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羞刀难出鞘黄俊生
羞刀难出鞘黄俊生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7,536
  • 关注人气:3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草根名博
加载中…
相册专辑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图片播放器
精品博文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9-01-04 21:16)
标签:

杂谈

游览尤灿兄博客,看到光朗堂举办《尤无曲黄山纪游画展》的博文,忽然想到先生驾鹤仙逝已经三年了,5月16日是他的祭日,8月16日是他百年诞辰,光朗堂举办这样的画展其意自明。这展览,自然是要去观看的,况且,陈天下老弟在博客中说也要去。

画展由南通书法国画研究院和光朗堂联合举办,前去参观的多是老先生的“粉丝”,本市几家媒体都有记者采访,看上去颇有规模。但,在我看来,尤老是中国画坛泰山级人物,是起始于王维的中国传统山水画千年历史中的最后一座高峰,一生都在守望传统艺术、变革传统艺术,其“笔墨水融”画论和实践开创了中国山水画的新境界,备受画界推仰,这样的人物出在南通,是江海平原的骄傲,是近代第一城之幸,是我们打造文化大市的契机,这样的画展以及纪念活动本该由政府出面举办,举办得轰轰烈烈,声势浩大才是,不知为何政府如此漠视?!但愿老先生百年诞辰之际政府能有所作为。

我与老先生相识也晚,初次拜识是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南通艺术节的一次新闻界联谊会上,先生即席挥毫,画松一幅。此前只知道先生是江海世家,是我的老领导尤世玮的叔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小时候回泰州乡下,先从南通乘长途班车到姜堰,再从姜堰乘农村公交到溱潼,溱潼向北,就是纵横交错的长江泻湖区、自然地理上的“里下河”,到我的故乡戴南镇,需从溱湖乘船到时堰,再从时堰坐“小帮儿”到戴南——里下河人把这种作为主要交通工具的小船称作“小帮儿”——溱潼到戴南,不过二十公里左右,放现在,“一眨眼的工夫”就到,但在过去,要走整整半天,用折腾、颠簸、劳顿来形容一点不为过。
水,在当年制约了里下河交通和经济发展,给里下河人带来灾患和羞辱,自打江都水利枢纽工程和水网改造治理之后,如今却成了里下河的旅游资源,一个围绕水而产生的文化品牌成为里下河地区骄人的招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同事某的妻子是我同学,在与病魔鏖战十八年后,前不久终于撒手人寰,闻言心生悲切,更为悲切的是,其子远在异国他乡,待到接到噩耗赶回时,母亲已永远地闭上了双眼,连最后一眼都没看到,更别说在病榻前伺奉汤水。传统说法“养儿防老”,眼下固然不敢有此奢望,做父母的都是“望子成龙”,期盼子女长大有出息,能光宗耀祖、报效社会,而把反哺之事置于次等位置甚或不作此想,常听半老之人互相议论:年老后怎么办?趋同的一种说法是“进养老院,不给子女添麻烦”,闻言颇多感慨,并由此联想到一个问题,就是养儿育女究竟是图什么?

培养国家栋梁?固然不错,国家国家,先国后家。不过,年老之时眼前没有亲人在眼前晃动,不免常怀孤寂之感的,尤其是好不容易培养子女成人成才,却飞到国外,报效异族,不能听自己唠叨唠叨往事,不能在病榻上尝一口子女调制的羹汤,这样的人才与国何益!与家何益!与己何益!养儿育女有什么意思!忽然悟到,为什么会有“隔代亲”现象,那是跟子女亲近不到,只有把全副亲情托付给子女的下一代。由此对女儿并不急于要孩子的想法有了点理解。

最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04 21:13)
标签:

杂谈

溪口走笔
黄俊生
        岩头是溪口镇的一个村,我们本没打算去岩头,只是快到溪口时,忽然看到一块“岩头古村”的路牌,这才临时起意,车头一拐,冲着那个“古”字奔过去。于是,我们邂逅了岩头村。
  当我们手扶村头广济古桥栏杆,仰望村后的武山,俯视脚下的岩溪,我们确信,我们来对了地方。
  村子四周都是蜿蜒的丘陵,山体酷似一个个生肖动物,风光极其秀美,一条清澈的溪水穿村而过,那些显示出浙东地区马头墙建筑风格的民居就簇拥在溪水两岸,记录着这个村落自明代以来的岁月痕迹。竖立村头的指示牌赫然指向着“毛福梅故居”、“毛邦初故居”,这让我们吓了一跳,我们误打误撞,竟然撞到蒋介石原配夫人和国民党空军副司令的的老家来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周家盐号里的美丽故事

邂逅周家盐号,是一次意外,却倍感荣幸。

 image 

初到思南的当晚,来不及放下行囊,便急不可待地去踏访安化古街。安化古街是一条穿越了1700多年时光的文化小街,是贵州最古老的街道,它像一位饱经沧桑的老人,俯视脚下的乌江,守候土家人那份静好时光。古街上,分散着许多历史古迹和名人故居,穿行其间,霎时间仿佛时光倒流,心里充满徜徉历史河流的那份悠闲与惬意。

