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个人资料
南子
南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5,120
  • 关注人气:62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自定义模块

南子

 

出生新疆南部地区,写诗歌,散文及小说。现居乌鲁木齐。

 

 出版

 

1:诗集《走散的人》(北京燕山出版社 2002年7月出版)

 

2:散文集《奎依巴格记忆》(百花文艺出版社  2004年6月出版)

 

3:历史人文随笔集“女性怀抱中的西域”——《洪荒之花》(新疆人民出版社  2006年)。

 

 4:历史人文随笔集《西域的美人时代》(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上海贝贝特( 2010年5月出版)

 

 5:长篇小说《楼兰》(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 2011年)出版


6:长篇小说《惊玉记》(贵州人民出版社)  2012年出版


7:长篇散文《游牧时光》 ( 光明日报出版社 2013年4月)出版

 

8:长篇散文《精神病院——现代人的精神病历本》(清华大学出版社文泉书局) 2013年12月出版


9:新疆题材散文结集《蜂蜜猎人》(青海人民出版社)2014年1月出版



 

博文
阅读  ┆ 转载 ┆ 收藏 

 中国叙事
云村轶事(短篇小说)/  残雪
我为何这么冷(短篇小说)/  赵卡
最后的路(中篇小说)/  武歆

中国文存
散文的“故事性”(编前语)/  吴佳骏
逆流  /  言子
一粒深埋的种子  /  南子
影子飞逝我不动  /  干亚群

国际诗集﹒2018
在神秘性与历史性之间(前言)/  波佩
里索斯诗集  /  [希腊] 扬尼斯·里索斯  董继平 译
向里索斯致敬  /  [法国] 路易·阿拉贡  董继平 译
扬尼斯·里索斯的诗意独白  / &nbs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我自少年时开始写诗,这种对于修辞的热爱和练习一旦开始,便意味着不停止,意味着一种隐喻般的习俗,一个永远偱环着的成人礼。当我成年后,触摸到了人性的黑刺,经历了一次又一次不怀好意的荒唐人世带来的浑浊阵痛之后,诗歌就像是生活的秘密,让我不动声色地打量这个世界,这颗心。

如此,多年过去,诗歌如同与我一起长大的姐妹,如影身

阅读  ┆ 转载 ┆ 收藏 
长篇小说《绿洲辞》近26万字。

长篇小说《绿洲辞》2018年4月9日第四稿改毕。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我的散文观(南子)

这些年,我对自己的散文写作保持着一种回望的姿势,对置身时间之中的,特别是对父辈那某个特定年代的人和事,进行抢救性的挖掘和打捞,以转述和回忆的方式,让那些被遗忘了的无意义的生活得到了叙述,以此来复活彼时的背景。
记忆与表达是一种选择。这不仅仅是个人经验与记忆的问题,更是一种视角。对于一个具体的写作者来说,在那个底色稍稍泛黄的年代,历史是一种材料,也是时空和氛围。我在这一系列作品的写作中,多以第一人称的方式讲述这一切,忽略来自生活表面的曲折,最大限度地对人性进行追问和逼视,探索人性残存的微光,直指向内心浩瀚的疑问。因而,对那段生活的独特取舍,实际上已暗含了自己对历史及世相的理解及态度。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嗯嗯,收到了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发来的两份图书出版合同,一份是16万字的随笔集《病中书》,另一份是关于新疆游牧文化的非虚构作品集《游牧者的归途》,这部作品约20万字左右。
今年,国家开始控制图书出版书号和图书品种,又因众周所知的原因,有关新疆和西藏题材的图书,很多出版社已拒之门外——
新疆的写作者们,包括我自己,都且写且珍惜吧。
一转眼,2018年已过去三分之一,希望这两本书能通过各种审查,顺利出版,让我在2019年有一个好收成。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在旷野》  

