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羞刀难出鞘黄俊生
羞刀难出鞘黄俊生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6,183
  • 关注人气:3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草根名博
加载中…
相册专辑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图片播放器
精品博文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杂谈

周家盐号里的美丽故事

邂逅周家盐号,是一次意外,却倍感荣幸。

 image 

初到思南的当晚,来不及放下行囊,便急不可待地去踏访安化古街。安化古街是一条穿越了1700多年时光的文化小街,是贵州最古老的街道,它像一位饱经沧桑的老人,俯视脚下的乌江,守候土家人那份静好时光。古街上,分散着许多历史古迹和名人故居,穿行其间,霎时间仿佛时光倒流,心里充满徜徉历史河流的那份悠闲与惬意。

观罢土家族才艺大展示的“江湖会”,从牂牁草堂、安化县署、永祥古寺、思南花烛坊旁擦身而过,我走进一条幽深的小巷。猛抬首,一座四围瓦房严整、檐下灯笼高挂的古朴院落矗立眼前,顿时,时光深邃起来。院落门半掩着,似乎对访客半迎半拒。犹犹豫豫轻推大门,欸乃一声,门开了。贼似的探首张望,竟是一处花园、天井、厅堂、厢房严整规范的封闭式古典大院,似乎看到一位老人,正缓缓地走过长廊,消失在一间亮灯屋子的门后。

未经主人允许,不敢孟浪擅入,悄悄返身。再回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23 00:54)
标签:

杂谈

    乌江号子之魂

从贵州思南归来,我常想,作为乌江之畔的一颗璀璨明珠和历史上的黔南首郡,能够真正体现它人文传续和时代精神的,究竟是什么呢?我沉思着。

当然,你可以说是安化古街,这位历经沧桑的的老人,淌过了思南1700多年的历史河流,向每一位徜徉古街的游人叙说思南今古;你可以说是周家盐号,这所封火砖墙后面的深宅大院,深锁着思南盐巴文化的秘密,封存着黔南首郡商贸繁茂的记忆;你可以说是土家花灯,这种起源于唐宋、风行于明清、繁荣于当下的乡土戏剧,折射出乌江流域的人文风采;甚至,你可以说,是养心的长坝石林,是养身的九天温泉,是养眼的乌江画廊,是养神的思唐古建筑群……

没错,都对。但我想说,是乌江号子,是从袒胸露背的精壮纤夫胸腔里喷涌而出的、如同沉雷从天边滚滚而来的乌江船工号子!

我听过很多种号子,曾经在家乡的海边听脸膛呈古铜色的渔家汉子唱《黄海渔号》,曾经在乡村的田埂上听挑着麦捆健步如飞的农民兄弟唱《打麦号子》,曾经在剧场里听著名歌唱家吴雁泽唱《川江船号》,然而,能让我胸口如锤撞击的,还是在思南县塘头镇乌江与龙底江交汇的两江口,听两位老纤夫唱乌江船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长期担任文化局领导工作的著名歌词作家王子和老哥作词一阙,录于词,以表谢意。

少年游(词一首)

赠友人黄俊生


男儿怎样俊生成,数岁夜披星。

翩翩风度,双馨德艺,

百炼苦中凝。


著文妙手飞神采,万卷阅中行。 

走笔南非,游吟华夏, 

众友赞才英。 

          王子和     写于2016·10·17


【注1】:当我于冥冥中,写下“男儿怎样俊生成,数岁夜披星”这个句子的时候,其实对友人黄俊生的家庭背景和个人经历,是不太了解的(这里的“俊”字,我并不仅仅指黄俊生的相貌而言,也是作为形容他的才气来使用的)。只是觉得,文笔老辣而细腻,知识广博而大气的俊生,一定是读过很多书的。顺此思路,所有的文人之路,是离不开挑灯苦读的。


【注2】:近日,为了写下一点关于黄俊生的文字,我请他提供一些关于他的身世的材料。今天(2016年12月2日),他用微信把几篇这方面的文章传了过来,我一一读过之后方恍然大悟,却原来,我同样是在冥冥中写出的有点想当然的诗句“百炼苦中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曾经撰文歌唱军山南麓的春天,那里的三月,勾留我儿时踏青的记忆,漂浮我对它全部的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0-18 23:01)

 

    说来惭愧,很久以来,我都没见过青墩。

记得十年前,我读到一部煌煌巨著《青墩文化》,于是,我懂得海安有个新石器时代考古遗址叫青墩遗址。青墩考古,破解了长期以来一直困扰着史学界的长江以北淮河以东地区文化史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用心做人  用心作画

