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夙
刘夙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06,336
  • 关注人气:83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刘夙,1982年7月生于山西太原。2004年本科毕业于北京大学化学与分子工程学院;2007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历史学系,获硕士学位;2012年毕业于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获博士学位;现为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博士后,研究方向为科技史。业余从事科学传播活动和科普创作,为“自然之友”植物组指导老师,互动百科“多识”小组向导,并在《牛顿科学世界》等报刊发表科普文章数十篇。参与编、著《基因的故事:解读生命的密码》(与陈润生院士合著,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2010年)、《燕园草木》(北京大学出版社,2011年)、《教你认识北京的植物》(北京出版社,2012年)、《植物名字的故事》(人民邮电出版社,2013年)等书。Email:su.liu1982在gmail.com
搜博主文章
评论
加载中…
科学家network

祖述宪

医学家

刘歆颖

环境化学家

邢立达

古生物学家

嵇少丞

地质学家

严建兵

植物学家

阚显照

植物学家

叶航

经济学家

博文
置顶: (2013-11-09 09:15)
分类: 植物科普
  9月7日应一席邀请,在北京朝阳区东方梅地亚中心柏拉图剧场做了一场舞台讲演,谈我和刘冰正在做的植物拟名工作,“黛玉花与五毛草”为一席工作人员起的讲演题目。第一次做舞台讲演,没有经验,已经有很多朋友指出太紧张,“然后”之类废话太多,身体语言也太呆板,另外衣着可能也有些随意了。下次一定吸取教训改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按:本文于2015年在果壳网最先发表新媒体版,后又在《园林》2015年第3期上发表平媒版。此次在微博上发表,篇幅几乎扩充了一倍,并补全了参考文献。)

  每年春天,东亚的樱花都会盛开。每年樱花盛开的时候,东亚中国、日本、韩国三国的媒体上都会出现樱花原产地之争。

  我已经连续几年见到中国的某些“专家”和媒体对樱花起源问题发表奇谈怪论。2015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王荣宝提交了呼吁国家支持樱花产业发展的提案,有媒体在报道时就提到樱花“源自中国喜马拉雅山脉”,“自秦汉时期就已应用于宫苑之中,而后才传入日本”。到了三月末,日本最有名的樱花“染井吉野”在三国均进入盛花期,韩国媒体照例一年一度地宣传起“染井吉野是我们的”来,而中国樱花产业协会执行主席何宗儒更是语出惊人——据《南方都市报》报道, 3月29日该协会在广州召开新闻发布会,何宗儒在会上称,樱花既非起源于日本,又非起源于韩国,而是起源于中国。“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们有责任让更多的人知道这段历史。”

  2016年樱花季,发生了更狗血的事。武汉市一家互联网金融服务公司居然跑到日本首都东京,在著名闹市区涩谷街头的电子屏幕上打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8-16 09:05)
标签:

杂谈

(本文首发《科技日报·嫦娥副刊》2016年8月13日。)

  5月21日上午,我和上海辰山植物园的5名同事一起,乘坐春秋航空的航班从上海浦东机场飞往大阪关西国际机场,开始为期9天的日本植物考察。

从关西国际机场遥观机场联络桥和临空门大厦

​  关西国际机场建在大阪湾里一块人工填出来的陆地上,有大桥和本州岛相连。尽管空中有纤薄的海雾,仍然可以见到桥那边矗立着一座摩天大厦。这是泉佐野市的临空门大厦,现在是日本第三高的大厦。

  我们此行的主要目的是考察日本植物和植物园,所以每个人都带了相机,科研中心的汪远还带了两个。出机场不久,我们就拍下了第一种植物,是草坪上生长的矮小草本,开着蓝色的小花。我的相机镜头不适宜拍微距,所以我只随便拍了两张,效果自然不好。后来是同行的科普部同事莫莫鉴定出来是桔梗科的异檐花(学名Triodanis perfoliata subsp. biflora),原产美洲,在日本是入侵植物。近年来,中国安徽、浙江、福建等省也发现了它的踪迹。

异檐花(Triodanis perfoliata subsp. biflora)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商务印书馆的“自然文库”丛书,第一辑有4本,《看不见的森林》是其中之一。因为我也应“自然文库”编辑之约,翻译了一本《醉酒的植物学家》,计划在今年作为这套丛书第二辑中的一本出版,所以承蒙编辑惠寄,在《看不见的森林》刚完成第一次印刷的时候,就拿到了一本。

