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公告

江非(1974—    )。诗是对“是”的一个理解和对于先验逻辑的纯粹映现。

博文
(2017-05-11 16:38)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未完成

 

 

你在碰触我,和这里的

一切事物,让它们发出声响

让我回头凝望墙壁上的

搁板,阳台上的藤椅,露台的门

随风猛然地合上

你在直视我,身体靠过来

岁月一样,依偎着我

在我的目光里躺下,进出

在书桌和书橱上的花园里逗留

你如一件我需要用劳动才能领悟的作品

需要哀叹才能停留在时间的镜前

你已经成为我的时间

时间在流走,时间是那么漫长

时间帮你来碰响这里的任何事物……

2017.05.11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7-04-13 11:10)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我评

 

1、“一带一路”与中国诗歌

  

  在“一带一路”或“海上丝绸之路”这样的命题背景或时代背景下谈论诗歌,我们应该看到“中国诗歌”和“中国产品”并不具有同样的命运。我们看到,不论是借用历史符号的“丝绸之路经济带”还是赋予了新的内涵的“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在某种程度上,都意味着是一种“流”。这个“流”,首先意味着一种运动和在运动中重新生成,然后是“去”与“来”同在共生,正如一个“飞去来梭”一样,它既是自中国而始的,又是自他方而来的。有时我们甚至可以说这是一个历史之流的回溯,尤其是对19世纪中期到20世纪末这150年期间的“西流东来”的历史性回应。它的产生和彰显,我们可以理解为是中国推动全球化进程进一步深入的一项主动战略,但同时还应该理解为是眼下的中国资本、中国制造、中国制度和中国政治,向它们早期的欧美资本、欧美技术以及巴黎公社和马克思主义母体的一种自动回归,是一个孩子在异域他乡长大成人之后的返乡和省亲,由于这种独特的历史关系,这个孩子在省亲的路上,在理解和接受上,显示出了一种先天的亲和力。但也仅限于此。如果我们再在这个“流”里,增添上“中国思维”和“中国文化”这两个内容的时候,我们会发现,它们并不能像资本、产品、政治和制度一样,具有突出的自我运动和生成能力,相反,却显示出一种先天的理解的匮乏和接受的困境。作为中国文化之一部分的中国诗歌也是如此,它们作为“中国作品”而非“中国产品”,大多数是由于纯粹生在中国而具有中国特性的,在这个“流”之中,也总是被拒之甚远。

  那么,这是为何?我想其根本原因还是在于缺乏一种交汇的基础,而之所以造成了这种缺乏,原因就在于我们对于诗歌尤其是中国诗歌的源头性传统的一种历史性误解。在我们的诗歌观念上,我们一直以来,都是按照历史和政治的原则,自然而然地接受了唐、宋的诗歌摹本,并接受了秦、汉的基本性理论诠释,但我们并不知道,对于诗歌的理解和界定,在先秦时期,并不是我们现在所理解的这样的,也很少有人能知道,我们现在所熟悉的那些关于先秦思想和著作的解释和认识,其实都是建立在一种秦汉魏晋的再诠释的体系之上的,而并非当时的先秦思想。而秦汉之所以形成了一个如此的诠释体系,其一是因为大量的先秦著作尤其是战国时期的“稷下学派”和“荆楚学派”因为战乱和政治原因的消失和消亡,另一重要的原因,则是要为当时“君权天授”的大一统政治服务。在这样的诠释系统中,所有在先秦谈论认识论的著作,都变成了关于实践论的教诲,所有力学式的思想,也都随之变成了几何学的仅具有景观性质的简单的生活。这样,《诗》所代表的的“自然诗学”和“神学诗学”,《论语》所代表的“逻辑诗学”,都不存在了,我们所知道和掌握的只剩下了秦汉乃至唐宋的“文学诗学”,一个完整的与埃及、希腊系统同质同源的“诗”的观念,也就在中国只剩下了残余的三分之一。如此的结果就是,当我们说起诗经的时候,我们会说《关雎》是诗中的那个“君子”所作,是一个青年人在思春,而并不知道其实那是一篇当时的神职人员的祷词,它的作者是在代天而“关雎”,当我们说“诗言志”的时候,也不知道这句话其实是在说“诗所表达出的是人的思维形式和思维内容同在”,而说“不读诗无以言”的时候,也不知道这句话其实是指“不读诗就不能以严谨的逻辑论述、书写好自己的体系性思想和著述”,不知道孔子在说那两句话的时候,其实都是在强调“诗”作为中国语言创生的形式逻辑的先期载体的重要性。

