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南派三叔
南派三叔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717,171
  • 关注人气:218,5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作品通告

自2007年1月起,出版:

 

《盗墓笔记1七星鲁王宫》

《盗墓笔记2秦岭神树》

《盗墓笔记3云顶天宫》

《盗墓笔记4蛇沼鬼城》

《盗墓笔记5谜海归巢》

《盗墓笔记6阴山古楼》

《盗墓笔记7邛笼石影》

《大漠苍狼:绝地勘探》

《怒江之战》

《怒江之战:大结局》

《大漠苍狼:绝密飞行》

 

其他署名南派三叔者皆为伪作。

 

即将出版:

 

《盗墓笔记8》

 

============

版权洽谈,请发邮件:

forestexport@126.com

新浪微博
博文
标签:

杂谈

​那人外表看似是一个干瘦的老头,但动起来非常敏捷,众人看了一秒,张老倌就跳起来追了过去:“佛爷!偷东西人在这儿!”

一行人也追过去,就看到在那是一个在河床上往下垂直打的矿洞,干瘦的人能勉强下去,深不见底。看起来,这里整座山都被挖的千疮百孔。靠近所有人都闻到一股恶臭扑面而来。张老倌捂住鼻子,毫不犹豫就跳了下去,齐铁嘴拉都拉不住。

“这鲁莽!这下面是粪坑怎么办?”齐铁嘴骂道,就看四周都有呼哨,张启山带人从各处埋伏的山崖下来,来到这个矿洞口。

“这小子果然不走地上,只是没想到会把矿洞的口子开在这儿。上来只要装作尸体,确实我们发现不了,若不是八爷你往里走,这一趟我们要扑空。”有个亲兵说道,张启山拍了一下他的头,骂道:“拍什么马屁,下去帮忙!”

几个亲兵忙点头,也跳了下去。张启山也想下去帮忙,一把被齐铁嘴拉住了:“别,佛爷,你要跳粪坑我不拦你,这儿还有件更奇怪的事情,你必须在。你查完这个再跳不迟。”

说着硬把张启山拉到边上的一个窝棚里,再次把床上的一具尸体翻了过来。

这具尸体的脸都是歪的,脸已经高度腐烂了,上面有肌肉掉了下来,带出了一串粘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湘西大部分时候烟土就是流通的货币,大宗军火买卖都是用烟土结算,这里的人嗜好这一口,人身上没有烟土,肯定是被人取走了。张老倌就道:“可这荒郊野岭的,去哪儿找偷东西的人去?”

张启山道:“火车开出来没几天,死人多,活人少,他拿东西一次拿不完,肯定是分了多次。这人什么都拿,什么都要,颇为贪心,这些窝棚里肯定还有没有拿尽的东西。点火,八爷看完之后,把这里烧了,看谁先跑过来。”

说完他指了指几个位置,亲兵上去蹲守,张启山继续道:“注意峭壁上的矿洞口,如果是这里的矿工,十有八九不会走地上。”

半个时辰之后,齐铁嘴才从矿洞里爬上来,瘫倒在地,肚子朝天大喘气,浑身的虚汗把领子都浸湿了。

张老倌上去把他扶起来,齐铁嘴就喘道:“我说老倌,你们张家人是不是他妈都属猴的,爬得老快,老子跟在后面,命都要跟没了。”

“八爷平日里做做五禽戏会好些,或者跟佛爷练练兵,腿脚结实些。”张老倌笑道,他算是比较老实的。

齐铁嘴走了两步腿打摆子,在长沙一直做黄包车,去佛爷家还有副官车来车往接送,收了徒弟之后又长久不去田里收租子了。确实最近锻炼的太少,但就刚才拿爬法,那就得是猴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张启山一路顺着矿道往上攀爬,张老倌爬的飞快,矿道呈70度左右往上,非常陡峭,一步的距离都开凿了可以供一只脚踩踏的小落脚点,所以倒不危险,能看到早年这里还有铁钎子打在石头里,有绳索一路串下来供人攀爬。现在绳子都腐烂了,铁钎子也都烂成了嘎达。

矿洞之简陋,乏善可陈,不一会儿,上头就出现了光亮,再往上十几步,张启山来到了矿洞的口子,哪里空间陡然变大,变成了一条山体缝隙,有整根的圆木头卡在两边岩石上,供人当楼梯使用。张启山不敢踩上去,单手卡在岩石的凸起,以攀岩的方式,上到了地面。

拨开缝隙口的杂草和灌木,张启山爬了出来,发现缝隙是开在一个小峭壁上,峭壁大概四层楼高,峭壁下面是一条干涸的河床,能看到在河床中修建了无数的窝棚,沿着河的方向连绵开去。

这是一座古矿山的矿口,窝棚里住的都是这里的矿工,能隐约听到看到远处的若隐若现的炊烟和骡子的啼叫声,还有零星分解矿石的声音。大概都在几公里外,这里则杂草重生,似乎一个人都没有。

