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我几乎每天都能收几百甚至几千条留言,私信,只要时间和精力允许,我都会看,但是不一定会回,并不是我装高冷,首先我身高就不高,其次,虽然在网上被贴「毒舌」标签,实际上现实中我是一个老好先生,这就是为什么我被腾讯《你正常吗?》节目组以「毒舌小娘炮」找过去结果最后给我贴上「傻白甜」的标签。

我认为一个人被很多人关注甚至提问是一件还不错的事情,因为这会让我觉得自己是一个有用的人,我也乐于分享自己的一些经验经历,如能帮助到大家,当然备感荣幸。

但!

有一些问题真的不是我三言两语就能回答的——太空太泛甚至太二。特别是一些回答可能会导致提问者选择偏差,我基本上都不敢回答。对!是不敢!不是不愿意。

比如

'我不想念书了,你在哪学的化妆,我也要去学。'

'你的店在哪进的货告诉我一下呗,我最近也想开家店。'

'帮我配套护肤品吧,你看起来挺专业的,不要太贵也不要太便宜。'

'怎样才能像你一样赚钱?'

'如何提高自己的审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确实是果粉啊,从高一的第一个ipod nano开始到现在,只要是苹果出的电子产品我又用得上的都必买,iphone7的钱都准备好了,所以不用怀疑我是哪个牌子派来的黑了。因为我今天要吐槽的并不是iphone,ipad,ipod。而是与它们密不可分的——数据线。

通常我们是不是认为电子产品的配件是原装的最好?是不是!?而且一般原装的也是售价最贵的。至少我以前一直是这么认为的。但就在我买了无数条苹果数据线并且都非常迅速的用坏了以后,我就顿悟了,因为尼玛我买的数据线的钱都可以买个iphone了。

要知道我是一个用东西很!很!很!不费的人。我大学毕业到了化妆学校穿的还是小学的毛衣,并且那件毛衣还跟新的一样,当时我跟我的素描老师说起我身上的衣服,她非常惊讶,眼睛瞪得像碘钨灯:'岂不是你小学以后都没有再发育过!?'


啊咧!~被看出来了。


这双鞋子是我妈在我高一的时候给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常关注我微博@李奇潭 的网友可能对我身边的几个好友都比较熟悉,比如鑫叔,比如蝴蝶姐姐,又比如毛娜,前两天毛娜同学被某杂志邀请去做妆面模特,回来就感觉满脸不舒服,第二天全脸起了红疹子,门儿都出不了。

她说她当时看见那个化妆师的东西就觉得不对劲儿,资深美妆模特这一点就不说,自己也是个爱美偶尔化妆的人,对线上的护肤品化妆品还是有所了解的,可是该名化妆师摆出来的东西她却大多数没见过,要知道化妆品的价格,品质和包材是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的,我相信我们家毛豆同学还是有这个辨别能力的,所以对于她脸过敏这件事情不能用'任何化妆品都不能保证每个人过敏'来解释。

今天我就来跟大家聊聊化妆里面的一些小手脚,因为只要是女孩子,基本上这辈子总有一些时候会用到化妆师,比如结婚什么的。也算是给大家做做功课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近两年不管是正规医美机构还是朋友圈三无医美小作坊宣传力度最大的两个医美项目就是水光针和超声刀了,几乎每天都会有人问我水光针可不可以做啊blabla...而我是一个极端臭美的人,这些项目我一定是走在人群前头去系统了解的,一是为自己,而是为工作。

在水光针还没有开始火的时候我就跟我熟识的医生聊过,我跟这些医生都是属于私交,所以他们私下告诉我的事情很大可能大家并不会听到,一是因为医美机构的医生也是一个职业,他们需要赚钱,只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不是一个整容狂魔,我认为最为明智的整形或者说是医美观就是——改善一眼望去脸上最大的缺点,而不是把自己变成另外一个人。所谓的自然,不是不允许存在假的人工修饰的成分,而是这些人为的成分不能太多,抢了天生的风头!所以我认为医美只是一个工具,让自己变得更接近于完美的工具,所有的工具都有一个特点,就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因为平时工作占据了我大多数时间,所以入住果壳旗下【在行】app后我只完成了两次约见,说说我完成这两次的一些感受吧,也可以给大家做一些参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在开学之前我们和H之间还发生过一件事情,说出来挺恶心的,有一天我从外面回家,路上觉得肚子好痛哦,到家门口的时候感觉便便都出来一截了(夸张的修辞手法),正好洗手间门儿大开着我就直接往里冲,结果冲进去我傻眼了,我看见H蹲在马桶上(是蹲,也就是像用蹲便器那样蹲着)而且呢他踩在坐便圈上,不是马桶陶瓷那个部分,是我们平时坐的那一塑料圈上,直接脏鞋子踩上面,我一进去看到这个画面,整个人都呆住了,然后我看到了马桶里面一大砣屎,他悬空的屁股上悬吊着一根还没有夹断的屎,他一抬头看见我,也愣了,菊花一紧,于是我看见那条悬挂的屎被夹断了,掉入了下面那一坨里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妈宝妈和妈宝爸很快就离开北京了,所以妈宝同学就回来住了,我们很欢迎他,妈宝同学是我们四人中年纪最小但个子最高的,一八几吧,我差不多和他对站刚好能舔到咪咪,哈哈哈哈,正经点儿!妈宝虽然高但很瘦而且站不直,扛背壳,而且我们发现妈宝同学可能有点斜视还是怎么的,明明我们一屋子矮子他却用下三白眼儿看我们(我比C高但比H矮,我比C高我比C高,哈哈哈哈,爪子嘛?让我爽一下不行索?),一来就盯着C看,看得C毛骨悚然的。这里大家要注意我是用的“盯”字,不是用的“看”字,那种眼神用C的话来说,总会让所有人觉得他在一直注视别人的性器官,他一“盯”你,你就开始怀疑自己全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日啊,好厉害的阿姨,尼玛不是专门来卖锅的吧?还是算了,还没跟他儿子住一起呢,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也不是好多钱,所以这事儿就过去了,还好之后妈宝妈再也没有在我们生活中出现过,谢天谢地。还好老子不是女的,要是嫁到他们屋头去,不晓得逼要撕多开,直接双手变成绞肉机。

 

第二天一大早我约了C去逛街,我喜欢睡懒觉,反正也没得事,等我起来的时候看见H在吃饭,我一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日啊,好厉害的阿姨,尼玛不是专门来卖锅的吧?还是算了,还没跟他儿子住一起呢,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也不是好多钱,所以这事儿就过去了,还好之后妈宝妈再也没有在我们生活中出现过,谢天谢地。还好老子不是女的,要是嫁到他们屋头去,不晓得逼要撕多开,直接双手变成绞肉机。

 

第二天一大早我约了C去逛街,我喜欢睡懒觉,反正也没得事,等我起来的时候看见H在吃饭,我一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