用藥劑量大、而且要吃很久,一般人很難有這種耐性吧。我常用的方是「仿」傅青主的「完帶湯」法:每日山藥二兩(補精)、生白朮一兩(繞巡帶脈)、鹽炒澤瀉三錢(還精於五臟)、柴胡五分(從膽經掛入帶脈的引經藥);如果想兼去水,再加一大把黃豆芽。

我覺得這根本就很難執行,雖說藥是溫和平正無傷,但吃幾天多半就會煩了。如果要做丸劑,又到達不了有效劑量……白朮等藥熬濃汁泡米蒸飯,再拌入山藥粉或山藥泥釀成酒,每天喝一杯,或許勉強可執行。再不然,就更後退五十步吧,訂制一款阿膠附子理中丸(生白朮2黨參〔或西洋參〕3炙甘草2乾薑2炮附子2.5阿膠1:之所以要『訂製』,是因為市售成品,常用土炒過的白朮,膠汁已損;並且用的是便宜紅參,藥性悶悶地行不開;而且最近幾年的炮附子,會毒到麻倒人的次貨佔到很高的比例,要自己挑過),很勉強很勉強地,慢慢地還會有一點效果(陳士鐸《石室秘錄.奇治法》中有一個『滅痕丹』:熟地一斤,山萸肉一斤,杜仲半斤,山藥半斤,白朮一斤,破故紙三兩,白果肉三兩炒,當歸三兩,白芍六兩,車前子三兩,各為末,蜜為丸。每日早晚各服一兩。這個方子很可能是直補帶脈性價比最高的,但幾乎沒人用過,有待開發)

如果可以,用兩根艾草條,左右兩個帶脈穴同時灸,常灸,最好每次都能灸到到那個暖的感覺有繞腹一周,會幫助藥劑的效果加快一些。

其實這一種的,用中藥修補很慢;卻見過有人參加健身房跳「拉丁有氧」那種扭腰軸的運動課,反而很快瘦下來。

 

胃凸肥:

就僅上腹部特別凸的人,張仲景形容為「心下如旋杯/旋盤」,對應的方劑,一個是枳朮湯,一個是桂枝去芍加麻附辛(轉氣)湯

枳朮湯的機理,比較是痰飲造成的內臟下垂。我一般是覺得枳實太破氣,就用枳殼(張仲景時代的枳實有可能是用成熟的果實,那說不定就是今日的枳殼了)。而現今臨床,「提垂」之法,有人用枳耆組,有人用枳朮組,我覺得有黃耆也好,因為有些人體質比較虛些。我比較常用的做法,是黃耆、枳殻、蒼朮(這個方用蒼朮比用白朮有效)各買一斤(※藥材整斤買的時候,淘寶網的幾家安徽中藥大盤商非常好用,我常用一家四個皇冠叫青梅居的店,他那家很多不上架的少見藥材如砒石、火硝也買得到,打粉服務也打得很細──最近常看大陸同學自己在家打藥粉,大費苦工,打出來成品吃在嘴裡像嚼木頭渣似的,真是看不下去了〔其實更加是吞不下去〕!明明有可靠的廠商可以發包的,你非要跟自己的人生過不去,搞低哀歪來虐自己,何苦呢?人家幫你做這些工也沒加你幾塊錢,發個藥單跟店家商量一下報價就搞得好好的啦。),熬大鍋湯,分十來天喝掉;這是用提垂湯先打個底,然後,再用張仲景的黃耆建中湯去棗加枳的法,再喝一個月,內臟就慢慢吊上來了。人過四十,總是會覺得內臟愈來愈往小腹滑落,一兩年做一次提垂療程,還蠻能hold住身材的。

如果內臟下垂的人側腹會有點痛的,那是厥陰病,「筋」鬆了吊不住內臟,抓主證照〈厥陰篇〉的治法醫。如果整個腹部從外部觀察都還看得到腸臟的凹凸的,那是大建中湯證。

桂枝去芍加麻附辛(轉氣)湯,那是治「每一顆單一細胞」都太肥的問題。如果以水腫的狀況作例子:一般的水腫,水在「組織裡、但細胞外」的,你按下一個凹痕,不會馬上彈回原狀;但如果腫得很有彈性,一壓就彈回的,那就是水在細胞內部出不來了。

