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乃枫
乃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6,112
  • 关注人气:24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版权所有,转载转帖必经本人许可。
本人: 乃枫
年龄: 天命
祖籍: 山东
现住: 美国洛杉矶市
信箱:csijack@hotmail.com
职业: 写字/说话
现任:
EDI鷹龍傳媒公司副總經理
《城市杂志·周刊》主编
洛杉矶AM1370电台节目总监
《Across the Ocean》英文节目主持人
环球东方电视台G&ETV英语节目主持人
洛杉磯雕龍詩社創辦人兼社长 
代表作:
长篇小说《风雨天堂》
(国际侨联华文著述一等奖)
长篇小说《半个江梅》
(国际侨联华文著述优胜奖)
 
最喜欢的顏色-无色
最讨厌的行為-撒谎
最珍贵的礼物-眼泪
最伟大的名字-母亲
 
尊敬的博友
   因平日琐务缠身,偶然得暇,又往往漏看许多珍贵留言。凡怠慢处,绝非本意,还请朋友置我于一笑之间。再有,为不误友人稿约,且不致造成误会,可请约稿朋友单独拨冗示下,致我E函是谢。
文化博克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4-05-30 13:03)

我绝无挑战之意,但我无法同意这位大名人的全部说法。或许,现时社会讲究“走红”,不管是谁,只要“走了红”(哪怕一夜之间)便说什么都有人信了。其实,更大的悲剧在于“走了红”的人自己,连他们自己也相信,他或者她从此便可以信口开河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27 11:12)

轉眼快一年沒來,也不知這裡還有人來沒有。老朋友們,大家都好吧?科技真是日新月異得叫人無奈,曾經輝煌的博客如今也被微信無情地取代了。各位朋友若需加我微信,可給我留言或者發電子郵件(csijack@hotmail.com) ,我將告訴您如何加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9-03 03:22)
标签:

情感

    著名旅美作家,洛杉矶雕龙诗社社员罗清和先生于8月14日凌晨不幸于洛杉矶猝逝,享年67岁。9月1日上午11时,雕龙诗社发起并会同包括当地两个同名华文作家协会在内的洛杉矶各界为罗清和先生举行了隆重的追思仪式。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洛杉矶总领事馆文化参赞车兆和先生亲临吊唁并致辞,领侨组副领事赵守圣先生随行吊唁。追思会由雕龙诗社社员兼书法家及水墨艺术家张泽川先生主持。为使社会增加对罗清和先生的了解,追思上,雕龙诗社秘书长邱明女士和声乐艺术家唐继肖先生还分别朗诵了罗清和先生的一首诗《乡情》和由他的《方脑壳怪象》中精选出的一段精彩文字。

    车兆和参赞在致辞中说,“假如真有天堂,相信罗清和先生一觉醒来还会在那里坚持写作。”四川乡亲联谊会会长周德昭先生在致辞中说,“你活得像个样子,没有给我们四川人丢脸。”华文作家协会会长叶周先生在发言中赞扬说,罗清和先生的人生是完美的,令许多人望尘莫及。华文作家协会会长陈十美女士在发言中也赞扬说,他是一个只知写作而不计报酬的人。等等赞美之词不胜枚举。

    追思大厅庄严肃穆。罗清和先生的遗体被鲜花簇拥,高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6-09 16:17)
分类: 诗歌

不知

那織布的女人和放牛的男人

是否依然相愛

也不知

那搭橋的喜鵲可處於待命狀態

何不發條短訊送過河去

不勞一萬隻喜鵲

也省卻了

一整年的

無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06 16:41)
标签:

文化

分类: 散文
槐 花 祭

乃枫


  时光好个善解人意。神不知,鬼不觉,又是一年数过去了。就这么一年一年地数过去,不要你操多少心,若干往事,便会自己渐渐淡化、远去,直到消失得无影无踪。然而,有些事却偏不。只要一头扎进心里,就无论如何也无法把它们从心头抹去。相反,越是久远,便越是入木三分,大约到你入了棺材,心里也还会为它们沉甸甸的。
  比如,有一回小妹来信,就写了家乡的槐树花,简直叫我耳目一新。从那年允许写文章了开始,大家都呼呼拉拉地写伤感,后来就义无反顾地写改革,再后来,就都云天雾地地写朦胧去了。至于我要说的槐树花和槐树花所代表的那个年代,还有那时候芸芸众生那鲜为人知的喜怒哀乐、莫名其妙的饥肠咕噜,乃至完全可以避免的生离死别,至今却一直被人忘却。四十年了,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写槐树花。我的心,像是被蘸了水的皮鞭刚刚抽过,缩得紧紧的。满眼里,纷纷扬扬,一片白灿灿的槐树花。
  槐树花,不如小指顶大,却白得像云、轻得像纱,水晶一般剔透、雪花一样叫人爱怜。那纤弱、细小的花哟,天使一般圣洁,却如十字架一样沉重。它是我童心里印上的第一束花,一束恩情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4-11 03:28)
标签:

杂谈

內華達再掀淘金熱

美國夢重做有機會

 

乃楓 譯自MSNBC網站

原載於《城市雜誌週刊》

 