  所以,我个人认为,如果我们想要中国诗歌也进入“一带一路”这个命题背景下的“流”,我们就必须超越秦汉唐宋,回到先秦的“自然神学诗学”、“逻辑诗学”、“文学诗学”三位一体的诗歌观念中去。我们必须认识到,饱含了“格律—对仗平仄—制度与法”的唐宋诗歌,其美学本质其实是政治美学,是秦汉以来的大一统的政治需要把人尤其是知识分子分割、规训成政治小品后,而出现的一种小品诗学。必须认识到,在诗歌上,作为“一带一路”的“流”,其实是以我们对于先秦思想和传统的回溯为基础的,那个向外的“流”,其实也正是向上的“流”。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与“流”所经过的“草与沙”非洲世界、“油与火”的伊斯兰世界,以及希腊的欧美世界、基督教的欧美世界、清教的欧美世界、二战之后的欧美世界,真正相遇,真正交汇,并实现一种诗歌的纯粹的历史性的生成。

 

2、关于郑纪鹏的长篇小说《吉哈德圆舞曲》

 

  读郑纪鹏的这部小说,首先要从这部小说的标题以及小说主人翁的名字开始。

  这部小说的标题是《吉哈德圆舞曲》。“吉哈德”一词来自伊斯兰宗教和《古兰经 》,其字面意思是努力奋斗,尽心尽力,克服困难,努力多做好事。在伊斯兰语境中,“吉哈德”可以是个人的行为和责任,也可以是社会集体的行为和责任。关于个人的,是由灵魂做出的,关于集体社会的,则是在进行正义的战争时做出的。第一种努力被称为“大吉哈德”,人们可以运用它驱除邪恶和诱惑,净化人的灵魂,免受邪念尤其是嫉妒、仇恨等的影响。另一种形式被称为“小吉哈德”,它的意思是进行正义的战争,也就是自卫之战,目的是驱除敌人的进攻和骚扰。其战斗的方式包括了以言语、财产和生命。所以,“吉哈德”也即在个人的存在之内建立平衡,并实现现世生活目标,即人类社会中建立平衡,这一平衡即是灵魂飞向超乎各种意念的平安的基础。它指出了人性本质上的健忘以及个体的和集体的生命进程始终隐伏着的丧失平衡的危险,并要求生命的每一阶段都要进行奋斗,去和那些破坏平衡的力量作外在的和内在的斗争,在生存的外在环境中重申正义,维护自己的权利和声名,捍卫自身及其家庭的荣誉,同时还要与自我的私欲做斗争,规范和回归原初的、天赋的本性,以通达圆满之路。

  小说主人翁的名字叫“郑大猷”。“大猷”一词出自《诗·小雅》的“秩秩大猷,圣人莫之。”其中“猷”本义是指某种猴属的动物,后假借为“犹豫”、“谋略”等义,在“秩秩大猷,圣人莫之”这句诗中,“大猷”则是“绝对计划”也即“天道法则”的意思。所以“大猷”这一个人物名字在小说中起码包含了的“宏伟的计划”、“宏大的法则”和“漫长而激烈的犹豫”这三重意思。这在某种意义上,其实就是“吉哈德”这个词的中文映对。“吉哈德”和“大猷”其实是一个意思,都是在指明人如何获得存在的安宁和平衡,并在体悟天道法则的同时,与外在和自我内部的破坏力量进行抗争。

  这无疑就是这部小说的思想主旨。作者也正是在这一主旨的带领之下,向我们描述了一个大学的“诗人教授”的现实生活,和他在自我的精神内部所进行的一场虚拟的“圣战”。他的生活是现行社会的“教授的”,而他的精神却是未来社会的“诗人的”。在小说中,作者以集中而尖锐的思想能力聚焦了人的最基本的灵魂世界,显示了小说作为“人的话语”的“正确性”,同时也以近乎博尔赫斯式的“迷宫诗学”叙事方式,显示了小说作为艺术的“文学性”。

