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孟林de小屋
孟林de小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95,992
  • 关注人气:7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我的邮箱
 
  欢迎点击查阅:
 
 
 感染者工作通讯
 
公告
   我写我们
  每一个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事件,个人的经历或者于无形中影响我们生活的种种现象,都会在不同程度引起我们的关注。因此,我们有权利做出反应以表达我们的态度,文章便是一个很好的方式。尽管我不善于写作,也不懂得如何运用写作技巧使我的文字更加丰满,但是,我很明确地知道我有表达的权利。因为,我的声音有可能使我们的生活不会变得更加糟糕。
 
      --孟林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6-09-27 09:47)
标签:

杂谈

  看到一则留言,说:圈子决定人生,接近什么样的人,就会走什么样的路,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牌友只会催你打牌;酒友只会催你干杯;而靠谱的人却只会感染你如何取得进步。

  这话听起来似有道理,但是,未必。

  哪个圈子都有靠谱的人,也会有不太靠谱的人,即便靠谱的人组建了一个圈子,其中也难免会有相对不靠谱的人,所以说,靠谱不靠谱,不在于你混什么圈子,而在于你自己是不是一个靠谱的人。

  我在不少圈子跳转过,最终没有摆脱同性恋和艾滋病圈子,从某种角度来说,这并不是我的选择,而是血里的东西拴着你不能离开,既然离不开,就总想着为这个圈子做点什么,其实就是为自己做点什么。比如,昨天看到一个17岁小男孩感染艾滋病毒和尖锐湿疣,却没钱看病,我没犹豫捐了200块钱,虽然杯水车薪,但是,如果每个人都拿出一点点,就可以帮助这个孩纸解了燃眉之急。

  如果说曾经因为没有力量跳出同性恋和艾滋病圈子而倍感无助,而现在的我不再选择逃离,并且有幸为自己的圈子做点事情而倍感骄傲,我觉得这样更加靠谱,而不是刻意去寻找一个靠谱的人或靠谱的圈子谋求飞黄腾达,我认识很多这样的人,他们看上去很草根,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常有A宝给我留言,在抗病毒药物治疗时机问题上甚是纠结:吃吧,担心药物副作用等各种问题,不吃吧,又怕病毒得不到抑制引起机会性感染,甚至发病死亡,陷于两难。

  我以为,何时上药,不仅是医疗问题,也涉及到社会心理等问题。比如说对政府提供的免费抗病毒药物种类太少的不满,怕耐药后无药可换,怕药物副作用伤害到身体,怕终身吃药坚持不下来,怕吃药被家人朋友发现,怕吃药就会时时提醒自己是一个病人,怕没那么多钱定期检测应对各种可能的负作用,还有各地医院疾控上药标准不一致,不知道该听谁的,反正是各种怕。

  很多人不理解各种怕,稍有表露担心犹豫就难免会遇到各种呵斥,让你吃药就吃药,哪来那么多废话,还有就是你不听话我们就不管你了云云,治疗教育简单化,行政化,指标化,缺乏了人文化,好像听话了这些担心就不存在了。

  其实,我觉得这些担心并非没有道理,问题摆在那里,怎么可能视而不见呢?我们不该一味指责A宝越来越难伺候,鼓励A宝积极面对不是让人盲目乐观,而是充分预见各种风险可能后的积极态度。

  回到治疗时机,我始终认为这是一道选择题,而选择权在A宝,不完全在医生和疾控,如何帮助A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9-02 13:38)
标签:

杂谈

  经常有朋友问我吃什么保健品,通常情况下我不予回答,倒不完全是因为懒惰,更多考虑是我服用的保健品不一定适合你,搞不好反而害了别人,尤其在是在吃什么药物问题上,我更不会给出具体建议,第一我不是医生,没有这个权力,第二是药三分毒,咱不负责任地随随便便给别人推荐药物或者保健品,无异于夺财害命。

  当然,我对养生保健也不是没有自己的理解和摸索。这完全是基于自己的体质特点、身体健康状况、不同年龄段以及季节变化而变化,也会带着问题去征求相关专家意见和建议,然后结合自己的经济状况,生活规律,饮食偏好等因素做出适当调整,而不是人云亦云,看别人吃什么我就吃什么,但是,有一点是不变的,那就是养心。

