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莫漠默墨
莫漠默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1,422
  • 关注人气: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标签:

杂谈

Of all the souls that stand create

I have elected one.

When sense from spirit files away,

And subterfuge is done;

When that which is and that which was

Apart, intrinsic, stand,

And this brief tragedy of flesh

Is shifted like a sand;

When figures show their royal front

And mists are carved away,—

Behold the atom I preferred

To all the lists of clay!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出发前对美国南方知之甚少,从来没看过《哈克贝利·芬历险记》,地理人文大概也不是大部分人看《飘》的着眼点。爵士、布鲁斯、灵魂乐几个类别,我基本傻傻分不清楚。政治上的南方,在我想像里是一片红彤彤的——当然,不是中国那种红。走之前,不少人告诉我,越往南,胖子越多,胖子也越胖。

开车去的,来回两程共计4000公里,除了朋友B开了1000公里,其余3000都是我和G这两个ペーパードライバ(日式英语,Paper Driver,意思是有驾照但基本不会开车的)开的。十年来跑的路不过区区百里,既没上过高速,也没加过油,前大灯怎么开都忘记了。所有这些毛病,这一程一下子都给治好了,还添加了雨中高速的新技能——虽然将来未必还想再尝试。G说我们这叫Shock Therapy。的确是,而且效果很好。G从第一天稳居右道雷打不动,到后几天每三五分钟便超一次前头的大货,精神面貌之别,有如天壤。

一行到达了好几个城市。有几个就只住了一晚,比如Durham、Birmingham、Knoxville和Roanoke;途径Jackson,由朋友B的朋友带领着转了一圈;真正停留了的,只有三个:Asheville、New Orleans和Memphi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0-24 17:01)

    一直对某个半公众人物的言论颇为不爽。该公众人物以一部让许多人看清自己价钱和底线的电视剧出名,随后又写了一部相当有关媳妇作品——我没有看过,但据网上评论说相当自虐。真正的体验来自于豆瓣上的一篇博文,该博文的主要观点为女人不该抱怨男人不够好,而应该检讨自身。如果自己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入得了卧房,不怕男人不来,来了也不怕男人要跑。如果万一真没来,万一来了真要跑,这位半公众人物让万千女性都“来找我”。 

    从前没嚼处问题所在,只觉得她所作所为处处别扭。据她自己在微博上说,她开车与人发生刮蹭,因为开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得闻外祖父即将出版诗集,快慰非常。所谓老有所乐,正是如斯。写诗者眼观天地,体悟世事,以词作珠、文作线,串织成句,汇结成篇。不知者以为痴,哪里明白这个中的滋味?如今诗作能够集结出版,能与更多同道中人分享,真是乐事一桩。

诗道艰难,独行更难。外祖父以九十高龄,孑然一身,坚持此道,不论寒暑,笔耕不辍,虽然不曾闻达于天下,但其精神却足以比肩于往来古今之文人骚客。孟子有云,吾善养浩然之气。外祖父不求眼耳鼻喉身之欲,只求格物致知之日日精进,正是养浩然之气的不二法门。养一日不难,养千日才是难事。外祖父几十年如一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1-04 21:44)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近一段像祥林嫂一般反复对人说A Single Man的好。那几段随着大提琴缓缓舒展的慢镜,悲伤却不滥情。他的爱人死了,他打算今晚结束之后就随他而去,但他在竭力地捕捉这个世界的光影动静。跳跃的狗,拿水枪扫射人的男孩,穿蓝裙子踢红毽子的女孩,还有绿衣金发红唇的秘书,还有那个热烈的男孩,他知道今晚之后,这些便都和他再无关系。那个西班牙来的性工作者,站在玫红的夕阳里,哎呀呀,美不胜收。

我喜欢有色彩的电影,尤其是强烈对比如黄与蓝,黑与白的,或者有着淡淡的暖色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01 12:00)
第一部分



周六九时,几十个身着奇装异服,画着诡异的妆,带着恐怖面具的人齐聚东直门地铁站,几乎占满了整个站台。地铁工作人员紧张,和长着粉红色头发,身上穿着许多水果软糖的组织者说:你们必须马上离开,否则这里就要瘫痪了。正说着,一只灰色大兔子到达,引得熙熙攘攘地人流停步。闪光灯四起,群魔很是配合地张嘴哈哈大笑,血盆大口,能把人生吞活剥了。

他们一齐上了列车的最后一节车厢,顿时把车厢变作了party地。小音箱里响起音乐,可人声鼎沸,盖过了舞曲。他们喝酒,大笑,欣赏车厢里其他正常人半是惊愕半是不知所谓的表情。几乎每到一站就有新的同伙上车,海盗、超人、猫女、吸血鬼。就算是熟人,乍一看也未必能立马认得出来。两秒之后,大喊一声啊,原来是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9-22 00:37)
新浪博客大肆宣传自己推出博客五周年,让大家都领一个勋章。如果领了,就自动生成一篇题为“我的博客今天多少岁多少月多少天啦”的文章。一直拒绝领,因为不想让一个改变不了的数字提醒自己时间的确已然过去了那么多。每一秒一过,就像是松脂封住了一样,任何细枝末节再无法改变,瞬间凝成琥珀。这种情景是不堪细想的。琥珀一碰,就碎了。

少年时便开始念叨无常,以为常念叨,能熟悉些,但却没有。常默想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殊不知默想已经着了力。就这一笔,便是洗不净的浊,丢不掉的沉重,放不下的执着。这种执着是如此强烈地知觉到自己的存在,以致于存在到乏力的程度。

人问红楼梦好在哪里。在我看来,好就好在怜悯上。前几日读红楼梦读到这一句宝玉说的:“我此时若果有造化,趁着你们都在眼前,我就死了,再能够你们哭我的眼泪,流成大河,把我的尸首漂起来,送到那鸦雀不到的幽僻去处,随风化了,自此再不托生为人,这就是我死的得时了”,心揪得直发痛。

宝钗说,赤子之心,不过不忍二字。

然而不忍却不解决丝毫问题。无论是关照自身,还是他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9-14 12:27)
http://news.sina.com.cn/s/sd/2010-09-14/015721094761.shtml

假如拍成电影会挺好看的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9-01 00:00)
标签:

杂谈




去旧书摊淘来的,20块。当年的价钱不过几毛。买来本不打算看的,只喜欢书名而已。当年回答普鲁斯特问卷,答曰最幸福的时刻是睡前看书的那一刻。天地都安静了,独你一个人,挥别一日纷扰,期待梦美如花,那份舒坦,置身外事于不顾,他事皆不及。

天凉了躺在床上,床单与皮肤之间的契阔,往往能勾动起心最最底层的柔软。

不过些怪力乱神的故事,少不得妓女狐仙一流,算不得好故事,也无甚“批判”精神。好人好报,恶人恶报的调调,夜里读来甚至让人毛骨悚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