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8-02-10 19:06)
标签:

杂谈

 


团圆年,团圆饭

一年又一年,家家窗花艳,一年又一年,岁月摧人老……
晃然间,自己不再年轻,是啊,儿女都过而立之年了,大孙女都过八岁啦,仨孙是我生命的又一程人生,又一程须尽欢的人生啊。
一年又一年,今又逢年,很想回老家,看看村里是否还有人记得那些渐行渐远的年俗。

腊月八过后,年就越来越近了。扫舍,把家里里外外打扫一遍,把厨房里的碗碗罐罐擦洗的一尘不染,把土炕里的灰掏出来拉倒田地里,把家里每一个角落,都收拾得干干净净,就准备过年喽!
腊月二十三,是小年,要祭灶,首先在厨房放上香炉并上香,供上祭品,农村人就用桃形蒸馍当供品。
村里不时会响起此起彼浮的猪叫声,杀猪的匠人穿着皮衣服,忙得一天都顾不上吃顿热饭。
家族里谁家杀了猪,可是要请客的哦。
于是,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麦子聆听

炊烟里,抹不去的一些记忆

文/祁静

炊烟袅袅,夕阳红着脸隐进云层,曾经,几缕炊烟,几声喝喊娃儿回家吃饭的声音,飘在村头小巷,村口大核桃树下的老人码牌,饭点了,各自回家去了……

舌尖上的村庄,没有大鱼大肉,只有自家菜园里的萝卜,黄瓜,豆角,辣椒,茄子,西红柿,小白菜……。

二月天,园园里没有种下菜,就吃酸菜和刚长出的嫰苜蓿芽芽,还有白蒿,辣辣菜。

记得上初中有一年春天,回家,母亲掺了搅团,辣辣菜上油泼辣子,好吃的很,还有洋芋焪焪,手工面,荞面柔柔,黄面发糕,漏鱼鱼,贫困的日子里,吃啥都是香的。

就在今天,有老朋友给了她家(泾川)的杏子,黄色的,像一朵花,新鲜,好吃,是久违了的那种家的味道,发信息给她的女儿,说了声,谢谢。

日子越来越好,丰富的食物,时尚的衣服,但骨子里的我怀念情结越来越浓。

人生,应该往前看,应该感谢如今的好政策 让民衣食无忧,家和万事兴。

也许是上了年龄,也许跟不上社会的快节奏,总有些力不从心的无奈,曾经的芳华四溢之年被两鬓斑白所替代。换言之,到底老了呀。

回泾水河畔的家,看一处处风景,赏心悦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11 12:26)
标签:

杂谈

分类: 人生偶拾
麦收,一些回忆

文/祁静

六月的田野,麦子是丰收的盛事,六月,麦浪翻滚,金黄一片,农人满满的期盼,殷切的希望有了回报。

时光飞逝,流光溢彩的年华里,作为农家子弟,对麦收是熟悉的。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刚分产到户,家家把日子往好里过,户户比干劲,尤其是麦收季节,有的人不叫麦客,自己挥起镰刀,一亩地俩个人,一顿饭,一壶茶水,干得起劲和快乐。

年轻时,有得是力气,不怕辛苦和劳累。

那时,我也和家人一天割一亩三分地,金黄的麦子在嚓嚓声中变成一行行麦捆,整齐的排列在地里,等割完了再用架子车拉回自家场里,码成麦垛,在一个晴朗的天气里,打碾,用链枷把麦子种子打好筛选,来年再种,然后把麦垛的麦子分几次碾完。用牛拉碌碡碾,转上一圈又一圈,吆牛的老农戴一顶旧草帽,手里拿一根鞭子,脖子上围一条毛巾,用来擦汗,中间还要翻场。

记得有年夏天收麦子,碾场间隔,卖冰棍的来到田间地头,儿子女儿跟在我后头要吃冰棍,我放下手里的翻麦子的铁扠,去给兄妹俩人各买一只,他们欢天喜地的玩去了,公公却嫌我耽误活,说了我几句,当时,我觉得委屈,现在想想,收黄天,雷雨急,要争分夺秒的干活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08 10:55)
标签:

杂谈

分类: 麦子聆听

庄稼写意

花香鸟语,蓝天白云,一行行玉米苗,一畦畦蔬菜,一树树青核桃,一片片麦子,粒粒饱满含笑,不远处,火车隆隆而过,近处,修村路的工人正在忙碌着。

芦寨,大美芦寨,我要以怎样的诗词赞叹你的变迁?我要以怎样的歌赋唱出喜悦的心声?

