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欧阳静茹
欧阳静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47,832
  • 关注人气:11,9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已出版长篇小说《精英时代》、《守宫砂》、《深圳情人》、《爱不爱我无所谓》等,《家庭影院杂志》专栏作家,《中国网络通史》(7册)主编。
公告
 邮箱:69228675@qq.com
图片播放器
分类
关注博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早上六点多钟醒,既不想起床,又不想继续睡,就给妈妈讲了一个突然想起的故事——之所以想起这个故事,是因为昨晚睡觉前,我们讨论过一个“老天到底有没有眼”的问题。

我讲的故事是这样的(题外话一下,这故事我曾经简洁版地讲过):女友的爸爸,原是某林业局的局长,妻子是医院护士,一女一儿,因为是双职工,请了个农村离婚的小阿姨帮料理家务,不知是鬼迷心窍还是真的二度春开,女友的局长爸爸,神魂颠倒地迷上了小他15岁的小保姆,坚决要离婚。女友的妈妈非常好面子,宁愿委曲求全,也要保持家庭完整,她爸拿定她妈的软肋,得寸进尺,不仅在外面租房和小保姆同居,还给小保姆安排了非常好的事业单位。

我女友那时候不过是初中生,弟弟还是小学,敢怒不敢言。她妈眼看这个家实在保不住了,豁出去了,闹到单位,把她爸的局长位子给捅下来了。父母二人彻底离了婚,弟弟归爸爸,但弟弟坚决不去和爸爸生活,所以她妈就靠着自己医院的薪水,艰难养活了两个孩子,把姐弟分别送进了大学。

话说,她爸虽然林业局长做不了,但还有点人脉,借了不少钱,做起了小生意,遂他们娘仨所愿,很快亏得一塌糊涂。更因为还不起债,被人打断了腿,只好窝在家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早上六点多钟醒,既不想起床,又不想继续睡,就给妈妈讲了一个突然想起的故事——之所以想起这个故事,是因为昨晚睡觉前,我们讨论过一个“老天到底有没有眼”的问题。

我讲的故事是这样的(题外话一下,这故事我曾经简洁版地讲过):女友的爸爸,原是某林业局的局长,妻子是医院护士,一女一儿,因为是双职工,请了个农村离婚的小阿姨帮料理家务,不知是鬼迷心窍还是真的二度春开,女友的局长爸爸,神魂颠倒地迷上了小他15岁的小保姆,坚决要离婚。女友的妈妈非常好面子,宁愿委曲求全,也要保持家庭完整,她爸拿定她妈的软肋,得寸进尺,不仅在外面租房和小保姆同居,还给小保姆安排了非常好的事业单位。

我女友那时候不过是初中生,弟弟还是小学,敢怒不敢言。她妈眼看这个家实在保不住了,豁出去了,闹到单位,把她爸的局长位子给捅下来了。父母二人彻底离了婚,弟弟归爸爸,但弟弟坚决不去和爸爸生活,所以她妈就靠着自己医院的薪水,艰难养活了两个孩子,把姐弟分别送进了大学。

话说,她爸虽然林业局长做不了,但还有点人脉,借了不少钱,做起了小生意,遂他们娘仨所愿,很快亏得一塌糊涂。更因为还不起债,被人打断了腿,只好窝在家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早上六点多钟醒,既不想起床,又不想继续睡,就给妈妈讲了一个突然想起的故事——之所以想起这个故事,是因为昨晚睡觉前,我们讨论过一个“老天到底有没有眼”的问题。

我讲的故事是这样的(题外话一下,这故事我曾经简洁版地讲过):女友的爸爸,原是某林业局的局长,妻子是医院护士,一女一儿,因为是双职工,请了个农村离婚的小阿姨帮料理家务,不知是鬼迷心窍还是真的二度春开,女友的局长爸爸,神魂颠倒地迷上了小他15岁的小保姆,坚决要离婚。女友的妈妈非常好面子,宁愿委曲求全,也要保持家庭完整,她爸拿定她妈的软肋,得寸进尺,不仅在外面租房和小保姆同居,还给小保姆安排了非常好的事业单位。