  为了促进以作者和林森、王海雪、李其文等青年作家所构成的“海南新小说群”、“海南新作家群”的成长和发展,我们应鼓励海南小说创作中的这种先锋探索意识。

 

3、关于黎飞飞的两本新书

(这是一个由速记员现场记录的发言,由于“说”和“听”之间的矛盾,里面有好多的记录和理解上的错误,但或许这样的一个“发言”,才更符合“言语”的本质。)

 

一两年了,书也不看书,诗也几乎不写不读了。以前感觉到人活着被抛入了世界,总有一样东西可以拯救自己的灵魂和肉体,但是经过这么多年,尤其是这两年空的思考以后,发现语言这个动作只能拆散,没法拯救。我们永远只能是在一种冥冥的被抛弃中活着。我现在对文学,是出于一种信仰到一种怀疑到反复的思考进入到现在的空空如也的状态。说到文学,文字的语言与我们的关系,可能也就是说,这才是最本质的关系,如果反过头来说落实到自己的作品中,也可能空空如才是文学实体,到达我们的灵魂,刺穿我们的责任,止于自我存在的一个根本性的东西。

我很久不读书,没法说话了,不是说找不到语言,而是在寻找所有的语言都是一种非议的,这种语言没法抵达我们最初的语言。就是你开口说话的时候,初发词到底是什么,我想可能是我们出生的时候第一次吸气,但是那第一次吸气过了以后,我们永远也没法回到第一次吸气——它的纯真,它的纯粹,它的绝对生命和绝对的真,已经不存在了。所以,文学和诗歌,我们说永远在返回源头,古今中外,我们所有思想者思想的问题,可能都是在这个源头,而这个源头让我们没法不付诸语言,但是语言又根本不能让我们到达那个源头。

说到黎飞飞的作品,她的《K》、《阿拉茵的相亲记》这样的文章很好,这样的文章让我想起了博尔赫斯或者是卡尔维诺的小说,好比博尔赫斯写的《恶棍列传》里写的那些小故事——那些小故事反而让我们感觉到,我们所要探讨的绝对的纯粹。黎飞飞的诗也写得挺好的,这本诗集里,我找了六首我非常喜欢的诗,分别是《我是幸福》、《五月》、《傍晚》、《又是一天下午》、《结束》、《他们都和蔼地看着我》。这些诗歌让我们感觉到,读了黎飞飞的诗,总是会感觉到有一个东西存在,就是说,每个人必然是决定了作品,黎飞飞这个人有两种角色一直在交替,从前或者是隐藏或者是相互协调,一个母亲和一个少女的东西,你跟她打交道的时候,有的时候感觉她像是孩子他妈,但是你也发现她有少女情怀,她都在自己的诗歌里体现了。但是,黎飞飞的诗歌没有像我刚才列举的那三篇她称之为散文、我认为达到了小说的文章的韵味。就是说,我们如何在世界里塑造一种绝对性,这个世界等同于真理、等同于信仰,就像耶稣,耶稣上了十字架,他是一个世界,他对于基督教尤其是对罗马时期的基督教,通过保罗这个人完成了巨大的转变——就是说,他只在一个世界中存在,这个世界就是真理。为什么说这个世界就是真理,因为它具有绝对性,耶稣以他的绝对之死构建了一个世界,这个世界不是简单的世间的世界,是绝对性真理。就是我一个人死,全人类得救的绝对之死。

黎飞飞的作品,像《阿拉茵的相亲记》就有这样的韵味,她在时间的迷宫里挑出了一个格子,这本书我们把它翻开看了时间的本质,看到了绝对性。要我说,诗歌要以时间性完成的话,也必须做到绝对性,就像符力编的《海拔》诗集里有两个诗人,一个是卡佛,一个是扎加耶夫斯基,他们两个人是干律师的活,还要继续完成绝对性的诗歌。