  然而,我要坦承,我辜负了编辑的好意,拿到书就把它束之高阁了。因为我看到这本书的副标题是“林中自然笔记”,又听说作者继承了梭罗、利奥波德等“人文生态学”作家的写法,便不免怀疑这又是一本拣一点科学知识为作者的自然生态观站台的著作,也就提不起阅读的兴趣。

  最近几年来,虽然我对于当代博物学的各种思想流派越来越宽容,但我自己的立场始终未变,越来越坚定。有一类自然生态观,属于非人类中心主义,认为人类以外的动物、植物、微生物甚至山川、岩石、地球都可以做道德主体,所以人类应该为了它们的利益保护生物、保护环境。然而,我坚决不相信这样的观点,始终是人类中心主义自然生态观的信仰者。我相信地球根本不会“在乎”人类的想法,即使人类很快灭亡,它也照样会存在。我们保护环境,归根结底是为了保护我们自己。

  不仅如此,非人类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8-03 01:44)
标签:

杂谈

  松江打雷,闷热。有空调,但不想用。睡不着,起来写几句话。

  近来在植物圈、科普圈里发生了一些事,有些与我无关,我不会评论。我只说和我有关的。

  前一阵子,南京有人在微博上说,要托人从滇西北亚高山地区采岩须,拿回“四大火炉”之一的南京种。我友阿蒙对此表示质疑,结果后来他就和几个“挖挖党”(喜欢到处挖野生植物回去种、美其名曰引种驯化的人)吵了起来。后来,我友顾有容也参与了进去,痛斥了这些人自以为是、以为打着引种驯化的高大上旗号就可以乱挖野生植物的愚蠢观点。

  和他们吵架的人其实没什么水平,汉语都说不利索,在我看来,就是种菠萝之类农作物的农用机在建国后成了精。这群农机精的控制程序虽然水平很低,但编进去的全是最low的套路,比如善于抱团,像鼻涕一样黏人,虽然伤不到人,但让人恶心;比如喜欢翻别人微博、在网上查别人资料,等等。

  进入植物这行工作至今,我多少积累了一点资源和名声。这是社会赠予我的,我也应该回馈社会。所以,我觉得我有义务替园艺行业治一治这群农机精。于是应果壳网之邀,我写了《活植物采集:入门不难,够格不易》一文。此文一发,不出所料,这群农机精都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按:本文摘自我的《植物名字的故事》一书,有扩充。)

西蒙(右)和加芬克尔(左),他们把《斯卡布罗集市》翻唱成了反战歌曲(图自网络)

  有多少人和我一样,是从美国民谣歌手西蒙(P. Simon)和加芬克尔(A. Garfunkel)的一曲合唱中知道著名的英格兰约克郡民谣《斯卡布罗集市》(Scarborough Fair)的?在如泣如诉的吉他声中,西蒙迷人的嗓音缓缓响起:

  Are you going to Scarborough Fair?(你是否要去斯卡布罗集市?)

  P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欧芹、鼠尾草、迷迭香和百里香)

  Remember me to one who lives there(替我向住在那儿的一位姑娘带个话)

  She once was a true love of mine(她曾经是我的真心爱人)

  括号里的翻译是我的直译,显然韵味全无。但作为植物学出身的学人,至少我可以保证第二句里的四种香料植物的名称翻译准确无误。这四种植物所在的属的学名分别是Petroselinum, Salvia, RosmarinusThymus,而英语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本文原发果壳网,发表时略有删减。此处是完整版。文中图片为果壳网所配,谨致谢意。)

  在植物的各个“科”(西文直译是“家族”)中,茄科(Solanaceae)是一个传奇的家族。这个家族里有马铃薯(土豆)这样的主食作物,2015年刚被中国官方认定为“第四主粮”;有茄子、菜椒(辣椒的品种)这样的食果蔬菜,有龙葵、少花龙葵(在海南等地叫“白花菜”)这样的食叶蔬菜;有辣椒、枸杞这样的调料;有香瓜茄(人参果)、酸浆这样的水果;更有番茄(西红柿)这样的身兼多职的全能作物,其大果品种可作蔬菜,小果品种可作水果,种子还可以榨油。如果要在植物里面找一个科,人类只吃其中的成员就可以满足多种营养需求,那茄科肯定是最佳候选者之一。茄科还盛产各种观赏植物,最常见的有矮牵牛、珊瑚豆、鸳鸯茉莉、夜香树、舞春花、蛾蝶花等,它们以多姿多彩的美貌点缀了人类的生活。

茄科家族是餐桌上的常客。图片来源:msu.edu

  不仅如此,茄科还有黑暗的一面。烟草是全球产量最大的有毒嗜好品,人类在意识到它造成的严重健康危害之后,至今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本文原发果壳网。因为篇幅较短,后来又做了扩写,这里发表的是扩写版。文中多数图片为果壳网所配,谨致谢意。)