我女友那时候不过是初中生,弟弟还是小学,敢怒不敢言。她妈眼看这个家实在保不住了,豁出去了,闹到单位,把她爸的局长位子给捅下来了。父母二人彻底离了婚,弟弟归爸爸,但弟弟坚决不去和爸爸生活,所以她妈就靠着自己医院的薪水,艰难养活了两个孩子,把姐弟分别送进了大学。

话说,她爸虽然林业局长做不了,但还有点人脉,借了不少钱,做起了小生意,遂他们娘仨所愿,很快亏得一塌糊涂。更因为还不起债,被人打断了腿,只好窝在家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等我哪天喝多了,给你坦白我的故事。

为什么要喝多才坦白?

清醒时不敢讲。

做了啥不能见光的事?

四个孩子。

婚外子?

等你有能力接受再说。

见多了,有钱人找三奶四奶五奶,一堆婚外子。我说。

一些相片从微信里传过来,相片里是同一个美丽脱俗的年轻女子,和几个年纪不等的漂亮孩子,看打扮,以及背景摆设,毫无疑问,这是有钱、有闲、且非常体面的人过的日子。

这是谁?你前女友和你的婚外孩子?

沉默。

我正诧异,对方发来一篇带视频的文章——《乱伦参悟佛法——无常》,随后又发来了另外一篇文章——从《曼弗雷德交响曲》开扯:乱伦‘成就’拜伦?

现在换我沉默了。

如果不是认识对方好几年,知道他说话谨慎,做事稳重,我一定认为他是跟我恶作剧。

他叫戴未,70年代生,白净、儒雅、帅气、高大、阔绰,是我认识的少数真正奢侈级别有钱人中的一个。见他之前,我一个过去在证券公司的太子党同事,召集我们几个旧同事聚会,太子党同事开车的时候,在红绿灯里横冲直撞,我让他小心,他说,小事一桩,真被抓了,我一哥们一电话就能搞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等我哪天喝多了,给你坦白我的故事。

为什么要喝多才坦白?

清醒时不敢讲。

做了啥不能见光的事?

四个孩子。

婚外子?

等你有能力接受再说。

见多了,有钱人找三奶四奶五奶,一堆婚外子。我说。

一些相片从微信里传过来,相片里是同一个美丽脱俗的年轻女子,和几个年纪不等的漂亮孩子,看打扮,以及背景摆设,毫无疑问,这是有钱、有闲、且非常体面的人过的日子。

这是谁?你前女友和你的婚外孩子?

沉默。

我正诧异,对方发来一篇带视频的文章——《乱伦参悟佛法——无常》,随后又发来了另外一篇文章——从《曼弗雷德交响曲》开扯:乱伦‘成就’拜伦?

现在换我沉默了。

如果不是认识对方好几年,知道他说话谨慎,做事稳重,我一定认为他是跟我恶作剧。

他叫戴未,70年代生,白净、儒雅、帅气、高大、阔绰,是我认识的少数真正奢侈级别有钱人中的一个。见他之前,我一个过去在证券公司的太子党同事,召集我们几个旧同事聚会,太子党同事开车的时候,在红绿灯里横冲直撞,我让他小心,他说,小事一桩,真被抓了,我一哥们一电话就能搞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一个蒙蒙细雨的周未,我拎着一大袋从超市买的日用品,走在回家的人行道上,突然看到一辆摩托车因为避让横穿马路的人,又因路滑而失控摔倒,车飞出老远,人栽在地上一动不动,车后的外卖砸开四散。

我头皮发麻,心飞到嗓子眼,这人恐怕是凶多吉少!很快,路两边的人围了上去,我也隔着人行栅栏远远看着——大约过了两三分钟,他慢慢坐了起来,轻轻晃晃头,好象证明自己还活着一样,接着慢慢爬到马路边的人行栅栏靠着,一个好心人把远处的摩托车扶起来,推到他身边。

