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绿妖
绿妖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69,132
  • 关注人气:12,9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绿妖,写作者。


新小说集《少女哪吒》2015年8月上市

亚马逊:http://t.cn/RLcfFaV

当当:http://t.cn/RLcIXxe

视频:http://t.cn/RzKGJaw


出版有:

《我们的主题曲》(2004)、

小说集《阑珊纪>(2008)、

长篇小说《北京小兽》(2012)。

散文集《沉默也会歌唱》(2015)。

 

微博:http://t.sina.com.cn/1497911480

 

版权声明:

本博客上文章欢迎网络转载,转载请加原文链接及署名;平媒采用请联系我。


 

评论
加载中…
友情链接

丛虫

小虫到老虫,多年朋友

王小坏

是她给我开的新浪博客

邦妮

勤奋于恋爱和写作的咆哮女郎

叶倾城

狮子座,外刚内柔美文女作家

黄佟佟

广州金牌编辑

王晓峰

曾经带三个表,曾经按摩师,曾经乐评人

奶猪

三联封面女郎之一,南娱

孟美静

三联封面女郎之一,北娱

晴朗

华南首席达明迷,荣迷、升迷、玉米

四爷

玉米群里的宝

倚马

标准文学女青年

韩松落

离开兰州的韩松落

水木丁

少有能写时评的女生,文笔犀利沉厚

园大心

即见园心,云胡不喜

橘子

那时天晴朗,我们爱许巍

赵赵

爱生活,爱赵赵

老葵

德高望重,出版前辈

桑格格

桑格格,小时候,写的好

秋微

才女秋微,电台主持人,作家,红楼终身梦中人

老六

恩,大家的六哥

艾默默

钱粮32号,胡同里的咖啡馆

赌徒是天生的

后花园优质偶像

刘东明

文化部免检歌手

博文
标签:

少女哪吒

 

在阳光下抖掉我的枝叶和花朵

绿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2-09 20:33)


 沉默也会歌唱

 

 

去年做电台时,有一期,是朋友邦妮来访问我。我访问了三十多位作家,节目组觉得,反过来,访一访我是个有意思的事。邦妮问,朋友聚会,你话不多,小时候也是这样吗?——当然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14 11:04)
标签:

杂谈

分类: 恋书癖

 

四月号《人物》杂志中阿乙“26岁之后不再读王小波”一文:26岁之前,他读得最多的是其杂文,之后,他认为这种阅读有毒而停止。敢情身为小说家的阿乙,并不了解另一位小说家;让我诧异的还有同一个专题(“被沉默”的王小波)中,作家蒋一谈写王小波,他认为后者文字里只有真,缺乏善、美,而更多“戏谑、阴郁、残暴、血腥、玩世不恭……”我看着真要大叫起来:您真的看过他的小说么?

这让我明白:许多人对王小波的阅读经验都来自杂文。他的杂文的确好,简直是坐着打天下第一,但那只是他使出一成功力跟现实捣乱而已。他那么多年对着个破电脑写到猝死是在写小说,这才是他毕生心血所在。因为杂文热爱或反感他,都是冤杀。

我也由杂文认识王小波,“大山临盆,生出一只耗子”,这种挑衅只有王小波能写出来,有趣又准确,这准确是他多年理科生的逻辑思维所至。但他的小说,那是另一个世界。线条、小转铃、王二、陈清扬、白衣女人……这世界由精巧无限的想象力铺底、因爱情而熠熠生辉,男女借由心灵默契和身体欢愉飞升于“浓痰一般的天空”之上。他承认现实但是说:世上还有更好之事。

《万寿寺》,是一本谈论小说艺术的小说,随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我感觉

为了所有城市的所有“外地人”

一个26岁女孩小熊,男朋友大熊得了癌症,他在北京工作两年参保两年,小熊去咨询劳保咨询热线12333时,却被告知,这种病(也就是会花很多钱的)属于特殊疾病,大熊不是北京户口,不能享受医疗保障。只能自费。
你能想象,接下来,小熊打无数个电话,咨询无数个人,又填无数表格,朝阳区医保中心工作人员说,可以提交一份《朝阳区外埠人员申报特殊病种申请单》,“但根据其过去的经验,罕有非京籍人员申请成功。”(根据财新网报道:http://china.caixin.com/2012-04-12/100378680.html

小熊发微博求助,媒体介入之后,在稍晚些时的新京报报道中,这件事有了转机:北京市人力社保局工作人员说,大熊是在2010年6月参保的,并在今年诊断出肿瘤。“相关负责人表示,如果此信息属实,李楠的情况符合北京医保政策规定,可以享受医保报销待遇。”(新京报报道地址:http://news.sina.com.cn/c/2012-04-13/022924263728.shtml

为什么有转机?因为北京有多少北漂?上千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很多读过《北京小兽》(绿妖著,上海文艺出版社)的人第一句评价是“比我预想的好看”。 

    所谓“预想”,是因为《北京小兽》可以被简单地概略为“北漂青年奋斗记”。外省青年李小路,只因厌倦了家乡“一眼就能看到底”的生活,带着并不确定的梦想,懵懵懂懂来到北京做时尚编辑,从此卷入大城市的滚滚红尘。类似题材的作品近些年已数不胜数。绿妖的作品能赢得“好看”的口碑,因其有着卓尔不群的气质。 