番薯与牵牛的家谱

  市场上有很多植物性食材,我们最熟悉的只是它的食用部位;如果把活体植株的其他部位拿来,很多人就不认识了。

  番薯就是这样一种植物。它和其他薯类一样,属于根茎类作物,作为主要可食部位的块根是在地底下长出来的。当你在田间见到还处在栽培状态的番薯时,你多半只能看到它的叶子(近年来作为新型蔬菜也得到了商业开发)。如果等番薯开了花,把花的照片拿给人看,恐怕很多人会觉得这是一种牵牛花——的确,二者都是典型的“漏斗状花冠”,实在是极为相像!

番薯的花,如果不说名字让人直接认,可能很多人会以为是牵牛花(来源:Wikipedia)

  在植物分类学上,番薯和牵牛的确有比较密切的亲缘关系,都属于旋花科番薯族(Ipomoeeae)。分类学家早就发现这个族的600多个种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花粉表面都有刺状突起;分子生物学研究则进一步确定了用这个特征界定番薯族的合理性。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本文是我的作物起源系列文章中最早写成的一篇,首发十五言社区,也曾在微博上发过。现在这个版本做了较大修改,因此删除原文重发。)

一个微博话题引出的科学问题

  2014年7月10日上午10时57分,当安徽日报报业集团旗下《新安晚报》的官方微博号在发布那条介绍安徽特产六安徐集花生糖(六安是安徽西部的一个地级市,徐集是六安市裕安区的一个镇)的微博时,恐怕小编主要只是把这条微博的发布当成工作任务的一部分。这条微博链接到《新安晚报》上发表的一篇报道的电子版[ 1],那报道说:

  作为一名专业的美食达人,六安烹饪协会副会长彭剑坤对徐集花生糖的历史非常了解。“相传北宋时期,宋徽宗在汴梁微服私访时,吃到一种糖觉得特别好,一问才知是六安徐集花生糖,之后就传开了。到明代,徐集花生糖已被钦点为贡品。”彭剑坤说,花生糖已有近千年的历史。

《新安晚报》官方微博号所发“六安徐集花生糖”微博的截图

  只要对各种地方美食的由来传说稍有了解,便会觉得这个故事似曾相识。这也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本文原发果壳网,文中部分图片为果壳网所配,谨致谢意。)

  说到向日葵,也许很多人会想到炒葵花籽,一种常常被归入“瓜子”名下的休闲零食。虽然世界上有好多国家的人都喜欢嗑葵花籽,但最有名的大概是美国人和中国人。美国人——特别是棒球运动员——有一种独特的嗑葵花籽方法,就是塞一大把到嘴里,含在一侧腮帮中,然后用舌头熟练地把葵花籽一颗一颗运到牙齿中间嗑,皮吐出来,仁吃下去。至于中国人,嗑起葵花籽来倒是没有这么粗犷,一次拈到手指尖上的不过一枚而已,但因为技术熟练,花不了多少功夫照样可以弄出一座“瓜子皮山”来。如果再算上对各种真正的“瓜子”——瓜类的种子的广泛喜好,也许中国人可以称为全世界最喜欢嗑瓜子的人群。

美国棒球队员吃葵花籽的方式很“暴力”。图片来源:baseballprovocate

  就像其他很多作物的情况一样,种得多了,吃得多了,便免不了会有人觉得向日葵就是原产中国的植物。在中国,种植向日葵最多、葵花籽产量最高的省区是内蒙古(就是那个在一些人的刻板印象中只有草原和牛羊的地方),以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本文首发“科学大院”微伩公众号,原地址链接: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I3MzE3OTI0Mw==&mid=2247484142&idx=1&sn=acb7ddf6e48456b37fa39df3e4d64c6c&scene=0#wechat_redirect。)

“毒草之后”——罂粟

  毒品,是人类社会的大敌。毒品之毒,并不是体现在致死性上,而是体现在成瘾性上,这是比致死性更可怕的性质。

  在滥用毒品这个国际性问题上,我们要老实承认,植物在其中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很多毒品化合物要么天然存在于植物体内,要么可以由植物合成的天然产物再经过一些简单的加工制成。在这些毒品植物中,毫无疑问,罂粟是影响最大、为害最广的一种,堪称“毒草之后”。

罂粟的花(图片取自维基百科)

  罂粟(学名Papaver somniferum)是罂粟科的一年生植物。它的花很漂亮,如果不是因为植株能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