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中岳诗刊
中岳诗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1,996
  • 关注人气:1,3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岳诗刊【新诗选萃】第240期——最后一片叶子

(2015-11-11 09:29:54)
标签:

中岳诗刊编辑部

责任编辑

枯枝如花

分类: 新诗选粹
中岳诗刊【新诗选萃】第240期——最后一片叶子

本期组稿枯枝如花http://blog.sina.com.cn/u/5486353756

(排名不分先后)

本期诗人:蔡兴乐  胭脂茉莉  肖武  心炫  枯枝如花  李继增  金钰铖  白象小鱼  楚衣飞雪  一籣

《我最喜欢玉米和棉花两种植物》 

/蔡兴乐

 

与母亲一样  在故乡分水岭

我也最喜欢两种植物

一个叫玉米  像我的长兄

一个叫棉花  是我的姐妹

我们都是母亲的孩子

我的那些个分行文字中

它们也是轻车熟路的常客

 

比如写一株青青的玉米苗

怎样从分水岭苦短的春日里

渐渐长高长壮

直至成为母亲年景的顶梁柱

比如写一株细弱的棉花苗

怎样熬过分水岭干旱的夏季

从红口白牙的二丫头

出落成为美丽动人的新嫁娘

 

只是每次一写到它们

我仿佛都会看见老家屋檐下

母亲那泪流满面的样子

有时是高兴  有时也是忧伤

http://blog.sina.com.cn/s/blog_b30930ee0102w6av.html

 

《赞美》

/胭脂茉莉

 

霜降后 小广场上的那棵树

恍惚是一夜间就红了

之前 无数次经过

在一片绿树中

从没有注意过它

它是从下到上依次的:

绿 浅黄 红黄相间

到了树梢索性就变成了深红

我想知道它叫什么名字

我想知道我为什么停下来——

这么久的 注视一棵不知名的树

作为某种回应

或许临街窗户后的画家

正在撑起画布

那个马路对面在树下发呆的人

将成为他画中的主角

而他们永不会相识

就像我每天必经的

这熙熙攘攘的小广场

有太多的尘土我无从理解

有太多的植物我叫不出它们的名字

也无从给过赞美

http://blog.sina.com.cn/u/2164533034

 

《叩开冬天的门》

/肖武

 

在秋的尽头

狐的眼里盛满雨水收留的风

归鸟,反复梳理一些用旧的旋律

秋水抱着秋水取暖

撕裂的翅膀,叶的滑翔轻盈

柳枝,枯瘦如弓

 

菊,还在歌唱春天

俏灵又通透,水仙爱如潮水

借着树叶勾勒的曲线

一枚修辞在消磨这时光和美

反复追问青春的去向

梨花,步韵而来

 

内心有闪电雷鸣

灼痛一只羊啃噬过的陈旧质感

潜伏于凛冽的坚冰

风的肩头,烤地瓜的清香袅袅婷婷

围炉夜话,几粒汉字

叩开冬天的门

http://blog.sina.com.cn/u/5335110324

 

《降温》

/心炫

 

温暖,突然远离

面对呼啸,不能接受

裹紧心思,珍藏

 

忧郁的眼神,显露无疑

寒气,游遍全身

那温热的姜水

暖不了冰冷的心

 

秋的枝头,立不住瘦了的时光

如同窄窄的心房

再也放不下,模糊的身影

http://blog.sina.com.cn/u/5599407384

 

《血色的云层》

/枯枝如花

 

一直守候乌江亭的,是那片

拥有八千子弟的竹林

低头不语,一身挂满刀剑

 

谁还会在意他们不安的眼神?