這種的「胃凸」,凸而不垮;曾有一位同學,說他從小胃凸到大,這方他只喝一帖,就平回正常,之後也沒復胖過。不垮而腫得很有彈性,是用這湯的一個指標;但相反的極端,也往往是用這個方:有些人的整個腹部是肥凸凸的,但仰躺的時候,那個肚子就像水漫開或是水加太多的麵團一樣往四周「坍」開來的,用這個方的機會也多。不過,要玩到這一路,你醫術上也需要本來就有些經驗值,自己對藥性要駕馭得了,提醒初學者如何不要玩死自己的注意事項我就不說了哦。

 

全腹肥與內臟肥:

整個肚子都大大的,如果是肚皮肥厚,那多半還是回到前面痰肥、水肥的打法。如果不是肚皮肥,肚皮的厚度是還好,但裡面那一兜腸臟好像有點太多的,如果是水與氣的積蓄問題,張仲景的厚朴生薑半夏甘草人參湯(本人主觀上自己感覺肚子脹、發重),或是厚朴四物厚朴七物,在先掃一輪的階段,都有可能用得上。

掃過一輪之後,腸臟還是很大一包,那就有可能真的是「內臟肥」了。

 

而要提及幾個可能用的方劑(溫白丸、商陸粉)之前,要先說明:這些方劑,也有可能是完全不對症的──下文還會補述一些比較最近,關於肥胖的科學研究的看法,而後面所說的內分泌問題造成的肥胖,即使用這裡針對內臟肥的方子去打,很可能還是沒辦法治到真正需要處理的身體機制──等一下看到後面,請再參考一下。

 

溫白丸,中國首出於唐《外臺秘要》引崔氏方(但其中故事說明有殘缺,完整的故事要看同時期日本的《醫心方》),算是一個銜接張仲景「三物小白散」到孫思邈「耆婆藥萬病圓」之間的過渡型巴豆劑,完成度界於兩者之間。如果要打寒氣,巴豆比附子強很多(100克附子不見得贏得過0.1克巴豆,只是0.1克巴豆就可以把人拉到快死掉),而砒霜又比巴豆強很多──此是題外話。

這個方劑,早在七八年前,我就想試用看看,但是試用的人僅吃梧桐子大一粒,就腹痛腹瀉到很難受,不可能吃到古書上說的劑量,當時也就不了了之。

後來又忍不住手癢,主要是2014年在江西龍哥哥(龍帥江老師)家,自己體驗過、也看他幫人下腹針,幾寸長的針一層一層透進腸膜,龍哥哥說下到第幾層,被下的人是清清楚楚一層有一層的感覺。我本就不會用針,而就算會用針,那一針需要的技術力,一輩子也是不可能達到了;那個針尖要能繞開腸子的感知力,據說,企圖想要摹仿的人,都把人的腸子扎穿孔而不得不手術剖腹急救了。

但是,我是覺得,這種醫術,說「偷不到」也對,但,到底是記得那個腸膜中被刮出污物毒氣而從大便排掉是什麼樣的感覺,我想,用多兩個月的時間、用藥物來「模擬」那一針的療效,或多或少有接近的希望。

古書(《醫心方》)上說,溫白丸是吃著吃著、慢慢累積藥性,到某一天才大量排出污泥瘀血頑痰之類的東西;而現代的我們,吃一顆就大拉……這也不是辦法;後來,就採取「飯間」服法,一頓飯吃到一半的時候吃一粒(有人食量大的可以夾兩粒)再繼續把飯吃完,這樣一般還不至於腹痛腹瀉,而在十幾二十天之後,藥性累積到一個點,隱隱覺得小腹有點什麼東西在「刮」的爬搔感,而排出大量的污泥狀大便。