經濟一片死氣沉沉,就業眼看一句空話。當前,面對一籌莫展的經濟形勢,許多人做破了他們孜孜以求的美國夢。不過,這裡總算有一條好消息,你不妨學學我們的先人,索性加入內華達州“新淘金熱”的行列。

MSNBC新聞網站近日載文,文章喜氣洋洋,作者乃NBC資深記者阿莉莎·菲戈羅拉(Alissa Figueroa),標題是:《內華達的現代淘金熱創造礦業工作機會》。這裡將全文譯出,希望能給各位提供一些參考。小標題乃譯者所加。

 

天賜良機

老兵新傳

 

從任何意義上講,內華達州都必須盡快想方設法把他們自己從眼前這場經濟危機的深淵中拖出來。平心而論,面對全國最高的失業率(幾乎達到了13%)以及全國最高的破產房地產法拍率,內華達不比別人,它不全力以赴不行。不過,在離拉斯維加斯大道差不多500英哩的東北部的一個角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3-28 03:09)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各位朋友:

    我歉意極了,一忙竟然今天才有時間上來看看。不想多做解釋,依然那句老話,還忘各位置我一笑吧。

    近日與詩社諸友重溫東坡先生之《水調歌頭》,又一次有感於人對作品的理解雖年齡增長而加深之奧秘。想我五歲成誦乃為先父所逼,大兒五歲成誦,為我所逼使然。至於到了二兒,雖不敢再苦苦相逼(能刺激他說中文已屬不易),卻也曾屢屢嘗試。我曾以為,滾瓜爛熟似我者,當對東坡先生詠月詞瞭如指掌。其實大大不然。

    為說明我的新理解,特將早先的英文翻譯拿出來修改。貼在這裡,看各位朋友是否同意。

 

Prelude to the Melody of Water

 

Su Shi (Song Dynasty)

Translated by Jack Z. Zhao

           

Night of the Mid-fall Festival, year of Bing Chen (1076), I drank till dawn, got drunk and wrote this; in memory of Zi You, my brother.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4-08 09:57)
标签:

杂谈

 

乃楓

寫在清明日

 

那年博客的自畫像裡

我用了四個“最”

最喜歡白色-

最厭惡虛偽

母親的名字最偉大

最珍貴的禮物

是眼淚

但還有一個“最”我留作自己珍藏

最扎心的

是母親的眼淚

 

那一年

我十歲

一場持續三年的大糧荒啊

席捲了

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的山和水

槐樹花參玉米麵的窩窩頭

餵不飽五個孩子的五張嘴

可那樣的窩頭每人也只能分一個呀

第二天早飯的一個

正高掛在天棚垂下的瓦盆裡

美美酣睡

多大的誘惑

不由你不想入非非

夜深人靜

世人皆睡

屏住呼吸

慢行、摸黑

待我躡手躡腳站上板凳

卻禁不住兩條哆嗦的腿

突然間

腳下騰空

瓦盆粉碎

然而

本能卻無法戰勝飢餓

人仰馬翻之際

嘴裡竟然還嚼著

槐樹花窩窩頭

那天底下一等一的美味

 

一抬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作為移民你也許注意到,在英語的使用上,“本土美國人”的態度相對嚴謹。不信可以隨便翻開哪家英文報紙,看一個版面到底能找出幾個語病。與此比較,我們國人在使用自己的民族語言的時候,態度卻往往令人失望地馬馬虎虎。語法錯誤、修辭笑話,乃至邏輯混亂不勝枚舉,至於詞語的走樣、誤用,更是比比皆是。平心而論,僅你我一代,閉眼混混倒也罷了,但問題是我們還有孩子,生生息息,中文還需傳承下去,等到哪一天我們的孩子都去“開開心心”①地過日子,都去麥當勞“大塊(兒)朵頤”②的時候,你便知道此乃“空穴來風”③而並非危言聳聽了。試想,我們作為這中間的一個重要傳承環節,若能以詩言情、以詩銘志、以詩轉達語言的準確信息,不能不說是承擔了一份歷史責任的。如此看,詩還負有了不可推卸的歷史使命。

因此,作為淨化靈魂、弘揚文明、言情銘志、履行使命的工具,高貴的詩也同樣受到了我們一伙本不懂詩的俗人的鐘愛。於是,2007年的一個春日,一伙這樣的俗人便在洛杉磯的吉榮飯店成立了華人自己的第一個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依我之見,現代人終日埋頭於千篇一律的瑣務,為錢不為錢都不免活得單調。其潛在的危險在於,久而久之,你會麻木,以為生活原本就應該如此乏味。唯等哪天登高一步低頭鳥瞰,你才猛醒︰原來紅男綠女們終日忙碌的竟是一種無需多少靈魂參與的律動﹗

如此說,若能時常為自己營造一個靜心獨處的空間,閉上眼睛冥想一會兒,哪怕只有幾分鐘,也是一份難得的清閑。在這幾分鐘裡,你努力把心沉下來,去跟樹葉聊聊,去同月亮談談,數數天上的星星,想想茫茫銀河乃至無垠的宇宙,想著想著,你會覺得心胸漸漸寬闊起來。再若來潮,像個詩人那樣信口胡謅幾句,你會覺得自己與芸芸眾生有了一點區別。於是,你便擁有了一分高貴。這樣說,詩是高貴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6-04 15:39)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