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公告

江非(1974—    )。诗是对“是”的一个理解和对于先验逻辑的纯粹映现。

博文
标签:

文学/原创

江非

诗歌

分类: 诗歌

“天星诗库”。北岳文艺出版社。

中国版本图书馆CIP数据核字(2018)第237803号

开本:787mm×1092mm  32开

字数:133千字

印张:7.25

版次:2019年1月第1版

印次:2019年1月山西第1次印刷

书号:ISBN 978-7-5378-5715-4

定价:32.80元


天猫:https://detail.tmall.com/item.htm?spm=a220m.1000858.1000725.106.3da637a29lnqlm&id=589733794712&areaId=469027&user_id=3035490909&cat_id=2&is_b=1&rn=1d25a59a0a4ad7fe415ab20f437cf42a

当当:http://product.dangdang.com/26925058.html

京东:https://item.jd.com/44527860715.html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不能让大地空无一物

 

 

杨树在一条弯曲的小径上留下它的落叶

云慢慢变黑,掉下细细的雨滴

外婆抱抱我,然后在山坡上

隆起起她低低的最后的屋脊

 

如果没有松鼠

松果也不能一直待在树端上

 

它仍旧要在晚上从树冠上跳下来

它不能让月光下的大地空无一物

而它什么也不做

2019.01.19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1-17 16:51)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这里

 

 

这里犹如一座医院让人忧伤

树木永远的绿着,田野

是为了让人们看见

新的墓堆在围着旧的坟墓

慢慢地向四处蔓延。就像雨林中

穿过的高速公路上,总能看到

疾驰的快车突然翻倒,停住,报废

然后被一辆黄色的拖车草草拖走

 

潮湿的动物和暮色

一同从大海深处升起

阴郁的天色,在比树冠高一点的地方

一动不动

草叶轻微地晃动着

在雨水未干的荒地里不祥而快速地生长

无名的鸟儿依然悬在不远的半空里

为所到之处的不幸与无常深夜哀鸣

人们都睁着眼睛坐在孤独的房子里

看不清前生,也看不到来世

如果有新的悲伤到来

孩子将第一个哭泣

2019.01.17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1-15 22:56)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有一年

 

 

吊瓶已经挂了一周,她还没有醒来

亲人们已为即将离世的人

铺好了厚厚的麦穰

六个人齐手将她搬移

好像她已被随之搬空

如同丢了魂魄的孩子

没人能打破那身体的平静

妈妈坐在最前面

我紧靠着妈妈

还未长大的两个弟弟

远远地站在门口

一堆刚刚送来的白布旁

父亲站起身来,迎接

一个一个到来的亲戚和邻居

他们走上去,看她,回忆

有的点点头,拿起她的手,静默

犹如某种遥远的存在

她已超出我们和凡俗

已被永恒的冰霜冻结

一种我们无法到达的认识

我更近地靠近母亲

把身体弯到最低

像一个等待拯救的孩子

有人拍拍我的肩膀

我抬头看见桌子上她的照片

倚靠在墙上,被故意冲洗成了黑白色

熟悉的眼神,看着我

我躺在麦穰的一角,梦着

但醒着,手中握着她用过的拐棍

厚厚的麦浪缠绕着我,像一场雪

我没有应答,但听到有人

把扫帚伸进了秋天的黄昏

妈妈轻轻地唤她,并

使劲地用手推我

我确认是她又活了过来

直到她可以转头,呻吟,抬起眼睛

看我。我知道死亡并不可怕

但外婆已从此不再认识我

更多的人惊奇地围了上来

垂着头看着眼前的奇迹

无限的睡意一层层涌来

守候的困倦让我缓缓闭上眼睛

她曾是那么爱我,但在真正的梦中

她不再抱我,也没有喊我

她选择回来,也只是为了看看我

然后在三年后,第二次离去

真正的死去,永不再自动回来

2019.01.15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我们都怕寂寞和孤单

 

 

菩萨,开门吧

看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

有一盘供果,一块饭糕

几炷香,还有一个不大的心愿

菩萨,我给你带来这些

不是怕你饿着,不是怕你没有钱花

而是怕你走在回家的路上时

没有人给你说话,太过于寂寞

我们一个人走在路上时

都怕寂寞和孤单

在我们蒙着眼

走向死亡和遗忘的

漫长的鹅卵石之路上

2019.01.13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1-12 13:53)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薄暮之中

 

 

