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瘦驼
瘦驼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23,187
  • 关注人气:6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反刍动物馆

姬十三

第一帅

王丫米

女王

麦烧

超女

gerry

天文男

龚钴儿

别闹了

小蓟

科学世界

小庄

庄发现

空错

地球物理

赵明

小爱迪生

彭泡泡

画画松鼠

刘念龙

活泼科普

土摩托

美国农民

贝小戎

读品走私

金仕并

植物学

野驴

脑科学

吴欧

华夏地理

张小军

新华社

邢立达

恐龙

黄永明

科编

猛兽馆

松鼠会

当松鼠变成猛兽时

博闻网

how stuff works中文站

麒麟实验室

上海鹿人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我最后一次看到有人在家中分娩,是在1990年,那时候我生活在鲁北的一个小镇。那天一早,院子里热闹起来,“你大娘要生了。”妈妈说。

这个“大娘”是我爸的同事,年纪长我父母十几岁。她家有个儿子,我们院最大的大哥哥,那时候快二十岁了,有严重的先天性心脏病,平时嘴唇都是紫色的​。几年之后,某次中国女排兵败,电视机前的大哥哥猝死,抢救无效。这是后话。

那一天,院里家中有大锅的烧起了热水​,其他各家早就备好的鸡蛋、红糖和卫生纸。大娘家女人们进进出出,男人们聚在门外不远的地方抽烟,我们这些孩子凑过去看热闹,很快被轰跑了。

一个女孩。直到傍晚,整个大院才恢复往日的节奏。

分娩,从来都不是产妇一个人的事。家里的女性长辈,有过分娩经验的同辈会环聚在产妇身旁,如同象群。然而,即便有亲友的帮助,分娩仍旧是一个女性一生可能会“主动”面对的最危险的事。

1990年,我国的孕产妇死亡率为97【1】,意思是每十万例活产中孕产妇的死亡人数,请注意体会这个定义。97意味着每1000个分娩的中国女人中就有一个或更多没能活下来。与之相比,最危险的体育运动BASE极限跳伞,也就是那种背着伞包从大楼、水坝、铁塔、悬崖这些地方一跃而下的运动,参与者的死亡率也不过大约每三千跳一次【2】。如果你去玩极限跳伞,亲友肯定以为你疯了。但是如果你只是一个在1990年分娩的中国女性,那只是“忍一忍就好了”。

跟我们的祖母那一辈相比,在1990年分娩的中国女性是很幸运的。1950年中国的孕产妇死亡率远高于1000【3】,产妇百生而一死,这是前工业化国家里的普遍状况。2015年,我国的孕产妇死亡率已经下降到了27【1】,上海和北京这样的大城市这一数据更是下降到了10以下,达到了日本、加拿大这些发达医疗国家的水平。

从1000到97再到27,是现代医疗体系给人类带来的巨大福祉。在现代产科技术出现之前,接生婆们并不懂得无菌的概念,碰上产后出血也束手无策,如果分娩时胎位不正,祈祷可能是最有效的办法。产前诊断技术的进步、产检制度的普及和产科助产技术,包括剖宫产的出现,让太多女性不用再面对九生一死的险境。

但这一切,在家中是很难实现的。最近几十年来,孕产妇死亡率的下降是在医院分娩率提高的产物。白求恩医科大学的产科学家们曾对河北四个县1992年的1042次分娩进行了统计研究。这其中211人在包括村卫生室在内的各级医疗机构分娩(包括产中出现紧急情况从家中送来的),剩下831人则在家分娩。在院分娩的产妇出现16例危重情况,死亡一人。在家分娩的产妇中出现92例危重,死亡十人。在家分娩的组孕产妇死亡率约合1203,跟前工业社会的总体情况相当。选择在医院分娩的虽然危重情况更高,但是死亡率仍然下降了60%【4】。根据卫计委的数据,2013年全国死亡孕产妇的分娩地点中,在家的已经不足5%,而2000年这一数据还是40%【5】。并不是说在家分娩越来越安全,这个数据显示的是在我国近十几年来在家中分娩的产妇数量在快速下降。

比孕产妇死亡率这个数据下降更快的是新生儿死亡率。以前女性分娩是九生一死,而她们的孩子里每五个就有一个没挨过头几天。今天,中国的新生儿死亡率已经下降到1%以下。

为了母子平安,去医院分娩。

​


​

一旦进了产房,产妇就再无力,维护自己的尊严。

在我国,大部分蹒跚进入产房的产妇都是第一次走进这道门。走进去,换上不能蔽体的隔离服。那会是一间大产房,几张产床用布帘隔开,每个布帘里都是或轻或重的呻吟和哭泣,间或听到助产士和护士的训斥。每隔一会儿,布帘被掀开,护士进来看产程进展,你得用最“羞耻”的姿势等待这个陌生人的检查。宫缩带来的疼痛就像斗牛士,而产妇是一只清醒的牛,你明知它会越来越强、越来越频繁的袭来,几个、十几个甚至几十个小时,丝毫不会因为你的哀求而改变一点节奏,最终把短剑插进你的脊髓。

即便可以选择无痛分娩,这仍旧是一个女性一生中会面对的最恐惧、最不适、最无助的几个、十几个甚至几十个小时。

这几个、十几个甚至几十个小时,产妇几乎孤身一人,可能连手机都被没收了。而她的丈夫可能除了在门外等候室刷手机之外完全无事可做。

​


​

当医疗资源还不能按需分配的时候,在产房内外,现代医学用一种非人性的方式实现着救人性命的终极使命。

我知道这些,所以,在我两个孩子出生的时候,我选择陪在妻子身旁,在产房里。

10月3日是我儿子7岁生日了。7年前的这时候,我的妻子还在健身房和游泳池坚持每天锻炼。她之前是职业游泳运动员,退役之后身体训练计划执行最好的就是两个孕期,她深知一个体能充沛身体对孩子和自己的重要性。在这里也感谢常去的健身房没有为了免责拒绝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孕妇入内。

第二次预产期当天的妻子

​锻炼之余我们开始考察医院的产科,趁着产前检查的机会,我们溜进产科病房,去亲身感受,去咨询医护人员、产妇和家属。那是一家三甲医院的产科,每年有几千个新生命从这里被抱回家。病房里人满为患,走廊里都是加床,最宽松的病房也是三人间。但是我们了解到,这里的产房有几个单间,可以开展“康乐陪护”,也就是多花两百多块钱(没法走医保),我就可以去陪产。由于这个业务知晓度不高,所以单间产房的利用率不高。

就这家了。

2010年10月2日凌晨1点,妻子感觉到了宫缩阵痛,为了不打扰我睡觉,她选择继续躺着。3点半,六分钟一次的暴动眼看就压不住了,她叫醒我,我拎出早就准备好的待产包,她不紧不慢的刷牙洗脸擦乳液,一样都不少。4点到医院附近,先找了个24小时餐厅吃饭补充能量。4点半挂产科急诊,一看,加床都满了,没法入院。去检查室做产前检查,宫口还没开。“去车里歇着吧,等早上查房办出院手续腾地方。”产科大夫说。于是回到停车场,在车里听着音乐眯了一会。这一眯不要紧,宫缩频率变慢了。7点半,天色大亮,成功入院,各种化验跑了一圈,我俩坐在走廊的病床上打开零食袋子开始吃东西。就这样,除了越来越频繁的阵痛,这一个白天就像是在野餐。

在产科走廊里开野餐

​中午我俩还偷偷去医院外吃了个牛肉面,妻子在阵痛的间隙里呼啦啦吃面条,惊走了好多食客。

这其实是生二胎的那天,吃牛肉面成了保留节目

​随着天色又黑下来,革命真的开始了。这时候的疼痛强度已经足以让她对我和食物失去了耐心。一检查,宫口开了,正好空出一间单间产房,赶紧入住。那时候智能手机还很弱智,护士只是扣下了我的单反相机。