怀着对庄稼的敬畏,怀着对泾河的想念,我于阳光灿烂的早晨,去村庄走走,去泾河畔看看,与每一株玉米对话,与每棵麦穗交谈,我自羽是守望泾河的麦子,在沧海桑田看世态冷暖,在厚重的泥土里生根发芽,长成一粒饱满的麦子。

我听着鸟儿的歌唱,看着喜人的庄稼,欢喜之心油然而生,走在刚用水泥硬化的路上,感概从不敢想的日子,真好。

六月,你将丰盈与多彩呈现在我的眼中,让我用笨拙的文字,以行行情,以字字真,组成情真之词,以表达一粒陇东麦子的诗情画意。

作为农民,把土地当生存之本,以绿色和金黄诠释对这块厚土的万般情怀,基于这样的心境,我朴素的信念一直都当自己是一位村妇,然后是一个写作者,几十年来,无论时代怎样的变,经济如何富裕,我坚持我是一粒麦子的无华,虽然在人生路上遇上一些偏见和冷眼,为此,我抱之一笑,从未改变我低在尘埃里的一颗素心,从不奢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25 13:39)
标签:

杂谈

芦寨走笔

文/祁静

花正红,叶绿盎然,麦粒渐满,鸟儿欢叫,秦腔悦耳,村口荫凉处,人们看墙上的画,娃儿们嘻戏追逐,车窗外的远处青山,雨生百谷、万木葳蕤,近处,竹椅上的老人,笑容洋溢、双目有光,一望无际的泾河川,像绿地毯,绵延……!

泾水河畔一片美好的景色。

回老家芦寨,只见新修了气势磅礴的芦寨村综合服务中心,有健身器材,一群女人在跳广场舞,路边的墙被粉干净还画了画,洁白如玉的房子,道路被硬化,还安了路灯,阑珊处,心绪万千……

曾何时,下雨了,芦寨泥泞不堪的路,天热了,路边厕所,让人避之不及,村人怨,客人见笑,芦寨啊,几十年没变化。

春风沐浴,党的好政策来了,脱贫致富,建设新农村,干部群众一条心,芦寨变了,芦寨旧貌换新颜,村民满意,来走亲戚的朋友赞不绝口,说,芦寨真美。

说芦寨,道芦寨,扶贫攻坚,彰显习近平主席亲民爱民的好政策,彰显政府为民办实事的好形象。

看,芦寨前面有高速公路,大小汽车奔驰在致富路上。

看,火车过来了,站在芦寨村口,把火车目送,梦想成真,芦寨人好福气。

芦寨,我的家乡,会越来越好。

听,年近九旬大嫂如是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五月,我与崆峒山有约


五月,我去泾川赴一场槐花飘香的盛宴。五月,我去崇信,看一场牡丹花盛开的美景。

五月,我与崆峒山有约,五月十二日是母亲节,也是农历四月八,“浴佛节。”更是佛光普照,充满法喜,随喜赞叹的好日子,我必须去崆峒山,去那个馥郁葱笼,满山遍野,绿意盎然的美丽之山。

大孙女在母亲节之际,为我买了喜欢的紫色钢笔。

小孙女和妈妈给我送一束好看的康乃馨,还有孩子们的红包。祝我母亲节快乐。

我很开心,很知足当下的日子,因为生活,就是劳动奔波与理解和相亲相爱。

生活虽然忙碌,我却天天,乐此不疲,只要能为儿女分担些,便是开心与幸福。

我与崆峒山有约,每年五月,我都要去塔院礼佛,祈祷家安人吉,温暖过日子。

坐旅游车上山,看到熟悉的一草一木,一庙一宇,心情在往事游走。

时光回到四十年前的五月,我和建崆峒水库的兄弟姐妹第一次登崆峒山,正值青春活力的我们,手拉手从前山小径走上山,在古塔下说笑,从天梯上到昋山顶,一点也不觉累,歌声,笑声,树声,涛声,鸟声,山高人为峰,一览众山小,摘几朵野花,摘几把野果,在纯朴,毫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09 06:47)
标签:

