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公告

江非(1974—    )。诗是对“是”的一个理解和对于先验逻辑的纯粹映现。

博文
(2018-12-13 19:57)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忧伤的布谷

 

 

在收割前的晚上叫了很多年

如今这只布谷已经不叫了

今晚它落在农田外的的一棵低树上

它小小的脸,眼神是那么忧伤

它的脑袋一动不动

嘴紧紧地闭着

在明亮的月光下,看着眼前

这片光秃的田野

两只柔软的爪子

紧紧地抓着黑色的枝条

那枝条因为白天的一场雨都湿了

以前只要我们听到布谷布谷的叫声

就知道是一只布谷来了

现在我们要看到它

才能知道是一只布谷歇在田野上

可看见了我们又能怎么样

一只忧伤的布谷是那么的美丽

它有长长的尾翼和光洁的羽毛

黄色的眼睫与角喙朝向我们

它灰白相间的腹羽中

就像沉睡着一匹小小的斑马

雨后的马眼沉默如黄金

有着钥匙眼一样的瞳孔

我们看见了

也不能接近一只忧伤的布谷

去摸摸一匹斑马古老的脖颈

2018.12.13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必须说出的话不再说

 

 

什么时候才可以把一句话说完,而不是只说一半

什么时候才能把一生活完,而不仅是半生

什么时候,我们说话要看着周围,应该说出的话

小声说

必须说出的话

不再说

什么时候雪从寒冷的嗓子里涌出

好像已经在那里云聚了很久

穿着黑靴在雪地上跑的乌鸦

替母亲和孩子

守着那三个很快就化的雪人

铁栅栏上开出的花

朝着门口

也朝向每个人

什么时候才不是隔夜的雨水第二天喝

傍晚的话语沉默地说

上一辈子的日子要等到下一辈子活

死亡的花朵拥挤着去复制呆住的人

烧开的水壶丝丝地吐着花瓣的热汽如一个坐在椅子上松绑的人

2018.12.11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12-10 02:22)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另一块地

 

 

与这片水汪汪的稻田相比

那里只能种下玉米

我和父亲

刨下浅浅的坑

给它少量的水和种子

转眼一个夏天过去了

玉米没有长起来

地里却荒草浓密

从公路上远远地看上去

它是那么荒芜的一小片土地

让人不再想给它

任何费劲的打理

但在秋天快要结束

泥土中的水汽

快要散尽的时候

它却焕发了生机

一窝一窝的田鼠

在那里安家

一只一只的蝈蝈

在那里合唱着聚集

周围的田地都空了

如果一只在月下

长途过境的野鹅

要停下翅膀休息

也要深夜降落在那里

2018.12.10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12-09 20:03)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岁末

 

 

下了一场小雨

周围矮松的松针上在滴着幽秘的羽毛

我走在海边一片松软的低地上

我想起我已经四十四岁了

早已心无所求

2018.12.09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所有悲伤的事情都要在晚上做

 

 

所有重要的事情都要关上门来做

所有悲伤的事情都要在灯下做

 

所有寄给亲人的信都要坐在灯下写

所有写出的字都要对着灯芯上的火

 

所有对人的安慰都要放在晚上说

所有期候的窗口都要等到下个月

 

所有熄火的坦克都要背对着犹太人

所有开走的列车都要驶离波兰和奥斯维辛

 

所有冒烟的烟囱都要指向星光和良心

所有干结了的伤口都要在晚上舔

所有白色的苦药片都要在晚上吞

2018.12.08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他们在一棵苹果树下发现了我

 

 