那時身邊的朋友,首先對溫白丸表示出興趣的人,其實反而是徐哥哥(徐文兵老師)厚樸學堂的同學,據他們說,徐老師曾發給他們仲景的三物小白散試吃過,吃的人是「七上八下」(吐七次、拉八次)者有之。張仲景的三物小白散,把身上的寒氣冷痰排掉,力道是有這麼強,但這種力道,想來也是不能三天兩頭常玩,而溫白丸,用各個方向的引藥把巴豆的力量拉散開,把小白散搞「溫和」一些,似乎勉強還在安全範圍。這一系的方劑,發揮到力道最透的,說不定是孫思邈的「耆婆萬病圓」,但那個方,好幾種蟲啊蜥蜴的藥味我手邊湊不全,現在還是停留在比較陽春的溫白路邊攤,尚未進到米其林有星的餐廳。

之所以扯到耆婆萬病圓,是因為用到耆婆萬病圓的話,近代的中醫前輩,如岳美中、馬光亞,就有比較清楚的臨床驗案可供參考:治「蠱毒」,也就是不尋常的小腹腫大。這,或許在西醫來講,可能是有腫瘤之類的什麼東西了。而溫白丸,不敢說必治腫瘤,但對於小腹作過手術而殘留肌膜沾黏,小腹木木悶悶扯扯的那種症頭,相當有效,臺灣有女同學的體驗是:之前一些女科的方劑用一用,雖有效八九成,而仍殘留一些些不能斷根的不適感,用溫白丸刮掉收工了──這是溫白丸的一個面向。

而它的另一個面向──排出污泥狀大便這件事──則可以和另外兩種也會排出這種大便的活動對勘:斷食療法,以及三伏天灸膏肓。

斷食療法,大陸好像有人稱之為「辟穀」,我是不太適應這種套用,因為修練家的「辟穀」一詞,比較嚴謹的定義,一、是指一個人練到那般功力、心境了,肉體能可以直接從潛在意識的世界攝取,而變得不太需要進食的一種狀態;二、是指不吃一般食品,但改成長期服用松子松脂柏實之類的「代餐」以期轉化體質,並非短期的什麼都不吃。斷食療法,是基於另一套原理的事件,境界是比較Low的。

斷食療法的基本原理,是:人的消化軸和免疫軸是共用一份能量的,你每天都吃得飽飽,力氣都用被消化軸搶過去耗掉大半,免疫軸就變得沒力沒力的了。而如果你花幾天時間,完全不給消化系統負擔,省下的能量,就會使免疫系統活躍起來,而餓了的白血球(包含淋巴球),也比較不挑食,會去找腫瘤細胞之類不很美味的東西啃啃,然後穿透回腸道丟垃圾。所以斷食療法到第四五天的時候,明明沒吃什麼東西,卻會排出亂七八糟的污泥糞。這是很單純的生物能療法,和「修道」的境界,幾乎是全不相關的,不必和修鍊法混為一談,胡亂自抬身價,白白養紅一批新興小教主。

這一種自體清除的工序,嚴格而言,也不等同於「排毒」;如果要排毒,可能排肝毒用幾克蘆薈葉皮內側現刮下的白白半透明的肉、排重金屬毒就嚼掉一碗芫荽葉之類的……還要再加一些另外的排毒食材,而這些排毒食材,不在斷食療程期間內服用,也是獨立有效的。如果要說中藥的斷食期「排毒」輔食,我比較傾向用土茯苓熬煮成像勾了芡一樣的糊汁喝喝,也管飽,且那個剔骨搜腸的拔毒力道還蠻嚇人的──不過怕你會有點虛掉就是了(根本已經就虛透了的人,即使斷食,恐怕也激發不出多少免疫力吧)。

 