  我觉得,养生重在养心。让自己尽量保持一个相对平和的心态面对生活,面对各种诱惑和困境,顺势而为,借力打力,而不是跟自己较劲。

  比如经常有人在网络上匿名骂我,通常情况下我不会跟他对骂,更不会生气,因为大家都是穿着马甲在网络上,你很难知道对方是谁,对方骂你或许是因为反感你曾经的哪个观点或做人做事的方式,如果确是自己错了,改正就是了,对方的谩骂并不会让我受损,反而不花钱不用道谢修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8-30 11:04)
标签:

杂谈

  一个多星期前,一则新闻激起千层浪。8月19日,山东临沂女学生徐玉玉被一个诈骗电话骗走9900元,并且在报警途中心脏骤停,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几天之后,山东省临沂市临沭县即将升入大二的山东理工大学学生宋振宁也在遭遇通讯信息诈骗后猝然离世。

  这两条新闻炒爆了网络和主流媒体,迅即引起有关部门“高度重视”,不到一个星期,电信诈骗犯罪嫌疑人便被擒拿归案,让我十分感叹中国警察的破案能力和神速,绝对世界一流水平。

  这也不由得让我想起发生在一个半月前的全国大范围艾滋病感染遭遇电信诈骗事件,令人遗憾的是至今也没有看到案件进展通报,不仅如此,一些媒体还被责令“不得炒作”。

  隐私泄露的代价,于每个受害者或许不同,徐玉玉和宋振宁丢掉了鲜活的生命,而更多遭遇隐私泄露侵扰的艾滋病感染者则是惶惶不可终日,或许是工作没了,或许是金钱受到损失,或许是被迫迁徙,或许更多人不敢检测接受医疗服务,是否也有人因此突然猝死也无从知晓,不管怎样的代价,隐私泄露,都好像被强行扒光了衣裳的裸奔,无处躲藏。

  过去,你经常会听到艾滋病人不应该有隐私的声音,现在,几乎所有人的隐私都在裸奔,我倒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8-17 14:42)
标签:

杂谈

  刚到一则新闻:台湾国防大学一名学生被检测出感染艾滋病毒,被校方逼迫退学,政府卫生福利部门提起行政诉讼,帮助该学生争取权益,并对国防大学开出100万元罚单。

  这则新闻,让我眼热,羡慕之余,想起身边很多病友在就医、就学、就业等问题上常常遭遇类似排斥,面临诸多困境。

  还记得不久前,一位感染者遭遇拒诊,到北京大兴卫计委投诉,历经数月,虽然得到书面,但不是对医院违法行为做出处罚,而是居然建议遭遇拒诊的感染者到其它医院就诊。

  同样是政府卫生行政部门,对待感染者的态度却天壤之别,问题出在哪里?这个问题太大,我回答不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2016-08-15

  昨晚,有个病友跟我说他自杀了两次,并且还在想着怎么去死,因为是在网络上聊天,我并没有追问他缘何一心想死,只是给对方说,既然自杀了两次都没有死成,也许这就是天意,何不如想想怎么活下去,让灰暗的心情明亮起来,也许更多精彩在等着你。

  过后,我久久未眠,心想哪一个生命不曾遇到困难?如果遇到了困难就放弃,哪还有机会感受更多风景?

  这也让我想起周六晚上和一位临床专家和几位病友喝茶的情形,海阔天空,什么都聊,更多的话题还是绕不开养生。

  养生,是每个人都需要面对的问题,与身份无关,有病的人需要,医生同样也需要,因为医生也是人,同样也会得病,医学科学也不是万能的,所以医生也有很多困惑和无奈,有些困惑临床专家也难以解答,不少问题还需要我们这些久经沙场的老病号“经验之谈”。

  这个时候,你会发现人与人对待生命的态度的不尽相同,有的人特别在乎生命长度,有的人更在意生命质量,不管怎样,大家都在努力寻找着活下去的理由和方式。

  更多人人希望长寿,但并不是人人都可以长命百岁。

  于我个人而言,更在乎每一天是否过得快乐和安宁,因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上个月中旬以来,全国范围内感染者隐私泄露事件似乎已经成为过去时,国家卫计委和国家疾控至今也没给感染者一个明确解释和交代,更多人似乎也已经从错愕和恐慌逐渐归于平静。但是,我想,这次隐私泄露的后患并不会因此彻底消停。

  今天,在媒体上看到一则利好消息:公安部会同中央综治办等7部门近日制定并发布了《关于规范居民身份证使用管理的公告》。

  其中明确规定,国家机关或者有关单位及其工作人员不得擅自复印、扫描、记录居民身份证记载的公民个人信息;公民应当坚决抵制擅自复印、扫描居民身份证或者扣押居民身份证的行为。