他用手有气无力指着那些外卖。

一个路人说:先看你自己有没事吧。

他又轻轻晃了晃头,像刚被摇醒的人一样,小声地说:没事。

真是要钱不要命!我身边的一个打扮时尚的过路女人说。

两个小孩远远地跑过来围着摔倒男,男人又用手无力地指着那些四散的外卖,两个小孩心领神会地跑去挑出包装还完好的外卖。

几个从店里出来的人叽叽喳喳聊天,我这才意识到,这个摔倒的男人,是这条街上一个叫“美美小百货”的老板,每次去超市时,都要经过那家店,店里摆着桶啊、盆啊、扫把啊之类的东西。老板看起来四十几岁的样子,油腻、乐呵、慢腾腾。老板娘则是秀气沉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如果这个世界,你让我找出一个我最羡慕的女人,毫不犹豫,我会选择卓悦。她身高172,面若桃花,眼如点星,优雅自信,略透着股傲气。因为是官二代,还未毕业,父母就在深圳给她买了房和车,她自己则是北京名校毕业,没出国,是因家里就她这个独女,父母不舍得她离太远。

所以,在接到卓悦邀请我暂搬到她家住的时候,我是惊讶的。因为我跟她只是在证券公司一次联谊会上,偶然认识,当时的她,风情万种,迷倒全场老少男人。之后虽然我们也约咖啡,一起吃饭,但算不上交心交肺。

听小胡说你要装修,别折腾来折腾去,搬我家来吧,你知道我一个人,经常出差,房间都空着的。卓悦开门见山。

我们互相串过两次门,都是约吃饭或咖啡时,顺便回家拿东西,去的对方家,她家三室两厅,确实她一个人。

坦白地讲,来深圳这些年,信奉自立自强,也一直遵从与人交往,最低限度不欠人情的原则,不过装修房子对于我这种要还房贷,要供孩子读书的工薪族来说,是笔不小开支。所谓人穷志短,想的无非是节约开支,另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昨天看到一个深度新闻,说由于计划生育和重男轻女的双重原因,到2020年,中国适婚男人将多出适婚女人3700万,现在娶媳妇的成本越来越高,就是因为供不应求的缘故,许多贫困村已经成为光棍村了,这新闻让我想起了我的一个很有意思的朋友。

他姓吴,我叫他吴哥,长得高帅但不够让人神魂颠倒;风趣幽默但欠缺真才实学;出手阔绰实则困顿窘迫。刚过法定年纪时,就因为纯洁的爱情,娶了自己的初恋情人。他家里兄弟姐妹多,在他成家的那一年,父母分割给了他一小笔钱,让他自谋生路。他拿着这笔钱,租了房子,做起了小生意。但是不知道是运气不够好,还是欠缺生意头脑,总之,做什么亏什么,最后不得不沦落到靠老婆的娘家资助,才能维持日常开销的地步。但他心里总有个不死的信念——一夜暴富。为了这个信念,他做过很多愚蠢但又让人能理解的事,比如买彩票、赌马、赌博、传销,甚至合伙诈骗。而这些事,让他陷入更多麻烦的恶性循环。

当然,所有的麻烦和困难,都比不上他想要生个儿子的困难那么大,结婚第二年,大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很少见到一对男女,在情感上是等量付出或收获的。

而这里面,我见得最多的,也是最有感触的,就是,只要一陷入情感,男人最多花30%的时间和精力在这上面,一个再强大再独立的女人,也可能会花80%,甚至是99%的精力和时间在这上面,纠结应证对方爱不爱自己。

我甚至见过这样的一个例子,男女都是我朋友,两人分手后,男人和朋友们在饭桌上探论前女友的胸围尺寸和外貌比分,历数她的愚蠢和痴情,与此同时,女人在另一家酒吧买醉,发了差不多一万句“我爱你”的信息。男人在酒桌上拿这些信息向酒友们炫耀。看,这娘们离不开我。

今天,我本来以为约的是我《100个有意思的人》里的一个计划中要写的人物,因为我们聊过两次,觉得她是个有主见有意思的人,但是见面只半个小时,我就快疯了。

她的故事,简而言之,就是中文缩写版的《安娜.卡列尼娜》,她和家世不错的老公,一起于十多年前联手创业,顺理成章结婚生子,创业成功,她成了全职太太,闲的蛋疼,碰到一个小她整整十岁的情人,两人爱得死去活来,她看她老公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又老又丑(其实两人就相差5岁),就在她心思思想带着细软和情人私奔时,她老公突然提出和她离婚,在情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文、欧阳静茹

