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公告

江非(1974—    )。诗是对“是”的一个理解和对于先验逻辑的纯粹映现。

博文
(2017-12-16 01:08)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我们的门

 

 

夜里的老鼠需要门永远敞开着,它可以自由进出

回家的鬼魂想门永远都不要换,换了他们就不认识了

放学回家的孩子要门后有一张餐桌,桌上有热乎乎的午饭

监狱里的囚犯什么都可以给你,唯独

不能给你那墙上的狱门,没有门了他们就出不去了

警察不在乎有门没门,有门没门

他们都可以进去

小偷希望你家的门越坚固越好,反正他

偷你的东西从来不会由门而入

历史学家渴望你的门比门神还古老,他可以

戴着老花镜把一生都献给你的门

这一点和门后的蜘蛛一模一样,你的门

多久未开,它就可以在你的门后织上多久的网

银行的经理希望金库的门越小越好

哪怕是小到只能容一把钥匙进去

慈祥的神父希望整个地球上只有一扇门

所有的孩子都是他唱诗班里唱诗的子民

但他还是不放心上帝的午休,给每一座教堂都安了一扇上帝之门

幼儿园的门是粉红色的,那是孩子们的人生入门

面包店的门是玻璃的,那是一道可以吃掉的透明之门

鲁提辖拳打镇关西,打的是那厮的命门

但丁弹着长长的神曲,敲开的是地狱之门

曾经有一部电影你看过了就念念不忘,就是因为它的名字叫罗生门

2017.12.16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7-12-15 17:36)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黄昏的喜鹊

 

 

黄昏时我想起了我曾见过的几只喜鹊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想起它们

日暮时分人应该想到乌鸦

而不是喜鹊

 

我想起了它们准确的数量

三只

我想起了它们出现的

准确的时间

冬日午后的三点

我想起了

它们现身的准确位置

我故乡一条小河

对岸的小树林

 

我想起了

除了我

还同时看见它们的

另一个人

我的母亲

 

我的母亲

三只喜鹊

我们同时沿着河的两岸走着

要去干什么?

2017.12.15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7-12-15 16:22)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每天每天

 

 

我还好,我的朋友,每天吃饭

每天在院子里走走,隔一天

或者是两天洗洗衣服

每天牙疼,后半夜疼得更加厉害

每天看看落日时分的景象,但看不到黎明

每天喝几杯水,但不会被水淹没

只是有时候会觉得

我们现在的这个国家

和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美国很像

每天我必须路过成片成片的工地

每天必须迎着卡车下坡时的卷风

必须紧靠着路边走

每天必须遇到有人从门口的酒吧里踉跄着走出

有人拐进宾馆背后黝黑肮脏的巷子然后消失

每天必须经过被碎石装饰的小径和广场

每天晚上睡觉前,必须再看看煤气和门锁

好像世纪和噩运已经来到了地球的另一面

我的朋友,如今到处都是这样

到处都是被人遗忘的人

失踪的真理售卖人的帽子

核动力驱动的欲望

与令人躲闪的叫声轰响

鸟儿必须升高到天国里才能探出脑袋歌唱

2017.12.15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7-12-15 12:50)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也许是世界太大了

 

 

每天晚上

我都想象家里还有另外一个人

我回来

她不在家里

她也许是出去散步了

也许是去楼下倒垃圾还没有回来

 

也许是椅子空得太久了

也许是世界太大了

 

每天晚上

我都觉得

有人和我一起

在这世界上

排队去睡着

他们用手抓着我的胳膊

我却抓不到任何人

我觉得,有人在我的背后

在用夜晚的指甲

戳我的心

 

每天晚上

我仰望着头顶上遥远的星星

星星又用我遥望它的眼神

遥望着我

2017.12.15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7-12-15 09:03)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读诗偶得

 

 

读金斯堡的诗集时

我意外看到一首诗的后面

随注的写作日期是194910

我突然想到那时候我们才刚刚建国

而这个醉鬼、同性恋

和吸大麻者已经在纽约开始嚎叫了

而在嚎叫之前他干的两件事情是

自慰和再好好地读一遍陀思妥耶夫斯基

我以前没有注意到历史上还有这层关系

现在想来这美国哥儿们要是想

连续不断舒服地叫出声来,这是必然的

他和他的凯鲁亚克们一边骑着高速公路一边嚎叫着

一边向斯奈德那颗安静的中国之心致敬,也是必然的

2017.12.15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7-12-14 20:46)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一个睡着的人笑了

 

 

我看到一个睡着的人笑了

他肯定是遇到了什么好事情

可到底是什么样的好事情

能让一个人睡着了还能笑出声来

那肯定是他回家了,他变小了

他躺在妈妈的怀里,年轻的妈妈

一边拍他一边拿出一只

被奶水胀得圆圆的乳房放到他脸上

他幸福而又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

温热甘甜的奶水呲了他一脸

2017.12.14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7-12-14 20:13)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端坐

 

 

端坐着,就是

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就是深入一只核桃的内部

那内部单纯、宁静,犹如

圣母家中的基督

端坐着,就是

什么也不再想,一整天

已经想了很多很多的事情

这会儿什么也不再去想

只这样长久地坐着

让一天中还没有结束的时间空空地过去

让圣母带着她可怜的孩子从身边轻轻地过去

2017.12.14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7-12-14 12:21)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乡村墓园

 

 

我的祖父使用了

我曾祖父后面的一块空地

我的祖母使用了

我祖父身旁的一块空地

我祖父后面的一块空地

将归我的父亲使用

我的母亲将

紧挨着我的父亲

后面剩下的一小块空地

那是我的

 

可再往后呢

再往后已经没有空地

再往后已经是一条横贯而去的高速公路

这儿已经没有灵魂的土地

2017.12.14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7-12-14 09:59)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它们和我们一样

 

 

这些花,我念不出它们的名字

但我懂它们,它们有它们低地的语言

这些树,我只认得两三棵,其他的都不认识

但我熟悉它们,它们和我们一样

都惧怕狂风和暴雨,贫瘠和失去土地

哦,唯一不同的是,它们还惧怕

剪刀和斧子,而我们是制造剪刀和斧子的人

我们推着轰鸣的割草机,举着尖叫的电锯

在清晨走向它们,就像一群整齐的士兵

走向一群熟睡中的手无寸铁的人

2017.12.14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7-12-13 23:19)
标签:

江非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深夜的街

 

 

还是面包店,但此刻

禁止吃

还是风,但此刻禁止

吹进家门

还是道路,但此刻禁止

有人行走

还是头顶的那些恒星

但此刻禁止它们比任何一盏

街灯更亮

还是那颗心,但此刻禁止

想任何远方的事情

还是那只夜鸟,但此刻禁止

它扇动任何的羽翼

它已经被深深的睡眠困住

还是那个夜行之人,但此刻禁止

他说出他的名字

已无需说出他的名字

黑夜已把他浸透

此刻禁止星辰计算死者

也禁止新的孩子出生

2017.12.13

阅读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江非
江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4,112
  • 关注人气:1,98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江非,1974年生于山东,现居海南。
新浪微博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