“换衣服。”,护士拿来两套一次性隔离衣。看着我疑惑的眼神,护士补充了一句:“你罩在外面就行了。你,躺在床上,张开腿,我们来备皮。”说完用一把听起来并不锋利的一次性剃刀开始刮毛。

门外的大产房里时不时有婴儿的哭声在女人的哭声中出现,那里有护士不停的巡护。而单间产房里,只有我们两个人。

刚进产房,一次宫缩袭来

​第一产程,很漫长,宫口张开的速度很慢。挨到午夜时分,妻子已经有24小时没合眼休息了,我叫来医生,要求上无痛。产科医生检查了一下,说,先用镇疼药吧。镇疼药的效果并不好,妻子还是每隔几分钟蜷缩在产床上,背对着我,满身是汗。在我们的一再要求下,10月3日凌晨2点多,麻醉师来了。平时抽个血都能害怕半天的妻子在听麻醉师的讲解和询问,除了点头说“快点”已经没有别的反应。她顺从的弓起背,任麻醉师把粗大的针头插进腰椎的缝隙里。硬膜外麻醉立竿见影,妻子居然睡着了,虽然只有十几分钟。一直攥着我的手松开了,湿漉漉凉飕飕的。

​

​产程依旧缓慢,外面的天又亮了。又是一轮检查,“太慢了,上催产素吧。”这是早上5点半。催产素立即让宫缩的强度上了一个级别,妻子的肚子摸上去像石头一样硬。感谢无痛分娩,妻子除了疲惫并没有受太多罪。那个早晨产房里格外忙碌,帮妻子扳着腿,喊一二三四帮她使劲的活就是我的了。

快9点钟,我看到了儿子白色的头皮,赶紧叫医生。助产士和护士马上到位,我被命令坐在椅子上不许添乱。“使劲啊!”“我不行了。。”“不是运动员吗?就这点力量?使劲!”我儿子出生前的半小时就是在这样的对话中度过的。上午9点35分,我儿子出生了。

产程并不是以婴儿的出生为终点的。在之后的一个小时里,我妻子的胎盘娩出并不顺利,医生只得给她清宫,手动清理子宫里的胎盘碎片。那时候麻药的作用已经基本消失,加上本来紧绷的神经已经放松,十几个小时没掉几滴泪的女汉子哭了个稀里哗啦。

四年以后,2014年9月20日,我再次拉着妻子的手走进产房。在那之前几个月,本地一家新建的三甲医院刚刚落成。那家医院的产科非常宽敞,还有单人病房,但是没有陪产的项目,所以我们还是选择了儿子出生的那家医院。

预产期快到了,去不同的医院考察产科的状况

​一般来说,二胎比头胎的产程要短,这我们早有心理准备。但女儿在晚上八点二十七分降生的时候,我们还是有点没有回过神来。这时候距离进产房才三个半小时。分娩的速度快得甚至没等来麻醉师。当然我们也能感受到产科大夫在“消极”对待“我们要无痛”的请求,毕竟为数不多的麻醉师还得在剖宫产和其他产科手术台服务。距离儿子出生四年过去了,这家医院的产科每天迎接的新生命的数量几乎翻了倍,资源更紧张了。

四年过去了,手机也不再被允许带进产房,这些都是进产房之前拍的

​对了,还有产科病房里的那几天,以及之后回家的产褥期护理,丈夫的失踪在我所见所闻里也算是普遍现象了。

“好几次闹矛盾,如果不是想到你跟我在产房里同甘共苦过,我早就跟你离婚了。”妻子好几次这样说过。这句是应她要求加上的。

参考文献

1.WHO:Trends in Maternal Mortality: 1990 to 2015

2.Soreide K,et al. How dangerous is BASE jumping? An analysis of adverse events in 20850 jumps from the Kjerag Massif,Norway. J Trauma.2007

3.Carine Ronsmans. Maternal mortality: who, when, where, and why. THE LANCET Volume 368, No. 9542, p1189–1200, 30 September 2006.

4.宇文贤等,住院分娩与安全分娩关系的研究。中国妇幼保健1996年第11卷。

5.陈锰等,中国孕产妇死亡率及死亡原因地区差异及对策。中国实用妇科及产科杂志2015年12月第31卷12期。

​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25 00:56)
标签:

杂谈


美国著名科幻作家菲利普·迪克(Philip K. Dick)在世的时候穷困潦倒,去世后诸多作品被改编成电影和电视剧而广为人知。比如正在播出的脑洞电视剧《高堡奇人》、相当卖座的《少数派报告》和《全面回忆》。然而在资深科幻迷来看,他被改编得最成功的作品却是一部年代久远、票房惨败的作品——1982年6月上映的由雷德里斯科特导演的《银翼杀手》。迪克没有看到这部作品的诞生,他在1982年3月去世。

猫奴迪克背后那火箭是世界科幻最高奖——雨果奖的奖杯。他获奖52年后,大刘也拿到了。

​

《银翼杀手》改编自迪克的小说《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这本小说堪称是“赛博朋克”的奠基石,探讨的是人的定义、人工智能与人类的关系。关于赛博朋克的研究和探讨在上个千年末达到顶峰,代表就是《黑客帝国》的诞生。然而最近几年,赛博朋克却成了一个过时的概念,为什么?因为我们已经生活在赛博朋克之中了。无处不在的人工智能已经深刻的改变了我们的生活,这不是幻想,不是未来,是当下。

曼谷的街景,像极了《银翼杀手》里的场景

​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迪克把这个问题抛给读者,让他们思考人之所以为人的定义。然而,这个梦却不是一个普世的梦。相信有一天,或者现在,中国人创造的AI,是不太可能做这样的梦的,中国人睡不着的时候,不数羊。母语是英语的人睡不着数羊,有一种解释是绵羊的英文Sheep和睡眠的英语Sleep很接近,默念Sheep会给人以睡眠的暗示。语言是文化的载体,即便在梦里,也是如此。

但有一种梦,却是跨越文化的,甚至有可能会跨越物种。那就是飞行的梦。

作为一种从元祖至今几亿年来从未征服重力束缚的动物,相信每个人类都在梦中飞行过,不管之后带来的是欣快感还是恐慌。自有文明以来,人类从未停止尝试飞行。正因如此,如果说要建造一个满足人类幻想的乐园,飞行是当之无愧最佳的主题。

这样的乐园,即将在成都出现。

保利成都航空大世界将于明年开园

​6月21日,保利成都航空大世界聘请刘慈欣作为首席科学顾问。大刘相信大家都不陌生,而成都航空大世界则是一个新面孔,它将是“全球首个航空主题乐园”,预计明年开园。

在科幻作品中,跟航天相比,航空其实不是一个主流的话题。关于这一点,我跟大刘聊了不少。航天现在距离大家的生活还远,艺术家们可以恣意想象,天马行空。在浩瀚虚无的宇宙中,约束航天器的要么是简单的牛顿定律,要么是缥缈的多维时空。而一旦进入大气层,事情就变得琐碎起来。纳维斯托克斯方程写起来也很干净整洁,却无解,空气中一个又一个分子的碰撞摩擦支撑着人类的飞行梦想。从燃烧到涂料,从结构到晶体,从生产流程到金融方案,美学屈服于工程,想象对接着细节。科幻飞速发展的20世纪,也正是航空的世纪,科幻作者们不得不向现实屈服,就像今天的我们再也没法创作赛博朋克一样。

但是这种对科幻作者的束缚,却给航空主题乐园提供了另外一种机遇,那就是没有任何一个主题能比航空拥有更深更广的根系,它能承载的内容实在是太多了。借助这发达的根系,幻想对接了现实。

未来,在航空大世界里,VR技术将会以前所未有的广度融入游乐之中,而VR技术的发端,正是航空产业。当年,为了帮助设计师亲身体验到还在绘图板上的飞机,完善装配流程,VR技术就被创造了出来。

波音在三十年前就把VR技术应用在了飞机装配流程管理中

​在驾驶舱和客舱里,VR的应用也必将越来越广,未来飞机的舷窗可能会被VR设备代替,这又从某种程度上解放了飞机的结构设计师,如果不是必要,谁要在完整的机身结构上开洞呢?

