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赵树义
赵树义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95,482
  • 关注人气:25,66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画像
     赵树义,曾用笔名叶绿素,山西长子人氏,60年代生人,现居太原。中国作协会员,山西省作协六届全委会委员,供职于《人民代表报》。出版长篇散文《虫洞》、散文集《远远的漂泊里》《低于乡村的记忆》、诗文小说合集且听风走》、文化随笔《汾酒时刻》(合著),著有长诗孤独三部曲《尘浮屠》《转情筒》《裂帛书》及系列组诗《温暖的灰》等。
   诗观:诗歌是一个人的太极。
 
   地址:太原市迎泽大街319号《人民代表报》社
    邮编:030073
    邮箱:
书架

  长篇散文《虫洞》已由北岳文艺出版社出版,每册定价38元,当当网、孔夫子网、京东商城等网店有售。

  

新浪微博
一口气

人活一口气,这是祖母最爱说的

祖母咽下最后一口气很多年了

她的话我一直信。活着的人鬼话连篇

祖母去了那个世界很久了

她从不说鬼话。我知道她生前

没有学会说鬼话,死后也学不会

不像某些人,活着的时候

就为做鬼做好了准备

 

收割

 

你提到了卖粮,不过,没有提到粮贱伤农

我几乎忘记收割是一个动作

水被镰刀锈蚀,秋雨有着灰尘的味道

 

其实不提收割最好,在镰刀面前

我从第一人称变成第三人称

无须考虑季节,我被反复收割,我忘记

收割是一个动作。偶尔关心一下

镰刀,它生锈,我疼

 

过敏

我必得收回诅咒,忘却灾难

这个决定无需任何理由

这个春天,我突然对花粉敏感

 

当灾难演变为煽情,一个遮蔽的理由

可以堂而皇之,招摇过市。独狼占用白日的街道

猫和老鼠在黑夜的角落窃窃私语

 

我必得扎紧篱笆,学会首鼠两端

既不恨,也不哭

我必得把自己修炼成金刚不朽之身

置身是非之外

 

是的,我必得把自己变成无情无义之人

活着的时候,忽略自己的生前

死去的时候,预设自己的后事

我必得拒绝喧闹,拒绝寂静

我必得安排两只狼狗守护在明日的墓前

拒绝祈祷的和流泪的人入内

 

我必得麻木,必得睁一眼闭一眼

必得在活着的时候,不说灾难

在死去的时候,不说浪漫

我必得狠一狠心,将脏水和孩子一起倒掉

我必得收回诅咒,打烂牙齿

让碎玉和灾难一起下咽

 

这个春天,我莫名地敏感花粉

我厌倦了虚伪和无耻

我必得更虚伪,才能活得更真实

我必得更无耻,才能死得更高尚

左邻右舍
博文
标签:

虫洞

出版

         潜心六年,六易其稿。
        长篇散文《虫洞》已由北岳文艺出版社出版。
        全书6章36节,28万字。为北岳《无界》系列散文首推之作。
        每册定价38元。当当网、孔夫子网、京东商城有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赵树义新著《虫齿》出版

       签名签章本50元(含快递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2017《汉诗界》1期封面人物:鲍勃·迪伦(2016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谢谢!


中篇小说
是谁埋了我/4  夏天敏
红宵屋/72 &n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我与世界的N种关联方式(选二)

 

消失,或即将消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谢谢!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中国新诗》第五卷目录

(中国诗歌学会主办)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虫洞

虫齿

虫人



理性的光辉:赵树义《虫洞》的精神指向

牧雨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虫齿》后记:河流不关心方向

 

《虫洞》创作到了后期,我的心底渐渐生出一个强烈愿望,这愿望还是我反复修订《虫洞》的动力,我甚至打算把它作为《虫洞》后记的标题——我只是想告诉你,世界本来是个什么样子。很庆幸,《虫洞》出版时责编把这个标题去掉了,否则,我该多么难为情。越喜欢,越着魔;越着魔,越执著;越执著,越喜欢……毋庸置疑,这是个怪圈,这个怪圈一旦被某个意念统摄,不管你多么清醒,你都会陷入思维的盲区,作茧自缚。我的愿望无疑便是这样一枚茧,我以为是柔滑的蚕丝搭建的塔,其实是看不见的绳索编织的笼子。一年之后回头再看,我的愿望竟如此野心勃勃,如此大而不当,而在当时,我居然全然没有意识,我该多么自以为是!更可怕的是,我还一直在嘲笑自以为是是人类的“第八宗罪”,我该多么不可救药!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目 录

