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公告

江非(1974—    )。诗是对“是”的一个理解和对于先验逻辑的纯粹映现。

博文
(2018-10-16 12:27)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晚年的时候

 

 

晚年的时候

我是一个松树、云彩和啄木鸟之间的一个老头

我会每天捡拾坠落在地的松针,仰视头顶的白云,用拐棍

敲敲自己的门,和一条走到河边的小路

我会靠着松树打盹,穿着一件与年龄极不相称的格子衬衫

被自己的梦吵醒,我会坐着

等邻居的一匹小马驰来,我会微微地把它拥入怀中

我的耳朵聋了,眼几乎也瞎了

我会剥开一个松果,跟着小马跨过溪流

我会听听我的时间,但不会去关心时间还剩余多少

那让松针和松果必须离开枝头的东西是什么

我会用手再次去深深地碰触溪流那少女一样的皮肤

离开身体,在一片草地上数着数羞涩地弹跳

我会看看天色,让人把我带回我本来出发的地方

我会准备两个杯子,带着善意,哦,唯有善意,身体上开出一朵花来

2018.10.16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想起那些过去的时光和过去的爱

 

 

想起多年前

我们一起踏过的

那片雪地

雪后初晴的田野上

厚厚的落叶中

两枚深夜坠落的松果

想起我们一起吃樱桃和李子

我们的手

总是碰在一起

我们离开又去过多次的那个餐馆

像两条鱼

游向大海

我们蹲在雪后的邮箱前

胡思乱想

或是在午饭后

一天第三次做爱

我们一次一次地吵架

又一次吵架

拍着桌子

扔掉电话

你说去死吧

疯鬼

想起第二天

天亮之后

在一个不知名的广场

我们一前一后

慢慢地走着

你的脸

仿佛是在期待什么

仿佛什么也不再期待

你伸出手

雪融化在你的手上

然后,我一个人

不知要到哪里去

你在床上躺着

喝下水和安眠药

一堆一堆的草

被雪严密地覆盖

我每天黎明去河边

我依然是去汲水

而不是钓鱼

想起我们见过的

那个在清晨

早早从农场边路过的人

在黑夜里抄近路

给邻居扔去快递和邮件的人

给稻草人一颗头颅

然后蹲着点着烟卷的人

屋子里空无一人

晚上十二点以后

伤感和回忆袭来

坐在椅子上哭泣的人

九月已经过去了

十月也已将要全部结束

想起那些过去如此的时光

和过去的爱

2018.10.16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一个吹着口哨经过的人

 

 

一个吹着口哨经过的人

是为了使他的嘴唇变得可见

 

他在嘴里模仿一只鸟儿

是为了使那只鸟的飞翔变得可见

 

他在晚上吹着口哨经过了我们

吹着口哨要回他树林中的家

他是为了让一支在夜色中

行军的队伍变得可见

 

他吹着口哨,走在枝繁叶茂的路上

是为了让枝桠上的鸟巢变得可见

让鸟蛋上温暖的斑点变得可见

 

他吹着口哨走过了

一个士兵的遗物和他的坟堆

在树林中变得闪烁可见

照在那坟堆上的星光变得闪亮可见

2018.10.15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10-15 15:18)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一个人走丢了

 

 

一个人走丢了

我们去找他

我们找了很久

边找边想

他会藏在哪里

 

一个人走丢了

他可能是去了

一个不存在的地方

那个地方有一个

小小的酒馆

他可能累了

去那里喝一杯就回来

 

一个人走丢了

他挖了一个坑

把自己埋了

又找了很多的草

把自己盖住了

草丛里开出了

很多黄色的小花

也有白色的

白得几乎不存在

 

他越走越远

变成了一个不说话的孩子

他已经不再和我们说话

他已经不再是尘世的孩子

他在天上独自玩着

他蓝色的玻璃弹子

已经不再想

世界上是否还有其他的孩子

其他的孩子

都在地板上依旧玩着

他们粉色的玩具

2018.10.15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10-14 22:08)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散步

 

 

在广场上散步时我想

要是地面上铺的是海绵就好了

人们走在地面上

就会像走在波浪上一样

要是广场的中央

再有一个圆形的花坛就好了

人们绕着广场散步时

就可以知道向哪里汇聚

而如果把花坛

改成一个喷着水花的喷泉就更好了

当水从地面上猛烈地喷起来时

广场上就弥漫起生命的气息

而不是人绕着广场一圈一圈地渐渐死去

2018.10.14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10-13 10:29)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路基下的马

