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8-02-10 19:06)
标签:

杂谈

 


团圆年,团圆饭

一年又一年,家家窗花艳,一年又一年,岁月摧人老……
晃然间,自己不再年轻,是啊,儿女都过而立之年了,大孙女都过八岁啦,仨孙是我生命的又一程人生,又一程须尽欢的人生啊。
一年又一年,今又逢年,很想回老家,看看村里是否还有人记得那些渐行渐远的年俗。

腊月八过后,年就越来越近了。扫舍,把家里里外外打扫一遍,把厨房里的碗碗罐罐擦洗的一尘不染,把土炕里的灰掏出来拉倒田地里,把家里每一个角落,都收拾得干干净净,就准备过年喽!
腊月二十三,是小年,要祭灶,首先在厨房放上香炉并上香,供上祭品,农村人就用桃形蒸馍当供品。
村里不时会响起此起彼浮的猪叫声,杀猪的匠人穿着皮衣服,忙得一天都顾不上吃顿热饭。
家族里谁家杀了猪,可是要请客的哦。
于是,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是我参加新阳光杯四十年家国——纪念改革开放”征文的原稿,虽未得名次,但我无悔对文学的喜欢[呲牙]

40年家国变迁,尽在笔端

1978年,我高中毕业,我参加高考落选,本来可以复读再考,但因家父生病,没有劳力,我毅然替父亲去参加修建崆峒水库的劳动。

青春与梦想,贫穷与无奈,泪水与希望,一起和我在钻机隆隆声里,叹息,绝望,和学会坚强。

偶然机会,我认识了地质队的女工人海鹰,她和我同岁,和我一个班组工作,只不过她的身份的工人,我是民工。休息之余,她找我聊天,知道我的情况后,说,没什么,总有一天,日子会越来越好,她带我去她干净整洁的宿舍,然后拿出了《安徒生童话选》《爱的葬礼》巜文学与写作》等书和杂志让我看,她还送我一沓信纸,让我学写诗。

峡谷的柳树下,河边,留下了她背英语我念诗的声音。

从此,我不再消沉,不再颓废了。我被一个叫文学的词吸引,在崆峒水库劳动的一年,我写了好多自认为是诗的文字,有的仿写而成,有的触景生情。

从水库回家,我又去当时二砖厂当临时工,给家里添置了“飞鸽牌”自行车,“宝石花”收音机,那小小的收音机伴随了我十多年,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15 21:31)
标签:

红尘有爱

春滋雨润.樱花美

文/祁静

雷声响,雨如河,泾河两岸,柳丝绿染,谁在樱花树下,惹的露水湿麦田?

庭院花蕾含苞,朵朵绽放,岁月如流风烟俱净。

群山薄暮远,芦花飘风铃,今降春雨。犹记泾河浪高,那月那年:身穿黄军衣,扎冲天辫 ,喜捡树窝里的鸟蛋。

望茫茫人海,忆锦绣未央,谁在故乡南山下?一袭白衣,一缕情思,忆起那年那月,繁花落尽,夕阳间,几时回转清福山下,一生几多坎坷,饱经风霜,枫叶红色,无憾事,不负年华。

窗外蓝天,被雾罩,匆匆脚步,送孙上学,回家中,老祁聊发感言,祈福风调雨顺,人寿安康,一瓢饮,一箪食,平凡之路,安然走日子。

樱花美,丁香紫,嫣然争俏,自古彩虹总在风雨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花朵在一个个字里盛开
文/祁静
春天来了
花草芬芳着每一寸土地
展开信笺
让每一朵花在文字里灿烂
桃花开在诗经里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樱花铺满街巷阡陌
疏影横斜,徜徉其间
瓣瓣如诗
闻香即醉了心
三月的窗
悠扬着烟雨梦
柳梢如音乐
响起了春之韵
一朵花,一故事
一朵花,独开她得美
想起诗酒趁年华
让喜欢的文字
开在美丽的花朵上
在一盏茶恬淡的时光里
看诗与远方
行走乡间小径
倾听花的呢喃
让每一个字
远离喧嚣的城市
在一箪食一瓢饮
在陋室里
安顿一颗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22 23:53)
标签:

杂谈

 