观罢土家族才艺大展示的“江湖会”,从牂牁草堂、安化县署、永祥古寺、思南花烛坊旁擦身而过,我走进一条幽深的小巷。猛抬首,一座四围瓦房严整、檐下灯笼高挂的古朴院落矗立眼前,顿时,时光深邃起来。院落门半掩着,似乎对访客半迎半拒。犹犹豫豫轻推大门,欸乃一声,门开了。贼似的探首张望,竟是一处花园、天井、厅堂、厢房严整规范的封闭式古典大院,似乎看到一位老人,正缓缓地走过长廊,消失在一间亮灯屋子的门后。

未经主人允许,不敢孟浪擅入,悄悄返身。再回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23 00:54)
标签:

杂谈

    乌江号子之魂

从贵州思南归来,我常想,作为乌江之畔的一颗璀璨明珠和历史上的黔南首郡,能够真正体现它人文传续和时代精神的,究竟是什么呢?我沉思着。

当然,你可以说是安化古街,这位历经沧桑的的老人,淌过了思南1700多年的历史河流,向每一位徜徉古街的游人叙说思南今古;你可以说是周家盐号,这所封火砖墙后面的深宅大院,深锁着思南盐巴文化的秘密,封存着黔南首郡商贸繁茂的记忆;你可以说是土家花灯,这种起源于唐宋、风行于明清、繁荣于当下的乡土戏剧,折射出乌江流域的人文风采;甚至,你可以说,是养心的长坝石林,是养身的九天温泉,是养眼的乌江画廊,是养神的思唐古建筑群……

没错,都对。但我想说,是乌江号子,是从袒胸露背的精壮纤夫胸腔里喷涌而出的、如同沉雷从天边滚滚而来的乌江船工号子!

我听过很多种号子,曾经在家乡的海边听脸膛呈古铜色的渔家汉子唱《黄海渔号》,曾经在乡村的田埂上听挑着麦捆健步如飞的农民兄弟唱《打麦号子》,曾经在剧场里听著名歌唱家吴雁泽唱《川江船号》,然而,能让我胸口如锤撞击的,还是在思南县塘头镇乌江与龙底江交汇的两江口,听两位老纤夫唱乌江船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长期担任文化局领导工作的著名歌词作家王子和老哥作词一阙,录于词,以表谢意。

少年游(词一首)

赠友人黄俊生


男儿怎样俊生成,数岁夜披星。

翩翩风度,双馨德艺,

百炼苦中凝。


著文妙手飞神采,万卷阅中行。 

走笔南非,游吟华夏, 

众友赞才英。 

          王子和     写于2016·10·17


【注1】:当我于冥冥中,写下“男儿怎样俊生成,数岁夜披星”这个句子的时候,其实对友人黄俊生的家庭背景和个人经历,是不太了解的(这里的“俊”字,我并不仅仅指黄俊生的相貌而言,也是作为形容他的才气来使用的)。只是觉得,文笔老辣而细腻,知识广博而大气的俊生,一定是读过很多书的。顺此思路,所有的文人之路,是离不开挑灯苦读的。


【注2】:近日,为了写下一点关于黄俊生的文字,我请他提供一些关于他的身世的材料。今天(2016年12月2日),他用微信把几篇这方面的文章传了过来,我一一读过之后方恍然大悟,却原来,我同样是在冥冥中写出的有点想当然的诗句“百炼苦中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曾经撰文歌唱军山南麓的春天,那里的三月,勾留我儿时踏青的记忆,漂浮我对它全部的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0-18 23:01)

 

    说来惭愧,很久以来,我都没见过青墩。

记得十年前,我读到一部煌煌巨著《青墩文化》,于是,我懂得海安有个新石器时代考古遗址叫青墩遗址。青墩考古,破解了长期以来一直困扰着史学界的长江以北淮河以东地区文化史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第一天
北京时间24:15登机,飞行十二小时,北京时间13:15到达,此时是巴黎早上7:15,时差6小时。在飞机只迷迷糊糊睡了一小会,我前面右面左面都是黑的白的老外,后面没有,后面是机舱壁。闻了老外身上一夜香水味,浓烈刺鼻,想打喷嚏又不得不熬住,好歹是来自文明城市的。白色人种其实并不白,红皮;黑种人真黑,机舱关灯后只能看到黑人瘆人的眼白,皮肤与夜融合了。不过,黑女皮肤好,看上去光滑紧致,而我右座的白女满脸疙瘩,一身肉嘟嘟,年纪不会很大,看上去却已不年轻。奇怪,坐了一夜没起身,也不觉得累,又没吃兴奋剂哦。一宿无尿尿,神肾脏!
我们追赶着太阳,终于在戴高乐机场把它逮着了。
戴高乐机场建于上世纪六十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