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南派三叔
南派三叔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886,746
  • 关注人气:222,4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作品通告

自2007年1月起,出版:

 

《盗墓笔记1七星鲁王宫》

《盗墓笔记2秦岭神树》

《盗墓笔记3云顶天宫》

《盗墓笔记4蛇沼鬼城》

《盗墓笔记5谜海归巢》

《盗墓笔记6阴山古楼》

《盗墓笔记7邛笼石影》

《大漠苍狼:绝地勘探》

《怒江之战》

《怒江之战:大结局》

《大漠苍狼:绝密飞行》

 

其他署名南派三叔者皆为伪作。

 

即将出版:

 

《盗墓笔记8》

 

============

版权洽谈,请发邮件:

forestexport@126.com

新浪微博
博文
(2015-12-07 19:55)
标签:

杂谈

长久以来,习惯一句话说成长微博。因为心中有太多话想对其他人说。后来别人说这是病,于是憋了回去。微博像个娱乐媒体,以后也会越来越像,都不太会在微博上说话了。
长久没有写,一直没有什么感觉,这几天患得患失,写过的东西要看三四遍,觉得满是可以修改的坑,知道自己回到自己最不想回的状态了。状态来回跌荡,但总算是重拾那种纠结。
既然已经写的进去了,准备告一段落再出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1-14 12:28)
标签:

杂谈

昨天是一天强度很大的读者交流日,学习到了很多东西,脑子里是泛娱乐,对于一个精神向的人,似乎娱乐是人世间一切的依托,自己正在创造伟业,解决核心问题。
晚上下了飞机到深圳已经凌晨,打开手机,看到了兄弟的父亲忽然去世的讣告,虽然早有心里准备,但没有想到那么快,心情很沉重。兄弟虽然以坚强的性格著称,但力量来自于他坚守的家庭。人事艰难,现在已不是吃饱穿暖,而是心中慰籍来于何处。我经历很多,通体冰冷,已经温暖不了什么人,每日呵着身中火种,也不知道如何度日,更不知道悲切该向谁说。自己白天做的事情,此时一点忙也帮不上。
早上醒来,浑浑噩噩,打开手机,看到朋友圈,看到有人身在巴黎,彻夜未眠,因为同伴被困在音乐厅,4个小时前凶手开始处决人质,她的朋友刚到巴黎半年,还未熟悉这个国家,刚刚被处决。
“刚刚”二字,从未如此让我毛骨悚然,不是几十年前,不是几周几天前,而是刚刚。能听到夺去生命的枪声,和遇难者听到的一样真切。
心中之堵难以言表,如果自己身在现场,是不是可以夺取枪支?至少做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14 23:21)
标签:

杂谈


我们至始至终并没有被告知那个悖论是什么,动用了所有的关系,也没有得到最终的答案,这也是第二次考察的第一动因。

缅方很快接管了第一次考察的后续,项目继续。第一次考察最终在中方留下的就1500字的内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14 23:21)
标签:

杂谈


我们至始至终并没有被告知那个悖论是什么,动用了所有的关系,也没有得到最终的答案,这也是第二次考察的第一动因。

缅方很快接管了第一次考察的后续,项目继续。第一次考察最终在中方留下的就1500字的内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12 22:52)
标签:

杂谈

第二次中缅那加联合考察,从某种方面来说,改变了人类对世界的某种看法,当然这么说在某些领域容易被人过度解读。比起第一次中缅那加联合考察的惨痛后果,第二次考察虽然是民间考察,但是级别更高,目的更为精准。准备也更为充分。

一切都基于最终第一次考察之后形成的,只有1500个字的档案。或者说,唯一的文字材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11 23:32)
标签:

杂谈

故事的第一块碎片,发生在中石油东南亚公司的企业文化展览室里,我是作为非官方人员随行对中石油东南亚公司进行交流活动。这个公司位于缅甸的曼德勒。主要工作是在缅甸地下铺设两条管道,一条是石油管道。一条是天然气管道。管道将和中国本土的管道联通,这样中东的轻油就可以直接和国内的油路运输联通。

