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恐怖大王李西闽
恐怖大王李西闽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40,036
  • 关注人气:8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公告
  希望媒体的朋友需要用我的文章时,告知本人一声,如果没有得到本人认可,请勿擅自拿走我的文章!
电子邮箱:liximin1@vip.sina.com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Song1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在上海,我认识一个女孩子,她叫蓝猫。蓝猫爱花,她在她的阳台里种了许多花儿。她是一个懂花语的女孩,她常常一个人面对花朵和花交谈。她会把自己的喜悦、欢乐、痛苦、忧伤告诉她心爱的花儿。花儿在她的诉说中会有变化,比如说欢乐之事时,花朵就会微微地张开,比如说伤感话题时,花朵就会微微地闭合。原来,花也有心灵的。我不知道当初的老合和火秀会不会懂花语,会不会和花儿交谈,但我想,喜欢花的人总是美好的,无论他们的命运是多么的坎坷。
  老合在水曲柳乡村的灾难应该是在哑巴艄公死后开始的。假如说和哑巴艄公在一起的时光是老合的花季的话,那么哑巴艄公死了之后,他就进了他一生中漫长的雨季。
  在这里,我应该提一下蛮牛。蛮牛当土匪是因为他好吃懒做。他向解放军自首之后,基于他没有血案,就放回了水曲柳乡村。他一回到水曲柳乡村,一看到老合就大惊失色,大声喊着:“鬼,鬼!”大白天哪会见到鬼,等他静下神来,就道出了老合的秘密。他对村里人说,老合叫合佬牯,是从潮汕贩卖到闽西来的,他是土匪头子陈一炮的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鼻子及其所创造的
——评李西闽《七条命的狗》
 
肖涛/文
 
   “我是在那香味的诱引下回到水曲柳乡村”(《残忍的香味》);
   “街道上有栀子花香浮动”(《抵抗》);
“他闻到了一种特殊的气息——青草的气息”(《绑架》);
“房间里有股淡淡的香味,郑和十分熟悉这种香味,这是从他老婆杨眉的酮体上散发出来的香味”(《墙上的鱼》);
“人们在那段岁月中,只要闻火秀身上的味道就能闻到兰花的香气”(《七条命的狗》);
“我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那是狗和烟草等混合在一起的味道,当然,还有A的体味”(《杀死一条狗》);
“就在这时,他闻到了一股香味,这时香水的味道,十分低劣的香水味道,他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香水”(《失踪》)。
…………
李西闽是一个用鼻子来雕刻视听的思想者。你读他的每一篇小说,都会不经意间触摸到气味线的痕迹。读马尔克斯时,尤注意到其嗅觉意象词的使用频率,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1-09 10:24)
标签:

杂谈

向李西闽致敬:为雪花盖被子
 默默/诗
 
必须泄密了
我的好兄弟李西闽
他常常在冬天为雪花盖被子
只有他知道
雪花也怕冷
 
必须解密了
我的好兄弟李西闽
他常常在夏天为荷花擦污泥
只有他知道
出污泥而不染那是一个谎言
 
必须揭秘了​
我的好兄弟李西闽
他常常在春天为百花默哀
只有他知道
盛开意味着凋谢
 
必须解谜了
我的好兄弟李西闽
他常常在秋天垂泪又怒吼
因为只有他知道
每一颗钻石也是每一粒尘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26 08:17)
标签:

杂谈

自从得了神经病
我习惯在深夜打量自己


 我发现自己很懦弱
连那只在眼前飞舞的蚊虫
也不忍心拍死
而我也是一只蚊虫
随时都有可能被人拍死
于是,我和蚊虫惺惺相惜


那些长夜里
有时下雨
风雨声穿透心脏
仿佛带来一些不祥的消息
比如某个人死了
他死前没有一点迹象
只有我知道他的死因
因为他是我的同类
他和我一样总是和自己过不去
执拗地认为这个世界会变好
却总亊与愿为
我没有为他的死而悲伤
只是为长夜的黑暗而悲戚

