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李庄
李庄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767,369
  • 关注人气:12,7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杂谈

新京报记者孔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随着原安徽省旅游局长胡学凡涉贿案一审第一次开庭的闹剧收场,加之近日安徽高院与安庆中院在网络等官方公开信息渠道发布的不实报道,作为被告人胡学凡老友、作为曾经的律师、作为永远的法律人,有必要、也有义务澄清一些问题,以正视听。

        记得,去年春,我与助理马晓军律师正在福建出差,突然接到老友胡学凡太太徐建初电话,说其夫胡学凡被双规了,要马上见我。她如此急迫以至于等不及我回京,放下电话后便连夜驱车千里来到福建三明。听她简单说明情况后,我向她解释“双规”期间律师不便介入,以及我若代理,肯定是以“朋友”身份等。当场,我们签订了两份委托书,一份是关于她丈夫胡学凡的委托,另一份是关于她自己的委托——因为她说自己也随时有可能被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前不久,看到《人民法院报》署名仇慎齐的一篇文章《尊重法院的判决》。文章说:“在一个成熟的法治社会,人们莫不尊重法院的判决。因为,尊重法院的判决,是一个法治社会公民应尽的责任和义务,是法律信仰的基础,是法治社会建设的基石。”
        接下来,作者用了两个著名的西方判例论证自己的观点,一个是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被判死刑案,一个是现代的美国辛普森杀妻案。文章的最后结论:“法治社会,从人人都尊重法院的判决开始。”
        读了这篇文章,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仇慎齐文章核心的内容就是要“尊重法院判决”,作者在文中如魔术师使用障眼法哄骗观众一样耍了一个把戏,偷换了一个概念,把“法律只有被遵守”偷换成“判决要得到尊重”,而这一偷换,寥寥数字,谬之千里。
        其实“法律”与“判决”完全是两码事。前者是抽象的泛指,而后者则可以剥夺人的自由、财产甚至生命。法律是抽象的概念和条文,判决则是法律的具体实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6-11 22:22)

    三年前的今天,是我出狱的日子,即2011年6月11日,为避开提前赶往重庆南川监狱采访的媒体,不到凌晨三点,我就被狱警叫醒——其实,我与同监室的另外五人根本没有睡着。换上之前家人送来、为出狱准备的新衣,拿着头一天下午便收拾妥当的被扣押物品,被直接送到重庆江北机场贵宾通道。妻儿也已被专人安排在那里等候,在贵宾室用过早点,机场人员手写了我们三人的登机牌,送至飞机悬梯下,乘坐重庆至北京的第一班飞机,回家。

        一年六个月,身体的自由被限制,反而思想却更自由了。狱中看了很多书,儒学的“仁义礼信”、道家的“大道玄妙”、佛教的“慈悲喜舍”,或多或少都有涉猎。虽然这些学说在历史进程中,有的作为统治之用,有的作为修身之法,有的作为出世之径,但中国传统文化是不外乎这“三足鼎立”的框架的。春秋至盛唐,思想的解放虽然夹杂在朝代更迭的战争中,但闪光点不断,远远早于西方近代三大思想解放运动的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和启蒙运动。然而近代以来中国的社会主流思潮,则更多的被西方学说占据,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继广州中院、河北高院辩护人与警察庭审中交叉询问后,在福建三明中院二审法庭,两种职业再一次碰撞,从中,我们可以看出刑诉法在司法实践中贯彻执行的艰难,以及辩护人的困惑和期许……这样的碰撞是否能够普及持久。或许,它可以碰出司法改革的火花,以下,是助理在5月23日上午参加庭审时用速记资料整理出的实录:

 

审判长:现在继续开庭,本案在审理过程中,上诉人王凤庆的辩护人向法庭申请本案的有关侦查人员出庭,以说明有关证据取得的合法性,本庭经审查认为确有必要。依法向部分参与本案侦查的人员发出了出庭通知,其中有两名侦查人员已到庭,一名侦查人员罗逢春以其“有客观原因”为由向本庭申请不出庭,本庭经审查,认为其符合最高院关于适用刑诉法第206条第四项,依法准许其不出庭。对已到庭的两名侦查人员,上诉人王凤庆的辩护人是否有异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5-04 22:39)
标签:

