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公告

江非(1974—    )。诗是对“是”的一个理解和对于先验逻辑的纯粹映现。

博文
(2018-06-18 21:39)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等待

 

 

被困在那里

绕着矮矮的桩子

好像无人能靠近

 

眼睛不向上抬起

但看着任何一处

不放过任何

周围的事物

 

然后

高高地弹起后蹄

又迅疾地落下

使劲地摇动

头和脖颈

 

甩动有力的尾巴

驱赶身上的牛虻

 

然后,静静地

注视着远处

轻轻地翕动鼻翼

耳根带着耳尖

缓缓地转动

 

好像已经听到了什么

嗅到了那东西的

气味

 

好像有什么东西

能让它温顺下来

并等着让人靠近

 

直到整个夏季都慢慢过去

直到干爽的天气

渐渐转凉

 

空气中再也没有河水

与新草的气息

2018.06.18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05-28 17:52)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给山东

 

 

我不要菩萨

我只要你

我不要良田万亩

我只要你的两个乳房

我只要有一个夜晚

有两盏小灯

有两个未来

头枕着两袋麦子幸福地睡去

2018.05.28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05-23 09:13)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神木,神木

 

 

神木,神木

你是一块神奇的木头

 

你有燃烧的煤

运出陕西

 

你有一滴温柔的泪

堆在北方

 

你有一块

黑色之玉

 

你有一座

死神之堡

 

你有一片高原

远走内蒙

 

你有十只遗鸥

飞出暮色

 

神木,神木

这一切,须有一条黄河

彻夜抱着

 

须有一盏妈妈的灯

彻夜照着

 

被一只妈妈的手

彻夜抱着

2018.05.23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05-16 07:30)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自行车之恋



我骑在自行车上

我在路上走

我想路更长一些就好了


这条路再长一点

就可以通到你那里

我就可以骑着一辆自行车

去你楼下找你

2018.05.16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05-16 07:21)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我们的灯



我们的灯照不到那么远

刚好照亮一块够生活的地方

父母、儿女和孩子坐在灯下


我们的路也走不到多么远

刚好能走到田野

我们挎着祖母灰色的篮子

坟地,也不是很大,坟头

也不是很高

刚好够一只无声的麻雀栖落


刚好够一块手帕包走

在路边的灯光下拿出来看着

又一个世纪快过去了

我们依旧孤单地从自己的怀里

掏出我们深藏的事物

在每一个日子反复地看着

看着,却不哭

也不让别人哭出声来

我们为别人,准备了另一盏灯

它在后院的杏树上挂着,彻夜地亮着

2018.05.16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05-08 07:21)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下午的时光

 

 

强壮的电钻

在楼顶上轰鸣

下午的时光掠过

绿色的树丛

 

远处的吊塔升降

带动楼层升起

热带的忧伤

再次拍打行人的后背

 

向上的鸟群犹如

返乡者的队列

傍晚的蓝色

再次注满意外的天空

 

一颗亮星出来

在人世,寻找着

一个晚饭前的男孩

寻找

人在童年中的生活

 

已死者的泪水

再次从眼眶中复活

2018.05.08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题符力拍陈有膑夏日小相

 

 

我想你由一个绿林好汉

变成一个钢铁莽汉

我想你骑着黑色的骏马

但比马走得更远

我想你半夜不睡

但有光照亮你的桌子

光是一扇灰烬之门

开了又闭

我想你有一辆自行车

可以去远方

远方不远,就在你的姑娘那里

一个好姑娘

是黎明的雨

还是夜晚的词语

我想你一生坐在你的姑娘身旁

有时候说一个词

有时候

一动不动,沉默着

不说一个词

一动不动

也是一个好日子

2018.05.07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05-07 01:30)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挖土豆

 

 

并不是每一年

我们都会

去挖土豆

每一天

都挖那么多

 

田里的土豆种下了

土豆秧郁郁葱葱

有的年份

会长满了土豆

有的年份

却只有零星的几个

挖土豆的日子

是那些土豆多起来的日子

 

那样的日子里

我和外婆

会挎着篮子

每天都去一趟土豆田

我在前面拔掉土豆秧

外婆在后面挖出土豆

 

在郁郁葱葱的土豆秧中

我的头发

又黑又短

外婆的头发

又长又白

 

也并不是每一次

都能看到我和外婆

在土豆田中出没

有时候

我们的头埋得太低

全神贯注于手中的土豆

仅会看到土豆秧的晃动

干得久了

有些累了

我们停下来歇息

抬起头来

人们才会看见

有一个少年

和他的外婆

在夏日深深的土豆秧中间

挖土豆

 

地里的土豆挖完了

我们再去干别的事情

2018.05.07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05-05 15:15)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写信

 

 

这是我的手

我把它给你

手里的一封信

也给你

信来自于一支夜晚的笔

这支笔也给你

信里的故事

来自于我的祖母

和一眼夏日的井

我把那井里的水

也由深处打上来

给你

把这个下午给你

把下午的这段生活

也给你

它来自于一段我的沉默

和一个燃烧的芒果

我把这个燃烧的芒果

和一棵烧着了的芒果树也给你

芒果也是大地和埋在地下的那些事物

给你写信的方式之一

2018.05.05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你应该在一个下午去巴黎

 

 

你应该在一个下午去巴黎

你去巴黎时尽管我不在那里

你应该在巴黎

坐在我的对面

读一本红色封面的书

尽管你的对面什么也没有

下午的巴黎一张空空的

无人躺卧的长椅

你应该给巴黎下午的每一个女孩

都打个招呼

尽管每一个下午的女孩都不会

搭理你

你应该低着头坐在巴黎

想想北极

和北极的爱斯基摩人

极夜中的爱斯基摩人

没有上午没有下午只有红色的头发

和爱情

他们相互熟悉一切

但默默地坐着

你应该想到巴黎的下午会下雨

巴黎的任何一场雨都会

从下午下起

我不在巴黎但我的雨

早已下到了巴黎

第二天湿漉漉的巴黎

从一个少女的潮湿的眼里醒来

巴黎的下午其实是一个不说话的

湿漉漉的少女

你应该在下午时起身去巴黎

遇到一个女孩相当于

遇到一场雨

2018.05.04

阅读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江非
江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9,043
  • 关注人气:2,00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江非,1974年生于山东,现居海南。
新浪微博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