小孩子的免疫中樞在胸腺,而成人的免疫中樞在腸間膜(油網)的淋巴系統,不用斷食法,而要活化免疫中樞,讓白血球淋巴球出動、到處去狂啃廢物的,那就是灸膏肓了。

那個穴位是直接刺激活化胸腺、沒有胸腺就去跳過去活化腸間油網。如果要體驗到「一口氣排出大量污泥狀大便」的成效,還是「入伏」(夏至後第一個庚日)日起灸比較可能:庚日是大腸之氣,五行(運)中的金氣和六氣中的陽明燥金之氣雙金交疊的日子,人體「丟垃圾」的能量,在這一天是最高峰;如果說某年的入伏是陽曆712日,那你就前一天711日晚上一過11點,就開始灸一兩個小時,那個力道是最強,有希望當天就排出大量污泥糞。

多說這些,到底還是在羨慕江西龍家腹針法的那個「第八層」。忍不住會想:如果把斷食療法和三伏灸膏肓二者合一,互相增幅:比如說算準入伏日,提前四天先斷食,而入伏日子時起灸膏肓,不曉得能不能再向「第八層」更逼近一點。

有了前述說明,平日飯間夾一顆溫白丸累積藥性是在搞什麼東西,是不是讀者也會比較明瞭一些些了?

 

換而言之,把溫白丸用來減內臟肥,用熱藥破陰實,充其量不過像是強迫腸子稍微運動運動、蒸蒸sauna的感覺,說來也不是這個方劑的正治,可能只對由於寒氣而肥的內臟肥有效,痰飲型的內臟肥說不定還是要回到用提垂湯,綜合型的可能灸膏肓還安穩一些。而且,如果這個人的腸肥,起因是西醫所說的長期益生菌不齊全而導致腸內膜代償性肥厚的問題,像溫白丸這種不是補養而是熱攻的作法,有可能一點效果也沒有的。而且,攻擊性的藥,到底是會讓人虛一點,小則多睡補回,大則另外要服用脾胃系的補藥或食療來調養,不要反而把腸內益生菌的平衡打壞了。

 

另外一個方法,因為臨床例證太少,我現在說得也不是很有把握:用天門冬酒送服一克商陸粉

這是道藏裡面打三尸九蟲的方子,道家把商陸當作仙藥,又名鬼哭、夜啼,說是去除身上不潔之伏尸,吃到一定時間,人會無端悲哭,那代表你身上的「好朋友」要離你而去了。而這一類的道家論述中,屢屢提及此物「久服腸化為筋」。但,醫家看待商陸,幾乎沒有這方面的論述,就只把它看作抽拔水邪、破腫塊的藥物,孫思邈《千金翼方.辟穀篇》有提到過一次「七年腸化為筋」,但那是在說服水法,不是服商陸。

我會注意到商陸,一開始是因為以商陸為主藥的《千金方》豬蹄湯這個敷臉藥的美白效果實在太好,才覺得:「好像這味藥去濁氣的效果不容小覷?」

道藏把它捧得上天入地的種種,醫家彷若完全不知。不過,在醫家破洩積水的藥味中,一級凶狠的是芫花、甘遂、大戟;二級凶狠的有防己、商陸、澤漆……而商陸,又是狠藥中之不凶狠者,不苦不寒,味道僅酸中微辛,微量使用,並不是會讓人虛得太厲害的藥。也就是說,折衷而論,可能醫家把它看得太低了,而道家卻又把它瞧得太高了。這一味藥,可能再找個誰來試吃一陣,再觀察看看是不是真的「腸化為筋」。

 

說到用狠藥減肥,最近我的朋友圈比較火起來的是張仲景的大黃甘遂阿膠湯(作丸劑)。這個強力的破瀉藥,本來的主治是女人的小腹腫脹(和溫白、耆婆萬病丸的主治雷同,而不因寒而生者),張仲景說這是婦人「血與水俱結在血室」,有朋友本來是用原方的湯劑治小腹脹,大拉了一場之後,病好了沒,反而沒人記得了,因為大家都只記得她的驚呼讚嘆:「只拉了這一次,嘩吼~!全身的皮都薄了一層!不信你掐掐看!你掐掐看……」也就是說,西醫院的抽脂減肥法,原來,用中藥也是做得到的?而且,這種玩法,在中醫醫德而言,雖屬惡劣;但比起大受罪又大傷元精(徐文兵哥哥曾吼過:『抽脂』?那是在抽掉你的『膏肓』耶!要不要命了?)的西醫做法,我們這個爆沒醫德的中醫毒招,又顯得是……多麼地溫厚善良啊(『瘦死的駱駝比馬大』的邏輯?)!