■ 封面人物
  诗人安妮•塞克斯顿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博规

关于文学标准:

    第一,文学没有固定的标准;第二,文学还是没有固定的标准;第三,文学的惟一标准:好的就是好的。

关于文学态度:

    第一,安静写作;第二,干净写作;第三,沉静写作。

关于文学后果:

    第一,想为谁写你就死定了;第二,想谁会关注你写也死定了;第三,写完就完了。

分类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诗选章
一粒一粒的花椒不是挂在枝头的血珠

 

坐在石砌的院墙上,我比你高出半个身子/我只是半坐在石墙上端详你的站姿/我不会伸手。我知道你怕涝,耐旱,斜生着刺/我只想嗅一嗅你的味道。一粒一粒的花椒/油亮如针尖刺在手指上的血珠,我没有伸手

 

你长在邻家院子很多年了,在乡亲的眼里/落叶灌木也是树。我允许你把手伸到院墙这边来/那些灰褐色的手臂长着锯齿样的叶子/长着尖尖的刺,多像枣木/我允许你枣树一样长刺的手臂伸过院墙来/那堵漏风的乱石墙阻挡不住你的香气

 

你可以把手伸过来,把刺伸过来,把香气和香气/紧紧裹夹的麻辣伸过来。那一条一条的手臂/鼓起细小的疙瘩,那怪怪的味道一如阴天/院墙两边的房子一高一低,我看得清你的艰辛/我是你的邻居,与你过着同样内心麻辣的日子/我不会拿院墙这边的山楂树与你做任何比较

诗选章
一个两手空空的人

 

那款老式奔驰让我想起田野里的虫子/一只不知名的虫子,一只带着花斑的虫子/可它不叫瓢虫。无疑,它是甲壳虫之一种/动物坚硬的金属。我看见它转动了一下身子/那个瞬间,阳光耀眼得有些眩晕/好像强光打在舞者的身上。那款老式奔驰/停靠在停机坪,停机坪停靠在夕阳下/夕阳温暖得有些暧昧,仿佛一张曝光过度的照片/看啊!夕阳下的影子多像一块随风飘荡的布/可停机坪不是做爱的地方,你把脚尖踮起老高/也够不住天空的半个吻。你想去飞,想做一只鸟/生一大堆孩子,想睡在悬荡半空的巢里/想远方,想死亡之前你想着的和想着你的人/我的眼睛越来越模糊,我又看见了那只甲壳虫/它的眼镜越来越厚,鞋子越来越沉/我看见那只甲壳虫拎着一生的皮箱走来走去/而你却两手空空……那个两手空空的人/一生只做了一件事,一生只爱了一个人/我也想寻找一个两手空空的人/想让夕阳给我点一支烟,默许我坐在鸟巢之下/看一个两手空空的人在身边静静散步

低于乡村的记忆
诗选章

雨一落下来,花香就慢慢沉下去

 

有两个词你无法逃脱:出人头地和出尽风头/无论在茎上,还是在枝头/你都无力为这两个词辩护:一切仿佛命定/簇拥在绿叶的波涛之中,你不可逃脱/沉浮在绿叶的波浪之上,你不可逃脱/一切仿佛命定,仿佛妖娆的柔情暗藏的劫数/出生的那一天,你被抛在风里/出生之后的每一天,你都被抛在风里/出生之后,即使把身体拳成小而密实的拇指肚/你仍被抛在风里。一切命定,不可逃脱/带着吸管的蜜蜂总把针刺在心形的蕊上/游弋的目光总把焦距停泊在乳房的晕上/秋天姗姗来迟,果实高过额头/你可以坐在寺院前的台阶上歇下脚来/你可以倚靠在石头的护栏旁静下心来/回首来路,凝望满山油墨一样的绿色/桂花的香气竟那样浓郁……/命定的,到了秋天你也逃不脱芬芳的围剿/你想对着空濛的山林大哭一场/可雨一落下来,花香就慢慢沉下去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