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个人资料
南子
南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8,580
  • 关注人气:6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自定义模块

南子

 

出生新疆南部地区,写诗歌,散文及小说。现居乌鲁木齐。

 

 出版

 

1:诗集《走散的人》(北京燕山出版社 2002年7月出版)

 

2:散文集《奎依巴格记忆》(百花文艺出版社  2004年6月出版)

 

3:历史人文随笔集“女性怀抱中的西域”——《洪荒之花》(新疆人民出版社  2006年)。

 

 4:历史人文随笔集《西域的美人时代》(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上海贝贝特( 2010年5月出版)

 

 5:长篇小说《楼兰》(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 2011年)出版


6:长篇小说《惊玉记》(贵州人民出版社)  2012年出版


7:长篇散文《游牧时光》 ( 光明日报出版社 2013年4月)出版

 

8:长篇散文《精神病院——现代人的精神病历本》(清华大学出版社文泉书局) 2013年12月出版


9:新疆题材散文结集《蜂蜜猎人》(青海人民出版社)2014年1月出版



 

博文
2017年07月11日07:58 来源;南方日报 周豫
2017年6月底,中断25年的“花城文学奖”恢复评选,第六届“花城文学奖”正式开评。7月10日,“花城文学奖”初评工作顺利结束。初评委员会在认真阅读2012年至2016年《花城》刊发作品的基础上,充分考虑作品的文学性、艺术性及影响力,经实名提名、投票讨论及签字表决三轮评选,产生了25名提名作家,提名作家及作品公布如下:

特殊贡献奖提名名单:
王蒙《这边风景》。

杰出作家提名名单:
北村《安慰书》、毕飞宇《苏北少年“堂吉诃德”》、残雪《新世纪爱情故事》、陈希我《父》、东西《篡改的命》、韩东《中国情人》、刘震云《我不是潘金莲》、吕新《下弦月》、欧阳江河《看敬亭山的21种方式》、魏微《胡文青传》、薛忆沩《空巢》、张炜《半岛哈里哈气》。

新锐作家提名名单:
阿贝尔《鹿耳韭》、陈仓《父亲进城》、黄金明《小说盗》、李德南《景观社会里的生存与死亡》、马金莲《四儿妹子》、南子《回来的人》、任晓雯《药水弄往事》、冉正万《天眼》
阅读  ┆ 转载 ┆ 收藏 
1970年进入冬至的那一晚,寒风彻骨,天刚黑下来,我去找贺五梅到镇广场看露天电影。一路上,镇上没有什么人在走动,冰冷的空气几乎要冻结我的肺。
我走到贺五梅的家时,她家的玻璃窗透出昏黄的灯光,诱惑着我去捕捉她的影子。我搬了两块砖,垫起脚朝窗子里面看,屋子只有她一个人,靠在叠成四方块的被子垛上织毛活儿,打一会儿,就伸出巴掌比较一下。不用说,我就知道她织的针法叫“阿尔巴尼亚针”,这种针也叫“友谊针”。弯弯绕绕的针法,在当时看似热烈实则荒诞的时代里,有一种难得的用心,但这份用心是独属于女性的,倒有一种特别的致密。
我没有像以往那样,钩起手指敲三下玻璃窗召唤她,而是盯着她看——她织了一会儿毛衣,就搁在了一边,若有所思地看自己的左掌。我俩曾比较过各自的手掌,相比较而言,我的手掌纹路分明,而她的手掌却像孩童般模糊成片。
现在,她想要看出什么呢?是未来吗?她手掌上的哪一条纹路代表她对我的欲望? 
突然间,我的身体一阵颤抖,可能是因为害怕。我突然意识到自己是在半空中,距离地面不是两块砖,而是足有一辆解放牌汽车那么高。

阅读  ┆ 转载 ┆ 收藏 

红卫兵墓园坐落在重庆沙坪公园后门往西一个僻静的角落。
2011年暮夏的一个清晨,我沿一梯布满青苔的石阶拾级而上,路的尽头是一座拱形的铁门及一道泥瓦砌成的围墙,将外面热闹的沙坪公园和墓园里的座座墓碑隔绝起来。铁门锁着。我透过门缝往里窥视,一座座高耸的墓碑暴露在午后沉寂的阳光下,闪着铁青的光泽。那种森然的气息是我心里所拒绝的,而不只是一道锈迹斑驳的大铁门挡住了我。
铁门右前方一块黑色花岗石上的鎏金字体告诉我,这个被锁住的地方是中国唯一的一座红卫兵墓园,是重庆市文物保护单位。偶尔有误闯到此处的游人好奇地朝里面望一眼,又匆匆离去。
仰头看,有几座火炬头式的塔尖露了出来,浮着一层光,显得有些怪诞。
这个墓园让我心神不定。
 