當然,跟進效法的朋友,也沒人想要腹痛腹瀉,就把這藥作丸劑,和溫白丸一起飯間服,通常一頓飯間夾五六小顆,還不至於拉肚子。從前日本藥妝店流行過一種「偽科學」瘦身藥錠,用甲殼素做的,飯前服,說是阻止油類吸收──其實人體的肥肉是炭水化合物在體內再拼裝回來的,你擋了油,其他炭水化合物一樣會合成肥肉的──而這個大黃甘遂阿膠丸,就不在消化道擋你吸收營養,而跳過這一段直接去皮下抽脂了。

這個藥我也只是說好玩的,到底是缺德醫術;如果把人打虛了,很容易就復胖的。此外,這個藥方一旦弱化成丸劑了,效能就還打不贏補氣消痰飲的湯劑,頂多只能說藥錢省一點。

 

腸外水肥:

有一種人整體不算胖,但就肚子臌臌的,用手一推,咕嚕咕嚕地聽得到水聲,張仲景說這是「水走腸間」的「溢飲」,用己椒藶黃丸

 

黑疸肥:

這個請自己參考張仲景〈虛勞篇〉硝石礬石散的說明,主證不一定如同書上那般齊全,但「印堂發黑、且整臉氣色都微罩一股黃黑之氣」的狀況是比較多見的。那種體質的人,整體上不一定是大肥,說不定臉、頸、肩還顯瘦,但就是肚皮鼓出、臀部垮垮的頗不好看。

這種體格的人,有可能是因為從小被嚇到大,或是長期活在「被恐嚇」(『我不怎樣就完蛋了』之類的人生觀)之中,因而腎上腺累壞了;或是由於身上有一種或多種病毒潛伏卻不發症,長期處於「慢耗」的狀態而導致。張仲景就一逕以為這是房事不節造成的腎上腺損傷,故稱之為「女勞疸」。

硝礬散吃起來麻煩,我通常是做藥丸:火硝2枯礬1綠礬1山藥2大麥2做梧子大丸(這個藥丸非常會吸潮發黴,還沒立刻要吃的份要和大包乾燥劑一起密封保存),也是夾在飯間吃幾粒(綠礬很酸,吃多了會刮胃噁心,以不泛噁心為前題稍多吃幾粒可以)。

而如果是要用來調理B型肝炎(想要西醫的化驗數據也很漂亮的話),硝礬散要配合調體質(比如說脾陽虛、脾濕、肝血虛、膽氣鬰、腎氣虛之類的)的對證方劑,才會顯效。

 

濕黃肥:

同樣是氣色黃黑,前者硝礬散證的人是黑多於黃,這個是黃大於黑且微帶橘色。而前者硝礬散證的人整個人顯「垮」,這種的顯「臌」,臉啊手臂啊腿啊像吹氣球一樣有水腫感。這在桂林古本《傷寒雜病論.濕病篇》是用麻黃茯苓湯。這個方,麻黃劑(麻黃素遇到胃酸會形成安非他命之類的成分,會很猛烈地燒脂),又有防己,不管有沒有對證,基本上都是一定會讓人瘦的,所以用的時候,黃氣一退,就可以換方了,一直用到底,沒有對證,就是濫用了,會很傷。

 

【補充】

關於減肥的方法,我再補充兩個比較新的研究路數(新研究的問題是,這些理論,可能過些年又會被推翻,所以,只參考一下就好):

 