 

北京,中国传媒大学西门食街的一家饭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博文
标签:

杂谈

早上六点多钟醒,既不想起床,又不想继续睡,就给妈妈讲了一个突然想起的故事——之所以想起这个故事,是因为昨晚睡觉前,我们讨论过一个“老天到底有没有眼”的问题。

我讲的故事是这样的(题外话一下,这故事我曾经简洁版地讲过):女友的爸爸,原是某林业局的局长,妻子是医院护士,一女一儿,因为是双职工,请了个农村离婚的小阿姨帮料理家务,不知是鬼迷心窍还是真的二度春开,女友的局长爸爸,神魂颠倒地迷上了小他15岁的小保姆,坚决要离婚。女友的妈妈非常好面子,宁愿委曲求全,也要保持家庭完整,她爸拿定她妈的软肋,得寸进尺,不仅在外面租房和小保姆同居,还给小保姆安排了非常好的事业单位。

我女友那时候不过是初中生,弟弟还是小学,敢怒不敢言。她妈眼看这个家实在保不住了,豁出去了,闹到单位,把她爸的局长位子给捅下来了。父母二人彻底离了婚,弟弟归爸爸,但弟弟坚决不去和爸爸生活,所以她妈就靠着自己医院的薪水,艰难养活了两个孩子,把姐弟分别送进了大学。

话说,她爸虽然林业局长做不了,但还有点人脉,借了不少钱,做起了小生意,遂他们娘仨所愿,很快亏得一塌糊涂。更因为还不起债,被人打断了腿,只好窝在家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早上六点多钟醒,既不想起床,又不想继续睡,就给妈妈讲了一个突然想起的故事——之所以想起这个故事,是因为昨晚睡觉前,我们讨论过一个“老天到底有没有眼”的问题。

我讲的故事是这样的(题外话一下,这故事我曾经简洁版地讲过):女友的爸爸,原是某林业局的局长,妻子是医院护士,一女一儿,因为是双职工,请了个农村离婚的小阿姨帮料理家务,不知是鬼迷心窍还是真的二度春开,女友的局长爸爸,神魂颠倒地迷上了小他15岁的小保姆,坚决要离婚。女友的妈妈非常好面子,宁愿委曲求全,也要保持家庭完整,她爸拿定她妈的软肋,得寸进尺,不仅在外面租房和小保姆同居,还给小保姆安排了非常好的事业单位。

我女友那时候不过是初中生,弟弟还是小学,敢怒不敢言。她妈眼看这个家实在保不住了,豁出去了,闹到单位,把她爸的局长位子给捅下来了。父母二人彻底离了婚,弟弟归爸爸,但弟弟坚决不去和爸爸生活,所以她妈就靠着自己医院的薪水,艰难养活了两个孩子,把姐弟分别送进了大学。

话说,她爸虽然林业局长做不了,但还有点人脉,借了不少钱,做起了小生意,遂他们娘仨所愿,很快亏得一塌糊涂。更因为还不起债,被人打断了腿,只好窝在家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早上六点多钟醒,既不想起床,又不想继续睡,就给妈妈讲了一个突然想起的故事——之所以想起这个故事,是因为昨晚睡觉前,我们讨论过一个“老天到底有没有眼”的问题。

我讲的故事是这样的(题外话一下,这故事我曾经简洁版地讲过):女友的爸爸,原是某林业局的局长,妻子是医院护士,一女一儿,因为是双职工,请了个农村离婚的小阿姨帮料理家务,不知是鬼迷心窍还是真的二度春开,女友的局长爸爸,神魂颠倒地迷上了小他15岁的小保姆,坚决要离婚。女友的妈妈非常好面子,宁愿委曲求全,也要保持家庭完整,她爸拿定她妈的软肋,得寸进尺,不仅在外面租房和小保姆同居,还给小保姆安排了非常好的事业单位。

我女友那时候不过是初中生,弟弟还是小学,敢怒不敢言。她妈眼看这个家实在保不住了,豁出去了,闹到单位,把她爸的局长位子给捅下来了。父母二人彻底离了婚,弟弟归爸爸,但弟弟坚决不去和爸爸生活,所以她妈就靠着自己医院的薪水,艰难养活了两个孩子,把姐弟分别送进了大学。

话说,她爸虽然林业局长做不了,但还有点人脉,借了不少钱,做起了小生意,遂他们娘仨所愿,很快亏得一塌糊涂。更因为还不起债,被人打断了腿,只好窝在家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等我哪天喝多了,给你坦白我的故事。

为什么要喝多才坦白?