这两条管道,横穿大部分缅甸,在地下通过海峡,丛林,少数民族地区。

给我第一个线索的是一个小姑娘,我不知道她的身份,她带着耳麦带我们参观企业文化展览室,这应该是官方标准的接待程序。小姑娘穿着裙子,气息很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2-27 16:00)
标签:

杂谈

我就这么送唐宋上路了,说实话,我说话的时候,浑身都是凉的。

在老家的老宅中,我在三叔之前住的那个房间里,看到了三叔小时候和我玩的洋卡,当时的我是真的天真幼稚,以为三叔教我那复杂的游戏,真的只是一个游戏,这一次打开三叔的抽屉,发现那些老卡片发黄的躺在抽屉的最里面,捆着的羊皮筋都失去了弹性,我才意识到有些不对。

卡片上的水浒人物,很是简略粗糙,但每个人物不同的排列之后,在阳光下透光而看,人物身上的线条,会组成不同的交叉点,三叔当年教我念的儿歌,就是这些卡片的不同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水下有一个人走过?”年轻人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他的留海很长,没有打理很随意的垂着,看不到他眼神的变化。苍白消瘦的脸衬的那个笑容很轻。

轻到随时可以从他脸上飞起来。

“所以。”在阳光下,嫩草的绿色之间,他用修长的手指夹起烟,“你希望我干什么?”

“我希望你能帮我查明真相,当年在那个小镇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说道。

年轻人身上浅蓝色的病号服有一种动画片中水彩渲染出来的感觉,阳光从云层中出来,显得越来越浓烈。阴沉的色彩褪去的越来越多,整个空间越来越像男鹿和雄的插画。

他点了一下头:“只要你能把我从这里弄出去,我可以帮你。其他事情也可以。”

我觉得他当时说这句话的时候,并不是我看到的样子,我看到的是阳光下色彩绚丽的场景中,一个绝美的年轻人轻描淡写的一个调侃,他说这话的时候,可能只是无聊一个午后逗一个傻瓜而已。

我当然不是傻瓜。

当我们登上飞往伦敦飞机的时候,年轻人才真正明白过来,我所谓的江南,并不是他认为的江南。

“在泰晤士河南边,我们华裔都叫做江南。”我说道。

“所以,你小时候是在英国度过的?”他默默的问道。

“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南派三叔

说了那么多不务正业的事情,趁现在都说了吧。

 

我做过很多古怪的职业,但是一直不愿意涉及,或者说觉得自己不可能涉及的就是秀场。不说自己其实讨厌随时可能出问题的现场控制,对于空间想象力的匮乏也是我认为我不适合做这个事情的原因。不过在武汉的一段时间,却被一位万达的朋友邀请参加了关于“汉秀”的一连串研讨。

 

汉秀是一场世界顶级舞台秀,到现在为止从资料中我也只能幻想出一些细节。无法还原全貌。

 

没有拒绝的原因是盗墓笔记话剧给我带来的一丝好奇,我从很小的时候就一直认为,舞台这辈子都不可能是我的,后台才是我应该呆的地方。故事是二维的,甚至是一维的,创作三维的东西,用所有上帝能够给你用来表现的渠道,来表现这个现实世界,对于我来说太困难,当然我也好奇如果我可以使用所有世界上的元素来表达我自己会是什么感觉。所以我欣然前往。

 

或者说,当时浮躁的我想知道,是否也有可能在舞台上呈现一个所谓的“作品”,这在二次元如鱼得水的我来说,三次元是新世界,探险家应该死在新世界里,这是正向应该尝试的。

 

秀是什么,在我的理解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很多人曾经发过邮件给我,希望我开放老九门的视频拍摄授权,要做什么毕业作业或者是小短篇。我一直有一个顾虑,因为老九门体系中有一个断代,前方年代和后方年代有一段不同时存在的时期。我写了一个小片段,不算是剧本,只算是一个框架,众位COS和视频拍摄爱好者哪些曾经想做这个东西的,可以随便使用这个片段,欢迎脑补其他对白和分镜,《惊叹号》会提供平媒的宣传专访等支持。

 

非强制活动,如果有人做了,我们就会辅助,如果没有人做,这只是一个授权开放拍摄短片的声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