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秋水若兰
秋水若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73,311
  • 关注人气:9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葡萄的世界

沁心葡萄

见证真情,见证生命的坚强与豁达

微博细雨伴时光
清茶。书香。



 

   一杯清茶,

   几页书香。

   品茗,

   读文,

   赏曲。

   卸去疲倦,

   涤去尘世繁杂。

   让心灵在文字的安宁中,

   休憩。

文字。日子

   

   秋夜凉如水,咖啡若兰香。风轻云淡处,生活在文字里轻漾。

 

   掬一捧云水禅心的悠然与清冽,写意一份属于凡尘的简单,于指间轻轻浅浅。

 

   浩瀚红尘,安静的行走着自己的岁月;于行走中,用简单的文字为生活做简约的注脚;于轻盈的文字注脚中,安然的微笑;于安然的微笑中,细细品味平凡日子里细微的感动。

 

  愿岁月静好,获心灵淡然。



春风沐雨

 

柳如烟

 

轻舟斗笠水上翩

 

斜丝飞处

 

燕翦寒

 

念君绿意飘渺时

 

如春暖

 



七月

 

荷香来

 

七月

 

歌声飘

 

七月

 

思念晶莹剔透

 

七月

 

你在,我在。

 



秋,是落叶的骊歌

 

每一枚叶子

 

都是一个音符

 

绚烂

 

抑或

 

静美

 

     



 

我是一片雪花 

 

而你是一朵梅花 

 

我离开苍茫遥远的天空 

 

为你飞舞飘下 

      

萧萧北风        

 

与你相依相偎  

 

一缕幽香暖天涯   

    

不怕阳光来融化       

 

      

 



我的阴晴

你的阴晴

在我的心上

我的冷暖

在你的眼眸

四季的阴晴

在这里 

 

泉城的天空下

品茗

听天气

与我同在?

 

 



    一帘绿

 

    一帘透明

 

    一帘阳光

 



访客
加载中…
过客


旅途。过客。来过,离开。
 
一段路程,一段往事。
 
在掠过的风景里,
 
 沉寂。  
 

博文
(2021-03-03 21:17)
标签:

回家

遇见

课题

分类: 人间百味


周一值班,周三上午的课,周二也就未归。今天回到家,全身心便彻底放松下来。


他有应酬。我下班返家前,他已经跟我“报备”,说今晚的饭局不好推脱。我批准。


迎着夕阳,驱车近一个半小时,抵家。


刚进家,他的电话就来了:“冰箱里有水饺。散装的是白菜肉馅,袋子里是韭菜肉馅。”


一边吃水饺,一边打开小度,看消遣剧。饭后稍憩,足浴盆接水,通电泡脚。


膝盖上打开电脑,看美女领导未竟的课题申报书。眼睛是涩的,是因为没有午睡。


上午四节课,午饭后直接回办公室,加个班,把申报书课题内容的逻辑图示做出来。收尾的时候,

2点10分,收拾收拾,去赶2:30的学校会议。


申报书的图示完成,校对一遍,挑出几处问题,给年轻的WY——单位新进同事,年轻能干有头脑有

想法,手脚勤快。


心头的一点事儿算是了了。


在某一个群,竟然遇到大学时的辅导员。微信里,很开心地跟她聊天。想起N年前,她当我们的辅

导员时,那么年轻,那么漂亮,甚至有些男生都迷她呢 ——一个愉快的夜晚。


眼皮依旧有些涩,他还未归。


字落了,听到他开门,回来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21-02-24 21:17)
标签:

开学

开会

分类: 人间百味

似乎是在仓促之间,就开学了。


昨天,开学第一天。由于我的理解错误,头一天我还以为不用去学校。当天早七点,见到美女领导

的一句话,才突然顿悟:我今天就要去学校。


匆匆吃了口饭,安排好丫头的事情,给他打了个电话告知原委,然后驱车奔百里之外。


到学校时,已近9点。校园里已见到不少早来的同事,忙忙碌碌着清洁办公室,来来去去地办理各

种开学季的事情。


办公室唯一的一小盆绿植,绿意盎然。假期前加的水,尚在滋润着根系。宿舍的一盆绿萝,也安然

无恙,旺盛地蓬勃。从本学期开始,办公和宿舍就正式分开了。办公在办公楼,宿舍在宿舍区,一

个在校园东头,一个在校园西头。思忖着,原来宿舍的竹篾屏风得寄回老家去,老家房子大,能用

的着。


开学第一天,上午无事。美女领导下午去开会至下午4:30,已无时间再碰头商议,约至翌日上午9

点。


今日去学校,不再开车。他送我到学校,坐班车。自驾的好处是方便快捷,班车的好处是长长的路

途,可以安心养神睡觉。


上午的碰头会,三人。结束时,竟然已是午饭时间。下午2:30要组织老师们开会,传达碰头会商

量的事情,事情杂,头绪多,对于我这个刚接手工作的,从不会操心的人来说,是个挑战。


饭还是要吃的,匆匆去匆匆回。午睡,也还是要有的。定闹钟30分钟,在办公室沙发小憩。好在我

是个入睡很快的人。


1点钟醒来。把上午碰头会的内容,认真进行梳理分类。——若不是美女领导的强力推荐支持,我

这个心大无脑的人,咋能干这种工作……对于能否干好以后的工作,我对自己还真是没信心。


下午的会,如期举行,一切顺利。下班,班车一路向西,我沉沉睡去,再睁眼,已是华灯满街。


公交车上,接到他的电话:“到哪了?”“还有两站到家。”我一手拉着头顶的拉环,一手拿着手

机回他。“那我开始炒菜啦!”电话里是他愉悦的声音,“炒茄子。”这样的话语,传递着让人安

心的信号


有人等你回家吃饭,是件多么温暖的事情呢!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21-02-15 09:43)
标签:

过年

分类: 人间百味

           

           



今日初四,窗外的阳光,带着初春的明朗和雨后的清冽。


年来年去,总是匆匆。


这个春节,肯定是要在济南过的。一则响应号召,原地不动;二则婆婆跟我们在一起。那,还要不

要回母亲那里一趟呢?思忖过后,给丫头班主任请了离济的假,我也跟领导报备后,腊月二十三启

回母亲那里,随行的只有丫头。


父亲状态如常,母亲说他这段时间吃饭有点少。话语依然不多,不喜欢活动,每每被母亲“逼”着

去走路。


母亲依旧是急脾气,但把父亲照顾的很好。衣服干干净净,叮嘱吃药,有什么好吃的,也总给父亲

留着。她的身体没什么大毛病,小问题却也是不断:眼疼,睡眠质量不高,腿疼,脚疼。


回老家前,给她带了一个疗程治疗睡眠的药,试试看效果如何;带她去县医院看了眼睛,拿了药;

陪她去诊所做了一次针灸,腿疼减轻了不少;母亲人胖,脚却瘦得很,脚底长茧,所以脚对鞋子特

别挑剔,即使专门的老人鞋,她也只是几种款式穿着舒服。回家带了一双,就是依照她的要求选

的。担心她合适的款式以后买不着,就又网购了几双:夏季的两双,春秋款两双。


陪她去赶集那天,阳光很好,天气很暖,集市南头那家的吊炉烧饼很好吃。


去敬老院看望一位表叔(父亲的姑表弟),进不去门,隔着电动门跟他聊了会儿天。去堂哥家看望

大伯,这个曾经可以妙手绘丹青的农民画人,而今只能生活半自理。往昔的熟人,他很多时候都不

认得了。还好,每次都能认出我。


弟弟家的三岁半的小侄女冉冉,越发可爱了,小嘴叮叮当当的,跟我很亲。以前问她跟姑姑回济南

好不好,她会问:“奶奶去吗?”我若说奶奶不去,她定是也不去的。但这次小丫头不附加任何条

件,而且自己还很认真地强调:“冉冉到那里不哭。”甚至弟弟说:“你要去了,爸爸就不要你

了。”她也不为所动。惹得我们笑:“这闺女,白养了。”电话里,跟超群说起这事儿,他笑着

说:“带来吧,带来吧。她如果待不住,我再送回去,如果能待住,我去给她找学校。”想得美

呢!