春天带来一部旷野诗经
——浦公英,石蒜兰,春黄菊,满天星,紫云英
香蒲,芦苇,车前草,笈笈草,红柳,野息香
水麦冬,茅香,冰草,曼陀罗,水杨梅,龙葵,沙蓬
黑枸杞,羊角奶,泡桐,,香青兰,山杏——
还有好多的植物
来不及被人类命名——

每一种植物都开唯一的花
有着全部的新
去吞咽,去燃烧
那骄傲而又孤独于自己的力量

每当这个时候
我聚集起自身的血液
低下苍白的额头  听见并顺从
这南疆旷野中全部的嗓音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疆时间》

——那是痛苦前的时间
是可怕伤疤前的时间

是白杨树叶亮出秘密刀鞘的时间
是木卡姆捕捉到畸形音符的时间
是白雪燃烧没有尺度的灰烬的时间
是和田人干渴的歌喉找不到自己的时间
是薄暮抽打每一棵白杨树的时间
是一只石榴,被饥饿命运吃掉的时间
是我的眼神有如受伤牲口般悲凉的时间
是阴影在身体里抽搐的时间
是生活的书页打开我前世的时间
是我最终失去它
就像失去一面镜子的时间

——那是痛苦前的时间
是可怕伤疤前的时间
在这所有的时间之前
全是我唱给绿洲故乡赞歌的时间

《奎依巴格》

它是我自出生起看见的
第二个子宫
——当我成年后离开它
像一枚硬币   被遗弃在戈壁滩
赠予我的后世
无法言说的贫穷,孤寂
与虚无

《 热风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本书稿收录了七零后作家南子书写新疆南麓绿洲小镇的十九个人物群像。是她为那个年代被损害被侮辱的故乡人留下的记录,描摩了小人物们的艰难挣扎,质问的却是一个时代。

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中后期到八十年代初这样一个动荡的时代背景下,当一个个大事件来临时,任何的个人和群体都被裹挟。于是,就有了上一代人太多的故事:妄死的小学音乐教师,上海黑户,告密者,装疯的女人,文工队员, 平反回家沦为社会的边缘人等等。有一些最荒诞也最悲哀,像罗生门,作者只能摘取那近二十年来西部绿洲边镇(城)的一个个细部,给你看。

但是,本书的目的绝不是对那个特殊年代生活的猎奇,作者的笔力,也不一定趋于厚重,敢于对复杂、开放、宏大的题材作出立体式的概括,这些经过作者慎重选择的十九个“孤本”,还原了那个特殊时代西部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南疆小镇对我来说是一片沼泽地,我经常陷入其中无力自拔,总觉得自己有一天会被它淹没。在这一天尚未到来之前,我还是要回到奎依巴格镇和它的故事中。

这次是关于一个男人的故事。

他曾经是一个引人注目的美男子。当这个男子还是一个年轻人的时候,他有着一张《红与黑》中酷似于连的脸,略为黝黑的脸部轮廓清俊,身材高挑挺拔,敏捷,红唇皓齿,白色的牙齿闪闪发亮,使人想起年轻,纯洁,光滑,明亮,结实等等。浓密坚硬的黑发,代表“蓬勃”与“青春”,特别是他神情中与生俱来的忧郁,将他和周围的人鲜明地区分开来。当他随意走动或奔跑时,会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起一个新疆人很少见过的动物:鹿。

据说,张秉义不到两岁,就被父母被寄养在了远在新疆的亲戚家,他的父母极其热爱工作,很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我的手》
 
我老了
那慢慢缩水的手
——曾经摸过老虎身脊波浪的手
摸过沙漠龙卷风的手
在夏天捂一块冰的手
如今  不再有捏塑博格达山筋骨的雄心
以及喝退白纸上的黑暗力量

《匿名》

鱼是不说话的   也不咳嗽
但它却在整个的水里面
吐骨头

夜里新开的昙花是不说话的
三百里只熄灭一朵
对过往的香气有一丝谦疚

我喜爱的蜜蜂是不说话的
它随时射出的暗器
也只是褪了色的一根针

纸是不说话的   每天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