空中客车申请的“无窗”客机概念专利

​大刘说,未来航空和航天必将合二为一。在地球这一端是如此,新一代的航天器已经在实现空天一体化的幻想。而在另一端的目的地,当人类开始殖民外星,那必将是一颗拥有大气层的新家园,那时候航天器又将会变成航空器。事实上,已经有人开始研究适合火星大气的飞机了。

NASA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研发在火星飞行的飞机

​最后我问大刘:“你梦见过飞吗?”“当然”,大刘说,“跟你一样,我每一班航班都会选靠窗的座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25 00:56)
标签:

杂谈


美国著名科幻作家菲利普·迪克(Philip K. Dick)在世的时候穷困潦倒,去世后诸多作品被改编成电影和电视剧而广为人知。比如正在播出的脑洞电视剧《高堡奇人》、相当卖座的《少数派报告》和《全面回忆》。然而在资深科幻迷来看,他被改编得最成功的作品却是一部年代久远、票房惨败的作品——1982年6月上映的由雷德里斯科特导演的《银翼杀手》。迪克没有看到这部作品的诞生,他在1982年3月去世。

猫奴迪克背后那火箭是世界科幻最高奖——雨果奖的奖杯。他获奖52年后,大刘也拿到了。

​

《银翼杀手》改编自迪克的小说《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这本小说堪称是“赛博朋克”的奠基石,探讨的是人的定义、人工智能与人类的关系。关于赛博朋克的研究和探讨在上个千年末达到顶峰,代表就是《黑客帝国》的诞生。然而最近几年,赛博朋克却成了一个过时的概念,为什么?因为我们已经生活在赛博朋克之中了。无处不在的人工智能已经深刻的改变了我们的生活,这不是幻想,不是未来,是当下。

曼谷的街景,像极了《银翼杀手》里的场景

​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迪克把这个问题抛给读者,让他们思考人之所以为人的定义。然而,这个梦却不是一个普世的梦。相信有一天,或者现在,中国人创造的AI,是不太可能做这样的梦的,中国人睡不着的时候,不数羊。母语是英语的人睡不着数羊,有一种解释是绵羊的英文Sheep和睡眠的英语Sleep很接近,默念Sheep会给人以睡眠的暗示。语言是文化的载体,即便在梦里,也是如此。

但有一种梦,却是跨越文化的,甚至有可能会跨越物种。那就是飞行的梦。

作为一种从元祖至今几亿年来从未征服重力束缚的动物,相信每个人类都在梦中飞行过,不管之后带来的是欣快感还是恐慌。自有文明以来,人类从未停止尝试飞行。正因如此,如果说要建造一个满足人类幻想的乐园,飞行是当之无愧最佳的主题。

这样的乐园,即将在成都出现。

保利成都航空大世界将于明年开园

​6月21日,保利成都航空大世界聘请刘慈欣作为首席科学顾问。大刘相信大家都不陌生,而成都航空大世界则是一个新面孔,它将是“全球首个航空主题乐园”,预计明年开园。

在科幻作品中,跟航天相比,航空其实不是一个主流的话题。关于这一点,我跟大刘聊了不少。航天现在距离大家的生活还远,艺术家们可以恣意想象,天马行空。在浩瀚虚无的宇宙中,约束航天器的要么是简单的牛顿定律,要么是缥缈的多维时空。而一旦进入大气层,事情就变得琐碎起来。纳维斯托克斯方程写起来也很干净整洁,却无解,空气中一个又一个分子的碰撞摩擦支撑着人类的飞行梦想。从燃烧到涂料,从结构到晶体,从生产流程到金融方案,美学屈服于工程,想象对接着细节。科幻飞速发展的20世纪,也正是航空的世纪,科幻作者们不得不向现实屈服,就像今天的我们再也没法创作赛博朋克一样。

但是这种对科幻作者的束缚,却给航空主题乐园提供了另外一种机遇,那就是没有任何一个主题能比航空拥有更深更广的根系,它能承载的内容实在是太多了。借助这发达的根系,幻想对接了现实。

未来,在航空大世界里,VR技术将会以前所未有的广度融入游乐之中,而VR技术的发端,正是航空产业。当年,为了帮助设计师亲身体验到还在绘图板上的飞机,完善装配流程,VR技术就被创造了出来。

波音在三十年前就把VR技术应用在了飞机装配流程管理中

​在驾驶舱和客舱里,VR的应用也必将越来越广,未来飞机的舷窗可能会被VR设备代替,这又从某种程度上解放了飞机的结构设计师,如果不是必要,谁要在完整的机身结构上开洞呢?

空中客车申请的“无窗”客机概念专利

​大刘说,未来航空和航天必将合二为一。在地球这一端是如此,新一代的航天器已经在实现空天一体化的幻想。而在另一端的目的地,当人类开始殖民外星,那必将是一颗拥有大气层的新家园,那时候航天器又将会变成航空器。事实上,已经有人开始研究适合火星大气的飞机了。

NASA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研发在火星飞行的飞机

​最后我问大刘:“你梦见过飞吗?”“当然”,大刘说,“跟你一样,我每一班航班都会选靠窗的座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25 00:12)
标签:

杂谈


美国著名科幻作家菲利普·迪克(Philip K. Dick)在世的时候穷困潦倒,去世后诸多作品被改编成电影和电视剧而广为人知。比如正在播出的脑洞电视剧《高堡奇人》、相当卖座的《少数派报告》和《全面回忆》。然而在资深科幻迷来看,他被改编得最成功的作品却是一部年代久远、票房惨败的作品——1982年6月上映的由雷德里斯科特导演的《银翼杀手》。迪克没有看到这部作品的诞生,他在1982年3月去世。

猫奴迪克背后那火箭是世界科幻最高奖——雨果奖的奖杯。他获奖52年后,大刘也拿到了。

​

《银翼杀手》改编自迪克的小说《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这本小说堪称是“赛博朋克”的奠基石,探讨的是人的定义、人工智能与人类的关系。关于赛博朋克的研究和探讨在上个千年末达到顶峰,代表就是《黑客帝国》的诞生。然而最近几年,赛博朋克却成了一个过时的概念,为什么?因为我们已经生活在赛博朋克之中了。无处不在的人工智能已经深刻的改变了我们的生活,这不是幻想,不是未来,是当下。

曼谷的街景,像极了《银翼杀手》里的场景

​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迪克把这个问题抛给读者,让他们思考人之所以为人的定义。然而,这个梦却不是一个普世的梦。相信有一天,或者现在,中国人创造的AI,是不太可能做这样的梦的,中国人睡不着的时候,不数羊。母语是英语的人睡不着数羊,有一种解释是绵羊的英文Sheep和睡眠的英语Sleep很接近,默念Sheep会给人以睡眠的暗示。语言是文化的载体,即便在梦里,也是如此。

但有一种梦,却是跨越文化的,甚至有可能会跨越物种。那就是飞行的梦。

作为一种从元祖至今几亿年来从未征服重力束缚的动物,相信每个人类都在梦中飞行过,不管之后带来的是欣快感还是恐慌。自有文明以来,人类从未停止尝试飞行。正因如此,如果说要建造一个满足人类幻想的乐园,飞行是当之无愧最佳的主题。