离开时,小丫头伸开胳膊:“姑姑抱抱上车。”看来,这是要谁也不管也得去的架势呀。我抱起

她:“冉冉还小,等长大了再跟姑姑去。”她说:“冉冉已经长大了。”我想了想:“冉冉还得上

学呀,等下次再跟姑姑去,好不好?”小丫头倒是乖的很,点了点头,带着不情愿。


腊月二十六到腊月三十,忙年。最重要的一项是给房间做彻底的清洁,光是客厅和三个房间的窗帘

就洗了三天。各个房间的犄角旮旯都不放过。他网购了擦玻璃神器,我一不小心给夹了手,疼了两

天。


炸丸子,茄盒藕盒,包水饺……虽然禁放烟花爆竹,年味也是止不住地浓浓蔓延开来。


三十晚上看春晚,是雷打不动的,喝茶吃零食,在这种“颓废”的快乐里,迎接新年的到来。


初一上午,带上婆婆和丫头去户外,印象济南的街巷走一走。阳光和煦,人来人往。坐在河边栏杆

围出的木栈台上,晒晒太阳,腊山河的水静静流淌。丫头自然是喜欢热闹的,自己去游乐场放飞。

去电影院,却发现当日的票早已售罄。丫头把眼光转向抓娃娃机,出手顺利,一下就抓了个北极

熊,她开心又得意。陪她玩投沙包砸玩具,又得了一个飞天姿态的小小熊。下午,丫头约了同学出

去逛街,天黑才归。


初二本打算带丫头去潘姐家,因他们还在老家,未能成行。中午,约了朋友一家四口登门,后又来

了两位“不速之客”邻居,厨房成了我的“战场”。人群散去时,已是下午三点半。


初三有雨,打消了清晨去森林公园跑步的念头。晚饭后,一行三人以配速9分的状态,步行了三公

里。较之年前放假,我的体重长了大约1-2公斤,超群的体重更是不像话,被我冠之以“阿胖”

“四胖”“胖胖”等外号,无情打击。看来,我必须得出手强迫他去锻炼了。


今日清晨七点,和他去森林公园跑步。晚开的梅花,已近荼蘼,附身嗅着,淡淡的香气沁人心脾。

南门口的那一簇迎春,明亮亮的黄颜色,看着就让人心情愉快。


离开森林公园时,抬头看天空。高高的树枝上方,是蓝得通透清冽的天空。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21-02-03 19:58)
标签:

冬日

甜饼

分类: 人间百味


黄昏的时候,陪他去办公室。


抬头看见一家莱芜烧饼店,我说:“去买个饼吃吧。”“好!”他爽快地回道。


“我要个甜的。”我说。“有带馅的么?”他问。“有,韭菜的,得等两分钟。甜的不用等。”店

里的女人说。


接过女人递过来的烤甜饼,牛舌形状,鼓鼓的。咬一口,带着酥脆的香甜。“来,你吃一口。”我

把饼递到他嘴边。“吃不了。”他乐,指了指自己的口罩。我灵机一动,从下方掀开口罩,把饼

放进他嘴里。他咬了一口,噗嗤笑了:“感觉你像给锅底添柴火呢!”我和买饼的女人闻听这话,

都笑了。


就这样站在炉边,一边等韭菜饼出炉。手里的饼,一口一口吃下去。我吃,也给他吃。“你吃这么

快干嘛,一会儿吃完了,别吃我的啊!”他嘴里嚼着甜饼说。“好好,不吃你的。”我说,“那你

记住,不要让我啊!”他笑了,有一种被看穿的轻窘。


韭菜饼出炉,他接过来开始吃,递给我:“来,吃一口。”“不吃!”我断然拒绝,“你刚说了,

不让我吃你的。”他哈哈笑:“让你吃让你吃。”“NO,坚决不吃。”我逃开。


等电梯。他又把饼递过来:“吃一口吧。”我接过来咬了一口,看到他嘿嘿乐,似乎有一种阴谋得

逞的样子。“啥意思?你是不是想说‘不是不吃嘛,还是吃了’。”我警惕地瞪眼问,嘴里含着

饼,说话有点含糊,“告诉你,我还没咽下去呢!”他连连摆手:“不是不是……你吃你吃。”


把嘴里的饼咽下去,进电梯。把饼用袋子包起来递给他:“电梯里吃味道太大,回办公室吃。”


