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公告

江非(1974—    )。诗是对“是”的一个理解和对于先验逻辑的纯粹映现。

博文
(2018-08-22 09:45)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一个人不应该孤独

 

 

一个人不应该哭

不应该病死

面对着生活

 

一个人,不应该去收割

弯着腰,面对着北方

广袤的田野

 

一个人不应该幸福

不应该孤独

一个人不应该独自走着去过河

2018.08.22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08-13 19:06)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日子里没有我们

 

 

日子不给我们座位,日子让我们整齐地站着

日子里我们的路太远,我们走错了路

 

日子停一停,用一个好日子等我们

我们选一个好日子生下我们的孩子

选了另一个日子去上吊自尽

 

日子白白流失,日子里没有我们

日子里我们从未去过喜马拉雅山

日子在喜马拉雅山上空空流浪

喜马拉雅山上的日子那么白

白日子里没有我们

2018.08.13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08-12 23:31)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夏日

 

 

一个孩子把手

搭在另一个的肩头,一个

留着长发,小小的年纪就有了

泛黑的胡子,一个

手叉着腰,腿侧向一边

一个在笑,一个没有笑

但也没有忧伤

一个看着远处

一个什么也没有看

他们的背后,是

一排高高的杨树,紧接着

是一片葱郁的麦田

在拍照之前,他们

好像谈论过了什么

但不需要沉思得太多

田野里有人在劳动

有一只鸟,从树的枝桠间飞过

时间好像是二十世纪

八十年代,这天下午

三个少年,在这儿留下一张合影

然后从不远处的中学毕业

然后是日子里

再也没有这样轻松的夏日

日子白白而过

2018.08.12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08-12 17:06)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给弟弟

 

 

你们还记得吗

多年前,我和父亲

去临沂城拉木头

我和父亲早早地出门了

你们还没有起床

那年你们都还小

父亲刚好是

我这个年龄

我们要盖房子了

我和父亲去拉新房子的木料

你们还记得吗

你们醒来后

不见了我和父亲

你们很失落

你们问我和父亲

去了哪里

什么时候回来

母亲正在灶房里

烙着煎饼

在满屋子的蒸汽中

她说下午的时候就可以

见到我和父亲

你们还记得吗

那年我和父亲回来已经很晚了

夜空中布满了星星

你们站在巷子口

我和父亲回来

不是我和父亲一起拉着车

而是我一个人拉着

走到半路时

父亲磨破了

他腿上曲张的静脉

血灌满了鞋子

我一个人拉回了四千斤木头

和我们的父亲

你们还记得吗

那年我也不比你们大多少

我十五岁

父亲刚好是我如今的这个年龄

你们期望着我和父亲

能给你们带回包子和画册

可我拉回的

只有我们的木头和父亲

2018.08.12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这并不是生活的全部

 

 

我每天从床上醒来

然后抽烟,喝一口水

然后去办公室,然后

再在中午原路返回

我走的路很短,路上几乎没有行人

一条小路,我喜欢这样的孤单

路上只有落叶和头顶的云

然后下午,我又起床再走一遍

傍晚再原路返回

但这并不是我全部的生活

我还会去菜市场买菜,买米

买回一些调料

还会躺在沙发上开着电视机

但我并不看,我看着电视机

在想着别的东西

我还会想想火星,想得很远

但这并不是我生活的全部

我还要迎接另外一些东西

它们从很远的地方来

它们敲我的门,让我手中的钥匙

簌簌作响

它们踩倒潮湿的夜草

整整一夜,在灌木丛中潜行

它们留下自己的踪迹和心

让我在早起的晨光中看到

这样的迎接,每晚都要进行

每晚都不能结束,我不知道

一切将如何结束

我不知道,一切该如何结束

只有我回家后

家里的灯才发红地亮着

我死去后,没人能记得我

但有一把铁铲子会挖出我

2018.08.12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08-10 20:08)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真正的孤单

 

 

当地球上

还剩下了最后一个人

他显得无比孤单

 