这样的乐园,即将在成都出现。

保利成都航空大世界将于明年开园

​6月21日,保利成都航空大世界聘请刘慈欣作为首席科学顾问。大刘相信大家都不陌生,而成都航空大世界则是一个新面孔,它将是“全球首个航空主题乐园”,预计明年开园。

在科幻作品中,跟航天相比,航空其实不是一个主流的话题。关于这一点,我跟大刘聊了不少。航天现在距离大家的生活还远,艺术家们可以恣意想象,天马行空。在浩瀚虚无的宇宙中,约束航天器的要么是简单的牛顿定律,要么是缥缈的多维时空。而一旦进入大气层,事情就变得琐碎起来。纳维斯托克斯方程写起来也很干净整洁,却无解,空气中一个又一个分子的碰撞摩擦支撑着人类的飞行梦想。从燃烧到涂料,从结构到晶体,从生产流程到金融方案,美学屈服于工程,想象对接着细节。科幻飞速发展的20世纪,也正是航空的世纪,科幻作者们不得不向现实屈服,就像今天的我们再也没法创作赛博朋克一样。

但是这种对科幻作者的束缚,却给航空主题乐园提供了另外一种机遇,那就是没有任何一个主题能比航空拥有更深更广的根系,它能承载的内容实在是太多了。借助这发达的根系,幻想对接了现实。

未来,在航空大世界里,VR技术将会以前所未有的广度融入游乐之中,而VR技术的发端,正是航空产业。当年,为了帮助设计师亲身体验到还在绘图板上的飞机,完善装配流程,VR技术就被创造了出来。

波音在三十年前就把VR技术应用在了飞机装配流程管理中

​在驾驶舱和客舱里,VR的应用也必将越来越广,未来飞机的舷窗可能会被VR设备代替,这又从某种程度上解放了飞机的结构设计师,如果不是必要,谁要在完整的机身结构上开洞呢?

空中客车申请的“无窗”客机概念专利

​大刘说,未来航空和航天必将合二为一。在地球这一端是如此,新一代的航天器已经在实现空天一体化的幻想。而在另一端的目的地,当人类开始殖民外星,那必将是一颗拥有大气层的新家园,那时候航天器又将会变成航空器。事实上,已经有人开始研究适合火星大气的飞机了。

NASA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研发在火星飞行的飞机

​最后我问大刘:“你梦见过飞吗?”“当然”,大刘说,“跟你一样,我每一班航班都会选靠窗的座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25 00:12)
标签:

杂谈


美国著名科幻作家菲利普·迪克(Philip K. Dick)在世的时候穷困潦倒,去世后诸多作品被改编成电影和电视剧而广为人知。比如正在播出的脑洞电视剧《高堡奇人》、相当卖座的《少数派报告》和《全面回忆》。然而在资深科幻迷来看,他被改编得最成功的作品却是一部年代久远、票房惨败的作品——1982年6月上映的由雷德里斯科特导演的《银翼杀手》。迪克没有看到这部作品的诞生,他在1982年3月去世。

猫奴迪克背后那火箭是世界科幻最高奖——雨果奖的奖杯。他获奖52年后,大刘也拿到了。

​

《银翼杀手》改编自迪克的小说《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这本小说堪称是“赛博朋克”的奠基石,探讨的是人的定义、人工智能与人类的关系。关于赛博朋克的研究和探讨在上个千年末达到顶峰,代表就是《黑客帝国》的诞生。然而最近几年,赛博朋克却成了一个过时的概念,为什么?因为我们已经生活在赛博朋克之中了。无处不在的人工智能已经深刻的改变了我们的生活,这不是幻想,不是未来,是当下。

曼谷的街景,像极了《银翼杀手》里的场景

​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迪克把这个问题抛给读者,让他们思考人之所以为人的定义。然而,这个梦却不是一个普世的梦。相信有一天,或者现在,中国人创造的AI,是不太可能做这样的梦的,中国人睡不着的时候,不数羊。母语是英语的人睡不着数羊,有一种解释是绵羊的英文Sheep和睡眠的英语Sleep很接近,默念Sheep会给人以睡眠的暗示。语言是文化的载体,即便在梦里,也是如此。

但有一种梦,却是跨越文化的,甚至有可能会跨越物种。那就是飞行的梦。

作为一种从元祖至今几亿年来从未征服重力束缚的动物,相信每个人类都在梦中飞行过,不管之后带来的是欣快感还是恐慌。自有文明以来,人类从未停止尝试飞行。正因如此,如果说要建造一个满足人类幻想的乐园,飞行是当之无愧最佳的主题。

这样的乐园,即将在成都出现。

保利成都航空大世界将于明年开园

​6月21日,保利成都航空大世界聘请刘慈欣作为首席科学顾问。大刘相信大家都不陌生,而成都航空大世界则是一个新面孔,它将是“全球首个航空主题乐园”,预计明年开园。

在科幻作品中,跟航天相比,航空其实不是一个主流的话题。关于这一点,我跟大刘聊了不少。航天现在距离大家的生活还远,艺术家们可以恣意想象,天马行空。在浩瀚虚无的宇宙中,约束航天器的要么是简单的牛顿定律,要么是缥缈的多维时空。而一旦进入大气层,事情就变得琐碎起来。纳维斯托克斯方程写起来也很干净整洁,却无解,空气中一个又一个分子的碰撞摩擦支撑着人类的飞行梦想。从燃烧到涂料,从结构到晶体,从生产流程到金融方案,美学屈服于工程,想象对接着细节。科幻飞速发展的20世纪,也正是航空的世纪,科幻作者们不得不向现实屈服,就像今天的我们再也没法创作赛博朋克一样。

但是这种对科幻作者的束缚,却给航空主题乐园提供了另外一种机遇,那就是没有任何一个主题能比航空拥有更深更广的根系,它能承载的内容实在是太多了。借助这发达的根系,幻想对接了现实。

未来,在航空大世界里,VR技术将会以前所未有的广度融入游乐之中,而VR技术的发端,正是航空产业。当年,为了帮助设计师亲身体验到还在绘图板上的飞机,完善装配流程,VR技术就被创造了出来。

波音在三十年前就把VR技术应用在了飞机装配流程管理中

​在驾驶舱和客舱里,VR的应用也必将越来越广,未来飞机的舷窗可能会被VR设备代替,这又从某种程度上解放了飞机的结构设计师,如果不是必要,谁要在完整的机身结构上开洞呢?

空中客车申请的“无窗”客机概念专利

​大刘说,未来航空和航天必将合二为一。在地球这一端是如此,新一代的航天器已经在实现空天一体化的幻想。而在另一端的目的地,当人类开始殖民外星,那必将是一颗拥有大气层的新家园,那时候航天器又将会变成航空器。事实上,已经有人开始研究适合火星大气的飞机了。

NASA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研发在火星飞行的飞机

​最后我问大刘:“你梦见过飞吗?”“当然”,大刘说,“跟你一样,我每一班航班都会选靠窗的座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老人往南航飞机发动机里撒硬币祈福导致飞机延误的离奇事件以警方不予追究和某些机场在远机位登机时额外派人把守发动机这样更离奇的结局收尾了。

在这起事件引发的广泛讨论中,有一种声音非常有趣——既然发动机这么“脆弱”,何不在进气口上罩个纱网呢?这样硬币、砂石、飞鸟或者人体就都不会被钻到发动机里作乱了。就像电风扇外面的保护罩一样。

这么简单直接的思路,怎么可能没人干呢。

飞机不飞的时候,拿个盖子或者罩子把发动机进气口排气口什么的封起来,这是很常见的做法。 

​那发动机工作的时候能不能戴口罩?

