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分类: 秉烛夜谈

花蝶衣没有双臂,从她被孤儿院的文院长抱进孤儿院时起,她就没有双臂。

文院长说:“蝴蝶的翅膀就是蝴蝶最美丽的衣裳,这孩子就叫花蝶衣吧。”于是,蝶衣就有了自己的名字。

也许,没有双臂就是从小被抛弃的原因吧。

路晓程总是对蝶衣说:“没有双臂的女孩子,都是超漂亮的。”路晓程是蝶衣在孤儿院里唯一一个朋友。路晓程在进孤儿院之前,已经被三户人家收养过了,他对蝶衣说:“我不要再去任何人家了,以后我长大会挣很多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20 14:02)
分类: 秉烛夜谈

“救……我……”那人倒了下去,他手力地抓住自己的喉咙。

“是谁干的?”富少爷狂叫起来。

“黑……”来人头一垂,死掉了,而喉咙处的血,也越流越少,慢慢地干涸着。

“那人是谁?”以默浑身发抖,她小声地问着站在身边,满脸惊恐,也在瑟瑟发抖的胡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29 14:34)
分类: 秉烛夜谈

以默和胡伯一起走到楼下的,以默拎着她来时的行李箱。

“表小姐要去哪里?”客厅里站着穿着黑色套装的富少爷,他的面对着客厅门口,背对着楼梯,以默觉得他的背像是一道冰冷的屏风。

“我要回去了,公司里还有很多事情。”以默的声音微微有些沙哑起来。

“那也不在乎再多住一天吧?”富少爷转过脸来,他的眼睛让以默有种微微想颤抖的感觉,深得像海,让以默一直沉下去。“律师今晚就会到了。”

“律师今晚就到了?”以默下意识地问,胡伯站在以默的身边,脸上满是惊恐。

“是的,晚上律师一到,立即宣读老太太的遗嘱,明天早上你就可以离开了。”富少爷话语里好像有无限的遗憾,似乎他更想以默在这里呆久一些。

以默沉默了一下,“那好吧,如果今天晚上律师不到,我明天早上也得离开。”

“当然随你。”富少爷看着以默,“看来,你和你妈妈一样,都不喜欢这里。”

以默勉强笑了一下,“我不知道我妈为什么不喜欢这里,但我只知道,我没有在这里生活过,我无法适应这里的生活。”

“呵呵……”富少爷笑了两声,“外面的樱花真好啊,不如出去看看樱花吧。”

以默的行李被胡伯拿了下来,以默随着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24 22:53)
分类: 秉烛夜谈

以默再次醒来的时候,床头有两片药,还有一杯水。大概是胡伯找来的,以默赶快吃下药去,病快点好起来,好了就立即离开这里。

眼角的余光中,以默仿佛看见一道黑影,在门口闪过,好像是黑色的狐狸。

以默觉得自己头脑都变迟钝起来,连着几个夜晚都梦见身边睡着一具干尸,只是,每天的变化在于,干尸仿佛真的一天一天鲜活起来。

以默觉得随着干尸的鲜活,她自己一天天地枯萎下去。

她的病好些了,可是脸色却越来越难看,甚至她觉得自己连头脑都笨了起来,有时候她想不起来自己来到这里已经有几天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29 11:00)
分类: 秉烛夜谈

以默把叫声憋在了喉咙里,她双手捂住嘴,惊恐地看着身边的干尸,那居然是她白天在石屋的透明棺材里看见的那具尸体——董家二小姐的尸体!

以默从床上爬了起来,她连鞋子都没有穿,赤着脚跑到门口,打开房门,冲了出去。走廊上很黑,黑的有点像沉在墨水里似的。以默站了一下,然后在走廊上狂奔起来。

可是,以默从走廊的这头走到那头,居然都没有找到楼梯。

她记得楼梯原来在走廊的中部,可是现在,楼梯仿佛凭空消失了。

走廊的两边有很多扇门,以默一个个推着,却都是锁上的,根本推不开。一直到了走廊的另一头,以默摸到一扇很宽的门,门上似乎还雕着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25 10:39)
分类: 秉烛夜谈

墓地的远处,隐约有间石砌的房子,可能是给看墓地的人住的吧。

以默看见那只狐狸窜进了石屋里。

以默有种好奇,难道这片墓地已经荒芜到狐狸都在这里做窝了?以默更产生了怀疑,这墓地是董家祖墓,董老太太活着的时候,难道不找人来打理吗?以致狐狸都在墓地里做窝了?