三个女孩抬着垃圾桶走下台阶

刚走了三层她们就累了

停下来,站在一起说笑和歇息

一位年轻的孕妇,举着手机

穿着红白相间的横纹袍子,从树丛边走过

高高隆起的腹部,意味着一个新的孩子

和他新的哭声不久后将来到人世

在物业公司里做会计的那个女孩,是个很好的女孩

说话的声音总是很低,总是远远地冲着你微笑

此刻正扣好头盔,骑上她银色的电动车准备回家

一张模糊的洒了油漆的脸

从一户正在装修的房子的

窗子里探出来,侧身看看天色

又很快收了回去

这是一日终将结束和失去之时

天空和地面分配给每个人的时光和生活

我一个人坐在台阶最高的地方

看着眼前刚刚开业的购物广场闪烁的灯火

扶梯上正在上来或者下去的人

我感觉不远处坡地上的那片密实的树林里

有一只浑身素黑的鹪鹩正在树枝上看着我

那感觉就像是去年冬天有什么在背后轻轻抚摸我

我也在用我的掌心轻轻抚摸着它

2018.01.12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1-08 07:28)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野雁飞过

 

 

谁记得一群一群的野雁在头顶的夜空里飞过

那些野雁,在星空下

闪动着周围的空气,手臂搭着手臂

肩膀靠着肩膀,飞过山东省的上空

沙沙声,像父亲在谷场上筛着干瘪的稻谷

如果它们不推动空气,翅膀下就是漂浮的深渊

谁知道这些野雁这样飞过星空下崭新的麦田

触到漆黑的泰山山脉,只是为了成为它们想是的东西

我曾倚着软软的草垛看着它们

在秋天的夜里,我知道我只是低低地虚度时光我还不是

野雁在飞,圆圆的筛子在我父亲的手中发出沙沙的声音

2019.01.08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1-07 08:19)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又一个故事

 

 

一个父亲带着他的四个孩子

到森林深处去看一只吃草的野兔

野兔却被一只狐狸咬断脖子叼走了

孩子中最小的女儿吓得哭了起来

其他的孩子脸上也都露出了惊恐的无奈

父亲看着眼前的情景也很无奈

只好领着孩子们又回到了他们的庄园

这时,他的朋友正在院子里为他们建造一座水塔

木楔子楔进高高的木桩,将蓄起水和水压

孩子们的母亲正在厨房里烤饼

他已经有好几个月不和她谈起自己的事情了

饼的香气如琴声传出了浓浓的苦恼和哀怨

晚上,他坐在火炉前,喝酒,又想起白天的事情

凌晨三点,天还未亮,他想起了

夏日里垂下来的一串葡萄,葡萄树下的

一只母羊,小时候山谷里渐渐升起的雾气

平原向群山起伏的絮语和草木

他想起他的母亲曾在灯下织毯子和毛衣

她把织好的毛衣和毯子递到他手里

他想起他已经快这样度过了一生

另外,一个初秋的早晨,父亲

要送他去学校,他在头一天的夜里睡不着

如今父亲已经不再和他说话,也不让他触摸

好像影子没有起始也没有终结,一直尾随

他想时候到了,时候到了,他的时候到了

 

那么,故事说到了这里已经足够了

这是一个关于孤独或者糟透了的孤独的男人的故事

这是他信奉神也是他弥留人世的最后时刻

2019.01.07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1-05 02:06)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我们依然相爱

 

 

死去后我们还会住在同一个房子里

受惩罚的时候,我们还会排在一排

我们还吃同一块面包,呼唤同样的名字

我们记得我们穿过的衣服,我们用过的碗筷

如何一起穿过一片松林去往夜晚的海边

然后再沿着弯曲的海岸从另一条路上回来

我们睡过的床依然存在

我们竖起的壁橱依然矗立

我们信过的真理依然有人相信

读过的书依然有人在深夜去读

死去后,我们将不会占有陌生的空间,将不会再跨越边界

但依然会像我们的父母一样相爱

但我们已经不再做爱

但我们依然记得我们曾如何去爱

2019.01.05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1-05 02:02)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我的心

 

 

我希望我可以没有这颗心

我可以不用记住什么,也不用忘记什么

我希望它是一枚水果,要到了秋天才会成熟

桃子,苹果,梨子,随便什么带点甜味的东西

我的心,一头熊冬眠过后留下的深洞

一件穿了很久忘在柜子里皱巴巴的老式上衣

我希望,有一只熨斗,能在深夜把它熨平

有一个寻找野草莓的孩子,能在林中听到那洞口的回声

我希望它能死掉,如果它已不在这儿

我希望它被拴在我母亲家门口那棵歪倒的松树上

能听到傍晚时分母亲对着旷野叫她的孩子回家的呼喊声

如果我们终是那只被牵来供祭的羔羊

我们不是幸免者,我们就是那只要被在山顶上秘密祭供的羔羊

2019.01.05

阅读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江非
江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5,102
  • 关注人气:2,0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江非,1974年生于山东,现居海南。
新浪微博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