往边上看去,张启山出来的山体缝隙是这里峭壁上无数矿口中的一个,这些老矿显然已经被废弃,外面野都是杂草覆盖。如果不仔细记忆,都无法分清哪个是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火把齐齐升高,就看到壁画往上延伸,头顶的墓道顶上,画着日月星辰。

星辰画的很巧妙,都是大大小小的各种莲花。南朝佛教已经大量进入中国,墓葬中多有莲花的图案。虽然斑驳的很厉害,但所有人还是一眼就看到了,在这些图案之中,有一颗火红色的莲花图案,和其他的星星都不一样。

此时明眼人都知道,这单面小人所在的这个位置,非常重要。

如果在甬道的其它地方去看这整个长幅的壁画,除了那些双面的古人,是看不出什么大的蹊跷的,但是在这单独的单面小人附近,壁画中的细节却很不一样。

齐铁嘴说道:“这记录的场景,可是有十二分的奇怪,如果我猜的没错,佛爷这是远古一次祭天的场景,墓葬壁画上有双面的古人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一次真真正正是第一次。在中国甚少有双面人的记载,唯一一个被记载过双面的,是山海经中的西王母,传说生有两面,一面见者生,一面见者死。你看这些人脸,背对着天上这颗红星的,都是喜悦诡笑,对着天上这颗红星的人脸,都是凄凉悲切。说明它们都是以死脸对着这颗红星,这颗红星肯定代表着不详。”

“八爷,可这个人混在其中,却只有一张脸,是怎么回事?”副官指着那个特殊的小人问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老八。”张启山淡淡的叫了一下,齐铁嘴立即点头,举起火把上到壁画之前,在砖砌的甬道上,能看到每一块砖上都有特殊的菱形对角花纹,他正色道:“镶嵌模压花纹砖,南北朝,这是南朝的葬式。如果我猜的没错,墓前建有享殿,殿前为陵门,三门并列,左右连陵墙。和我们在火车上发现的棺木特征相似。”

“南朝古墓甬道上会有这么大幅的壁画么?”张启山问:“我记得以前见过的,都是壁砖画,一块砖头上画一些,这整面墙大幅的壁画——”

齐铁嘴也摇头,看着上面一个一个的双面古人,壁画剥落的很厉害,大部分部分无法辨认,所以无法知道上面的内容,他对于壁画其实颇有研究,也常常临摹,所以如果是传统图案他总能推测出来。但这一长墙的壁画确实难以辨认。唯有一点可以肯定,这确实是南朝的壁砖,但壁画却一定不是南朝的。

“此处确实是个虚冢,我们再往前看看,也许会有更多的线索。”他道:“这里常年开矿,这处古墓可能在很久以前已经被矿工发现,这些壁画也许是后来几朝的矿工创作的。”

“这壁画画的如此栩栩如生,矿工不会有这样的好手艺吧。”副官道。齐铁嘴白了他一眼,没有理会,一行人顺着铁道继续往前。亲兵都子弹上膛,站着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齐铁嘴看着远处的山谷,稍一排了排风水位,就发现这片山谷风水非常好,山谷底部是一条溪流,靠近侗村的山上都是梯田,远处则是连绵的原始森林。

让他奇怪的是,山谷之中平坦的谷地,每隔大概十几里的距离,不规则的会出现一个个土包,虽然不高,但看着十分不自然,熟悉的人立即就能知道,这也许是大墓被风化的封土包。

如果这些突起的土包下面都是古墓,那必然是一个墓群。

湘西这里当年有很多少数民族王国,据说汉书中的夜郎古国也在附近,这些少数民族的丧葬习惯都不似中原汉族,如此大的规模和封土密集出现,让齐铁嘴非常惊讶。

如果是封土,是谁埋在下面?如此巨大规模的合葬群,大多是汉族王墓,或者是大型朝官的家族墓群。这里历代都是土司管辖的西夷之地,就算风水再好,也不应该有人敢把墓地埋在这里?

任凭怎么思考,在这里修建如此巨大的家族墓地都不符合章法,所以湘西山地深处少有九门的人感兴趣。在这里唯一有价值的是老黄子,很多少数民族墓葬将金器塞入树中,百年之后巨树包裹,体内都是黄金。但话说回来,这里的汉人大墓也并不是没有,多数葬于此处的,都是为了隐蔽。所以藏于湘西山中的大墓,往往规模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副官从外头提溜着鸡进来时候,脸色凝重,一点也不似玩笑,齐铁嘴已经心觉不妙,感觉要把他和鸡一起炖了。他看着鸡,鸡也看着他,对视了几分钟,他的精神更加恢复清明,于是道:“佛爷,你对我有什么意见可以直接说,这哑谜我猜不出来。”

副官回头看了一眼张启山请示下一步的做法,张启山蹲下来歪头看了看齐铁嘴的嘴角,对副官点了一下头,副官过来给齐铁嘴松绑。张启山就道:“你知道你之前做了什么么?”


