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个人资料
诗人南子
诗人南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3,967
  • 关注人气:6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自定义模块

南子

 

出生新疆南部地区,写诗歌,散文及小说。现居乌鲁木齐。

 

 出版

 

1:诗集《走散的人》(北京燕山出版社 2002年7月出版)

 

2:散文集《奎依巴格记忆》(百花文艺出版社  2004年6月出版)

 

3:历史人文随笔集“女性怀抱中的西域”——《洪荒之花》(新疆出版社  2006年)。

 

 4:历史人文随笔集《西域的美人时代》(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上海贝贝特( 2010年5月出版)

 

 5:长篇小说《楼兰》(国际广播出版社 2011年)出版


6:长篇小说《惊玉记》(贵州出版社)  2012年出版


7:非虚构作品《游牧时光》(光明日报出版社)2013.4月出版


 8:长篇散文《精神病院——现代人的精神病历本》(清华大学出版社文泉书局) 2013年12月出版


9:新疆题材散文结集《蜂蜜猎人》(青海出版社)2014年1月出版



 

博文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始终听到一种寂静里的声音,这来自读南子两篇散文的感觉。这声音传自内里或幽邃处,清冽、决绝、有些生痛、没法儿抗拒。在我看来,表述散文的方式很多,相对南子这两篇散文而言,一些散文靠外物和方法挺近,一些散文借由作者用语言感知和表述世界的天分融通于个体经验,显现的文本尤为个性、精微。而且,这样的能力可以被岁月涵养、壮大、至蓬勃,当然还要有产生力量的思想。我想,南子的散文属于后者。
    先前,和南子有过一次短短的晤面,读过她西域题材的历史散文,还知道她是个气味别致的诗人。我曾写过,她的文本有北疆玉的质地,这种感觉依然。另外,我还想说,散文文体有时如此无蔽,就像这一刻,读南子的文字,仿佛她就坐在我的对面,沉静冷俏,身后是她的西域。
                                                                                               
阅读  ┆ 转载 ┆ 收藏 
赝品

是谁在秘密支配向日葵的梦?
阳光猛烈  它们的头颅
全朝着一个方向
散发集体主义的荧光

我站在这里  背对着光
等着在另一个黑夜
成为它们的赝品
阅读  ┆ 转载 ┆ 收藏 
一频道

人  邻 / 母亲的味道

吴佳骏 / 去信丰赶秋

南  子 / 冬牧场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散文天下
实力榜:南 子
对隐匿生命的访问 / 南 
食瘾者/ 南 


阅读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转载 ┆ 收藏 

1027日,无用第九期民艺新展“生活在何处”——羊,骆驼,牦牛和牧人远去的背影”在北京无用生活空间揭幕 。

 对话人:

 央视“半边天”主持人张越

 新疆作家,《游牧时光》作者南子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09-14 15:41)

一:本周收到两份出版合同。一份是江苏文艺出版社凤凰传媒出版集团寄来的——散文集《绿洲之歌》确定要出版了。副社长,小说家黄孝阳很看好这部作品,在短时间内迅速敲定出版事宜。不过,最后的书名有可能不是《绿洲之歌》。好吧。

因是新疆作者写新疆的书,这部书稿内容需经当地出版署为期两个月的审查。审查顺利的话,这本书明年春节前便可上市;另外,在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签的《游牧者的归途》一书,目前也在审查中。接受审查,是中国当下每一个写作者的日常。

另一份出版合同是中华书局的,8万字的历史人物传记《张骞》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初冬的第一场雪还没融化,第二场大雪又纷纷扬扬地落在小镇的各个角落。铅灰色的天低垂着,还是在白天,小镇的人在屋子里亮起昏黄的灯,跟家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扯,但更多的时候是沉默,因为他们说话的声音像是被茫茫无边的大雪吸吮干净了,偶尔有尖利的声音漏出门缝、窗缝,肯定会惊起一场更大更猛的雪。

雪整整下了一天一夜,终于在某个早上停了下来。

我推开家门,满眼都是白色。外面很明显的风冷,太阳热——是南疆冬季正午独有的温热。雪停就是命令,整个小镇的人都出来扫雪了,扫那种冻得硬实的白雪,还有撬挖路上滑溜的冰层——每当这个时候,小镇就像一个巨大的铁匠铺,到处是人们的铁锹或铲子清雪时相互碰撞的声音。街巷,低矮的建筑物,还有沿街冷峭的树木——东二路

阅读  ┆ 转载 ┆ 收藏 
(蒋家三姐妹。左边是我)
这一年,一场春雪浩荡而来,将这座绿洲小镇变成了白色,然而,接下去的几天阳光灿烂,将春雪融化。

风开始朝着东南方吹过来了,融雪的声音在暖和的阳光里滴答,让人的心情轻松又愉快,紧缩了整整一个冬天的皮肤开始松懈。姑娘们在风中做一些骚动的有关爱情的梦,脸上开始生出桃花廯和草莓般的粉刺。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07-01 00:09)

此时,沈从文的文学创作已经遭全盘否定,全部作品并纸版皆毁去。“我的遭遇不能不算离奇……”但离奇的遭遇一定也是会事出有因。性格决定命运,他对自己的性格不是没有自知。“始终保留一种婴儿的状态,对人从不设防,无心机,且永远无望从生活经验教育中,取得一点保护自身不受欺骗的教训,提高现代人所具备的警惕或觉悟。政治水平之低……一些人能吃得开,首先是对于世故哲学的善于运用……一个典型新式官僚,如何混来混去,依附权势,逐渐向上爬,终于禄位高升……”
如此明白,但依旧是不屑和不甘愿。他不接受强加于文学之上的政治或时代的印记。他看待它纯正,有尊严,服从自我的灵魂。宁可留在博物馆里与旧文物互相陪伴,看过上万丝绸。他后来的工作就是研究几千年来丝绸花纹的发展。世事洞明,但不与抗争。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