他站在傍晚的门口

整个地球都已是他的家

 

他想喊一声

没有人呼应

 

他想去敲敲邻居的门

一起去钓鱼

没有人答应

 

他真的去敲了敲

那个邻居的门

真的没有人回应

 

他显得无比孤单

他站在地球上想

他为何会如此孤单

他明白了

原来真正的孤单

不是就剩下了你一个人

而是你希望

这个世界上

还有其他的人

2018.08.10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我们把黑夜抹在任何食物上

 

 

我们将把我们的心世代相传

我们心里那些低低的话语

我们说出那些话语时绝望的语气

 

我们害怕

更会相互害怕

我们把一头野兽养在我们中间

我们隔着一头野兽的家

用眼神交流

 

我们面无表情地到门口

拿回我们的快递

回到家里

我们想着家要建在何处

我们相互摸一下对方的手

然后慢吞吞地吃下手中的面饼

 

我们把我们的脸埋在

一小堆碎报纸一样的爱里

像一个偷了火柴的人

像一个偷走了自行车

不敢出门的人

我们深爱着自己的母亲

她却生错了自己的孩子

仿佛一切永远都是这样

 

我们坐在家里

坐在沙发上

我们设法活下去

我们把黑夜抹在任何食物上

我们把庇护所建在黑夜上

我们在古老的庇护所里睡觉

整碗地喝下黑夜

我们用一只手触摸光,光和更多的光

2018.08.10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08-07 18:13)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这些无用的东西

 

 

扔掉什么呢

这些无用的东西

一个碎了一个缺口的杯子,一张写过字的纸

一百本书和

一盒过期的茶叶

扔掉什么呢

这些再也派不上用场的东西

一双旧了的鞋子

坏了的皮带

吃过的点心

留下的空空的盒子

它们,都还在原处

都还占据着一个位置

杯子曾经被伸出的手传递

书曾经被手翻开

盒子里曾经装着小小的甜食

扔掉什么呢

这些已经旧了的东西

它们有的失望着,像一只眼睛

有的空空的,像一个真理

有的冷冷的,像一本户口簿

它们放在我偶尔能看见的地方

我随手就可以将它们丢弃

它们却一直放在那里

像一个等我去存入的账户

2018.08.07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08-06 12:23)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到了草原

 

 

到了草原你要看看那里的辽阔

看看风如何在草叶上吹

牛羊如何在草丛间起伏

你要跑上一阵子

感受一下在茫茫的辽阔中

人是什么

你要打一个滚

翻上一个筋斗

像一匹马一样

像一只羊那样

你要在草甸上

席地而卧

野心勃勃

到了草原

草原上没有什么更多的景象

唯有草

和由草构成的辽阔

辽阔就是风可以自由地吹

人可以忘情地奔跑

你跑累了

要在一只绵羊身旁躺下来

伸手拔起一根青草

多拔一些青草

放进嘴里

尝一尝草原的味道

尝一尝辽阔的味道

2018.08.06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08-05 23:39)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颓废是一种死亡

 

 

颓废是一种死亡

我必须告诉你。我,一个颓废的人

一个半死不活的人,不想说话

也不想出门,不想占有

也不想失去

我,一个颓废透顶的人,整天

去办公室上班,但什么也不想干

整天走同一段路,但不知那路上有什么

整天回到家里,在沙发上躺下

不想做饭,也不想烧开一壶开水

颓废是一种死亡

我必须告诉你。我

不想再翻起任何书页,也不想

给任何人打电话。我不需要女人

也不要任何女人的安慰

我将清空我的电话本,删掉所有的邮件

我将把车卖掉,锁上房子里多余的房间

我将把钥匙扔掉,不再打开电脑

颓废是一种死亡

我已是一个颓废透顶的人

我将不再吃药,也不再期待光明

我将不再走路,也不让我再为死亡啜泣

2018.08.05

阅读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江非
江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2,650
  • 关注人气:2,00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江非,1974年生于山东,现居海南。
新浪微博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