一、內分泌調節

簡而言之是說,人類的內分泌的一些組合,有時候因為長期生活習慣等因素,會形成一個容易肥胖的結果:人體需要能量時,選擇去分解肌肉的蛋白質燃燒,卻不去燒脂肪。這種「棄肌保脂」的體質一旦形成,這個人就會變成肌肉很留不住,好不容易練出來的肌肉,幾天不運動就消掉了;而皮下那層肥油,卻無論如何運動也薄不了。

而要把「棄肌保脂」的內分泌結構調回「保肌棄脂」的易瘦體質,方法有下:

 

少量多餐法(這個最沒效,但最容易執行):

每天不讓自己空腹時間過長,最久三小時內一定要吃一點東西,嚼一口零食也好。這是香港演員劉德華採用的,他自稱「人的大腦是很笨的」減肥法。他說:「人的大腦是很笨的,你只要長年餓也吃、不餓也吃,它就會覺得營養一直有供應,不需要貯存備用,自然就會瘦啦!」

我覺得正餐之外的小零食,沒事就嚼一小口核桃、腰果什麼的,蠻容易做到。如果你還想「中藥養生」一番,可以煮一鍋薏仁、芡實什麼的,或水果乾選山楂,沒事嚼幾口,把中藥減肥的藥力再加上去。重要的是:從早到晚,持續不斷地,一直吃!

 

密集運動法

做三次30秒非常劇烈的運動,運動之間的休息不要超過30秒。也就是一整趟做完,花不超過兩分鐘半的時間。

這樣子的兩分半時間的運動,可以騙得身體持續「保肌燃脂」48小時。所以,兩天做一次這種運動就可以。

市面上的教學視頻多到滿坑滿谷,你用「six pack abs」關鍵字可以搜到一大堆,或是韓國歌星Rain拍的美國某忍者電影的幕後花絮也有。你如果看那些示範視頻,可能會覺得難度太高,但,那是因為他們同時在「練肌肉」的關係,你如果只是要燃脂而不需要大塊肌,難度就可以降低很多,比如說:30秒中的每段10秒,你就先用力揮直拳六下(花3秒),再用最快的速度原地跑步7秒;或是30秒都瘋狂勁舞,這樣也就可以了。

 

營養素拉扯法(這個效果調成的『保肌燃脂』體質持續最久,但幾乎沒人能做到):

每星期的七天,拆成2日、2日、3日的三段,嚴格執行下列規範:

每日三餐之間必吃點心,不可三小時以上不吃。

〔第一段/12日〕紓解壓力:

食物:高醣、中量蛋白質、低脂。餐間點心可選偏甜的水果。期間配合一次有氧類運動。

〔第二段/34日〕解鎖脂肪:

高蛋白質、多蔬菜、少炭水化合物、低脂。餐間點心可選幾片雞肉、魚肉,或幾口蔬菜類。期間配合一次重訓類運動。

 〔第三段/567日〕啟動燃燒:

高健康脂肪、中量炭水化合物、中量蛋白質、不吃偏甜水果。餐間點心可選腰果、酪梨、芝麻等好脂肪來源。期間配合一次提振副交感神經之活動:瑜伽、SPA按摩、泡溫泉等。

必須做至少四個週期。期間一定不可以吃到:0.硝酸鹽加工肉品1.小麥2.玉米3.乳品4.黃豆製品(醬油除外)5.精製糖6.咖啡因7.8.果乾及果汁9.人工甜味劑10.無脂肪之「節食」專用食品──這些都會干擾療程中的體內化學環境。

我想,這一招請讓我PASS,做不到啊……

 

吃飽即睡法(到最後會自然變成『一日一餐法』了):

從前大家都認為:睡前不要吃,會胖。

但現在有了相反的看法:人如果一吃飽了就睡覺,會讓內分泌變成類似熊在冬眠時的「保肌燃脂」結構:讓肌肉不要消掉,但燃燒脂肪維持體溫。

所以,吃東西,一吃到有「飽」的感覺,就去睡覺!

