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0篇)
国外 (0篇)
个人资料
荣荣1819
荣荣1819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0,417
  • 关注人气:2,5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大串烧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7-01-17 12:02)
标签:

小练笔

       他在世间行走,有时候是有肉身的,有时候没有。有肉身时,他显化人间,为人子为人夫为人父,随缘分事王事候,救国辅政,教化人民;没有肉身时,他是神,是仙,是灵,到处神游巡视,是上天派下来专门掌管生死大权,访善恶之人并惩恶扬善。后来因为他多世是文儒,勤读天下之书,就命他为文官,掌管读书人文运昌兴之事。所以,天下凡有读书人,便有他的香火,他也因此成为享受百姓祭祀最多的神祇之一。
       他便是梓潼帝君,也就是文昌帝君。
       传说,天地混沌初分的时候,梓潼(文昌)帝君就已存在,吸收辰宫双女星的精气,运五行火德之情,修成道果。然后他就开始穿行于人间,来来回回的显化,他的显化事迹被记载在《梓潼帝君化书》这本书里,一共有九十七个范例。《明史》的《礼志》称,“梓潼帝君,姓张,名亚子,居蜀七曲山,仕晋战殁,人为立庙祀之”。张亚子即蜀人张育,东晋宁康二年自称蜀王,起义抗击前秦苻坚时战死。后人为纪念张育,即于梓潼郡七曲山建祠,尊奉其为雷泽龙王。后张育祠与同山之梓潼神亚子祠合称,张育即传称张亚子。唐玄宗入蜀时,途经七曲山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6-12-13 20:49)
标签:

小练笔

《回访夜》

他定期回来检视他的杰作。
他说:我老眼昏花了吗?
为什么没有一样我熟悉的东西?

见到我,他又一次受到打击:
你又是谁? 尽管我报了生辰八字,
费力描述了我最初的长相。

你的脸呢? 犯了太多的错丢了。
你的腿呢? 走了太多的歧路弯了。
你的身子为何如此臃肿?  
太多的事故让我消化不良。
那么心呢,为何又碾成了粉末?

他太伤心了,老泪纵横:
为何要如此自我糟蹋?
难道你不喜欢我造你的模样?

我只能陪着他哭,我如何指责他:
我的面目全非并不全是我错,
更因为他造就的人间程序出错。


《非常期》

在又一个生理叛逆期,他选择了驯服。 
嘴里封一道加厚的胶带,
身上绑一百道绳索,床上埋一千颗钉子。
“我是自愿的。”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6-12-13 19:11)
标签:

小练笔

                                      老师一二三
                                       
       贫穷是要被人鄙视的!这是小时候的生活给我的烙印。长大后我知道这世界笑贫不笑娼已有多年,因贫穷而被人鄙视,在我心里已不是多大的事了。作为一名并没有太多知识的知识分子,我内心承受不了击打的,也许更多的是对人格、品性方面的不公认定,但这显然不是我此刻想要展开的话题。还是说我小时候,那时候我有个班主任老师,吴姓,不知道她凌人的盛气先天就足呢还是后天从哪儿充来的,反正小学校一堆女老师里,她伸直的颈脖斜眼对人的姿态,像简单句子里的错别字一样让人难受。谁都说她脸色难看,但也并不总是那样,班上有一类学生她是另眼相看善颜对之的,那是一帮部队大院里的孩子,她总有许多部队内供物品需要托这些孩子的家长去买,而我,是归入她横眉冷对的大多数的,还因为我是普通得没有任何油水可沾的工人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6-12-13 18:55)
标签:

小练笔

                      细妹
                                                                          
      细妹推门出来时,一手拎着马桶,一手扣着衣领上最后一粒扣子,往外走,冷丁儿又站住了,差点撞一个人身上。天还不是很冷,巷子里蒙着雾,那人就站在门口,不知道他是刚来还是站了有一会儿。她定睛一看,一个穿着中山装的年轻人,圆眼镜挂在鼻上,看上去斯斯文文的。这谁啊?不认识。细妹也没想问,只想绕开他,往河滩里走。但是他开口了:是细妹吗?
      你,你找我?
      对啊,我找的是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6-11-15 20:58)
标签:

小练笔

 《青海湖》

我的爱人等我在三杯美酒里
他杀牛宰羊
怀抱着八个方向的花香
 
我的爱人等我在一片蔚蓝里
湖水之蓝  天空之蓝
他许诺我高原上一对鸥鸟的飞翔
 
我的爱人等我在真实的荡漾里
他带我向东向西向南向北
他有辽阔的激情  无边的思量
 
我的爱人等我在一滴湖水里
他用清爽的湖水为我洗尘
而我只是他一小段暗藏的悲凉
 
我的爱人等我在秘密的咸涩里
我的爱人  我那么急于再见你
亲爱的湖水  亲爱的亲爱的忧伤

《哀牢山》
 
山上的星星伸手摘下来
大男孩的心思远在千里外
 
千里外的亲娘千里外的家
想娘的大男孩让人疼不过来
 
黑黑的土黑黑的脸
瘦削削的风儿瘦削削的骨
 
高高的哀牢山撒腿跑野马
低低的山崖下大男孩认干娘
 
山上的星星轻拍他额头
杯对杯儿一次次没个够
&n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6-11-01 21:40)
标签:

小练笔

        生性特别活泼,一方愿打一方愿挨的仨家伙,碰上了,正负相吸,从此相互紧紧地牵扯在一起。没错,我说的就是两个氢原子与一个氧原子组成的水分子。超稳定的化学特性,给我们的感觉,水就像一个特别宽厚之人,它是稳重的,温和的,它不善变,给人信任之感。造物主也许也因此,拿水当最大的原材料来造生命,不光拿水造,他的设计里,水也成了维持生命正常运转的首需物。
        好脾气的常态下快乐地淌来淌去的水,自然也成了地球上最大的溶剂,最好的混和物。溶来混来的,就弄出各种各样的水来。混了酒精,就是酒水,混了药,就是药水,如果脏物质混得多了,就成了污水。说起污水,我就会想起“五水共治”里对五水界定的一个笑话,“五水共治”是水乡浙江这几年省委省府的重大战略政策,指的是治污水、防洪水、排涝水、保供水、抓节水,但很多老百姓包括不少干部到现在还认为,“五水共治”治的是浙江的海水、江水、河水、湖水、溪水,也难怪他们作此解,这些水,浙江可一样也不少呢。
        污水算是水的一种极端形式吧。它让品性优异的水废了,所以该挨整。酒水也应该是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6-10-19 19:06)
标签:

小练笔

                                       餐聊
                                 
        岱山去了N次,岱山的日出看过N次,岱山的朋友有N次方之多,那都是能诗文交流把酒言欢的好朋友。岱山印象深的有不少地方,台风博物馆,海洋博物馆,秀山岛,东沙古镇等等。在岱山,我第一次知道台风的名字是怎么命名的,第一次相信徐福真的是从这里出海的, 第一次用脚丫子去感受特别细腻的沙质,第一次知道,宁波与岱山为什么语言相仿,风俗贴,海陆交融的文化近,那还是拜一次次海禁所赐,因为岛民们的迁徙地,很多就在宁波。有一年我参加岱山的海祭谢洋大典,当来自国内各地的渔民穿着盛装,一脸庄重地祭拜天地与海神,那壮阔的场面,一下子赚了我的眼泪。
        我这人易感。刚才在东沙古渔村晒着鱼鲞的一角,我又想哭了,谈不上伤感,是不由自由想流泪的那种。怎么说呢,那熟悉的味道,是我人之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6-09-27 18:11)
标签:

小练笔

《早安秀山岛》

 

那个早起跑步的人  追着自己修长的影子
那个等待日出的人  掏出了内心的潮湿
那个趟水的人  她的裙子是开向浪头的花朵
而仍在梦里的那一个  如此安逸
涛声推送着  大海辽阔着
他小小的温柔乡轻轻摇动着

 

我暗中的欲望也亮了
昨天它们还是急迫的
带点蠢笨  带点绝望
透明的晨曦里它们看上去优雅又美好

 

早安秀山岛  早安秀山岛
今天  就在今天
请你的山水接纳我的起伏
请你的潮汐接纳我的汹涌
                   2016、9、26

 

《9月24日岱山看日出》

 

我真的可以挑吗从大团的光芒里挑上一缕,
像从蚕茧中抽根丝,沧海里取滴水。
这簇新的光线,我真的可以挑一缕亲爱一下吗?

 

一缕最好的,或最柔和的。
像从灵魂之爱中,挑出泪水的晶体,
或从肉体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6-09-17 23:26)
标签:

小练笔

《亲人》

终于  他们互认为亲人
隔了一千多公里  诉说相认的欢喜

多么温暖的标签  她是他的亲人
这称谓像一座堤坝  此刻它是必需的  
像缰绳拉住烈马  河床挡住流水

又像一个自欺的幌子
她不再顾忌她的泪水肆意纵横
不再顾忌她的神情幽怨弯曲
不再顾忌她的哀愁太过浩荡

她是他的亲人  隔着一千多公里
他们相互祝贺  之后是长久的沉默

后来他又一次说到相见恨晚  
说除了亲人  其他错综的关系已全部用完
她说她多么乐意是他的亲人
还要做他亲人中最亲的那个
                 2016、9、17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6-09-14 17:17)
标签:

小练笔

《泥土之躯》
 
那个僧人端坐于生死之间  也在慢慢衰老 
他的身子在变轻  歌唱佛佗的嘴唇在变薄
这亲爱的闸门  流淌着越发低沉的真理之水

 

你这个无厘头的女子啊
你那么热爱尘世  还热爱他的端庄
当你挣扎于光阴之快  道德之慢
居然还要腾出手来
心疼他的衰老  心疼他低沉的歌声
变轻的身子  变薄的嘴唇
                    2016、8、11

 

《抿嘴》

 

他与你说话  偶尔抿一抿嘴
他在克制什么  为什么害羞

 

像竹帘  往下拉了拉
屋里凌乱的幽暗继续凌乱

 

像河床  两头提了提
流水抬着落花不变方向

 

事后的猜度是散乱的雨点
打在竹帘上  打在流水里
那交替的惊喜和绝望
         &nbs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