眼看着他吃着香喷喷的韭菜饼,只剩下一小块。我斜眼问:“咋样?味道不错吧?”他赶紧停住,

把手里的饼递给我:“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错了。”“哼,明白就行。”我瞟了他一眼,不客气

地接过来,三口把饼吃完。


这饼,味道不错。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21-01-21 17:54)
标签:

拖地

婆婆

儿子

分类: 我爱我家

1 天塌篇


假期开始,与他重又同处一室,共进三餐,这斗嘴磨牙的乐子,也“重现江湖”。


中午,他下班回家,操起拖把开始拖地。一边拖一边碎碎念:“秋水啊,这地呢,我不在家的时

候,你也可以拖。”“那哪行,这是男人的活,我不能跟你争,得给你留着。”我谦虚地说。


“你拖也没事,天也塌不了。”他回。在厨房忙碌的我高声回答:“哎呦,这可不能试。万一我拖

了地,天塌了,岂不麻烦了……”


2 儿子白瞎篇


正准备午睡,婆婆进来叫他:“四儿,帮我抹下背上。”他转向我:“去,咱娘叫你。”我白眼给

他:“叫的你,没叫我,不去!”他怂恿:“你去你去,儿媳妇去好看。”我躺进被窝:“就不

去,又没叫我。”他开始扯我的被子:“赶紧去赶紧去……”然后自己转进被窝躲起来。


我悻悻地起身。到婆婆房间,给她背上涂抹止痒的药。婆婆念叨:“养儿管啥用?儿子白瞎。”我

乐,转头冲卧室喊:“咱娘骂你呢!”“骂啥?”他高声问。“说养你这个儿子白瞎了……”我

笑。


3.二踢脚


中午饭后,我和他还没离开餐桌,闲聊中。突然听到卫生间“咕咚”一声响,寻声望去,婆婆脚下

一滑,坐在地上。吓得我马上飞奔过去,这87岁的老太太啊……


慢慢扶婆婆起身。我紧张地问:“咋样咋样?没事吧?”“没事。我就是想刷一下拖鞋,滑了。”

婆婆风轻云淡地回答。突然就想起以前给她买的防滑拖鞋,问她,说是在老家没带来。我不禁唠叨

了一句:“该带的您不带,肥皂盒到是每次来都带着……”


转头跟门口的他说:“记着啊,下午去买防滑拖鞋。”某品牌有专门的老年人防滑拖鞋,效果很

好。婆婆说:“不用买,不值当的,又不是啥大事儿。”我说:“娘啊,您要是摔着了,可是我们

的大事儿啊!”


扶她在沙发上坐下休息了一会儿,又问她:“腿不疼吧?来,您站起来走走试试。”婆婆站起来走

了几步,一切正常。在一旁的他又开始搞怪了,一本正经对婆婆说:“真没事啊?那您像我这样踢

脚。”说着,他蹦着耍了几下二踢脚:“来,学学我,看行不?”婆婆对我说:“秋水,打他!”

我冲着他的背,啪啪就是两下子:“找事儿是不?”婆婆笑。


已是晚饭时分。婆婆在厨房煮饭,我在码字,他也快下班回来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21-01-20 09:10)
标签:

放假

校园

分类: 人间百味

再次键盘敲字,已是假期第一天。


1月7日,最后一次班会,我亲手给80个学生娃戴上天蓝色的幸运手环。这是我从网上精心挑选的,

色的行楷体字,一侧为“奋斗青春”,一侧为“逢考必过”。刚接手班级时,我就告诉过他们:

无奋斗,不青春。算是切中彼时的初心吧。


我说,2020年是我的幸运年,希望我亲手戴上的手环,能带给他们好运。小娃们排队等候,一一到

近前,笑嘻嘻地说:“谢谢老师。”女生的笑是婉约温润的,男生的笑是憨憨的,或者调皮的。


8号跟他们一起看考场,9号10号看他们进考场,击掌祝福。


接下来的一周,开启期末考试。疫情防控需要,只剩下大一和大二,大三大四均已离校。


15号,所有学生离校。另一场“运动”开始:办公室和宿舍大调整。辅导员宿舍由原来的学生公寓

搬迁至专门的教师公寓,2人间。办公室搬到办公楼,4人一间。而我由于干部调整,与本部门的一

位教授共享一间近30平米的办公室。辅导员那边的办公位取消。


一时间,办公楼公寓楼热闹起来,人来人往地穿梭。“你搬哪里了?哪个楼层啊?”如此的问候,

成了面见语。


宿舍的屏风保留着,年后择机邮寄到老家。床,让一位同事帮忙找到了需要的人搬走。新办公室有

前“房主”留下的办公桌椅沙发橱子等,便将我名下的此类东西按程序转移给另外一名老师,大家

都省却了来回搬动的麻烦。


学期尾声,开始履职。一向不善动脑懒散的我,陷入了各种不适应:头大,头晕,不知所措,有时

甚至会想到放弃……但我知道不能,我是来给美女领导减压的。


周六回家,见缝插针地给学生线上开会,组织最后一批党员发展对象,接到各种电话和信息,一律

搁置。等工作结束,再逐一回电话解释说明,并感谢理解。


那晚,他说:“我担心把你给累坏了,每次给你打电话你都在忙。”我笑嘻嘻:“没事,放心吧!

适应了就好了。”


昨天下午,踩着下班的点,去跟美女某校领导接洽接力上课的事,她一反别人汇报工作时的淡然,

笑容可掬地跟我聊课程的事,愉快地做了初步约定。


办公室,宿舍整理完毕。驱车离开校园时,校园里空荡荡的。


1月20日,假期正式开始。却不是休闲的开始,只是工作换了场所,任务已排满:备课任务很重,

学生的体能训练要监督督促,指导的毕业生论文要开题撰写,假期尽量完成。否则,等到开学,学

生会很被动。


不过呢,终归是放假了,还是要高兴一下。


今日大寒,天气不冷,窗外有明亮的阳光。我在码字,婆婆在耐心地用夹子开核桃,他在下班的路

上。


已是中午12点,该去做饭了,等他回家。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21-01-06 09:27)
标签:

回家

我等你

分类: 我爱我家

          

           


小寒来临,当日不冷。但天气预报说,周三周四会大幅度降温,最低温度可达-20°C。按惯例,我

习惯在周三回家一趟,看这种架势,还是躲开这骤冷日子为宜。


昨日下午4:30,收拾东西,打卡,赶班车,回家。


班车沿高速一路西行,穿越一个又一个隧道。一道又一道山,就在眼前。看着又圆又大的夕阳,在

山头上一点一点下沉,消失,留下落霞的余光,再然后霞光渐渐消失。暮霭轻轻地弥漫开来。


车子的行驶中,耳机里随机播放着音频,我在不知不觉中混然睡去,直到他的电话打过来:“到

了?”——只要晓得我回家,路途中,一定会接到他的这个电话。我懵懵地看向窗外:“刚睡醒,

我也不知道到哪了……”耳机效果不好,挂断。微信上给他发个定位,再把电话拨过去:“你在

哪?”“我需要在办公室再忙一会儿。”“好,那我坐公交车直接回家。”


下班车,转公交,再转BRT。又接到他的电话:“我事情忙完了,准备下楼。你到哪了?”告知他

我的位置:“咱俩应该差不多时间。”“那,我在老梁家超市等你,一起回家。”他说。


老梁家超市,是一个家庭小超市,就在小区附近的接到拐角处。我们和老梁夫妇甚是熟稔,经过时

常常打招呼,或者去聊天。


下车,过天桥。转弯就看到老梁超市的灯光,路边并未看到他的停车。心下纳罕:难道他还没到?

往超市里看去,他正在那里站着呢,侧着脸跟老梁聊天。


进超市,柜台里的老梁很热情地打招呼:“嫂子好!”(老梁并不老,比我们年轻。)我笑着回

话,却嗅到一股浓浓的酒气。我警觉地看身边的他:“你喝酒了?”他狡黠地笑:“哪有哪有,是

老梁家的酒洒了。”我拉着他的衣袖:“走走走,回家再说。”他做害怕状:“我怕回家你收拾

我……”我憋住笑:“走走走,回家。”老梁看着我俩斗嘴,哈哈笑。类似的贫嘴场景,老梁已经

见惯不怪了。


出超市。“你没开车?”我问。“我哪敢,骑电车。”跨上电车,向着咫尺之遥的小区。坐在后

座,车子缓缓前行。我问:“咋开这么慢?”他乐:“没电了。”“这么慢,俺还不如走着呢!”