​这是一张老照片,照片里是世界上第一代喷气式飞机中最著名的一种——二战时期德国梅塞施密特的Me-262双发喷气式战斗机。在Me-262惊为天人的后掠式机翼下挂着一对Jumo-004型轴流式涡轮喷气发动机。知道Me-262的人肯定比知道Jumo-004的人多。在后来的日子里,人们对喷气式飞机的构型进行了大量的尝试,今天的飞机已经跟Me-262很不一样了。而当今大多数的涡轮发动机拆开看,跟Jumo-004的结构却没什么大的变化。这种70多年前的发动机是现代涡轮喷气发动机的直系祖先。每台Jumo-004最大可以产生8.8千牛顿的推力,如何布置这两台在当时看来推力强劲的发动机,梅塞施密特的工程师们颇费了一番思量,在综合了结构设计、可维护性、武器装备等因素之后,Me-262采用了翼吊式布局,也就是把发动机挂在机翼下面。这样的好处之一就是不需要为发动机设计复杂的进气道。如果把发动机埋在机身里,怎样让空气流入发动机就是一个大难题。涡轮喷气发动机工作时需要大量的空气,以Jumo-004为例,它最大的空气流量大约是每秒20千克。如果进气道设计不好,发动机就有可能上不来气或者噎到。想象一下冬天迎着大北风走路的时候你是不是经常被风噎住无法呼吸。

翼吊式布局省了进气道设计的难题,但同时产生了一个副作用,那就是进气口离地太近了。那时候的机场很多条件不好,跑道就是土质的或者草地的,吸进杂物就会损坏发动机。如果仔细看这张照片,你会看到发动机进气口上有一个半球形的罩子。说明当时梅塞施密特的工程师们确实想过进气道保护罩这个主意,并且还真试了。

这张照片之所以珍贵,是因为这是我唯一找到的证明Me-262用过进气口保护罩的实证。不管是留下来的文物还是其他的照片上都看不到这个装置。这也许说明口罩的实验结果并不理想。不理想的原因可能有以下几个:

1、它很尴尬。能被它拦住的细小杂物(包括硬币)对发动机很难产生毁灭性的破坏,而那些致命的大动能外物,不管是因为速度快还是质量大,一层口罩显然是拦不住的。反而撞烂了的保护罩本身就成了致命的碎片。

2、做个结实耐操的?理论上可行,但是带来的额外重量和对进气的阻挡又会让飞机的性能显著下降。

3、喷气式飞机经常飞行的区域经常会造成机体结冰,不但会增加飞机的死重,还会严重破坏飞机的气动外形,被气流吹落的碎冰块还可能会撞坏飞机。进气道保护罩这样的结构是最容易产生积冰了,堵住进气道不说,碎冰被吸进发动机。。。防止结冰或者除冰的方法不是没有,又要增加额外的复杂性,重量、成本、可靠性。。。

说白了就是不合算,跑道上的杂物可以派人及时清扫。鸟撞虽然不罕见,但是真正像萨利机长那样的一下撞坏所有发动机的航空史上屈指可数。提高发动机的可靠性,保证飞机一个发动机损坏的情况下还能安全飞行,这些举措更有意义。毕竟发动机损坏也不只有吸入异物这一种可能。

现在确实有一类飞行器的涡轮发动机外面罩着口罩,这就是直升机。下图是美国西科斯基CH-47支奴干重型运输直升机后机身的特写,可以看到莱康明T55涡轮轴发动机的进气口上罩着圆锥形的金属网。

​为啥?看下面这图就明白了。

​直升机的巨大旋翼会把地上一切没有固定好的小玩意儿吹得到处飞,发动机要是不加口罩,没几次就得报废了。不光是这种罩网,很多直升机发动机进气口上还装着离心式的沙尘分离装置。

直升机能装口罩,除了迫不得已,它们发动机空气流量较小,飞行速度也慢,基本上也不会飞到积冰区那么高,所以,这不一样。

如果战斗机之类的也要在这样恶劣的跑道起降,那也得想点办法。比如前苏联米格设计局的经典产品米格29,它定义为前线战斗机,所以设计指标上就有在野战机场起降的能力。为了防止杂物打坏发动机,米格的设计师干脆在进气道里设计了一块可以移动的盖板。注意,是盖板,不是网罩。在起降的时候盖板可以完全封死进气道入口。那发动机的空气从哪来?在机身上部开了两扇巨大的百叶窗,起降时百叶窗打开进气。这复杂的设计不但本身增加了额外的重量,而且百叶窗占用了珍贵的机体空间,让米格29载油量很少。后来米格29作战半径小的缺点一再被用户诟病,为了摆脱“机场守卫者”的绰号,在后期的改进型里,这个防杂物的设计被取消了,省出来的空间变成了油箱。

​二战以后,喷气式飞机发展的速度比音速还快。喷气式发动机的推力越来越大。当今在役最先进的发动机是装配在美国F-35战斗机上的普惠的F-135涡轮风扇发动机,它的个头比Jumo-004大一点,重量是老祖先的两倍多一点,而最大推力一台顶二十台,达到了182千牛顿,换成更直观的单位,那差不多是19吨力。推力惊人意味着吸力也超群,F-135的空气流量差不多每秒200千克。

凑近这样的大吸力“油烟机”是什么感觉?放心,今天我不会给大家看西红柿鸡蛋汤。1991年2月20日,“沙漠风暴”结束前一周,美军罗斯福号核动力航母正在海湾游弋,各种军机昼夜不停的起降。这天夜间,一架格鲁曼A-6”入侵者”攻击机滑上起飞线,准备弹射入夜空,把成吨的炸弹扔到伊拉克人头上。这种外形很像长了翅膀的蝌蚪的重型飞机装配了两台普惠的J-52涡喷发动机,每台的最大空气流量大约每秒80千克。这架A-6被挂上了航母的飞机弹射器,飞行员把油门推到最大,就准备上天了。这时,20岁的大兵JD Bridges鬼使神差的觉得得再检查一下弹射器挂钩是不是跟飞机的前起落架连接好了,于是猫着腰钻了过来。

​剩下的你都看见了,B哥变成了马克夏加尔名画《生日》的男主角,可惜他要亲吻的是死神。火光一闪,甲板上的其他大兵肯定闪念了,完了完了,要刷甲板了。 

我爱夏加尔

​然而B哥没死,他被卡在了进气道里,头盔、护目镜和马甲都被吸进了发动机,产生了火光。飞行员意识到出了问题马上把发动机给关了。B哥只受了点轻伤,下面这段事故发生之后几小时舰上的文宣录下来的采访。

​这是十几年后B哥回忆这段人生中最灿烂的几秒钟。

​说到钻进气道,这位仁兄钻得就比较安全。 

​这是一位美国大兵在检查人类第一种完全隐身设计的飞机——F-117A的进气道。诶?这位仁兄的下半身怎么还隐形了呢?按说从进气口不应该能看到他的身体吗?凑近了看就有意思了。

​F-117A的进气道口上真扣了金属网。不过,这网子挡的东西可不是异物,而是雷达波。再借A-6的进气道特写看一下,从进气口往里看,就是发动机了。不知道B哥看到这照片会不会又抽过去。 

​旋转的发动机叶片是一个强烈的雷达反射源,洛克希德臭鼬工厂的工程师们用精心设计的金属网阻挡了特定雷达波的照射。而今天更多的隐身设计的飞机会用弯曲的进气道避免雷达波直射发动机。不管哪种方式,都会影响进气道的效率,但是隐身才是最大的KPI,没办法,忍了。

说了这么多跟大家生活没啥关系的军用飞机,再回过头来说民机。听起来民机似乎没有军机那么有劲,但是发动机的吸力可不是这么回事。喷气式发动机都是把一定量的气体加速到某个速度扔出去的装置,无非就是动量守恒。要让动量大,要么提高喷气的速度,要么增大喷气的质量。战斗机的需求更多是高速,所以喷气速度就要大一些,而适当减少发动机的直径,这样还能减少一些阻力。

