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8-02-10 19:06)
标签:

杂谈

 


团圆年,团圆饭

一年又一年,家家窗花艳,一年又一年,岁月摧人老……
晃然间,自己不再年轻,是啊,儿女都过而立之年了,大孙女都过八岁啦,仨孙是我生命的又一程人生,又一程须尽欢的人生啊。
一年又一年,今又逢年,很想回老家,看看村里是否还有人记得那些渐行渐远的年俗。

腊月八过后,年就越来越近了。扫舍,把家里里外外打扫一遍,把厨房里的碗碗罐罐擦洗的一尘不染,把土炕里的灰掏出来拉倒田地里,把家里每一个角落,都收拾得干干净净,就准备过年喽!
腊月二十三,是小年,要祭灶,首先在厨房放上香炉并上香,供上祭品,农村人就用桃形蒸馍当供品。
村里不时会响起此起彼浮的猪叫声,杀猪的匠人穿着皮衣服,忙得一天都顾不上吃顿热饭。
家族里谁家杀了猪,可是要请客的哦。
于是,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21 11:20)
标签:

杂谈

 

当秋叶落满了泾河

秋天,落叶一片片掉在地上,金色的,褐色的,像诗一样漂落着。
绵绵秋雨里,我站在一棵柳树下,落一地忧伤。

好久没有更新微信,有友友不时问我,发生了什么?大姐咋不写文字了,感谢同窗好友的惦念和问候,我的一切都好,只是有些家事需要沉淀心情,大姐上了年龄,身体欠佳,眼睛不好,所以,文字之于我今后的生活,是可有可无的,写了四十多年,厌了倦了,唯有家和安顿心灵,才是最重要的。
秋天来了,寒霜晨露,当泾河畔的田野树叶都是一片萧瑟时,感叹生命的无常,感叹生别死离的伤悲,但是,有的离别,是无奈和身不由己的……

笔弱墨细,道不尽人间沧桑,有些怀念,注定要在光阴之外流芳。
在此,要特意感谢有些不一样的情意,在我需要帮助和伤感时,那些四十多年的老同学们,伸出了温暖的双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你爱看书的样子,真乖

每一个人的生活不一样,环境,教养也不一样。
怎样教育孩子,各人看法不同。
拿我的家来说,儿子女儿都从小爱读书,儿子酷爱历史,他十几岁就看《上下五千年》他的案头大是些历史读物。
女儿也爱读书,尤其她爱钻研教学书,十五年来,她自修了本科,学习了心理学。在教学上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渐渐,儿女的教育退出了我的生活,因为,他们都过了而立之年,成家立业,各有所事。
现在呢,仨孙的教育是家里的大事。
大孙女,今年上三年级,和所有的孩子一样,她贪玩,写作业要人督促,但是,她明亮的眼睛,清澈,干净,像溪水,让我特别喜欢。
她爱看书,她爸爸妈妈给她买了有二百多本书,学习上的,故事,画报,她每天写完作业,就是看书,我对她说,泉泉,你爱看书的样子,真乖!她就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24 20:59)
标签:

杂谈

 

我们一直在路上
文/祁静

作为一个行者,我们一直在路上,从学会走路到七岁上学,一生走了多少路,无法计算。

天蓝蓝,云白白,我和女儿走在绿地广场,很久了,我忙着照顾病重卧床的母亲,没有出去走走,没有了往年假期的潇洒,想起前年暑假去西安,在大唐芙蓉园,秦始皇兵马俑……等景点看到了一个如诗如画的古都。
对于我来说,走出去看看平凉的南北二塬,看看平凉的山水,看看家乡清福山下我生活过的小村庄,看看泾河畔庭院里的花花,听听鸟叫,看看凉城大街小巷的众生百态。它们就成了我笔下的众亲,我爱他们。
但是,行走惯了的我,突然闲于往日,着实不习惯,照顾老母,是为女之责,不敢慢殆,也是一种修行。
为什么呢?对于大大咧咧的我,没有特别柔情的一面。可是,面对病人,就要十二分的柔情和耐心,还要哄着吃药吃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日子,是一捧花的种子
文/祁静
夏天 花儿们喧闹着,到处有它们的身影。
你看那公园里,月季花,木槿花,……处处盛开美丽。
老家庭院里的芍药花,向日葵花,蕉叶梅花,喇叭花,也开的嫣然勃勃。
若你闲散于涧边渠畔,一簇簇,一朵朵雏菊,黄的,白的,紫的,粉色的,它们更是热烈地媲美着……
夏天,到处是花,到处是乐趣啊。