2013年4月,我从拉萨回到重庆准备小住几日,恰逢清明节,当日中午,我再一次来到了沙坪公园里的红卫兵墓园。
那些天,重庆总是下雨,嘉凌江的水又宽又满,灰白的雾气,饱含雨水的气息,让整个山城充满了浓重而潮湿的水蒸汽。
红卫兵墓园门口,几位中年男女闲坐着聊天,门前一个简陋的方桌上放了一个同样简陋的本子。我看着守门的人,他们没有盘问我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注:17万字的非虚构作品集《红皮书》今天终于完稿。这个书稿断断续续地写了近两年时间。小贺一下自己。)
 
《红皮书》(完整稿目录)
 
1968年的死亡
装疯的女人
严打 
回来的人
舞台
等信
礼堂
文工队
舞厅
红色朗颂者
道歉
食瘾者
张秉义的新疆时间
广播
选择
阿尔巴尼亚年代
纸红旗
广场

阅读  ┆ 转载 ┆ 收藏 


《读诗》2017年第3期(扩大号)目录
 
银河系
马松/无常之美——与二十四节气共舞(24首)
张执浩/危险的梦话(22首)

穿越词语
雪迪/在 Manasota Key 面对大海(6首)
严力/草和杂草(15首)
巫 昂/虚构的情感也可以灼热异常(15首)
阿翔/群山在望(10首)
陈年喜/火车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我喜爱》

我喜爱星期一多过星期日
爱这一天   生活的叶缘被拉紧——
拉紧无数的复制品
和首尾相接的迂回术

我喜爱阴天多于晴天
爱纸包不住火的阴天宽大,风轻
让孤独无处藏身
——那迷人的深渊

我喜爱洗楼的工人多于行人
爱他们的手脚仿佛鸟类
在笨拙的人间练习倒立   练习死 
给大地平坦的胸部增添更多虚无

我喜爱自己甚于他人
我的影子狭隘,偏执
夹杂着尘土和可疑的炎症
我爱它深深地沉入自我的杯子里  不知所踪

我喜爱集市多于话剧院
爱这里的陌生人,乞丐,流浪者和小偷
在这里,穷人恨着穷人,坏人相互宽恕
当我从人世的缝隙间侧身 
命运的难处我早已洞悉

我喜爱质疑瀑布的高度   就像喜爱
针尖对着麦芒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7-05-24 01:01)
“如果有一天,你必须离开一个地方,离开一个你曾经住过、爱过、深埋着你所有过往的地方,无论以何种方式离开,都不要慢慢离开,要尽你所能决绝地离开,永远不要回头,也永远不要相信过去的时光才是更好的,因为它们已经消亡。”
  
阅读  ┆ 转载 ┆ 收藏 

1

一个理想主义者的早晨

我在《三诗人书简》中追赶那些信

他们的通信罕见,奇特

当收信人走向发信人

以翅膀 以神启

领来彼此相似的血缘


2

“我是玛丽娜(1) 曾经度过几多年华”

我不爱大海

因为大海代表着激情

我爱大山——大山即友谊

当山峰增

阅读  ┆ 转载 ┆ 收藏 
1968年的味道,是马路沿街有人靠墙站立时散发出的味道。他们是大人眼中的“四类分子”。他们胸前挂着木牌,个个低着头。我们对这种姿势太熟悉了,从他们身边路过,也懒得停留——主要是这些沿街示众的“坏分子”身上散发出的气味,让人胆寒心惊。那是闻起来微微有些热烘烘,酸乎乎,还有寒碜的,不便说出口的尿腥味儿,他们的头发被人扇乱了,脸被民兵打红了,渗出了血痕——这些味道组合起来,就是这一群人心里都害怕着的战栗不止的味道。
1968年的味道,是标语的味道——幼时的我们,畏惧小镇每一条街道马路的标语墙。那眼中的畏惧之色,与其说是畏惧冷飕飕的大自然,倒不如说是畏惧整个大时代的战战兢兢的思想——孩子们在这样嗳昧不明的思想中,长出了冻疮。天亮,紧接着就是天黑
阅读  ┆ 转载 ┆ 收藏 

04 丙申年             □ 李万华                                                                   
10 礼堂,礼堂      □ 南子                                                               
17 来处            
阅读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