那如果你說你沒時間去睡呢?或是吃完早飯要睡早覺、吃完午餐就要睡午覺……人生都沒有了嘛!結論就是:不能吃完即睡的,就一定「不可以吃飽」;吃飽的只可以是睡前那一頓。於是,為了不要一天睡三大覺,採取這個減肥法的人,漸漸就變成早餐吃一兩口小點心、午餐也只嚼一兩口小點心,而只睡前才敢吃正餐了。

我覺得有道理,看貓狗之類的,都是吃飽了就去睡覺,我自己也是吃飽了就想睡,而且吃飽了就睡,也睡得特別舒服。最近大陸中醫狂很愛發的心靈雞湯文,「道法自然」四個字的出現頻率好高喲!不要只是嘴上說說打高空呀,有種就來做到「道法自然」,吃飽就睡吧?

我本來是夜貓子型的人,多次想把時差調回來,也多半就搞著搞著就又晚睡了;但現在採取吃飽即睡法,晚上七點不到吃完了就睡,半夜一兩點也就睡飽了,尚有充分的「夜生活」可以享受,並且還能迎接清晨的朝陽哩!減不減肥倒在其次,重點是時間變多了!身體也比較舒服了!

 

前面所說的「內分泌調節」,中藥的許多減肥藥方,是不是有些也有影響到內分泌,所以很有效呢?方劑之外的針灸減肥,可能對內分泌起到作用的機會就更多了。

但,中醫的學理,古時候並沒有「內分泌」的觀念,所以,很可能就只能說「陽虛」「氣虛」「痰飲」之類的中醫固有名詞了。

中醫能不能科學化?從這樣的情形看來,中醫的理論地圖(paradigm)和科學研究的理論地圖,本質上是很難達成對話的。不是別人「願不願意」認可你的問題,而是根本能力上就做不到「認可你」這件事情的時候,如果我們承認如此簡單的事實,就根本不會想去說服別人「相信中醫」「愛中醫」才對。但是,臨床有效的事實擺在眼前,也不容否定,於是,因為真的很有效,而相信中醫、喜歡中醫的人,是很常見的,但那是他先想吃看看,且果然也很有效,之後才有的結果。在此之前,多說服別人什麼,都很荒蕪。

 

二、微血管抑制

這個本來是抗癌的研究:基礎理論是說,即使是癌細肥,也是有很多微血管通往癌症的病灶去養活它的,如果能夠讓微血管選擇不生長過去養它,癌細胞也沒什麼搞頭。這理論後來就推擴成:人的肥肉也同樣是這些血管在養肥它,如果從食療,可以抑制這些血管的形成,人也會瘦。目前西方研究中比較平易近人的小方法,比如說:

萬莓朝宗果汁:你手邊收集得到的,藍莓、小紅莓、草莓、覆盆莓、桑椹莓……全部加到一起打果汁喝。

混合茶:目前最強的組合是日本煎茶加中國香片,第二名是英國伯爵茶(有佛手柑味道的那個Earl Grey)。

 

我會想:中藥的減肥茶,比如說山楂、荷葉、決明子、薏仁的組合,很有可能是走這個路數而功效更勝過前面說的果汁、茶的。只是,外國研究還沒有做到這些中藥上;而中藥藥理,也還沒有「微血管抑制」之類的思路。當然,中醫有中醫自己的思路,會說山楂化肉積而荷葉利水什麼的……然而,說不定,很多事情,中醫,其實也是摸黑走夜路,僅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中醫的為難之處,就是,效果通常很確實,但理論的可信度,卻相當之不確定。所以,我覺得,跟別人,中醫這個話題,沒什麼好「聊」的,因為我自己在使用的理論,我自己也沒有真的在相信它一定是對的,別人聽起來,多半更加是感到你在「高談闊論,不知所云」了。如果我確定治得好的,就把它治好,治不好的就承認自己不會,也就這樣而已了。但是,本是一件一讓實力來說話的事情,這幾年來,喜歡一直去跟別人轟炸中醫的,反而多半是沒什麼醫術的「中醫愛好者」,這就真的好沒底氣了。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