以默向石屋走去。

石屋的样子很是奇怪,不像是普通的石屋,反而更像是一间巨大的石棺。

只有一个沉重的石门,四周完全没有窗户什么的。石门半开着,如果石门不打开,以默相信这个石屋绝对是密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19 20:45)
分类: 秉烛夜谈

以默一整天都没有看见富少爷。

“富少爷呢?”以默吃饭时奇怪地问胡伯。

“他……有事,不用管他了……”胡伯的言语间有些闪烁。

以默在别墅里转了转,很多房间都是锁着的,“这里以后就是属于我的了?”以默有些不愿相信地想着,她想到以后要分出时间来照顾这幢有些古老阴暗的别墅,不禁有些沮丧。

别墅里的房间很多都关上了,以默希望那个通知她来这里接收遗产的李律师快点到来,她好早点离开这里。

天空很阴暗,但院子里的樱花却开得灿烂。

以默站在别墅的门口,看着樱花树林,树林的感觉很大,花瓣在空中飘飞着,给阴暗的天空带来一些靓丽的色彩。

“这些樱花真漂亮啊,都是以前二小姐栽的。”胡伯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以默的身后。

“胡伯,你在这里当管家很久了吧?”以默一直想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母亲不向以默提起这里,也从来没有回来过这里。以默想象不出母亲和外公外婆之间会有着什么样的嫌隙,以致在几十年的时间里,连一次的探望也没有。

“细算起来,怕有五十年了吧,我刚来这里时,年纪不过才十来岁,那时候,大小姐刚刚出生,还没有二小姐呢!”提到这个问题,胡伯有种自豪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19 20:44)
分类: 秉烛夜谈

以默一整天都没有看见富少爷。

“富少爷呢?”以默吃饭时奇怪地问胡伯。

“他……有事,不用管他了……”胡伯的言语间有些闪烁。

以默在别墅里转了转,很多房间都是锁着的,“这里以后就是属于我的了?”以默有些不愿相信地想着,她想到以后要分出时间来照顾这幢有些古老阴暗的别墅,不禁有些沮丧。

别墅里的房间很多都关上了,以默希望那个通知她来这里接收遗产的李律师快点到来,她好早点离开这里。

天空很阴暗,但院子里的樱花却开得灿烂。

以默站在别墅的门口,看着樱花树林,树林的感觉很大,花瓣在空中飘飞着,给阴暗的天空带来一些靓丽的色彩。

“这些樱花真漂亮啊,都是以前二小姐栽的。”胡伯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以默的身后。

“胡伯,你在这里当管家很久了吧?”以默一直想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母亲不向以默提起这里,也从来没有回来过这里。以默想象不出母亲和外公外婆之间会有着什么样的嫌隙,以致在几十年的时间里,连一次的探望也没有。

“细算起来,怕有五十年了吧,我刚来这里时,年纪不过才十来岁,那时候,大小姐刚刚出生,还没有二小姐呢!”提到这个问题,胡伯有种自豪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01 17:50)
分类: 秉烛夜谈

以默站在房间的窗前,外面是沉沉的黑夜。

以默睡不着,平时这个时候她还在网站聊天看录像,现在在这么个偏僻的山里,以默有种被世界遗弃了的感觉。

烛影摇曳,以默轻轻地打开书桌的抽屉,抽屉里居然还有些东西,一看上去就是小女生的用品,只是,因为时代的不同吧,那些东西对以默来说,就像古董一般。

两条扎头发的彩色绸带,一条淡红的,一条淡黄的,只是颜色有些退了,这种宽宽的绸带以默只在老电影上看过。一个小小的盒子,石质的,像是大理石的那种石头,打开来,里面有用了少许的胭脂。那殷殷的红,让以默想不出来,平时那么素妆而又淡漠的母亲,年少时也很喜欢打扮吗?

抽屉最下面还有一本发黄的日记本和几只散乱的木头彩笔。日记本的封面画着许多的花,以默翻开日记,里面几乎没有文字,全是彩笔画的白描。以默翻看着,第一幅是一扇窗户,窗外的阳光很好,窗帘飞了起来,窗台上还有一盆小小的草……

这就是母亲年少时多彩的世界吗?

“砰砰砰”,一阵敲门声忽然把以默吓了一跳,以默收回纷乱的思绪,慌忙把东西放进抽屉里关好。

“谁?”以默明知这别墅里只有胡伯在,还是下意识地问了一声。

打开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23 22:21)
分类: 秉烛夜谈

后来以默问过父亲,关于母亲,以及母亲的父母。

可是父亲居然和以默一样,对这一切根本一无所知。父亲是个大学教授,他遇到以默母亲的时候,第一眼就被她震惊了,她的表情淡漠,对世界一副无欲无求的样子,这使得她有种脱俗的美。

其实母亲算不上很漂亮,但以默不得不承认,母亲身上有种大家闺秀的气质,而这却是比母亲漂亮许多的以默怎么也无法模仿的。

母亲和父亲生活的那么多年,一直被父亲呵护着,就像父亲呵护以默那样。父亲对母亲的爱居然像是一种父爱,这也是以默在母亲死后很久才感觉到的。母亲不太喜欢以默,不仅对以默很冷漠,甚至有些讨厌的感觉。母亲死去很久之后,以默原谅了母亲的冷漠,她觉得母亲那时对她冷漠,可能是嫉妒以默,因为以默从她那里强行夺走了父亲的一部分爱。

以默只顾着想自己的心事,胡伯说了些什么,她竟然没有听见。

 

有什么吹到了以默的脸上,她伸手摸了一下,是一片花瓣。

细小的,白色里带着淡红,那是一种如同母亲气质般的感觉,脱俗而淡漠,无欲无求。以默这时候才注意到,在没有完全黑下来的天空里,飘满了被风吹落的花瓣,在空中优美地飞舞着。

以默停了下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