大多沉寂的长夜
香烟燃烧着我的生命
卑微而不值一提的生命
另一些卑微或者忧伤的人
就在黑暗中站立
他们奄奄一息 泪流满面
我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也知道他们为什么哭
他们和我一样是神经病
在失眠的痛苦中寻找真相
也在寻找安慰和理解
却无法相互取暖
世间所有的语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带李小坏去电影院里看《小羊肖恩》,等待观影时,看到电影院宣传册上有部电影的预告,这部电影叫《滚蛋吧!肿瘤君》。这让我想起了一个叫项瑶的故人,是的,这部电影就是根据她的原著改编。也许,知道她叫项瑶的人不多,很多人记住了她的笔名:熊顿。
她的作品《熟女养成记》等让人记忆犹新,而更让人难于忘怀的是《滚蛋吧,肿瘤君》。那是她最后的时光,从2011年8月查出患有淋巴癌,到2012年11月离开人世,她一直在努力抵抗病魔,耗尽了所有的力量,而留下了《滚蛋吧!肿瘤君》这部书。

认识项瑶是在2003年,那时,都在天涯论坛玩,她是个开朗的女孩,喜欢逗乐。2004年,我在上海唐风图书公司负责工作,有了更多的交往。那时,我主编一套三本恐怖小说丛书,每本书需要十幅插图,我就想到了她。她挎着一个帆布包出现在我办公室,无拘无束,脸上洋溢着爽朗的笑容。十天后,她将三十幅画稿出现在我面前时,我有点吃惊,看完画稿,我告诉她,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21 15:18)
标签:

杂谈

带李小坏去电影院里看《小羊肖恩》,等待观影时,看到电影院宣传册上有部电影的预告,这部电影叫《滚蛋吧!肿瘤君》。这让我想起了一个叫项瑶的故人,是的,这部电影就是根据她的原著改编。也许,知道她叫项瑶的人不多,很多人记住了她的笔名:熊顿。
她的作品《熟女养成记》等让人记忆犹新,而更让人难于忘怀的是《滚蛋吧,肿瘤君》。那是她最后的时光,从2011年8月查出患有淋巴癌,到2012年11月离开人世,她一直在努力抵抗病魔,耗尽了所有的力量,而留下了《滚蛋吧!肿瘤君》这部书。
认识项瑶是在2003年,那时,都在天涯论坛玩,她是个开朗的女孩,喜欢逗乐。2004年,我在上海唐风图书公司负责工作,有了更多的交往。那时,我主编一套三本恐怖小说丛书,每本书需要十幅插图,我就想到了她。她挎着一个帆布包出现在我办公室,无拘无束,脸上洋溢着爽朗的笑容。十天后,她将三十幅画稿出现在我面前时,我有点吃惊,看完画稿,我告诉她,我喜欢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自从有了女儿李小坏之后,仿佛一切都变了。是的,女儿就像天使一样,来到了我的身边,我有了一种责任。每当看着熟睡中的女儿,我的内心就会柔软起来,有种流泪的冲动。

我爱我的女儿李小坏,就像天下所有慈爱的父母,爱着他们的儿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12 10:21)
标签:

杂谈

 

一晃,七年过去了。

七年,说漫长也漫长,说短暂也短暂,以为很多东西都会烟消云散,却没有,比如伤痛,至今还和骨血并存。不过,时间让我学会了接受,接受了命运的安排和生命的馈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08 12:34)
标签:

杂谈

 出版社需要我和小坏的照片,整理了一下,发现这八年来,小坏从呱呱坠地到现在的小学生,心里十分感慨,时间见证了她的成长,我也和她一起成长。
不过,她在长大,我在变老。
 刚刚出生的李小坏睡得真香呀
 小胖猪生日  看什么呢
 旋转木马到现在也是她的最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10 22:53)
标签:

杂谈

 现世没有回头之路可走。没有后悔。也无需后悔。
也没有出口。没有承担得起责任的肩膀。没有能力。没有办法。
所有的出口都被堵死。
穿行在幽深的洞中,犹如活在阴间。也许阴间是另外一幅模样,比现世要好,是我将阴间想得太差。不过,活在哪里都是活。都得找一条出路。
没有出口时,我一直在等待。
或者明天,出口就会呈现,就像天突然就亮了。
也可能会沉入更深的黑暗。
那就在更深的黑暗里等待光明。为了光明到来时不会惊慌失措,我得彻底地适应黑暗,要在黑暗中透彻黑暗的黑,要在黑暗中学会呼吸,要在光明到来时不至于窒息而亡。
谁知道出口在哪里,谁知道还有多久会摆脱困境。不过,无论如何,也得等待,等待是唯一的出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