我咕哝。“不行,不许下。”他霸道无礼。


车子进小区,龟速前进。我趁他不备,下了车:“太慢了!”车子速度明显快了,他说:“知道刚

才为啥慢了吧?你太沉了!”我嘴不饶人地回:“你要下来,车速会更快呢!”


俩人一起把电车送到储藏室。然后回家。婆婆开门的那一刻,暖气迎面扑来。家里,真暖。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21-01-05 10:12)
标签:

元旦

假期

2021

分类: 人间百味

      

          


再落指,已是2021年的第5天。


总是在刚习惯了某一个年份的书写时,被时光推着踉跄进入下一个年份,这样的时候总是感慨:这

日子怎么过的越来越快呢?快得让人抓不住,快得让人有时会不安,惶恐……还是因为,逝去的旧

光里没留下东西罢?


丫头的元旦假期,2天半。周四中午接回,周日早8点前返校。期间上了一次辅导班,周四晚带她去

某广场附近夜市吃东西加逛街:烤鱿鱼,热干面,爆肚,烤豆腐,热气腾腾现煮的冰糖雪梨,三个

人站在灯火阑珊的台阶上,看着往来的人流喧嚣,边吃边聊。这样的人间烟火气息,让人觉得

稳。


穿上厚厚的棉衣,他回了老家。1号去,2号回,为老家的一位嫂子过去世周年。微信上传来图片或

者小视频:支起的棚子,灶上的大铁锅热气升腾;各种祭奠用品花花绿绿,还有他与人大声交谈的

音。


2号,我值班。清晨早起,做好了早餐先吃。给丫头和婆婆的饭,留在锅里。他尚未归,我不想太

早去赶班车,就只能选择一路公交去百里之外的单位了。至于丫头上午10点的辅导班,也只能她自

己坐公交前去了。心里有点匆忙,做饭期间竟然烫伤了左手无名指,起了泡,有些疼。


带着手指的疼,上路。先坐BRT,再转经十路的高峰大站车,然后坐上去远东校区方向的车,一路

向东,晃荡着穿越出济南城区。最后的几公里,选择了打车。


当我坐进温暖的宿舍+办公室时,已是上午10点。这一趟,大约两个半小时。继续检查学生的表

格,再准备一下给学生的考前串讲内容。晚间,跟母亲通完电话,去跑山。安静的夜色里,一轮明

月悬挂在远处的山头上。


翌日晨起,又去跑山:跑鞋,黑色运动裤,砖红色的带帽加绒上衣,戴上线手套。嘴边是哈出的热

气,脚下路上尚有留存的残雪,一侧是山,抬眼远处,也是连绵的山。最初,远处的山是隐约的,

在脚步的丈量中,山的样子渐渐明朗起来,身上也渐渐温热起来,有汗微微地出。


3号一早,他先送丫头去学校,然后来接我回家,省却了我的“长途跋涉”。


新的一周已经开始。学生也即将开启分批考试离校。本周,大三年级闭卷考试,放假离校,大四年

级周五奔赴市区考场,考完不再返校;下周,大一大二闭卷考试,放假离校。只是听说,学生离校

后,我们或许并不能立即放假。不知会做如何安排,且听通知吧。


Anyway,假期不远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20-12-31 20:45)
标签:

2020

2021

一年回顾

分类: 人间百味

         


