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个人资料
南子
南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6,858
  • 关注人气:6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自定义模块

南子

 

出生新疆南部地区,写诗歌,散文及小说。现居乌鲁木齐。

 

 出版

 

1:诗集《走散的人》(北京燕山出版社 2002年7月出版)

 

2:散文集《奎依巴格记忆》(百花文艺出版社  2004年6月出版)

 

3:历史人文随笔集“女性怀抱中的西域”——《洪荒之花》(新疆人民出版社  2006年)。

 

 4:历史人文随笔集《西域的美人时代》(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上海贝贝特( 2010年5月出版)

 

 5:长篇小说《楼兰》(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 2011年)出版


6:长篇小说《惊玉记》(贵州人民出版社)  2012年出版


7:长篇散文《游牧时光》 ( 光明日报出版社 2013年4月)出版

 

8:长篇散文《精神病院——现代人的精神病历本》(清华大学出版社文泉书局) 2013年12月出版


9:新疆题材散文结集《蜂蜜猎人》(青海人民出版社)2014年1月出版



 

博文
(蒋家三姐妹。左边是我)
这一年,一场春雪浩荡而来,将这座绿洲小镇变成了白色,然而,接下去的几天阳光灿烂,将春雪融化。

风开始朝着东南方吹过来了,融雪的声音在暖和的阳光里滴答,让人的心情轻松又愉快,紧缩了整整一个冬天的皮肤开始松懈。姑娘们在风中做一些骚动的有关爱情的梦,脸上开始生出桃花廯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07-01 00:09)

此时,沈从文的文学创作已经遭全盘否定,全部作品并纸版皆毁去。“我的遭遇不能不算离奇……”但离奇的遭遇一定也是会事出有因。性格决定命运,他对自己的性格不是没有自知。“始终保留一种婴儿的状态,对人从不设防,无心机,且永远无望从生活经验教育中,取得一点保护自身不受欺骗的教训,提高现代人所具备的警惕或觉悟。政治水平之低……一些人能吃得开,首先是对于世故哲学的善于运用……一个典型新式官僚,如何混来混去,依附权势,逐渐向上爬,终于禄位高升……”
如此明白,但依旧是不屑和不甘愿。他不接受强加于文学之上的政治或时代的印记。他看待它纯正,有尊严,服从自我的灵魂。宁可留在博物馆里与旧文物互相陪伴,看过上万丝绸。他后来的工作就是研究几千年来丝绸花纹的发展。世事洞明,但不与抗争。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我在一个阳光充沛的正午抵达了那拉提,让我意外的是,那拉提到处人流浩荡,车流滚滚。我走了几步,发现商业圈包围了这里……后来得知,那拉提草原已成为新疆最为出名的景点之一,当地政府希望它能够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据说十几年前,哈萨克族牧人还不会做生意,没有什么商业意识。游人进了他的毡房,问他毡房 门口晒的奶疙瘩卖多少钱?他说不卖,你吃嘛。游人不好意思了:3块钱给10个奶疙瘩,牧人欢天喜地地对他说:好嘛,你要我就卖嘛。游人又大着胆子问:那——2块钱你卖不卖?牧人还是一副欢喜的表情: 好嘛,你要我就卖给你嘛。

 

阅读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转载 ┆ 收藏 
 
《病中书》

仿佛世间万物都彼此相异
照亮了各自的寂寞

仿佛我的身体在尘土之上
而灵魂正四面敞开

仿佛爱情亦有着膨胀的孤寂  像迟开的水
曾经温馨的部分已经散尽

仿佛恐惧像暗器  振荡出古老的波纹
奇迹也无法安慰

仿佛厄运跃过冬季消瘦的月份
我看见它  正用陌生的沙漠牵引大海

仿佛无梦的人  更像是梦游者
步入蓝孔雀,流水和精灵的虚谷

仿佛“活着”是诗人空谈过的一个真理
只有到别处去死  
阅读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转载 ┆ 收藏 

 中国叙事
云村轶事(短篇小说)/  残雪
我为何这么冷(短篇小说)/  赵卡
最后的路(中篇小说)/  武歆

中国文存
散文的“故事性”(编前语)/  吴佳骏
逆流  /  言子
一粒深埋的种子  /  南子
影子飞逝我不动  /  干亚群

国际诗集﹒2018
在神秘性与历史性之间(前言)/  波佩
里索斯诗集  /  [希腊] 扬尼斯·里索斯  董继平 译
向里索斯致敬  /  [法国] 路易·阿拉贡  董继平 译
扬尼斯·里索斯的诗意独白  / &nbs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我自少年时开始写诗,这种对于修辞的热爱和练习一旦开始,便意味着不停止,意味着一种隐喻般的习俗,一个永远偱环着的成人礼。当我成年后,触摸到了人性的黑刺,经历了一次又一次不怀好意的荒唐人世带来的浑浊阵痛之后,诗歌就像是生活的秘密,让我不动声色地打量这个世界,这颗心。

如此,多年过去,诗歌如同与我一起长大的姐妹,如影身

阅读  ┆ 转载 ┆ 收藏 
长篇小说《绿洲辞》近26万字。

长篇小说《绿洲辞》2018年4月9日第四稿改毕。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我的散文观(南子)

这些年,我对自己的散文写作保持着一种回望的姿势,对置身时间之中的,特别是对父辈那某个特定年代的人和事,进行抢救性的挖掘和打捞,以转述和回忆的方式,让那些被遗忘了的无意义的生活得到了叙述,以此来复活彼时的背景。
记忆与表达是一种选择。这不仅仅是个人经验与记忆的问题,更是一种视角。对于一个具体的写作者来说,在那个底色稍稍泛黄的年代,历史是一种材料,也是时空和氛围。我在这一系列作品的写作中,多以第一人称的方式讲述这一切,忽略来自生活表面的曲折,最大限度地对人性进行追问和逼视,探索人性残存的微光,直指向内心浩瀚的疑问。因而,对那段生活的独特取舍,实际上已暗含了自己对历史及世相的理解及态度。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嗯嗯,收到了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发来的两份图书出版合同,一份是16万字的随笔集《病中书》,另一份是关于新疆游牧文化的非虚构作品集《游牧者的归途》,这部作品约20万字左右。
今年,国家开始控制图书出版书号和图书品种,又因众周所知的原因,有关新疆和西藏题材的图书,很多出版社已拒之门外——
新疆的写作者们,包括我自己,都且写且珍惜吧。
一转眼,2018年已过去三分之一,希望这两本书能通过各种审查,顺利出版,让我在2019年有一个好收成。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