    《北京小兽》故事并不复杂,绿妖也没离开她熟悉的时尚圈、媒体圈,但它不是“升职记”之流的货色,真正着力描述的职业场景并不多。绿妖大胆跳跃的文字,对人物状态、心理把握得极其精准,廖廖数笔就把当代都市人的情状表现得活灵活现。北京这个太过庞大的城市,任何人融入其中都会感到无力与渺小,在这里你遇到多么奇异的人都不新鲜。世界顶级的奢华就在你眼前的橱窗里展示,房价和工资的对比令人绝望,身边却永远有某人发财的传说……你有多恨它,就会有多爱它,有多少梦想与欲望,就会有多少痛苦与焦灼。工作让人发狂,闲下来却发现无人可等无处可去。好几天没有正经说话的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小说坑

地址: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14005829690

 

为这本书做了一个小预告片,也放在下面: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zU1MTYxMjE2.html 

 

一个穷姑娘,陪嫁就这么多。

 

剩下的,请大家捧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2-28 13:50)
标签:

杂谈

分类: 小日记

大理拜日教

文/绿妖

 

“你那儿还有太阳吗?”

“还有。你那儿呢?”

“没了。我得挪挪。”

这是一天里我们最常发生的对话,在大理。

2011年冬天,我来到大理。我们借住在冯唐在苍山下的宅子,一共三楼。很多大窗户,无声地说着阳光的重要性。三楼朝向苍山的窗户我们从来不关,每天早上,从那里飘进来山的气息,那是一种独特的味道,混合了浓郁的植物、泥土、冰凉的山涧,湿润而芬芳。

我迅速在二楼书架放下我带来的书,在书桌摆上电脑,摆明“这儿是我的工作室”。周云蓬没有跟我争,巡视一圈,默默往三楼的阳台上搬了一把椅子——阳台,在我看来是晒衣服的地方,可有可无之地。于是,我们各自划分领地完毕,并无相争,皆大欢喜。

事实证明,姜还是老的辣。到十一月下旬,白天在屋子里呆着,就感觉冷了。尤其是整天坐在电脑前。那种冷,是浸到心脏的冷。周云蓬把他的领地让给我一半,我半信半疑地上到阳台。但立刻就体会到了“大理的太阳像金子一样珍贵”。背对它,可以晒暖整个脊背和脊椎,人像充电的电池,一格格被输满太阳的能量。

我迅速加入大理“拜日教”。据在这里已经住了一年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这个采访做了很长。感谢记者徐长云。她注意到我一再强调“便宜”,并为此作出体贴注解。

2.有机会回忆了一下过去。平安大道上暴走的日子,钱粮胡同取暖的日子,下雪的北京奔赴饭局的日子。感谢北京,您丫给了我这么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1-03 17:53)
标签:

杂谈

分类: 恋书癖

有情感的专家

 

前几天遇到一个女朋友,聊起烦难家事,最后我说:你给水木丁写封信吧;另一位女朋友,遇到一个无解难题,咨询水木丁,简短问答之后,女友当机立断:我要给你写信。水木丁午饭吃完回来,她化名换背景的邮件已经出现在邮箱。

一般来说,和尚、星座专家、风水大师、还有情感专家,都是越远越灵。水木丁打破了这种偏见。

我们认识时,她刚到北京,一个人租房,一个人租辆货车去南城买二手家具,一个人跑来跑去找工作。但我很少听见她诉苦。她的精神跟她的金钱观一样爽朗清洁:跟她吃饭永远都是AA。倾诉,对于她或许就像逼迫别人买单,或自己抢买单,那太不爽利。

后来,在这个庞大城市里,就一点一点熟悉起来,我们最常约在大望路的现代城,那里有小饭馆,“光合作用”书店,吃完可以买书,买完书,就可以一圈一圈地绕着现代城散步,聊最近看的书,聊各自的生活。她有许多生活的智慧,会告诉我:自己置办一套家具,也用不了多少钱。可是租个空房,房租会便宜很多,而且家具可以用很久。包括,超市快关门的时候去,青菜比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恋书癖
成为柏邦妮


邦妮说,我绝不减肥。后来,一年中她减去三十多斤。
邦妮说,我决定一辈子不买房。现在,她住在一个一百五十多平、三室一厅、卫生间就有俩的大房子里。
而她上一个住处的样子,我还记得。那是一个小房子,有三个像鸟窝一样的卧室,还有一个同样小的客厅,里面川流不息地来往着各路人等。进门后想找个地方坐,需要在杂物堆积如山的沙发上拨拉半天。洗澡间刷了王家卫风格的绿色和紫色的漆,一边冲澡,一边往下掉漆皮儿。厨房玻璃破了,是冬天,糊一张张靓颖的大海报,画着浓重眼影的张靓颖对每一个进厨房的人傲然微笑。
有跟她谈合作的老板回去跟人说:那孩子,自己住在垃圾堆里,存钱给爸妈买房子。
那个房子却又有一种魔力,不止是困窘际遇里的王家卫和张靓颖,闪烁着北漂文艺青年的俏皮劲。它还有种下大雪的深山老林里,你迷了路,远远看到一座木头屋还生着火的那股魔力,所以,屋子虽小,客常满座,“固定人口是三个,常驻人口是五个,流动人口约等于六七个,高峰时期也曾经到达十个。”一次只买七毛钱肉的副导演李一勺、自嘲“我最擅长的就是躲开”的龙套演员、不合时宜的电影导演、听到别人放流行音乐就愤怒地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