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5-02-23 12:24)

我们正在路上

——李亚伟、叶永青对谈录

 

李:叶帅,我是写诗的,有些问题可能从诗歌角度打比方。不过,我相信没什么问题,一个农民和一个渔民也可以交流得很欢,种地和捕鱼之外,还能聊出生活心得甚至命运感受来的呢。很久以前,一个渔夫和一个樵夫不就是在砍柴和钓鱼之外问答人间诸事,成了有名的知音吗?哈!

诗歌这玩意自古以来就有被滞后欣赏的特点,盛唐时期,李白、杜甫、孟浩然等并没有被很多人欣赏,只有他们那几个小圈子互相认可,当然,这些小圈子用现在的话来说,是很先锋的。那会儿整个唐朝,虽然是全体知识分子都写诗,但文人们最佩服的还是建安时期的经典和当朝宰相诗人们的作品;宋词的奠基者苏轼和柳永二人,下班回家就苦写诗歌——他俩写得最多的是像唐诗那样的诗歌,以苏东坡为例,他一生共写了9000多首诗词,其中新词只有300多首,大都都是为了好玩写的。在北宋早期,谁都认为像唐诗那样的东西才是写作正道,苏轼和柳永等人压根儿就不相信他们自己信手写的新词最终能成就大事,能奠定宋词的主要样式。

你的一幅《鸟》曾经拍出了当时的高价,并在一些媒体,尤其是网络上掀起了关于当代艺术的热闹争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2-21 13:14)
标签:

365

当代诗歌

分类: 随笔

马达轰鸣,内心荡漾

 

 

杨孜写诗,不写则已,一写就浩荡无际,在我所认识的诗人中,他大概算是写作最晚的一个,但同时又是最生猛的一个了。

这两年,我和杨孜经常一起玩耍饮酒,他强劲昂扬的写作状态,使我不由得多次重温了八十年代我们那帮所谓“第三代人”刚开始写作时,那种压也压不住的狂躁劲儿和灭也灭不了的文青味儿,那年月,长辈同事对诗人敬而远之,金钱美女躲着诗人乱跑,少年啊,百草枯都杀不了的生命狂花,少年写诗,也正好是年龄在身体内部轰地点燃了荷尔蒙的情形,那一颗颗发情的心就是根本不需要磨合的发动机。如今,回头望去,有很多诗人已不在视野中,那帮人里,仿佛有些人在生活的某个时候拐了方向,驶入了别的地界,有的荷尔蒙烧尽,熄火于中途,也有的还在轻车熟路般在大地或海洋上跑着,但看得出早已是惯性写作,没有了荷尔蒙,基本是在无动力滑行,而且是无人驾驶。

杨孜开始诗歌写作,一上来就有使不完的活力,他满载着荷尔蒙,并且,让人感觉他身后还挂着一艘驳船,里面当然还是荷尔蒙——而且,仿佛他老家还有矿藏,他的背后还有无数荷尔蒙原油!恰逢微信罩住了各地孤男寡女的大好时光,杨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0-25 14:01)

我的金属 我的植物 我的乡愁

或 金属 植物 双螺旋)

 

                                               李亚伟

 

    认识李放的作品,是在2006年从他的《憨痴的幸福》和《诱惑的意象》两个系列开始的,其中还有他参与和践行过的一些行为艺术,可以说,李放的作品都有着深层次的个人内心琢磨。尤其是,到了今年,他创作出来的《我的金属,我的植物,我的乡愁》系列,其个人体验越发深邃,单色调和孤单的物体落实在画面上,冷淡而又销魂,令人黯然、令人忧伤。李放的这种接近物理上的深邃,并不是源于他对于现在——后帝国主义、后资本主义、后工业社会生活背景的靠不上谱的多情,相反,他是冷冰冰的,有一种转身的姿态。这种姿态,说实话,我只能就事论事地说,是一种走过金属(工业、商业)进入植物(农业、乡愁)出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上海田子坊尔冬强工作室 朗诵现场

 



和尔冬强 默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