瓦花如莲
文/祁静
瓦花,你在老屋房顶上,因为雪,开出了一朵朵白莲花,真好!
可惜,只能看见,手机却拍不到它的美,有些许的遗憾哦。
喜欢雪,喜欢乡村广阔的皑皑白雪,树梢上的雪,喜鹊的欢叫,黑白相宜,一道风景,银装素裹的大地,真好。
院子里也铺满雪,我不让夫君扫它,只铲出一条小路,像婉延的山径,我想看它,让它在太阳出来前,嫣然家园,素净的庭院,因为雪,真美。
尤其瓦花顶着一头白雪,朵朵开在灰瓦上,给老屋增加了厚重与淳朴。
雪下的很大,我一个人去泾河畔的田野拍雪景,远山,泾河,麦田,一望无尽的泾河川,像白地毯,纯洁,像一幅画,淡雅,清丽!
远处火车隆隆而过,高速公路上,己无车辆,只有雪花肆意地飘舞着。
田野里那棵棵油松,也像白莲一朵一朵,一大片,让人喜欢!
村里寺庙上插着黄红蓝旗,祈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文字尚在,感念尚在
文/祁静
今天早上翻看微信,看到了原“人人平凉”创办人之一马建东老师的“一场有关于怀念人人平凉的聚会’的文字,马老师的心里话我懂,也知一路走来“人人平凉”的不易,对于此平台的价值和影响,平凉文学爱好者有目共睹,一路走来的荣耀和辉煌也自有评说。
我单表个人心情,那一年的一天我接到云才女电话,说有某老师要办个微信平台,能不能支持下,我欣允,故乡人办故乡平台,是我作为平凉人的荣幸,我当竭尽全力支持,她给了我联系人电话,原来是本家老师祁大才子后又和花生老师通话。一场和“人人平凉”的相约从此走过了两年,认识了台前幕后的祁镇平,马建东,闫瑛,王英老师,使他们辛苦为平台选得了好文,很多作者在“人人平凉”脱颖而出,成为了平凉文坛的优秀人才。
而我自己的近百篇文字也被发表。
就在今天,我去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02 10:12)
标签:

杂谈

 


咱老百姓这个年
         
红红火火过大年,是每一个人的愿望。
你看,在外的游子,大包小包,飞机,火车,班车,风里,雪里,步履不停,奔波在回家的路上,其中辛苦被团圆和喜悦替代。
王安石有诗曰: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
这诗,伴随着人们走向年,过好年。
         
再穷也要过个年,己是历史啦。如今,老百姓的年比过去更好,一代比一代过得丰盛富有。
我自己是个传统人,四十年来,我从芳华之年到近花甲,走过近六十年的时光,从三寸金莲的婆婆到老先生公公,一直都秉承尊老爱幼,秉承善良宽厚的农人性格,秉承传统的一些习俗。
就如过年,无论多忙,都要在腊月二十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20 10:51)
标签:

杂谈

 

我在泾河畔等春天
文/祁静

天,那么蓝,云那么白。
朴素的村庄,安静,有一种归属感。是的,这是我生活了三十八年的地方,我习惯了在这里。春天,看杏花绽放,夏天,听泾河的流水声,秋天,丰盈的果实,收获的喜悦,让我笔端流淌对庄稼的敬畏,冬天,我依然爱着泾河水的清澈,冰凌如玉,爱着在水里嘻戏的鸟儿。
这不,于阳光灿烂的一天,我一个人去泾河边看看,好久好久,没有去泾河看看了,虽然是三九严寒天,心里却满怀热情,穿上最厚的羽绒服,口罩,帽子,棉鞋,一应俱全的冬装。
说走就走,出了家门,我走在村庄,沿小路边看田野麦苗,边拍远处风景。
想起,身体抱恙,牙疼被折腾了几个月,到现在牙还跟我闹别扭,不让人吃,不让人喝,简直不让人活的节奏木。
好在俺是个听天由命的人,疼,它总会有尽头的。
在城里呆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20 13:38)
标签:

杂谈

 