而民航发动机对经济性非常敏感,要大推力,还省油,就需要适当降低喷气速度,而增加喷气质量。所以民用飞机发动机是越来越粗。这部分故事留到下次我们再讲。民用飞机发动机的空气流量非常惊人。比如事件的主角,CFM56-5B发动机,最大的空气流量可达每秒300千克。大家可能对空气的密度没什么直观的认识,这么说吧,如果你坐在一架空客A320客机里,飞机只需启动一台发动机,就可以在不到一秒的时间里把整个机舱抽成真空。而像波音777装配的通用电气GE-90这样的直径3米多的超级航空发动机,最大的空气流量更是高达每秒一吨多。

下次坐飞机如果在经济舱前排靠窗的位置,不妨留意一下发动机侧面画的警示标志。

​再如果赶上下雨天跑道有积水,在起飞滑行的时候也一定请留意一下发动机前面。不出意外你会看到一种奇妙的景象——一股小小的龙卷风从地面升起钻进了发动机里。

​当然绝大多数时候不会像上图这么夸张,那是波音的YC-14短距起降战术运输机验证机某次吸水龙卷的照片。这种情况发生在发动机转速达到某个特定值的时候,从地面向上进入发动机的气流就特别明显。

​波音的工程师 Yoram Yadlin和 Arvin Shmilovich 用软件模拟了这种情况。 

此时地面上的杂物也很容易被吸进发动机。那怎么办?同样还是波音,在50多年前波音737刚推出的时候,世界民航的业态跟今天还有很大不同。很多航空公司有在条件较差机场操作波音737的需求,为了减少发动机吸入地面异物,工程师在发动机进气口下面装了一个喷嘴,把从发动机引出来的高压气流从这里吹出来,就可以减少这种垂直涡流的力量。

​现在,你已经基本见不到这些玩意儿了。毕竟民航在进步,机场修的越来越好,跑道外来异物管理水平越来越高。老太这种,满世界也不会有第二个了吧。

咦,也难说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几乎每个人的钱包里都有一张信用卡,但是你是不是仔细端详过这张8.560厘米长、5.398厘米宽的塑料片呢?

还记得人生第一次申请到信用卡,撕开信封拿到卡片的感觉吗?你的手指尖端的触觉神经感受器告诉你的第一件事恐怕是,卡片上的数字是凸起来的。

为什么要这样?传播广泛的一个说法是,这样可以防止我们把卡反着插进ATM机。如果不怕吞卡的话,下次你可以试试,不管是前后颠倒还是左右转换,卡片都可以顺利插进ATM机。所以,这并不是一个防止误操作的机关。

不知道你有多久没有用铅笔或者蜡笔在纸上拓印硬币了,如果还想玩,或者给孩子们展示一下我们小时候的小把戏,不妨拓一个信用卡。因为这样你不但能跟孩子普及一下版画和印刷的历史,还能顺便聊一聊信用卡的历史。因为过去,信用卡就是这么刷的。商户用人工压卡机上的复写纸把卡面上的信息——卡号、卡主姓名和有效期拓印在一张专用的票据上。同时票据上还会有交易金额等信息,卡主确认无误,签字。商户对照卡片上的签名,确认之后,回头把交易情况报给银行,银行把账给卡主记上,拨款给商户,完成交易。

压卡机这种老古董现在已经可以归入收藏品行列了。图来自网络。

​

听起来是不是有点像打白条,这就是“信用”的实质。熟人间一张借条就可以完成一笔信用交易,靠的是“我信任他”。如果是陌生人间大规模的信用交易,靠人际关系就不足以支持了,这时候银行站了出来——我来提供担保。

差不多一个世纪前,就有金融机构开始这种信用消费担保凭证的尝试。但是这些尝试几乎全都掉进了先有蛋还是先有鸡的坑里。商户不愿意接受持卡人数量不多的卡片,消费者不愿使用接受商户不多的卡片。打破这种死局的是美国美洲银行(Bank of America),19589月,这家银行在加州中部的弗雷斯诺市(Fresno)发行了美洲银行卡(Bankamericard)。美洲银行选择这个十几万人口的小城市做试点是经过了仔细调研的,这里的居民中45%是它的客户,而且全市的中产阶级人口比例相当高,信用消费的意愿足够强。美洲银行一下子邮寄了6万张信用卡给弗雷斯诺市的客户,以此为底牌跟当地的商户谈判,很快打通了互相信任的瓶颈。美洲银行的另一个创举就是打破了同行间的壁垒,它主动开放,向其他银行发放信用卡执照。1976年,美洲银行卡联盟开始使用统一的标识——Visa

再后来,Visa从各个银行的传统业务中分离出来,你现在用的Visa卡并不是Visa发行的,它只做标准和服务,在商户、发卡银行和收单银行之间搭建了一个四方模式的平台。现在Visa是世界上最大的卡组织之一,如果单从持卡人数考量,小字辈银联以无与伦比的“天赋”当之无愧是第一大卡组织。不过,中国以外的信用卡市场,Visa就占了一半,全球每年的Visa卡交易高达一千亿笔以上,交易金额十万亿美金级别。这些都要通过Visa可以每秒处理20000笔以上交易的全球数据网络来实现。

压卡

这就又回到凸起印刷的信用卡面的问题了。在互联网甚至全球电话网络都没有普及之前,人工压卡之后签名确认就是唯一的授信办法了。那为什么今天的信用卡上还保留这种老古董方式呢?今天,如果你在飞机或者游轮上购物消费,乘务员很可能还会拿出那个机械式的压卡机,网络不畅有什么办法呢?所以,所有的信用卡技术都是向下兼容的,只能等时间慢慢消耗掉那些传统的用卡方式。

说到传统的用卡方式,第二古老的,就藏在卡的背面。

​

刷卡

我的这张卡片因为是黑色的,所以看得不是很真切,在背面靠上的位置,有一根磁条。卡带录音机、VCR现在已经是古董收藏品了,电脑里的盘符为啥是从C开始的估计也没有人关心了。你的电脑里还有没有机械硬盘?如果已经被SSD固态硬盘取代了的话,你信用卡上这根磁条可能是全家最后一个磁存储设备了。

IBM工程师用熨斗制作的第一批磁条卡之一,图来自wiki commons

​1969年的一天,IBM的工程师Forrest Parry正在想办法把磁带粘贴到塑料卡片上,他用了各种胶水,捣鼓了很久,但是要么粘不牢,要么粘接剂影响了磁带的读写。沮丧的Parry回到家里,正在熨衣服的妻子照例寒暄,同丈夫聊起一天的工作。听说了粘磁带这事儿,Parry夫人说,何不试试熨斗?Parry一试,熨斗的温度正好能融化磁带的基质和卡片的表面,把两者粘在一起。磁条卡就此诞生。

磁条上的信息是以这种形式记录的,图来自wiki commons

​跟其他磁存储设备一样,磁条是可读写的,任何人都可以看到磁条上的信息。你也可以。把铁磁性材料均匀的分散到液体里,这就是显磁水。如果没有成品,拿个磁铁到沙子里收集一些铁屑,把它搅拌到植物油里也行。把显磁水滴在磁带上,你会看到一条条纹路,跟二维码一样,这就是磁条记录的信息。

想象一下一个四岁的孩子,只要你问,他就会告诉你他知道的一切信息——我叫王小宝,我家住在三号楼四层401,我爸手机号是18888888888,我们家保险柜密码是。。。够了!