张启山的眼神中仍旧有一丝怀疑,齐铁嘴感觉到有些不舒服,他回忆了一下,看了看自己的腿,发现自己的腿上什么都没有,他本身身上的毛发细微,腿白藕似的,看不出什么问题。心中松了口气,觉得是否是真的被惊魇了,顺口把自己的记忆全部说了一遍。


说完之后所有人都很疑惑,副官道:“八爷,我背你回来的时候,没有看到你说的东西。”


“你不如说说你是怎么背我回来的,为何我糊里糊涂就出来了。”齐铁嘴就问。“还有——”他盯着副官的脸看,又有些不敢注视。眼神闪烁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似的。


副官并未察觉这眼神,正色道:“八爷,我当时正顺着铁轨往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以前总听人说过,人在极度害怕的时候,脚会发软。

齐铁嘴一直半信半疑,此时虽然他的脑子无比清醒,能够感觉到腿上所有的瘙痒,但浑身真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他不停想让自己爬起来,但丝毫无用——手脚都陷入到腐烂的棉絮和黑水中,一动就唔出一泡水,恶心的头皮发麻。

他的手还是僵硬的举着,微弱的火光照亮不大的方寸,面前三步倒挂的影子,正在一点一点地探过头来。他的脑子无数次的闪过:再腿软就完蛋了……但瞬间又被一片空白代替。

同时,他闻到了强烈的一股酸味,这里空气冰冷,进来的时候,除了常见的霉味,并没有其他异味,一定是面前的影子散发出的。那影子一点一点靠近,渐渐在他的火折子中露出了面部,那个瞬间,齐铁嘴的眼睛竟然无法聚焦,看不清楚那是什么。

就在那一刻,忽然有一个东西,从黑暗中掉了下来,一下砸在他的脑门上。

这一下砸的他七荤八素,当头棒喝,终于清醒过来,转头就看到一只青铜镜滚落一边,原来是高人之前挂在头顶天花板上的,不知道为何掉了下来。那镜子得亏是平拍在他脑门上,要是棱角削下来,肯定插在他脑壳里。

他从惊魇中被砸回神,冷汗终于完全发了出来,人一下能动了,一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齐铁嘴双脚踩着缸口,本身缸口的宽度很尴尬,蹲下去膝盖要合在一起,他觉得很别扭,如果膝盖打开,脚上的韧带又不够松。

看着下面的火光,大概判断了一下缸底的洞口到下面铁轨的深度,齐铁嘴深信不疑摔下去肯定断腿。于是看了一眼副官,副官已经露出了欣喜的表情,做了个眼色让他到边上的尸缸上先蹲着。

齐铁嘴只得小心翼翼的照办,心说只是站立不动,应该不至于出事。

尸缸虽然粗糙,但是经年保存完好,他虽然看上去比副官胖上那么一点,但副官一身是肌肉,他体重肯定比自己重。

想着他已经踩到了第一个尸缸上,重量一压下去,他明显感觉到,尸缸上的土盖子是松的,立即收了力气,把脚上的重量,更多压在缸延上,然后再踩出第二只脚。

这一只好点,他晃了晃稳住平衡,用火折子照了一下脚边,发现土盖子已经裂出了好几块,好险没有碎裂。

副官像猴一样,直接头朝下跳入缸内,一只脚勾住缸延让自己不致于直接捅下去,一边双手撑住两边,然后一点一点往下挪。看着就像副官被缸吞了一样。

齐铁嘴不敢把身体过于探向副官,怕自己控制不住平衡。隔了半柱香的功夫,就听副官的声音幽幽从下面传来:“八爷,跳下来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代曾巩的《水断书·八通》记载过鱼水合欢,这个阵法用处非常特别,听名字很多人都以为,这个风水阵是促进夫妻房事和谐的,其实不是,这种风水阵,用处非常可怖,它是用来钓东西的,而且钓的不是一般的东西,往往是在地陷地震之后,用来寻找埋在泥下的尸体。也可以用来寻找溺死在深潭的人,在红线的另外一端,绑着一个和死者有关的东西。

我家高人,在这里舍了这个阵法,他是在这群土缸中找尸体啊?难道这些土缸中有一具尸体,是他的熟人或者其他理由?齐铁嘴心想,事情变得扑朔迷离起来,虽然暂时想不出和火车有什么关系,但他总觉得,这个阵法在这里是整个事情的关键。

随后的发展证明了齐铁嘴的直觉非常准确,但此时红线刺入黑暗中,看不清前方还有什么?

阵法的使用是将红线抛入深潭或者烂泥之中,红线落下之后,随着地势滚动,会急促绷紧,停止的地方下面,就有要找的尸体。在深潭中则很多时候会缠绕上溺死的尸体。高人将红线抛入了尸缸中,应该已经找到了他要找的尸体。

他弹了一下红线,挠了挠头,他是不愿意走进黑水和尸缸中间,显然也不能逼副官做这件事情,但是他真的很想知道红线的另一头连着那只尸缸,里面的尸体还在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