 

 

我看见那匹灰色的马

在一列减速的火车上

路基高高地耸出平地

它站在一块干净的麦田里

周围布满了五月的菟丝和蒲公英

在绿意间空出的一片空地上

火车驶过时

马弹起它的后蹄

然后转动脖颈

扬起宽大的眸子

与我对视

那眼神那样幽深

那样毫无目的

火车一闪而过

然后驶入漫漫长夜

漆黑的车窗上

升起一股悲观的凉意

那到底意味着什么?

马在那里慢慢抬高蹄子

望望我

回到原处

我们的眸子曾彼此凝视

田野上的光泽突然闪烁

而后在远处

瞬息黯淡,茫然,消失

 

一只喜鹊,在田野上飞着

轻轻翻过

杨树林稠密的叶子

紫色的苕子花

在追着长长的田埂

费力地蔓延,卷起

马立在那里,马脖子上的鬃毛

陡然竖起

我对它一无所知

它令我紧张

却有一阵悲观的窃喜

2018.10.13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10-13 10:27)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我会回到相公镇

 

 

有一天我会回到相公镇

我不会再趴下去听那诱人的回声

深藏在幽暗清凉的水井中

也不会再去看那座火车小站,孩子们在那里数过

一节一节呼啸而过绿色的车厢

也不再回忆那些过去的日子

斑鸠和鹌鹑在收割后的空麦田里低飞起落

我要看看那些陌生崭新的街道

孩子们把气球推上了蓝色的天空

所有的人都在自己的生活里忙着

远处草丛深处的蚯蚓

永远在秘密之中留下它们走过的痕迹

告诉泥土和时光它们曾经来过

我会知道那被掩藏的应答和意义

我将忘记那些新的名字

停下来只凝视木器表面那衰老的油漆

在背后,在十字路口或墙角里

我会听到有人呼唤我和一头牲口的名字

在一条结冰的石渠旁,季节举行它冬日的葬礼

在低低的冰的融解中,岁月和心灵的疑惑消失

2018.10.01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10-11 18:28)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喷泉

 

 

昨天晚上,我站在路边等车时

看见了三个孩子

他们和一个纸箱

在往前走去,他们

两个人抬着,一个扶着

那纸箱里

不知道装的是什么

他们是那么的认真,那么的用力

有什么比青春更重要?

他们下坡的时候

上身一齐向后稍微

有些快乐地仰着

他们紧紧地抬着

手里的箱子

他们走在路上

路灯照亮了他们

他们的头上都冒汗了

路灯照亮了

这一小幅简单的景象

看上去像喷泉一样

2018.10.11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10-11 16:49)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幽灵之夜

 

 

幽灵会在路口的拐角出现

不然,就在你的身后跟着你

 

幽灵只有人类一部分的形象

但有更多的缺点和脚趾

 

流着泪,像一件空荡荡的衣服

挂在院子里的晾衣绳上

 

幽灵不说话,但一个劲儿地看你

幽灵会向你伸出一只手

 

子夜时分,幽灵悄悄地拧开门锁

让水龙头里的水,滴

 

或者,幽灵的手背在身后

脸也背在身后

 

或者,幽灵突然消失,窗外的树上

飘来一声长长的叹息

 

好了,就讲到这里了

这就是幽灵显示的事迹

 

夏天的夜里,我们坐在院子里

听着父亲告诉我们幽灵的样子

 

我们从未见过幽灵

偶尔,我们会问:幽灵在哪里

 

偶尔,是父亲问我们金星在何处

然后,手向头顶的高处举起一截燃烧的烟蒂

2018.10.11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10-11 09:40)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傍晚如此美好

 

 

你正在写一首诗

你不知道这首诗能写到哪里

你已经写到了傍晚

傍晚如此美好

如一张故人的脸庞

你不知道这张脸

为何湿漉漉的

你不知道为什么

有人从这片雨林中

云一样地走了

灯光那么暗

那些云一样走丢的人

至今都还是个谜

2018.10.11

阅读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江非
江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8,113
  • 关注人气:2,0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江非,1974年生于山东,现居海南。
新浪微博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