杂谈

时光絮语

文/祁静

时光荏苒,岁月如歌,生活如诗,花开花落。

生命走过轮回,回望沿途风景,树木葱茏,春来寒往,每一个人,时光的轨迹都不一样,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每一个人从年少到迟暮,都努力地活过,灿烂如花的青葱之年,丰盈美好的中年,成家立业,有了另一程人生,俩人搭伴过日子,其间有磕磕碰碰,有各自的爱好,有的一过就是一生,就成了生命里的亲人。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你最想做的是什么呢?

我愿意在尘埃里像一朵花,嫣然平常的日子,愿意是一只鸟在天空翱翔,愿意是一朵白云,自由自在地在蔚蓝之空看广阔无垠的大地,愿意好好地爱生命里遇到的每一个人,愿意能有更高的追求,精致人生,愿意有更多的学识来描写我大美陇东,叙述百姓轶事,走过南山北塬,写出更好的作品。

光阴,就是一本书,一首诗,一支歌,一曲高山流水,一场邂逅相遇的盛宴。

时光远去,感谢上苍的眷顾,此生,不负光阴,不负来人世一回。

让我们每天都抛却烦恼,走出琐碎之事的困扰,活出自己的精彩,把日子过得无怨无悔,坦坦荡荡做人,恰到好处的做事,将心比心,相互包容,让每一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06 11:03)
标签:

杂谈

红牡丹,白槐花

五月,处处盛开的花儿让我心情从灰暗到明媚,我走出了许久不能自拨的纠结与感伤。

因为五月,因为槐花,因为姐妹情,我们仨丫在牡丹盛开,槐花飘香里重逢。

诗云:“树树槐花沁韵翔,芬芳四溢满城香。

清香阵阵扑鼻醉,馥郁醇浓浸袖彰”。

这首写槐花的诗正是我要表达的情愫。

自从七年前在文字里有幸与琴儿才女相遇,就与槐花结缘。自从有了云,我们仨志趣相投,然后有了第一次的泾川槐花之约,有了仨琴年年五月去看槐花的一路欢声笑语。

泾川十万亩白槐花,还有一片一片的紫槐花,第一次见时震憾了我,我看着那一沟一洼一山一涧的白色瀑布,平生第一次为有这么多的槐花,为泾川人民的勤劳栽植槐树而感动。

洁白的槐花,香味浓郁,我们仨站在白槐花海洋里,嘻嘻哈哈,像孩子,对着新奇而充满诱惑的白槐花赋诗作文。

自那一年,几乎年年相约泾川,我们仨,还有辛苦为我们姐妹驾车当导游的兄弟,四个人,一路看,一路笑,一路有趣的谈笑,让人愉快,开心地摘点槐花做一顿香甜的槐花,便是怀旧便是日子里的感动。

凡是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的人,对于槐花的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23 07:03)
标签:

杂谈

分类: 麦子聆听
有书读,真好

文/祁静

一一写在4月23日世界读书日

春天那么好,花红叶绿,在这个蓝天白云,阳光灿烂的日子,我翻日历,看见4月23是世界读书日,便拿出了柜子里一些书,翻看自己30年以前看过的书和30年以后看过得一些书。

30年前,我读过最多的书,是《读者》《当代》《收获》《十月》《小说月报》《知音》《家庭》,和一些小人书 比如像《鸡毛信》,《小兵张嘎》和各种文艺杂志等等。

30年后,我读汪国真,读席慕蓉,读贾平凹,读史铁生,读林清玄,读余秋雨等名人的小说和散文。也读本土作家姚学礼先生的书,让自己在书香里漫步。

如果说幸福有多种。而读书就是其中之一。

每一个爱好文字的人,都会读书,爱读书。读书既修养,既品性,读书能读出一种境界,那就是豁达与开悟,爱读书的人,懂得在日子里坦然面对各种困难,读书也使人快乐,更能解惑也。