——记吴门画派第二代嫡系传人曹用平

曹用平老先生一生举办画展难以计数,每次画展都产生轰动效应,但当他闻知上海文史馆将于201675日举办《曹用平国画作品展》时,老先生的心情仍然十分激动,六十多年前老师手捧由陈毅市长亲自签发的上海文史馆文史馆员聘书时,那兴奋与自豪的神情又浮现眼前。多年后,曹用平自己也被朱镕基市长聘为文史馆员,他才深切地感受到,老师当年的那份自豪与激动,源自一种使命与责任。在老先生的诸多头衔中,他尤其珍重“文史馆员”这一称谓,他把它作为激励与鞭策自己的动力。

上海文史馆举办《曹用平国画作品展》的讯息,像潮水一样冲涮他的思绪,那随伺老师身侧的点点滴滴时光,慢慢在记忆的海洋深处浮现出来。

一、

吴门画派衣钵传人与集大成者王个簃与其嫡传弟子曹用平那不是父子胜似父子的师徒之情,曾是中国画坛的一时佳话。曹用平侍奉老师半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第一天
北京时间24:15登机,飞行十二小时,北京时间13:15到达,此时是巴黎早上7:15,时差6小时。在飞机只迷迷糊糊睡了一小会,我前面右面左面都是黑的白的老外,后面没有,后面是机舱壁。闻了老外身上一夜香水味,浓烈刺鼻,想打喷嚏又不得不熬住,好歹是来自文明城市的。白色人种其实并不白,红皮;黑种人真黑,机舱关灯后只能看到黑人瘆人的眼白,皮肤与夜融合了。不过,黑女皮肤好,看上去光滑紧致,而我右座的白女满脸疙瘩,一身肉嘟嘟,年纪不会很大,看上去却已不年轻。奇怪,坐了一夜没起身,也不觉得累,又没吃兴奋剂哦。一宿无尿尿,神肾脏!
我们追赶着太阳,终于在戴高乐机场把它逮着了。
戴高乐机场建于上世纪六十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滇藏纪行之九

                从勒布沟到珠峰大本营

向往珠穆朗玛峰,不是想征服它,而是想撒丫子在晶莹世界里撒欢,是想躺在她洁白的怀抱里感受她的温度。老龙早早地准备了一面五星红旗,说要签上名字,插到珠峰大本营的雪地里。而我,把一直没穿得上的登山鞋翻出来,准备在海拔5200米的雪峰上奔跑。

从勒布沟到珠峰大本营有两条路,一条是绕回拉萨,由拉萨向西至拉孜再向南经定日到大本营,这是一条传统线路,路途远,但平坦,舒适;一条是从错那直线向西直插,经过措美、洛扎、浪卡子、江孜、岗巴、定结、定日到大本营,路途短,但山高路险,是条探险之路。我们选择了后者:对体力、意志、胆略进行一次考验与挑战。放弃坦途而选择险路,就是想在很少有人企及的艰难险阻中去领略常人看不到的奇景。老人家说过,无限风光在险峰。

出错那县奔措美县,车就一直在大山与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27 23:53)

滇藏纪行之八    

                一条河与一个民族 

雅砻河,从终年云雾缭绕、冰雪覆盖的雅拉香波山逶迤而下,流过措美县、琼结县,拖着长长的身躯,在山南地区乃东县一头扎入雅鲁藏布江,咆哮着奔向印度洋。在它身后,留下高山草原、田园牧场,流传许许多多美丽传说,并且诞生了一个勤劳勇敢的民族——藏族。

要了解西藏历史,就去山南吧, 那里是西藏古代文明的摇篮,藏民族的发祥地。 于是,我们沿着雅鲁藏布江北岸向东,逆着松赞干布迁都拉萨的行军线路,深入到山南地区,去寻找雅砻河文化。

1300多年前,雅砻人松赞干布统一了山南地区,在雅砻河流域建立了吐蕃政权,随即将都城从琼结迁往拉萨,曾经产生西藏第一位赞普、第一个宫殿、第一座寺庙的山南,从此政治地位渐渐衰退。到清代,清政府在前藏拉萨册封了达赖,在后藏日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27 23:49)

滇藏纪行之七

               山南之南

在山南地区南边,有一块生长灵雀和灵芝以及奇花异草的地方,那里风景秀丽,山高谷深;那里是西藏仅有的几个能观赏喜马拉雅山南坡雨林风光的地方之一,它就是勒布沟,山南地区最南边也是西藏自治区最南边的一条深沟,它像楔子一样,穿过麦克马洪线,插在印度与不丹之间,直达喜马拉雅山东段南坡。

我们是从曲松县经过错那县奔向勒布沟的。曲松到错那的路很不好走,都是在大山里转悠,山道险峻,峭崖陡削,是一条探险之路。好在途中经过哲古错和哲古草原,美丽的湖光山色和草原风光扫去我们长途颠簸的疲惫。

翻过鲁古拉山口,就看到哲古错。哲古错是野驴的栖息地,是野鸭、黑颈鹤和许多无名鸟的天堂。天光湖影,美不胜收。哲古错像一颗绿松石镶嵌在哲古草原上,给我们惊喜的同时又让我们对哲古草原产生美丽期许,而大草原并没辜负我们的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