有一天,我突然感觉到,我们活在这世界上,人类一切的东西就是三个东西,这三个东西在运动,在调整,在纠偏,在斗争,然后形成了一切知识和精神的根源。这三个东西就是:概念、语词和指称。其实诗就是把“语词”和“指称”带回“概念”的一项工作。当然,我们的心,我们的脑海,我们的自我,生产了一个概念,它对我们说出了以后,到达你与他、你与他人,进入社会,它已经不是一个概念,是一个语词,当这个语词落到客观世界的时候,变成了一个指称,当这个指称再被抛弃的时候,再被抛远的时候变成了一个符号。在我们这个时代是符号盛行,我们被符号和编码控制的时代,我们如何让它完成倒退,让每个词回到原初词,它是你脑海里第一次感觉到创生它,并且指明它的概念,它包含了你的血和肉,你的生命,你的一切。

我们海南写诗的诗人,像陈有膑、洪光越,这两个小兄弟他们都具有这样的本领,他们的诗歌读起来就会感觉到和我们的心那么近的一种气质。我们不能把诗歌作为一种描述性的东西,描述性是一个到达止成界的东西,是小说在形成一种持久或者是一种历史记录。所以,黎飞飞与我们相比,她有她的独特性,这种独特性就是对一个世界的塑造能力,她呈现在她写的非小说散文里。作为她的兄弟,我们希望飞飞能够把她的能力发挥到淋漓尽致,达到绝对世界的生产能力。这种世界生产不是一种再生产,是第一次生产,每一个世界被你所塑造了以后,它成为了一种原初性。

我再插一下话!刚才亚冰提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对飞飞的写作,他提出作家和诗人居住在哪的问题。他列举了凡是你不喜欢的,大家都喜欢。你住在大园古村还是住在哪,你真正住在大园古村,还是仅仅是作为一种表象的居住?这个问题非常重要,这是一个无比重要的问题,对一个作家或者是诗人来说这是一个基本型的问题。

一个作家到底居住在哪里?毫无疑问他要居住在大地之上,要在这个地球之上,要在这个宇宙之中,要住在世间之中,最终就是世间的大地,就像海德格尔在《走向语言之途》那本书里讲到的,一个语言所构成的大地。这点无比重要,比如说,不能说好像是住在大园古村,你是爱它,它属于你,你爱死它了,但是,你的作品始终是在大园古村之外,这样不行。

我们可能是在故事,或者是在历史中获取了一句话,比如说大园古村的一个许秀才去文昌,这句话只是一个历史合法性的佐证,我们如何把历史性的合法性还原成一个世界的合理性,最后还原成人的非理性状态,我觉得这才是文学。像严敬写的《养鸽子记》,林森写的《关关雎鸠》,包括莫言的一些作品,以及博尔赫斯,一生都是在写时间,他真正是住在迷宫里的,你把“许秀才去文昌”这句话原封不动的转叙了,它只能是一种转叙,这个转叙让你没有一个居住地。像“许秀才嚼着槟榔去文昌”那就不一样了;“许秀才嚼着槟榔,在五月的月光下去文昌了”,这又是另外一回事;“许秀才的心里嚼着一颗槟榔,看着海上的月光去文昌了”,更不一样了。

我们的写作是对一个历史合法性的爆破,我们不停的这样爆破,指出历史的非法性,历史性的描述是对人是一种非法的瑕疵。人要在历史中存在,我们只有通过貌似合法性的爆破,回归到非理性——这种非理性才是真正的合法性。对于人来说,不能有一个表象化的居住地,但是,我们没有进入到那个居住地,我觉得亚冰说的这个问题,可能对飞飞姐来说是一个重要的问题,我们如何让大园古村在文学描述中具有它的广域,这种广域是时间上的广域,心灵上的广域,而不是我们描述的语句。要不停地爆破那些描述的语句。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7-01-06 08:37)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冬暮

 

 

自动售货机已经空无一物

孩子们在列队

经过红色的加油站

天已经黑了

雪开始渐渐覆盖栅栏后的草坪

有一个人穿过天桥

要到马路的对面去

手插在温热的裤袋里

有一盏灯亮着

有一本书翻着,页码是四十三

书上空无一人

有已经结冰的水池和早已衰落的花朵

有还未打烊的蛋糕店

有冒雪运送蔬菜的汽车

有一个尚未进入的院落

在某个陌生的拐角处

有一只看不见的手

在抚摩着金色的头像

有个人看着我,不必在战争中死去

有半数的城市还这样生活着,不必去杀死另一个城市

有厚厚的雪,雪不一样,是别的东西

雪覆盖,在干它自己的事

2017.01.06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7-01-05 09:08)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这些天