很多时候,我们只看见野外和室内养的花儿,殊不知,心田里荒草凄凄,乱七八糟,别说长一朵朵花,就是让心灵静一静也不肯。
我一直觉得,自己是喜欢花儿的,其实,我是一个伪花迷,看似常常晒花花,内心里,是荒凉的。
看过林清玄先生《心田上的百合花》被这样的句子感动:“年年春天,野百合努力地开花,结籽。它的种子随着风,落在山谷、草原和悬崖边上,到处都开满洁白的野百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09 08:00)
标签:

杂谈

 

山上的桃子熟了
文/祁静

夏花灿烂的日子,堂弟捎来讯息说,山上的桃子熟了,红了脸,笑盈盈等我来,我说,今年不得来了,听过我说原因,堂弟表示理解,嘱我在忙中要照顾好自己。

每年桃子熟了时,我都要去位于四十里铺的那个叫戴家山的地方吃桃子。
说起那满山满洼的桃子,便有一些故事——
四十年前,二伯一家住在戴家山,二妈是贤惠的女人,一辈子对当乡村医生的二伯言听计从,他们养育三儿三女,那时候,孩子多,家里穷,二伯是家里油瓶倒了都不扶的人,一家老小的衣食住行都是二妈操心,大姐十几岁的时候,没上学,帮二妈照顾年迈的爷爷和一家人的生活,没有经济来源,就栽种了有二三亩桃树,那些地都在山涧和塬头 。
经过五六年,桃树陆续挂果,二妈和大姐就担上去老街道赶集,那些有大又甜的桃子被很快卖完,二妈就给爷爷称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07 10:46)
标签:

杂谈

 

陌上花儿悄悄开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出自吴越王钱镠给夫人的一封信,寓意为田间阡陌上的花儿开了,你可以一边赏花,一边慢慢回来,或者小路旁的花儿开了,而我可以慢慢等你回来……
这温情脉脉的话句,出自于君王之手,不得不赞叹吴越王对妃子的爱意绵绵。
立秋的早晨遇见这样的句子,心平气和,笃定悠闲地喜欢上了它。
眼前,是一个雍容华贵的女子,不坐堂皇富丽的马车,迈着缓缓的步子,行走在路上,路旁的春天,开满了大大小小的花也或者是丰满的夏天,蒲公英头顶金黄桂冠,玫瑰红小雏菊,紫色的喇叭花,白色的不知名小花花,一簇簇,它们开的无遮无拦,肆意烂漫田园,女子,在这美丽的大自然里流连往返,一步三回头地看呀看不够,女子呀,陌上花悄悄开,你可缓缓归矣。

我们都太忙,没有时间去欣赏溪谷田野自然盛开的花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02 15:28)
标签:

杂谈

 

知了叫了
文/祁静
远处,山上一片葱茏
近处,知了在树枝上停留
知了叫了
秋天快来到啦
花儿要告别
树叶会一片一片落在地上
金色的叶子像成熟的诗
孕育了整个夏天
此刻,才被知了叫醒
噢,人生的秋天也来了
淡定从容于恰到好处
每一天都是修行
苦的乐的被留在身后
听窗外树上的鸟儿在唱
知了也在叫
像愉快的说笑
尽管,是短暂的
知了知了它叫着说
秋天到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17 07:43)
标签:

杂谈

 

沉静一段时光

读雪小禅的“一个人”她说:“一个人是寂寞的,是一道风景,是丰子恺的那幅名作《人散后,一钩新月天如水》——空灵的只剩下一钩新月和冷掉的茶,而人已经孤独于月下寂影里……”。
这大概就是沉静之后的感慨吧。
是的,人生不只有热闹,还要有孤独,如若与一群知友相聚,喝茶聊天,肆意地笑,不作淑女,不管谁是谁,尽情地玩,多么美好愉悦的一幅画面啊。