清醒时不敢讲。

做了啥不能见光的事?

四个孩子。

婚外子?

等你有能力接受再说。

见多了,有钱人找三奶四奶五奶,一堆婚外子。我说。

一些相片从微信里传过来,相片里是同一个美丽脱俗的年轻女子,和几个年纪不等的漂亮孩子,看打扮,以及背景摆设,毫无疑问,这是有钱、有闲、且非常体面的人过的日子。

这是谁?你前女友和你的婚外孩子?

沉默。

我正诧异,对方发来一篇带视频的文章——《乱伦参悟佛法——无常》,随后又发来了另外一篇文章——从《曼弗雷德交响曲》开扯:乱伦‘成就’拜伦?

现在换我沉默了。

如果不是认识对方好几年,知道他说话谨慎,做事稳重,我一定认为他是跟我恶作剧。

他叫戴未,70年代生,白净、儒雅、帅气、高大、阔绰,是我认识的少数真正奢侈级别有钱人中的一个。见他之前,我一个过去在证券公司的太子党同事,召集我们几个旧同事聚会,太子党同事开车的时候,在红绿灯里横冲直撞,我让他小心,他说,小事一桩,真被抓了,我一哥们一电话就能搞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等我哪天喝多了,给你坦白我的故事。

为什么要喝多才坦白?

清醒时不敢讲。

做了啥不能见光的事?

四个孩子。

婚外子?

等你有能力接受再说。

见多了,有钱人找三奶四奶五奶,一堆婚外子。我说。

一些相片从微信里传过来,相片里是同一个美丽脱俗的年轻女子,和几个年纪不等的漂亮孩子,看打扮,以及背景摆设,毫无疑问,这是有钱、有闲、且非常体面的人过的日子。

这是谁?你前女友和你的婚外孩子?

沉默。

我正诧异,对方发来一篇带视频的文章——《乱伦参悟佛法——无常》,随后又发来了另外一篇文章——从《曼弗雷德交响曲》开扯:乱伦‘成就’拜伦?

现在换我沉默了。

如果不是认识对方好几年,知道他说话谨慎,做事稳重,我一定认为他是跟我恶作剧。

他叫戴未,70年代生,白净、儒雅、帅气、高大、阔绰,是我认识的少数真正奢侈级别有钱人中的一个。见他之前,我一个过去在证券公司的太子党同事,召集我们几个旧同事聚会,太子党同事开车的时候,在红绿灯里横冲直撞,我让他小心,他说,小事一桩,真被抓了,我一哥们一电话就能搞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一个蒙蒙细雨的周未,我拎着一大袋从超市买的日用品,走在回家的人行道上,突然看到一辆摩托车因为避让横穿马路的人,又因路滑而失控摔倒,车飞出老远,人栽在地上一动不动,车后的外卖砸开四散。

我头皮发麻,心飞到嗓子眼,这人恐怕是凶多吉少!很快,路两边的人围了上去,我也隔着人行栅栏远远看着——大约过了两三分钟,他慢慢坐了起来,轻轻晃晃头,好象证明自己还活着一样,接着慢慢爬到马路边的人行栅栏靠着,一个好心人把远处的摩托车扶起来,推到他身边。