旧时光,绣花娘
文/祁静
时光缓缓流,日月天天新,生活节节高,真心地说,当日子过到圆满和如意时,旧时光的回忆,却丰盈着內心世界。
年少时,每每看见妈妈坐在热炕上拿着小小的绣花针,绣枕头,那鱼闹莲,牡丹花,喜鹊弹梅和花草虫鸟,维妙维肖的被绣在蓝布或红布上。我是个不会做针线的人,从不曾细看过妈妈绣的花枕头。
花开花落,岁月如歌,多年之后,我却喜欢上了一些刺绣,翻出一些婆婆曾做过的针线活,想起她在世时枕过的枕头,才想起那上面各色各样的花,真是好看,我当年为什么不让她给我绣一幅花枕头呢。
还有夫君的大姐,也是一手好针线,我的孩子上小学时,每到端午节,大姐就给娃们绣荷包,至今我还保存着大姐做的可爱的猪猪,好看的生肖牛荷包,多么美好的绣时光。
儿子结婚后,巧手的亲家送给儿子一个绣花枕,他至今枕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雪花飘飘,茶禅一味
文/祁静
天空,雪花飘飘,冷风袭人,这样的日子,适合蜗居在家。
室内,孙孙们,嘻戏着,玩玩具,画画,孙女爱学可,更爱涂鸦,玩累了,孙子要睡觉了,孙女还在继续画她的蓝天白云,花草房子,多么美好的意境啊。
想起老家红泥小火炉,每年冬天,想往纯朴的农家日子。
冷冻寒天,家里炉火,好旺,好旺,两个人,一盘菜,熬得金黄的小米米汤,烤得金黄的馒头,温暖如斯,所以,不愿在城里暖气房里,隔段时间必回老家,看村庄的炊烟,享受红泥小火炉的家常便饭。
想着,思绪回到眼前。还是翻书吧,还是翻那一摞摞旧稿纸吧,那里头有过去的文字,有当时写它的心情。
此刻好清静,于是,泡杯红茶,坐在桌前,看林清玄的〈心无挂碍,无有恐惧〉一直喜欢读先生充满禅意的美文,从中受益匪浅啊
时光,缓缓走,日子,静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从容度日,与山水共清欢
文/祁静
时光清浅,梵音吟唱,此去经年,时光的慈,岁月的悲,都是淡淡的禅,缱绻在指尖的温婉,依旧是日子凝香中醉人的嫣然。
自九月与娘亲,天人永隔,无言的悲伤,浸透心肺,一直走不出失去母亲的痛苦。
因此,记忆力减退,病痛缠身,转身即忘在做什么,从未有过的颓废,从未有过的空虚,让我不能自拨。
为此,女儿着急,看医生,陪伴周末出去走走,逛商场买新衣,食美味。为此,同学珠珠时常打电话嘱要想开,要振作,要照顾好自己……
是呀,老人己近八旬年龄,是寿终正寝,是应该欣慰的,在我最难的时候,有妹天阴雨下陪伴,与我一起伺奉床前,看着老人安祥的离去,此情此景,永生难忘,不说谢,唯有懂。
试着走出悲伤,写写字,看看电视,听听佛经,每晚必听的5分钟心理学及一些名家讲课,比如樊登读书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片播放器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陇东麦子
陇东麦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6,245
  • 关注人气:1,3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一瓣心香

听花开花落的声音

看岁月悠悠的往事

写拈花微笑的感悟

留青丝白发的日子

麦子的一路花开

  陇东麦子,原名:祁静。上世纪六十年代生于甘肃平凉的崆峒山下。高中文化程度,自修获得文学与写作大专文凭!

  平凉市作协会员。一九八三年开始发表文字,曾在《诗人艺术家》《南方青春诗选》《甘肃农民报》《甘肃广播电视报》《平凉日报》《西北时报》《崆峒》《暖泉》等报刊有文字发表。散文,诗入《平凉五十年文学作品选》。
  二零零六年开博至今有《陇东歌谣》《六零听吧》《博客里的花开花落》《花季的天空--我们的孩子》《我从陇东来--诗》等一千多篇原创文字在这里安家落户。
  二零零七年四月五日《平凉日报》刊登专访。
  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三日平凉电视台《走近百姓》专题报道!
二零一五年获《平凉日报》复刊三十年征文二等奖。
二零一五年获“国税杯,”我和我的中国梦”征文二等奖。
在网络平台“人人平凉,心在江湖”有多篇文字。
二零一五年第三期《龙泉读者》发表“静听龙泉”
二零一六年第一期《平凉文艺》刊出“平凉记忆——碾场”。

 我的写作
  以最纯净的心,以最清澈的眼,以最深的情。写我心里的爱,眼里的世界。
 “素心。布衣。缱绻尘梦间”.
   
   告之
  本博客文字皆为作者原创,谢绝转载。
 邮箱:qjsyrg@163.com
 
  好友已满,关注已上限,敬请谅!
二零一六年六月三日
常牵挂与要欣赏的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