我虽然深爱文字40年,但没读多少书,因为儿时的生活穷困,缺吃少穿,一直到小学毕业时,因为王老师读得《过年》,让我爱上了文学,中年为生计奔波,但一有空就读书,读的书比较杂,而知天命之年,遭遇眼疾,双眼几近失明,是家人和我的儿女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15 21:31)
标签:

红尘有爱

春滋雨润.樱花美

文/祁静

雷声响,雨如河,泾河两岸,柳丝绿染,谁在樱花树下,惹的露水湿麦田?

庭院花蕾含苞,朵朵绽放,岁月如流风烟俱净。

群山薄暮远,芦花飘风铃,今降春雨。犹记泾河浪高,那月那年:身穿黄军衣,扎冲天辫 ,喜捡树窝里的鸟蛋。

望茫茫人海,忆锦绣未央,谁在故乡南山下?一袭白衣,一缕情思,忆起那年那月,繁花落尽,夕阳间,几时回转清福山下,一生几多坎坷,饱经风霜,枫叶红色,无憾事,不负年华。

窗外蓝天,被雾罩,匆匆脚步,送孙上学,回家中,老祁聊发感言,祈福风调雨顺,人寿安康,一瓢饮,一箪食,平凡之路,安然走日子。

樱花美,丁香紫,嫣然争俏,自古彩虹总在风雨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花朵在一个个字里盛开
文/祁静
春天来了
花草芬芳着每一寸土地
展开信笺
让每一朵花在文字里灿烂
桃花开在诗经里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樱花铺满街巷阡陌
疏影横斜,徜徉其间
瓣瓣如诗
闻香即醉了心
三月的窗
悠扬着烟雨梦
柳梢如音乐
响起了春之韵
一朵花,一故事
一朵花,独开她得美
想起诗酒趁年华
让喜欢的文字
开在美丽的花朵上
在一盏茶恬淡的时光里
看诗与远方
行走乡间小径
倾听花的呢喃
让每一个字
远离喧嚣的城市
在一箪食一瓢饮
在陋室里
安顿一颗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片播放器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陇东麦子
陇东麦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9,983
  • 关注人气:1,3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一瓣心香

听花开花落的声音

看岁月悠悠的往事

写拈花微笑的感悟

留青丝白发的日子

麦子的一路花开

  陇东麦子,原名:祁静。上世纪六十年代生于甘肃平凉的崆峒山下。高中程度,自修获得文学与写作大专文凭!

  平凉市作协会员。一九八三年开始发表文字,曾在《诗人艺术家》《南方青春诗选》《甘肃农民报》《甘肃广播电视报》《平凉日报》《西北时报》《崆峒》《暖泉》等报刊有文字发表。散文,诗入《平凉五十年文学作品选》。
  二零零六年开博至今有《陇东歌谣》《六零听吧》《博客里的花开花落》《花季的天空--我们的孩子》《我从陇东来--诗》等一千多篇原创文字在这里安家落户。
  二零零七年四月五日《平凉日报》刊登专访。
  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三日平凉电视台《走近百姓》专题报道!
二零一五年获《平凉日报》复刊三十年征文二等奖。
二零一五年获“国税杯,”我和我的梦”征文二等奖。
在网络平台“人人平凉,心在江湖”有多篇文字。
二零一五年第三期《龙泉读者》发表“静听龙泉”
二零一六年第一期《平凉文艺》刊出“平凉记忆——碾场”。

 我的写作
  以最纯净的心,以最清澈的眼,以最深的情。写我心里的爱,眼里的世界。
 “素心。布衣。缱绻尘梦间”.
   
   告之
  本博客文字皆为作者原创,谢绝转载。
 邮箱:qjsyrg@163.com
 
  好友已满,关注已上限,敬请谅!
二零一六年六月三日
常牵挂与要欣赏的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