他用手有气无力指着那些外卖。

一个路人说:先看你自己有没事吧。

他又轻轻晃了晃头,像刚被摇醒的人一样,小声地说:没事。

真是要钱不要命!我身边的一个打扮时尚的过路女人说。

两个小孩远远地跑过来围着摔倒男,男人又用手无力地指着那些四散的外卖,两个小孩心领神会地跑去挑出包装还完好的外卖。

几个从店里出来的人叽叽喳喳聊天,我这才意识到,这个摔倒的男人,是这条街上一个叫“美美小百货”的老板,每次去超市时,都要经过那家店,店里摆着桶啊、盆啊、扫把啊之类的东西。老板看起来四十几岁的样子,油腻、乐呵、慢腾腾。老板娘则是秀气沉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如果这个世界,你让我找出一个我最羡慕的女人,毫不犹豫,我会选择卓悦。她身高172,面若桃花,眼如点星,优雅自信,略透着股傲气。因为是官二代,还未毕业,父母就在深圳给她买了房和车,她自己则是北京名校毕业,没出国,是因家里就她这个独女,父母不舍得她离太远。

所以,在接到卓悦邀请我暂搬到她家住的时候,我是惊讶的。因为我跟她只是在证券公司一次联谊会上,偶然认识,当时的她,风情万种,迷倒全场老少男人。之后虽然我们也约咖啡,一起吃饭,但算不上交心交肺。

听小胡说你要装修,别折腾来折腾去,搬我家来吧,你知道我一个人,经常出差,房间都空着的。卓悦开门见山。

我们互相串过两次门,都是约吃饭或咖啡时,顺便回家拿东西,去的对方家,她家三室两厅,确实她一个人。

坦白地讲,来深圳这些年,信奉自立自强,也一直遵从与人交往,最低限度不欠人情的原则,不过装修房子对于我这种要还房贷,要供孩子读书的工薪族来说,是笔不小开支。所谓人穷志短,想的无非是节约开支,另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昨天看到一个深度新闻,说由于计划生育和重男轻女的双重原因,到2020年,中国适婚男人将多出适婚女人3700万,现在娶媳妇的成本越来越高,就是因为供不应求的缘故,许多贫困村已经成为光棍村了,这新闻让我想起了我的一个很有意思的朋友。

他姓吴,我叫他吴哥,长得高帅但不够让人神魂颠倒;风趣幽默但欠缺真才实学;出手阔绰实则困顿窘迫。刚过法定年纪时,就因为纯洁的爱情,娶了自己的初恋情人。他家里兄弟姐妹多,在他成家的那一年,父母分割给了他一小笔钱,让他自谋生路。他拿着这笔钱,租了房子,做起了小生意。但是不知道是运气不够好,还是欠缺生意头脑,总之,做什么亏什么,最后不得不沦落到靠老婆的娘家资助,才能维持日常开销的地步。但他心里总有个不死的信念——一夜暴富。为了这个信念,他做过很多愚蠢但又让人能理解的事,比如买彩票、赌马、赌博、传销,甚至合伙诈骗。而这些事,让他陷入更多麻烦的恶性循环。

当然,所有的麻烦和困难,都比不上他想要生个儿子的困难那么大,结婚第二年,大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很少见到一对男女,在情感上是等量付出或收获的。

而这里面,我见得最多的,也是最有感触的,就是,只要一陷入情感,男人最多花30%的时间和精力在这上面,一个再强大再独立的女人,也可能会花80%,甚至是99%的精力和时间在这上面,纠结应证对方爱不爱自己。

我甚至见过这样的一个例子,男女都是我朋友,两人分手后,男人和朋友们在饭桌上探论前女友的胸围尺寸和外貌比分,历数她的愚蠢和痴情,与此同时,女人在另一家酒吧买醉,发了差不多一万句“我爱你”的信息。男人在酒桌上拿这些信息向酒友们炫耀。看,这娘们离不开我。

今天,我本来以为约的是我《100个有意思的人》里的一个计划中要写的人物,因为我们聊过两次,觉得她是个有主见有意思的人,但是见面只半个小时,我就快疯了。

她的故事,简而言之,就是中文缩写版的《安娜.卡列尼娜》,她和家世不错的老公,一起于十多年前联手创业,顺理成章结婚生子,创业成功,她成了全职太太,闲的蛋疼,碰到一个小她整整十岁的情人,两人爱得死去活来,她看她老公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又老又丑(其实两人就相差5岁),就在她心思思想带着细软和情人私奔时,她老公突然提出和她离婚,在情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文、欧阳静茹

 

北京,中国传媒大学西门食街的一家饭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