2020年最后一天,照常上班。填写自己的表格,逐人逐页地检查学生的表格。再强调也抵不过有些

小臭孩儿的粗心大意。有个孩子竟然连名字都是原表格***,政治身份照搬别人的。还有的出现白

错字,有的该填的没填,如此等等把发现的问题一对一反馈给他们,让他们重新填写。——这些

格,他们面试要用,尤其一些关键信息,是不能出错的。


下班,依旧是班车转公交车。下班车的时候,跟司机师傅道声新年快乐,愉快地走上夜色阑珊的街

头。上车,量体温,扫乘车码,车厢里的人不多不少,尚有座可坐。


某一站,上来一女子。刷卡报出的声音:免费乘车卡。年逾六十?看到她跟司机语气有些愤愤地讲

才的场景,模糊听个大概:大约是前一辆车她没拦住,司机没停开车走了。


这女子坐在我对面,跟她邻座的女子一遍又一遍重复她适才的经历,抱怨司机的不像话。后又说起

青人不给老人让座等等。邻座的女子,似乎与她相识的,不言不语地听,带着沉静温和的笑,

说:“还是好人多。司机可能是没看后视镜吧,没看到你。”——两种迥然的思路。我想那邻座的

女子,素日也一定宽和而悦纳的,也是幸福的。


下车,穿越过街天桥。转弯,进小区,上楼梯,敲门。


婆婆做的萝卜粉条的包子很香,我竟然一下吃了三个。满口生津的碎银子茶,是我喜欢的味道。丫

头不在家,去小区的同学家了,和远在北京的某个丫头“云相聚”。


听新年贺词,突然间心里充满了感动:中国的2020年,何其不易!那句惟愿山河锦绣,国泰民安的

祝愿,又饱含何其殷殷的期待。


2020年,于我来讲,算是小有所得的一年:职称尘埃落定,干部调整意外中标,省级金课落入囊

中,结项了两个级别的课题,辅导员论文省级一等奖,校级辅导员案例、论文、征文三个二等奖,

指导学生参加的校级比赛1个一等奖,2个二等奖,一篇学生毕业论文评为优秀,外出带了98天的毕

业生实习。还有无论走到哪,都在坚持的跑步。这样算来,这一年算是没有虚度。


这里,本年度留下82篇文字。这样的数量的确有些少,惰性所致,与忙无关。


我清楚地知道,2021年,担子会更重,从学期末的这些天忙碌里,已经能看出端倪。


展望未来,有期待,有忐忑,但似乎没有理由退缩。


“征途漫漫,惟有奋斗。”


最后,特别感谢一直陪在身边,给我无条件支持的,知心爱人。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20-12-30 22:56)
标签:

丫头

爱情

杂谈

分类: 我爱我家

           


关于恋爱的话题,我们和丫头之间从来不避讳,所以她知道不少关于我和超群的“黑历史”,间或

会拿来揶揄她老爸。她也常常给我们讲她们班里那些“恋爱”故事,尤其对她宿舍原成员那个叫颖

的女孩,口气里颇不满意,说她重色轻友,把舍友都给抛弃了。


我们问:“你说,谈恋爱会不会影响学习?”她回:“如果两个人一起努力学习的话,还好。颖他

们俩学习成绩差不多,说不定能考一所大学呢。我们老班现在也没管他们,如果哪天影响学习了,

肯定会找他们。”我笑问:“你有没有喜欢的男生呢?”她断然摇头:“没有。”“你们班就没有

一个长得帅的?”我追问。她想了想:“有一个,不过他太憨了……人家说啥他都当真。”


她忽然问超群:“老爸,你上高中的时候喜欢我妈,有没有影响你啥?”他笑:“影响我身体发

育。”这无厘头的回答让我有些哭笑不得,又不明所以。丫头乐:“营养不良啊?是不是把好吃的

都给我妈了?”“对啊!”他接茬说,“我从家里带点好吃的都给她了,石榴啊,苹果啊……”听

他说着,我忽然就想起,那时周日傍晚返校时,他常常已经给我买好了馒头。


“如果有男生喜欢你,跟你表白,你会不会答应呢?”我揶揄她。“我才不会。高中我不会谈恋爱

的,肯定要分手的。”丫头的回答毫不犹豫。又开始讲故事:“老妈你不知道,**找了个女生替他

写情书,我们看了,唉呀妈呀那个肉麻,恶心S了……”


看着叽里呱啦说话心无城府的丫头,在想:她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的呢?能否遇到她的Mr.right

呢?我曾开玩笑着说:“就找个像你老爸这样就行。”她撇嘴:“太胖了……而且,脾气得改改才

行。”我说:“你得自己更好,才能遇到更好的别人。”她不语,若有所思。


亲爱的丫头,加油吧,做更好的自己。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