实际上磁条卡就是这样的一个四岁小孩,它用明文保存信息,任何读卡器都可以读到这些信息。有了明文信息,复制一张卡也是轻而易举的事,虽然比复制一个签名要稍稍复杂那么一点。

被盗刷的卡绝大部分都是这样的场景。你把卡递给店员,他先把卡刷过违法的读卡器,读取了卡上的信息。然后再刷正规的POS机。如果没有密码,伪造一个签名并不难。如果有密码,他就会在你输密码的时候偷瞄。这样的工作如果交给一个摄像头做那简直就更容易了。回头他复制一张卡,就这么简单。无量店家还可以代换成插卡口被装了读卡器的ATM机。

插卡

要杜绝这种状况,第三代技术应运而生,这就是IC卡。ICIPIQ卡,统统告诉我密码。如果卡片不在坏人手里,你告诉他密码也无妨。因为IC卡被破解的可能仅存在于理论上,如果谁有能力破解一张IC卡,他是不会对你账上那点银子感兴趣的。一个IC卡芯片,并不是简单的刻了纹路的铜片,而是一个微型的电脑。在制卡的时候,发卡行给IC卡芯片里加入了一个数字证书,这个证书pos机是无法读取的。打个不确切的比方,父亲(银行)教给儿子(IC卡)弹钢琴,pos机能做的是问银行,你要让你儿子弹哪首曲子?银行回复,弹巴赫BWV859的第二主题部分。POS机把这个要求转告IC卡,后者咔咔咔弹了一曲。POS机把钢琴曲转达给银行,银行一听,没错,是我儿子。实际上银行、POS机和信用卡之间的对话比这个要复杂得多。装了芯片的信用卡就不再是磁条卡那样的4岁孩子了,它学会了兵法。

所以,如果手头的银行卡还不是芯片卡的话,赶紧去银行换了吧。芯片卡的大名叫EMV卡,是EuropayMasterCardVisa三个卡组织的缩写,最早于1993年推出,现在已经成了全球通用的银行芯片卡标准。

如果你去欧美血拼,拿出一张磁条卡,很多店员会先诧异十几秒,很多人甚至都没见过这种老古董。他们会尽量避免触碰顾客的卡片,要刷卡,请自己插。这样可以最大程度上打消顾客卡片被复制盗刷的顾虑——卡不离手是最安全的

挥卡

这几年,甚至越来越多的地方不需要你插卡了,注意看我那张银行卡的正面,有一个像WiFi的标志。可惜并不是自带WiFi,这是Visa Pay Wave的标志。Visa Pay Wave是一种非接触的支付方式,使用的技术是已经跟每个人生活息息相关的RFID——射频识别技术。前几天我收拾自己的书柜,翻出来200410月份的《科学美国人》(Scientific American),SA是科普界的百年老店,在这一期的杂志里记者Steven Ashley给大家展望了未来:如果RFID标签的成本低到1美分一件,它将无处不在。那时候它的成本大约是50美分一个。我不知道现在RFID标签是不是已经低到了单价1美分,但是Ashley已经预言成功了,它真的无所不在。你的办公室门禁卡、身份证、护照,商店里的衣服、书店里的书,几乎都有这东西。它是什么样的?说起来很简单,就是一个金属线圈加一片小芯片。你网购的书里是不是有时候会粘贴着一个奇怪的线圈?那就是RFID标签。通过接收特定频率的无线电,RFID线圈会感应出电流,激活芯片,与读卡装置通讯。

非接触卡里也有线圈。

x光下透视非接触信用卡,可以看到里面的线圈

​

最早叫压卡,以前叫刷卡,后来叫插卡,现在你可以拍卡或者挥卡了。只需把卡靠近有非接触信用卡符号的POS机的读卡区就行。我在欧洲和新加坡都用过Visa Pay Wave,还特别问过超市的收银员,他们都爱死非接触卡了,每笔单子结账都要省下大约一半时间。

很多朋友担心非接触卡的安全问题,很多有NFC功能的手机是可以与这些卡片通讯的,我的信息被盗了怎么办?或者有人拿着移动POS机利用小额免密功能刷了我的卡怎么办?其实,非接触卡仍然是IC卡,所有的读取设备都不能完全获得你的信息,也就没法复制一张卡。对于盗刷,POS机即便是移动式的也只能在相当小的范围内移动,如果出现异常刷卡,银行会监测到。而且,一旦有人刷卡,你的关联手机会收到提醒信息,如果有异常,你可以立即通知银行冻结交易。

跟需要你拿出卡片完成交易的方式不同,离线交易根本无需你出示卡片。什么是离线交易?你也许通过电话订过机票,航空公司的工作人员会问你要卡号、有效期和银行卡背面数字的后三位。如果有人问你要密码,那一定是碰到了骗子。真正的航空公司或者酒店之类的商家是不需要密码就可以刷掉你信用卡里的钱的,银行卡背后数字的后三位,也就是斜体印刷的那个,学名CVV2码,就是用于离线交易的密码。银行会给类似航空公司和酒店这样需要离线交易的有信用担保的商家开放离线交易权力。当然,这就存在一定的风险,比如商家的系统被黑了。

所以,CVV2码要保护好,给卡拍照的时候最好遮挡起来,像我那样。

其实,比起传统的离线交易来,现在的在线交易离实体卡片似乎是更远了。Visa的统计现在他们每年超过25%的交易已经不再通过POS机,而是在线支付完成的了。扫个码,网个购,相信你每天的资金交易中这种比例会更高。

支付宝之类的移动支付还需要打开app,生成支付码,通过扫码机来完成支付。在这个过程中,支付平台是直接跟银行对话的,而没有类似Visa这样的机构来转接,这就是三方模式。

长远来看,Apple pay这种无须扫码的支付方式才是发展方向。从硬件上,这些支付的完成,依托的是跟非接触卡片RFID标签类似的射频通讯技术,在手机上或者其他可穿戴设备上,就叫NFC——近场通讯。

看不见的软件方面对于安全性来说更是至关重要,比如“令牌”。不管是苹果支付或者在线购物的一键下单,都需要核验个人信息。如果你在某个平台上保存了你卡片的实体信息,卡号、密码或者CVV2码之类,如果手机丢了,商家被黑了,那岂不麻烦大了?为了避免这种情况,Visa联合其他几个卡组织推出了“令牌”技术。也就是说,你在苹果那里或者购物网站里留的,是个独特的代号,比如特工9527什么的,即便泄漏了信息,你的真实身份仍然无法知晓。不管是Apple Pay还是Samsung PayAndroid Pay,这些数据都是通过Visa这样的卡组织来完成与银行的交易。

Visa新加坡创新中心的功能模块展示。旁边的小黄车是给印度摩的司机做的扫码支付实例。

​苹果是做生态赢得了成功,Visa也在做类似的事。跟IOS类似,Visa去年也推出了自己的开发者平台,金融机构、企业和社会机构可以依托Visa这个全球最大的支付网络,开发各种支付产品。比如IBMWatson物联网最近就与Visa开展了合作,将来你的汽车某个部件到了寿命,它会提示你最近的4S店在哪,到了直接换上零件,支付随之完成。在Visa新加坡创新中心的办公室里,有一面“魔方”墙,每一个方块都是Visa可以提供的服务,你只需要按照需求去拼魔方就行了。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945年4月1日到1945年6月22日,冲绳岛战役打了83天,美日两军在这里留下了十万具尸体,美军一方阵亡20195人。如果从关岛、莱特湾一路拼杀过来的​美军77步兵师307步兵团1营B连的医护兵下士戴斯蒙德·多斯(Desmond Doss)像很多他不幸的战友一样刚一冲入战场就被从日军隐蔽的地下工事里射来的子弹击中的话,前面的那个数字很可能是20295。