杂谈

近日,重庆开启了对过去“黑打运动”进行清算的司法程序,首选了四名昔日涉嫌参与“刑讯”的警察,他们被推上了刑事被告席。其中的一名嫌疑人(郑小林)家属通过当地律师,辗转联系到我,希望我以公民身份为郑辩护。惊诧之余,出于曾经的职业伦理(现已不是律师,“职业”只属于“曾经”),我答应了这一请求,并已让郑的太太将委托手续交至受案的重庆大渡口区法院。由此,林林总总的是非议论也开始铺开。“你有什么资格去辩护?你不是律师了啊!”“你不该管他们,他们咎由自取!”至于前一类议论,刑诉法第32条说的很清楚,除了律师之外,人民团体或者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所在单位推荐的人、以及其亲友,都可以充当辩护人,我参与本案,也是由某协会推荐(暂不公开)。之所以觉得有必要撰一小文,主要是为解答后一类议论,顺便谈谈我眼中的律师职业伦理。
在此之前,先谈两个问题,选择性执法和选择性医疗。世界各国的法律、包括中国在内,都有一个原则,就是平等适用法律原则,换言之就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关于这句话最早是谁说的,历史上莫衷一是。有的认为是十九世纪一位英国的法学家提出的,名字我记不清了,但原话似乎是“法律不能使得人人平等,但是在法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3-28 22:16)

                       辩护人与警察对话

    按:广东惠州胡伟星所谓“涉黑案”(34名被告),经指定管辖,惠州市中院移送广州中院审理,2014年2月10日开庭,历时月余,进行了我国司法史上时间最长、规模最大、人数最多的“排非”,在“排非”程序中,大多被告人控诉警方在审讯时对他们“吊飞机”(反铐悬空吊起)、电击生殖器、铁锤击后背……等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有的昏厥后用冷水泼醒、有的生命危在旦夕急送医院抢救、有的痛不欲生撞墙寻死……被告们历数这些梦魇的时候,有的泣不成声、有的嚎啕大哭,旁听席上的亲属们悲怆无比,公诉人、法官、辩护人听了这些令人发指的刑讯亦不寒而栗,众被告指向很明确,警方之所以如此,目的只有一个,就是逼迫他们在事先编造的指控胡伟星的笔录上签字。根据刑诉法等相关“排非”规定,警方出庭接受调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3-28 21:13)

按:广东惠州胡伟星所谓“涉黑案”(34名被告),经指定管辖,惠州市中院移送广州中院审理,2014年2月10日开庭,历时月余,进行了我国司法史上时间最长、规模最大、人数最多的“排非”,在“排非”程序中,大多被告人控诉警方在审讯时对他们“吊飞机”(反铐悬空吊起)、电击生殖器、铁锤击后背……等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有的昏厥后用冷水泼醒、有的生命危在旦夕急送医院抢救、有的痛不欲生撞墙寻死……历数这些梦魇的时候,有的泣不成声、有的嚎啕大哭,旁听席上的亲属们悲怆无比,公诉人、法官、辩护人听了这些令人发指的刑讯不寒而栗,众被告指向明确,警方之所以如此,目的只有一个,就是逼迫他们在事先编造的指控胡伟星的笔录上签字。根据刑诉法等相关“排非”规定,警方出庭接受调查。

2014年3月12下午,在广州中院第一法庭,李庄与涉嫌刑讯逼供的惠州警方一号出庭人员(惠州市刑警支队副支队长、胡伟星专案组副组长佘某某)的法庭问答,(根据速记材料整理,如与实际有出入,欢迎补正)

&n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0-26 12:26)

   此文,是我一个月前应邀在宾夕法尼亚大学参加中国刑诉法研讨会时应一家媒体的约稿,今又略加修改。

 

重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此文,是我一个月前应邀在宾夕法尼亚大学参加中国刑诉法研讨会时应一家媒体的约稿,今又略加修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9-22 15:49)

 

济南宣判

 

    今天,济南中院对薄熙来做出了一审判决——无期徒刑,薄是否上诉,以及终审结果如何,取决于他本人的内心考量、检察机关是否抗诉以及法律的最后评判等诸多因素。当然,也取决于是否追究其“漏罪”。因10天的上诉、抗诉期届满时,是法定节假日,依法,要等到10月8日了,这样,也给各方一个充分的准备期限。

    民众对这次庭审与宣判,说法不一,对被告人庭上表现,有的大加赞赏、有的嗤之以鼻,总之,不一而论。

    但,无论薄如何巧舌如簧,雄辩滔滔,其贪污、受贿、滥用职权的事实已昭然天下,尤其是前两项罪名,伴随其庭审中口无遮拦 “我们家有很多钱……有七、八个保险柜……北京71号房还有一个巨大的保险柜……5万、8万美元根本不记得……” 的表演,使其多年来精心营造的清廉形象,在民众心中轰然坍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