 

 

这些天我在想冬日的集市,妈妈

我在想集市上的咸鱼、布料和风

我在想什么东西可以出卖

集市上也有流浪不止的东西

 

我在想我是否活在我的人生里

我在想人是否葬在他的坟墓里

我在想我每天出门时你都会在家里等我

 

我在想雨后田野上那些野草的气味

我在想我在床前脱掉我六岁的鞋子

人们在清真寺里脱掉他们的鞋子

 

妈妈,你送给我的东西至今在我的身上闪光

我整夜睡不着,我开始

想这些,我想这些

我也睡不着,有什么不让我结束,你让我睡吧

2017.01.05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7-01-04 08:38)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岁月如此短暂

 

 

1

星期六那天,我们听到的是一个盘子碎了

星期天,看到的是一个罗马人到了伦敦

今天一整天,是一个人站在那里

好多人向他投石头

人们把石头投到他的腿上,投到他的背上,投到他的头上

人们把石头投到石头上的时候

天就黑了

 

2

那纸上写的字,人们不会去读

人们允许它存在

 

那人头顶上的云已经旧了

人们不会给他安放上一朵新的云

人们看着

 

人们领着自己的命运

繁殖长长的句子

 

人们不会用句子

去赞美任何人的命运

但允许万物相互赞美

 

3

我的母亲活着

可我的外婆已经不在

好多眼睛都曾流泪

但坚持不了一个世纪

 

我的肉体还在

我的心已经死去

好多人都活着

但坚持不了一个世纪

 

它们从我们的身上取走所有人

它们住在我们的家里

它们让我们哭了一会

但坚持不了多么一会

2017.01.04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7-01-03 08:37)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阿勒颇的祈祷

 

 

请你隐去我的名字

请你保佑我不是昨天的我

让我看见我的脸

请你把阿勒颇归叙利亚

把母亲归阿勒颇

请你把记忆和荒凉归我

把遗忘和水归你

请你把每一滴水都洒在人们曾称为故乡的土地上

请你给我广袤的原野

请你让我看到最后的落日

听到最后的鸟鸣

请你不要把我经受的这些留给我的后人

2017.01.03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致一位正午走过的陌生少年

 

 

你是一只日光中路过的小鹿

路上有你的影子

你是一本我尚未翻阅的书籍

如果打开世界那隐秘的图书馆

那书架的深处有关于你的目录

你没有名字,没有故事

无所作为,默默无闻

对于我来说

你不是一个,而是许多人

我坐在海岛的街头

在一棵树下

一条有些温热的石凳上

你从我面前路过

我不能知晓你有什么样的过去

也不能预测你有什么样的命运和未来的荣绩

我只能证明

你曾在阳光翻涌的时刻从这世界上走过

你路过时,头上闪耀着父母的恩惠

身上显露着时光的慈悲

2017.01.02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7-01-01 00:31)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天国的摸样

 

 

天国一定是我的故乡的摸样

住在天国里的人一定是

我的邻居那样

有两个孩子,吃早餐

穿着一件夹克过冬

一定有一辆自行车,可以骑着

穿过天国的街头

沿途有无花果树,和喜欢吃

无花果的女孩

有书籍和读者

白天和黑夜

唯一和杂多

人们围在一张桌子的周围,聊天

和谈论未来的天气

直至一首诗的结束

2017.01.01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6-12-21 08:08)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仙鹤

 

 

是的,仙鹤来自内心——

我和你一起开车去往海湾

 

很晚了。有一年

夏天,星光闪烁,水面上也有光亮溢出

 

在一个宽大的门槛内

蓝色的行星,犹如一阵风停止了卷动

 

我和你,把车停在一棵长青松下

车轮沿着松针,继续穿过世界

 

在远处的灯塔上,光依靠眨动

唤起人对于人世的不断重复的感觉

 

我们几乎能看见那闪动中隐藏的银器

看到黑夜中那些细微到无的事物

 