一阵风吹过,用力甩出年迈的

飞刀,坠落着刻骨铭心的痛

瑟瑟沙哑声中,有四面楚歌

 

夕阳下,一群南归的大雁

排着行,一声声叫着

划破血色的云层

 

此时,远处三十一响钟亭的

钟声,已被耳朵过滤成一滴泪

http://blog.sina.com.cn/u/5486353756

 

《最后一片叶子》(外三首)

/李继增

 

是什么力量,让你坚守到最后

枝头,兀自张望

张望成冬深深的伤口

 

离别,再晚,再晚一分钟吧

距春天,就近六十秒

 

《汗珠》

室外,呵气成雾

室内,温暖如春

我在窗玻璃上写一个

它的身上,很快渗出了汗珠

 

《北风吹》

北风,沸水般掠过

树叶如羽,片片脱落

于明灭中,呼吸深处的痛

灰黑的树干,是他烫伤的脚

 

《立冬》

你接替秋值守,跑步报到

呼吸急促,惊醒了鸟儿春天的梦

一片树叶,轻轻穿过脚步声

http://blog.sina.com.cn/li666

 

《我枕着你的梦乡》

/娱人马头

 

 

带着与人为善,随风潜入夜

登堂入室,拈花而笑

看啊,多么安详,多么美妙

 

你走来,扶老携幼

责任油然升起,义务两肩担当

笑着,走入万紫千红

 

你走来,尾随锅碗瓢勺交响曲

色香味俱全,吸引众人的目光

一盆一碗,荡漾着亲情

 

醉了,以此为枕

让美梦奔腾

美化生活,描画人间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83917e0102w8ld.htm 

 

《夏慕尼小镇》(外一)

/金钰铖

 

霜降

 

霜来了,秋天的金黄沾染些许晶莹

但还没有被冻住

在霜降之日,和太阳一起

不如归去

 

所以,我学夸父

驾长风一路向西

过蒙古,横穿俄罗斯版图

欧洲,我来了

 

夏慕尼小镇

 

阿尔卑斯主义

就在一个叫做夏慕尼的小镇

如果你在雪山之巅

海拔3400米许俯瞰

 

这儿才是世外桃源,满街另外一种人种

谁也不认识谁,可都是人类

空气格外清冽、清新

霜,迟迟未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ed8bd930102w5zn.html

 

《最后一片叶子》

/白象小鱼

 

北风肆虐

最后一片叶子,躺倒在我脚下

不知要找怎样的秤子,才能称出它的份量

它所承载的一个季节的苦难,它所承受的风雨雷电的重量

要有怎样的担当,才能将一个季节的王朝

自我救赎。这枯黄的叶子,脉络贲张,像不屈的剑气

我要有怎样的勇气和智慧,才能成为它的托孤大臣

为此,我穷尽河洛图,修左青龙,右白虎之术

在道德经中觅老死不相往来之小国

学占卜之术,破易经八卦,参禅,读法华经、愣严经、药师经

踏破白雪茫茫之地,在临水靠山之地,点穴

建无字碑,让尚存在脉络中的绿意

能在来年春天,随剑气破土而出

虽死,而犹生矣

http://blog.sina.com.cn/u/2979548817

 

《记住一段流水》

/楚衣飞雪 

 

什么在每天消逝

你想抓总抓不住

所有的经过都在飞离

它在我们猝不及防时抵达

从水里看到海,从苦里品到甜

一段流水是我消逝的一部分

是我颠沛和依赖的一部分

也是能洗亮我隐忍和神秘的一部分

 

太多的错失、绝望、非难连同迷途

积蓄向内的嬗变和诉求

为了减轻疼痛,我们在虚实之间延展

低头捡拾一枚枚光影

完成与记忆的亲密

时光站的那么深

流水带动着渴望,拖着长长的尾音

一次次完成着对生命的折射

http://blog.sina.com.cn/u/3293463460

 

《一首剥葱的小诗》

/一籣

 

即是一小段葱白

也会让你流下了生活的泪

 

再辣,也把它剥开剁碎了

流着眼泪把它炒了

然后笑着吃掉它

 

这就是生活

哭着笑着辣着香着

http://blog.sina.com.cn/puzhenziyu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