今年夏天,史无前例的雨多,花儿被淋的落了一地花瓣瓣,庄稼被摧残,泾河暴涨。
雨,充斥着这个本应嫣然灿烂的季节。
看泾河水的奔腾,各地暴雨成灾,心莫名一颤,浑浊咆哮的洪水冲击着我的思绪万千……
玉米被淹,麦子收割回家,没见阳光,眼前,是挥汗如雨的农人啊,他们戴着草帽在地里扶倒了的玉米苗,在土炕上晾湿淋淋的麦子……
怎样的忙碌,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10 05:57)
标签:

杂谈

 

我是岁月的拾荒者
文/祁静

看到祁镇平老师发的一段话:“念旧的人都是温柔的,他们是岁月里的拾荒者。那些被时间狠狠抛下的东西,是他们久久不肯放手的回忆。念旧的人又是坚强的,不然又怎能面对曲终人散,人走茶凉'?
喜欢其中一句:“他们是岁月的拾荒者”虽然我不坚强,但我也是一位岁月的拾荒者。
从豆蔻年华到顺耳之年,近六十年,一直在岁月的路途和各个角落捡拾生命里的故事。点点滴滴琐碎的日子,用青春谱写花儿一样灿烂成长。用丰满的中年沧桑历程,写家的温暖,写儿女的成家立业,写天伦之乐的幸福。
人生的路途,不停地捡拾,拾到了尘世之纷繁喜悲哀乐。拾到了亲人风雨同舟的光阴故事。拾到了爱情友情同窗的相伴。拾到了带我飞过绝望的情谊。拾到了来自遥远他乡的珍贵牵念和帮助。

人生路途,不只拾到了美好。也拾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人生,就是一步一步往前走
文/祁静

窗外,夏雨绵绵,远处,一片沧茫,我站在阳台,聆听雨声,
回忆一路的点点滴滴……
如果,人生可以重来,我会干什么?我会遇见谁?
想着,不禁莞尔一笑,哪能呢,出身不可选择,人生不可选择,只能一步一步往前走。
走的过程,便是经历过过程,父母无法选择,他们一生只有苦着累着,拉扯我们长大,只给温饱与安身立命之处,精神上的,他们给予不了多少,全凭我们自己成长。

心里矛盾了很久,请女儿为我建了“陇东麦子说人生”公众平台,真心的说,如今,不适合建公众号且自己年近花甲,眼力不济,到了顺耳之年,应好好享天伦之乐,然,四十年爱文学的心依然如故。
便慌恐与不安地进了公众号这个精神家园。
第一篇是柳小瑛先生为我写得《祁静的花园》此文真情叙述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片播放器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陇东麦子
陇东麦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3,669
  • 关注人气:1,3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一瓣心香

听花开花落的声音

看岁月悠悠的往事

写拈花微笑的感悟

留青丝白发的日子

麦子的一路花开

  陇东麦子,原名:祁静。上世纪六十年代生于甘肃平凉的崆峒山下。高中文化程度,自修获得文学与写作大专文凭!

  平凉市作协会员。一九八三年开始发表文字,曾在《诗人艺术家》《南方青春诗选》《甘肃农民报》《甘肃广播电视报》《平凉日报》《西北时报》《崆峒》《暖泉》等报刊有文字发表。散文,诗入《平凉五十年文学作品选》。
  二零零六年开博至今有《陇东歌谣》《六零听吧》《博客里的花开花落》《花季的天空--我们的孩子》《我从陇东来--诗》等一千多篇原创文字在这里安家落户。
  二零零七年四月五日《平凉日报》刊登专访。
  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三日平凉电视台《走近百姓》专题报道!
二零一五年获《平凉日报》复刊三十年征文二等奖。
二零一五年获“国税杯,”我和我的中国梦”征文二等奖。
在网络平台“人人平凉,心在江湖”有多篇文字。
二零一五年第三期《龙泉读者》发表“静听龙泉”
二零一六年第一期《平凉文艺》刊出“平凉记忆——碾场”。

 我的写作
  以最纯净的心,以最清澈的眼,以最深的情。写我心里的爱,眼里的世界。
 “素心。布衣。缱绻尘梦间”.
   
   告之
  本博客文字皆为作者原创,谢绝转载。
 邮箱:qjsyrg@163.com
 
  好友已满,关注已上限,敬请谅!
二零一六年六月三日
常牵挂与要欣赏的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