  我觉得公安部会同中央综治办等七部委出台的这个公告非常好,希望可以限制一些部门和行业任意索要记录公民身份信息的行为,更希望各地疾控和定点医院率先垂范,执行公安部会同中央综治办等七部委的公告,切实跟根本上保障感染者权益不受侵犯,同时,大家也应当对这些行为予以抵制,牢牢锁住自己的隐私信息。

  更多小黄文请关注叔的微xin公众hao:孟林de小屋

  相关链接:http://china.cnr.cn/NewsFeeds/20160811/t20160811_5229543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早就知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尽管很小心,可是,叔还是一时糊涂,还是湿鞋了,过后想起,很是惭愧。

  事情是这样的,大约一个星期以前,叔去深圳出差,在某交友软件收到一条信息,说是喜欢大叔,并发来一张玉照,让叔不禁心动,随即见了面。

  接下来的事情,叔就不多说了,总之发生了一些事情。

  他走了以后,叔突然意识到没有告诉他我的身体情况,尽管我也知道我们的行为不会给对方造成危险,但是,一个星期过去了,我心依旧不安,总有一种负罪感压在心头,让我寝食不安,所以,我主动约他电话,告诉他我是感染者,希望他马上去当地疾控检测。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他并不惊慌失措,只是很平静地告诉我,自从进入这个圈子,就做好了这个思想准备,也曾经想到过去检测,但是总是因为工作忙或侥幸没有去,而且还告诉我,即便感染了也无所谓,他并不在乎活多久,只要开心就好。

  他的话,我联想到现在很多年轻人就是这样不在乎艾滋病,而且特别在乎快乐至上,才不管它生命长短,就如日常生活中也是这么提醒自己,但是遇到具体人具体事,还是让我很是自责,比如这次深圳遇到他。

  自责的同时,也想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8-09 11:42)
标签:

杂谈

  最近有点小辛苦,去南非参加世界艾滋病大会,顺道给自己买一些抗病毒药物,一晃儿就是十多天,也许是温差和时差交替作用,回国后跟着就是感冒,刚好点,又接着贵州广东出差一个星期,明显感觉有点累,要是倒退几年,这点奔波不算啥。

  人过中年天过午,自然规律,不服老不行,加上吃了那么多年药物,明显感到身体大不如从前,所以,这两年开始,我不再那么玩命工作了,凡事量力而为,保重好自己的身体已成为头等大事,能推掉的事情尽量推掉,原则上不让自己累着,落个好心情。

这样下来,难免得罪了一些朋友,给人家印象我很装逼,相邀小酌不去,一些访谈也推掉,有的会议邀请也不去,病友咨询一般也不回复,心里就装着两件事:休息,找乐。

  当然,也不是啥也不干,在保证休息的前提下,也会做点事情,也要挣点钱,租房,买药,衣食住行等日常生活开支,样样都需要钱,所以,也会适当有点事情做,不然生活质量可能会受到影响。

算命先生说我能活到89岁,我不太相信,刚这把年岁就那么多毛病,即便活到八九十岁,恐怕生命质量也好不到哪里去,所以,我也不奢望能活到那么老,但求活着的每一天都健健康康,至少能生活自理,所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经常有病友问我:是否吃了抗病毒药物就能跟普通人寿命一样了,有时候我会说,好好吃药,且活着呢!

  说心里话,天知道谁还能活多久!包括我自己,就从来没有想到能够活到今天,平时也根本不去想这些自己根本决定不了的事情,觉得纯粹是瞎耽误工夫,也因此常常提醒自己,快快乐乐活在当下,比什么都重要。

  回想自己,从1996年到2009年底以前,我的药物基本上全部来自境外,卖房子卖地从国外买药,就差卖屁股了,其间的苦辣辛酸只有自己知道,但是,你要活着,也只能这么去做。

  2009年,我终于得到了国家免费提供抗病毒药物,然而,不久之后药物副作用开始出现,肾损伤、心脑血管动脉硬化等问题都来了,医生说是药物副作用所致,可是我还是一直坚持服用,同时采用一些土办法对抗病毒药物副作用,一晃坚持了好几年,直到两个月前,我不得已放弃了政府提供的免费抗病毒药物,又开始从国外自费购买药物了。

  我不得不承认国家艾滋病防治取得的成效,但是,相形于国际上不断推出的抗艾滋病毒新药,七多过去了,国家免费药物一直没有更新,也让我感到很是遗憾和不满。

新的药物也许可以缓解药物副作用,但是,昂贵的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