而仙鹤此时在内心的深处涌起——

但它既不鸣叫,也不飞起

 

如那些曾经独自伫立的真实的事物

我们站着,面对着海湾,一遍一遍地否定,又一次一次地肯定

2016.01.19

 

 

回声

 

 

他们很快就会给它们编上编号

为这些骸骨

为了能叫出它们新的名字

 

它们被重新复原

返回它们离去时的样子

颌骨放回原处,发出恐惧的叫声

 

脸上覆盖的泥,被仔细地扫掉

手指的一个骨节

也被从很远的地方找回

 

食物回到了腹中,饰物回到了身上

一整座花园,也被铲子小心翼翼的

完整地掘开

 

然而,工作只能到此为止

人们不会知道它们在花园里都说些什么

不知道那些舌尖上丢失的词语

 

人们不知道自己的灵魂最终都去了哪里

聚集在死亡的周围,心爱的到底是什么

也不知道那些从不隐藏却永不相见的事物

2016.07.05

 

 

雄鸡

 

 

我看见那岩垒上的雄野鸡

冬日的轻雾刚刚散去

白色的光中

它转动的眼珠靠近一本恒星上的书籍

 

我慢慢打量它金色的翎子

听见嗓子间那细细的气息

雾气中也许还隐藏着更多的想法

这只是时光向我们显露的形象之一

 

也许它只是来向我显示身体和思想的关系

岩石的顶上有一只金色的雄鸡

雾中我来到深密的林中

只是身体踏入思想的领地

 

冬日的风在抹去树枝对于重力的怀疑

我沿着没有标记的小路重返我的来处

树林中的雄鸡更加闪亮

直到浓雾在一条路的深处再次升起

2016.01.19

 

 

岁末

 

 

我坐在一列火车上,窗外

是空空的稻田

一闪而过,水从水管里喷出,溅起

我想起了多年之前

我见过的那个人

那时,我和他一起在另一张桌子上赌博

掷骰子,钓上一条金色的鱼

那时我们隔着一张桌子坐着

每个人都有一所金色屋顶的房子

除此以外,有一个正在看着我的人

他看着我,他的手里

握着所有的历史和真理

历史是一个咳嗽的胖子,真理

是一个高高的瘦子

我想起,已经很晚了

雨滴从密室里下来

你已经走了

外婆坐在一张椅子里

所有的身体都已照料着思想睡着了,如同

我已输光了一切

我想起,我曾起身探望窗外远处低地的光

所有的灯火都已熄灭了

只有一只眼睛在深处闪亮

2016.11.24

 

 

水中的城市

 

 

我想去往一个我从未去过的城市

在那里碰上你

和那个在夜空下弹着蓝色吉他的黑人

我想我去时那里正下着一场雨

没完没了的雨正如我去往那里的脚步

密集的雨点打在蓝色的屋顶上

正如谁在诵读着他一生写下的情书

我想那个城市曾经坐在雨里

正如我曾坐在太平洋上

太平洋是我将要给你寄走的一包快递和语句

我想给那个城市拍一部电影名字应该叫《水中的城市》

一部电影就如一条没完没了的公路

人们在那条路上没完没了地走着,没完没了地活着

深信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一切都是孤独的

我想这样的城市不在我们生活过的这个尘世

但只有在尘世里活着才能看见这样的城市

如果我到了那个城市我会把它快递给你

如果有一个快递可以容得下那么多的水

如果有人愿意在黄昏敲门给你冒雨投递

如果你相信一切都没有结束像水一样贫乏和永恒

2016.09.16

 

 

夏日之树

 

 

它被砍到了

因为遮及阳台

以及阳台上晾晒的衣物

 

一个妇人

抱着孩子

她年轻的丈夫

在楼下挥动着锋利的斧子

 

几乎就要贴着地面

但为了斧子更好地切入

他选择了离地

五厘米

 

他选择了它的根

和他的生活

斧子和理性闪耀

根与枝叶分离

 

他已经把它伐倒了

它被移到了一旁

就像现在的样子

 

如今那儿

已经什么都没有

时光到了尽头

季节也不能再创造什么

2016.06.28

 

 

一只老虎穿过黄昏时的墓园

 

 