他们在那棵老苹果树下发现了我

我像一根树根卧在那里

我的头骨还好好的,好像思想还在

头发还在,已经和那苹果树的根须纠结在一起

可是,有谁知道我也曾是一个满头乌发的孩子

我也曾像一条猎狗一样,在不远处的那条河里和别的猎狗追逐

可如今我躲到了一棵苹果树的下面

还被他们发现了,好像是天要下雨了,孩子的母亲

准确地在一条巷子里,找到了她避雨的孩子

他们把我从一个梦里突然唤醒,让我重新面对这个世界

可当我被弄醒时,阳光刺眼得就如一把祖母的锥子

哦,此时她就睡在我的上方不远的二十米处,和我的祖父一起

中间是我的父亲、母亲、兄弟,和另一些来抢占风水的异姓邻居

她曾经给我说不要随便出门

不要去看那水井里的影子

不要去和那些抹粉涂脂的女人去谈朋友

如今她已经不说话了,我们一家人还是这样住在一起

老天保佑,她并不知道我后来都去了哪里

都干了些什么样的事

她那时要是活着,准要用一根棍子气急败坏地打我的屁股

谁能想到我竟然在人到中年越活越没有底气

竟然为了一条狗死去

那天,我在路上

遇到了一个男孩正在痛打一条奄奄一息的狗

那条狗已经快死了,那个男孩还在用树枝快乐地戳它的眼睛

我看着他们,我怔住了

我想过去止住那个男孩的快乐,却呆立在了原地

我感到我的脑子都被血染红了

我突然忘记了我的名字,也不再记得我是如何才来到世界的这里

然后我绝望的不知往哪里去地走了

夜里我想起我们的肉体无非也如一条狗一样,每天吞食食物,每天

被无情的树枝戳着,我选择用一根绳子匆匆地结束了自己

如今好多年过去了,他们又在这棵苹果树下挖出了我

他们挖完就走了,也没有留下任何未来的慰藉

好像这个世界依然那么孤独

谁也不愿意把一个无辜的人完全搂在自己的怀里

不过,我觉得这也没有什么

人能有一个这样残酷的世界,也比空空的星球上整夜刮着台风,什么都没有强

2018.12.07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12-07 08:13)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我还活着

 

 

我已经忘记了我

你们也遗忘了我

我住在你们不会进入的地方

黎明的草将我覆盖

 

但我知道我还活着

我的心在草叶上挂着

我的泪水在早晨的光芒中坠落

 

我还记得秋苹果的香味

我的牙齿还在我的牙床上

我的下颌骨还在碰着上颌骨

我还能感到死去时的痛苦

漆黑之中仿佛还有一道光亮

 

我的舌尖还在舔着空空的上唇

还记得从前我是怎么和父母一起生活

一年一年,邻居们都很喜欢我

孩子们都愿意跟着我

去田野上踩雪、打猎

每年冬天我们还一起去那菜窖里搬菜

那菜的味道我早已忘了

但那种抱着菜的快乐和炒菜时升起来的火焰

我并没有忘记,至今记得

这些空气一样充满爱意的日子,我都记得

我靠这样的日子,在漆黑空无的地下活着

当你回家时遇到了路上的另一个我

就这样告诉他,我很好,活着;活着,我

2018.12.07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12-07 08:07)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一个傍晚

 

 

大水刚刚退去的河谷和河床

两只鸬鹚在不断地击着打水面

一群蜻蜓从水面上掠过

蘸起一粒粒水滴和光晕

看着燕子不停地在河滩上喝水,采泥

再悄悄飞回阔叶杨掩映的村庄的房檐

我看见河滩上的麦垄已接近成熟

那里是更小的生灵喜爱的低处和藏身之地

或许是两只满身灰褐的鹌鹑

在小心翼翼地绕着那看不见的家室

它们咕咕的叫声不同于向远处飞走的斑鸠

如一个人轻声的低诉

想起曾有一只金色的野鸡从身后突然腾起

然后又在同一片灌木丛中瞬间消失无声

在更远处的半空里滑行

一只黄嘴鹰在青色的天幕上越来越远

但大雪总有一天会簌簌下来

它将扑向白雪覆盖的高地

我突然为那些看不见的眼睛和生活

感到有些孤独,身后下起雪来

2018.12.07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12-05 18:35)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出院回家

 

 

已经走了一上午的路

大约午后两点的时候,我们渡过了那条宽阔的河

 

河滩上的水草清新、茂密,闪着亮光

一头母牛,带着它的孩子,在远处低头吃草并低语

 

没多久又是下一条河流,我们小心地跟着一条水坝过去

水坝上漫过的水清凉、柔软而细心

 

一群鸟,在跟着另一个更大的鸟群

在身后的杨树林里成片地起落,那树梢的高处永远属于它们

只是它们也将迎来自身的一场小小的死亡

 

我们进门,回到家里,家里的一切依旧,都是那么熟悉

一所房子,才离开一周就已显得那么亲切

 

更亲切的,是你把我从背上慢慢地放下来,用手轻抚我的额发和脖颈

我浑身还软软的,仿佛一株麦子在一场风暴过后,刚刚直起成熟的腰身

 

五月已经快过去了,太阳一场一场汹涌友善的热浪

已经将田地里看不到边际的麦子,成片成片地向远方催熟

2018.12.05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12-05 18:32)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温暖的冬日

 

 

压水井在手柄的起伏中欢腾

以水的天性和善意

公鸡在院子里飞舞

像是这个家的最忠实的守门人

 

晾衣绳无比坚强

负担着那些湿漉漉的衣服

还有一床被抱出来接收阳光的被子

所有的事物都向下垂着

并被大地伸手遥遥接住

 

巷子里有车轮闪过的声音

有干草在被缓缓堆起

人的眼神不时瞥向门外

是因为有事物在不停地闪耀

已将他们的心和眼神俘获

 

孩童们从老人的那里听来的话

在太阳底下总是又一次对了

如果你不把时间留住

时间也不会把任何东西在昨天给你留下

 

已经等了好久,一头充满雄心的新的牛犊

终于准时诞生在正午

母牛一声清亮骄傲的牛哞

算是把欣喜和辛苦告诉了所有的邻居

2018.12.05

阅读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江非
江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4,205
  • 关注人气:2,0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江非,1974年生于山东,现居海南。
新浪微博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