一只老虎穿过黄昏时的墓园

一只老虎穿过黄昏的墓园时

是一个物种,而不是

一个个体

 

一只老虎静悄悄地穿过黄昏的墓园

是一个迷宫,进入另一个迷宫

再加上第三个迷宫

 

是老虎、黄昏和整座墓园

是死亡、消失和过去

 

是一只老虎在静悄悄地穿过整个欧洲

是亚洲也有一只老虎在悄悄地穿过

是一台内部精密的仪器

 

是墓园、黄昏,和老虎

是三者在同时穿过墓园

一直延伸到边界

 

是一只老虎在穿过黄昏的墓园

它要显示可知、符号、喷泉,和空旷

2016.03.23

 

 

康德

 

 

今天我又读了康德

我又想康德

应该是个虔诚的人

他应该有上帝

每天向他哀告三次

 

我又想

他或许有一双哥白尼的眼睛

有一颗但丁的心

他没有乌鸦

占卜未来

没有稻草人

带领孩子们回家

 

他应该有雨伞、礼拜日和一个问题

雨伞是黑色的,礼拜日

是芳香的

散发着那种芒果味的清香

他的问题那么大,显得比一座空空的教堂还要空旷

2016.01.18

 

 

我的心是湿的

 

 

因为太平洋

因为词语

雪降落低地

因为拐过岬角的邮轮

因为重又凝结的鸟群飞进我的脑海

因为纸的耳语

咕哝着的那一点点光

因为何处都不再有的幸福

因为那驱往悬崖的车辆

因为岩石

倒影在白色的雪地上滑行

好多人已不在人世

因为祭坛是如此的宁静

我此前曾来过荒野此地

我静静地沉思我是否是我自己

2016.01.16

 

 

白鹳

 

 

把外衣涂成黄色的宾馆

丛林中一头垂着脖子的鹿

从公路一直通往海滩的荒野小路上

路上的鹅卵石,与石头平行的词语

和思想。谜一样的声音

割草的人,骑自行车的人

对天空的赞颂,和散乱的街道的名字

以及此刻,黑格子窗帘上的押韵的斑点

幽灵与傍晚的光,大海在山峰上的翻滚

2016.01.15

 

 

下午

 

 

我请我来看看我自己

我问了我几个问题

请我坐下

我为我掸掉鞋子上的土

显得有些客气

我说客气点没有什么不好

一生难得有这么一次

一生难得有这么一次

我被我邀请到这所房子里来看看我自己

我看到我已经旧了

脸上已经布满了沧桑

我挨着我坐下

看见我已经没有细致的爱

身体上也没有了光

我坐在那里

我在一件孤单的事物里

我孤独地睡着了

2016.03.22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江非

文化

分类: 我评

火山——岩石——村落:凝固与聚集——空间与记忆

——看见,解码:一种现象的研究方法及一切知识的根源(提纲)


 

一、概念界(是)——语词界(有)——指称界(在)(——符号界)

1、概念——判断——推论;

2、真理——意义(价值)——历史;

3、信仰——知识——实践;

4、同一——普遍——共同(承认,认同;罪,舆论);

5、本质——映像——现象;

6、上帝(神)——基督(神子)——选民(议会,人大代表);

7、我——你——他;

8、本我——自我——超我;

9、誓言(诅咒;诗)——述言(咒骂;散文)——证言(指责;小说);

10、力学——数学——几何学;

110——1——3

12、作品——物品——产品;

13、是——是者——是着;

14、是非(道家,道名论,同一性)——有无(墨家,刑名论,普遍性)——阴阳(儒家,正名论,共同性)。

二、共通体和一致性

1大地,屋子,墓碑——延安的黄土和窑洞;

2肉体,躯体,身体;图像,影像,魅像——幽灵与历史,囚禁和解放;

3共产主义;作为他者的自我。缺席,溢出,褫夺。

三、潜意识和剩余价值

主体,小客体,大对体;崇高和意识形态。

四、空间、时间和记忆

无差异重复;孤独、沉默,拒斥,无法聚集;深渊,疯癫,革命。

五、《易》的爻

连线,断线。形式:三爻成一卦。
阅读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江非
江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9,808
  • 关注人气:1,9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江非,1974年生于山东。
新浪微博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