变得似乎只是一个数字。

现在开始谈这部电影,因为《血战钢锯岭》并不是一部合家欢的片子,如果不能带着孩子一起观看,我现在很难得到领导的批准独自去影院。

今天,《血战钢锯岭》终于在优酷上线了,花了一早晨看完。

​

    以下剧透​

​

正在自学解剖知识的多斯

​

二战期间,因为宗教信仰而拒绝触摸武器的多斯在爱国热情的感召下应征入伍。

新兵训练这段戏几乎是《全金属外壳》的翻版,不同的是个人命运

​

一个拒绝拿枪的士兵?随后多斯因为抗命被投入军事法庭。最后,Agent史密斯让他在法庭上成功脱罪。这段戏我就不剧透了。

​

​随后,多斯被遣往太平洋战场。

上战场前,多斯抱得美人归。如果不是在现实次元里存在,这句话足以让他领便当了

​

现实中的多斯先去了关岛,一路打过菲律宾,最后来到冲绳。冲绳岛是日本本岛之外的最后一道屏障。

多斯和战友们反复争夺的这个海岸峭壁,像极了北境长城

​

凭借绝对的海空军优势,美英联军对冲绳进行了彻底的轰炸,这也是双方损失相差巨大的根本原因。

BB们的怒吼,打不动了,就呼叫一轮火力支援

但日军凭借精心构筑的地下工事和困兽的绝望一轮一轮扛住了炸弹的轰击。

真实的高爆榴弹并不会炸出这种大火球,为了视觉效果,烟火师用了大量的汽油。

​电影史上最血腥的一段战争场面直到影片过半才出现,接下来的一个小时,请接受血浆和惨叫的洗礼。

这个一秒钟就领了便当的演员必将长存于gif中

​

​在敌人的反冲锋中,多斯拒绝撤退,而是留在被日军控制的战区中拯救因伤无法行动的战友。

身为基督徒的导演梅尔吉布森多次在多斯的身上闪耀圣光

​

他以一己之力救回了几十名战友和几个敌人。

​

多斯救治日本伤兵,战场上的这点残存的人性啊

​

​在现实生活中,道斯的上司和战友认为他至少救了一百人,而多斯自己坚称至多有五十人,最后无奈取了一个中间数——75人,计入他的军功簿。

​


战场是外科医生唯一真正的学校 ——希波克拉底

​​


​

医生的祖师爷希波克拉底在两千多年前发出上面那个感慨的时候,医学尚在蒙昧时期,冷兵器的创伤后的人体不但给外科医生提供了大量练手的机会,也用残忍的方式让医生们了解了人体的构造和功能。

​古罗马时期的军医已经开始使用止血带,并用截肢来组织腐烂的损伤肢体危及生命。但是成功率几何,那就只有众神知道了。

电影开始先铺陈了多斯的父子冲突和信仰基础,之后就铺垫他和医学救助之间的关系。在下面这场戏中,之前没有医学训练的多斯用腰带当止血带救了一个朋友的命。

同伴修车时出事故,断了股动脉,如果不及时止血,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失血休克

​

多斯抽出腰带扎住了同伴大腿伤口的近心端

​

医生的赞扬让多斯受到感召,下一幕里,他还见到了心上人

​

直到1860年代的美国南北战争时期,战场上在尘埃中挣扎的伤兵的命运依然要上帝来决定。行军的士兵被命令不得向失去行动能力的伤兵施以援手,即便那人穿着与自己同样的制服。

因为那时候既没有能挽救重度创伤的方法,也没有什么运输工具把如此多的伤员运送回后方。

​


​冻着了用雪搓,来自军医之神的错误指南

一千多年后,一个法国人发扬光大了这一切。在《血战钢锯岭》上映之前,多米尼克​·让·拉雷(Dominique Jean Larrey,1766-1842)可能是除了白求恩之外世界上最知名的军医,他也几乎肯定是史上最重要的一名军医。

描绘拉雷救治伤兵的油画

​生活在拿破仑时期的拉雷创建了医学史上最早的救护车体系——救护飞行队(les ambulances volantes),完善了止血带的使用规范,建立了战场创伤分级制度。虽然电影中让多斯违反这一制度以彰显他的人道主义,但实际操作中这只会害死另一个更可能被救活的战友。

在战场上,被炸掉双腿的战士如果没有止血带和截肢术,几乎活不过48小时。

​

多斯违反了创伤分级制度

​

拉雷最精通的是截肢术,他可以3分钟内截掉一个大腿、17秒内截掉一个胳膊。在没有麻醉和抗感染手段的时代,手术越快给病患带来的伤害可能就越小。当然,拉雷经手的截肢患者中能活下来的也不到一半。拉雷从医生涯中最“华丽”的一天发生在1812年9月7日,这一天是法俄战争中的博罗季诺(Borodino)之战,24小时内,拉雷完成了超过200台截肢术

拉雷时代的手术器械

​在之后的别列津纳河大撤退时,拉雷在过浮桥时遇险,有一个将军认出他,将军对士兵高喊:“把拉雷大人救出来,救他就是救了我们自己!”于是士兵们组成人链把拉雷救上了岸。

如果你对拉雷以上的这些事迹都不感兴趣,法俄战争中发生的另外一件事可能会对你的生活产生了具体的影响。随着1812年严冬的降临,拉雷发现需要他截肢的士兵越来越多不是因为战伤,而是因为寒冷造成的大规模的冻伤。拉雷仔细研究了这些冻伤的士兵,发现其中很多是在用篝火或热水让冻僵的身体回暖的时候造成了更大的伤害,他发现俄罗斯人会用雪或者冷水让冻僵的身体恢复活力。拉雷总结了一套冻伤的处置方案,这就是低温慢速回暖,用冰雪按摩或者冷水浸泡冻伤的部位。如果你来自北方,是不是也被父母告知冻坏了的话用雪搓搓就好了。直到1956年,才有美国医生挑战了这个理论,实验和实践发现用温水回温的效果要好得多。1960年代,新的冻伤治疗方案得到西方医学界的普遍接受。

​


​从战争中走来的现代医疗救助体系

寒冷让拿破仑的部队在俄罗斯的冰原上损失近半,一百多年后,希特勒的东线部队在同样的地方同样败给了寒冬。大家可能发现了,战争中的伤亡并不总是刀枪炸弹造成的。美国独立战争中大陆军和民兵因病死亡的人数是被英国人杀死人数的九倍,天花多次肆虐。1853年-1856年间的克里米亚战争中,英军在战斗中战死了2600人,因病死亡高达16000人。克里米亚战争对现代医疗体系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提灯女神南丁格尔在克里米亚的战地医院里让护士这一职业变成了医院中不亚于医生的存在。

1864年,在欧洲列强纷争之中,各国“抽闲”在中立国瑞士的日内瓦签署了一个公约——《改善战地武装部队伤者境遇的公约》,著名的日内瓦公约。公约规定野战医院和医护人员享受中立待遇,不论哪方,伤兵都应该得到救助。公约还规定了人道医疗救援的通用标志——红十字。这也是为什么电影中日军故意射杀佩戴红十字的军医的行为特别遭恨的原因。

虽然战争本身是残酷的,区别正义与否的是一丝残存的人道

​

从战场上下来的老兵提醒多斯摘掉红十字标志

​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中美军参战很晚,但依然战死53402人,非战斗死亡人数63114人,两者人数基本相当。这要感谢灭菌和清洁意识的诞生,要感谢输血等现代创伤救护技术的出现,但也是武器杀伤力提高的结果。一战的终结,除了战壕两侧战士的舍命支撑、外交人员的斡旋以及各国后方民众的力量之外,疾病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1918年开始,一场史称西班牙大流感的全球性流感疫情肆虐,最终导致全球近一亿人死亡。战争中肮脏、疲惫、拥挤的士兵们助推了流感的传播,最终也极大削减了各国的兵员。

二战中美军战斗死亡291557人,非战斗死亡113842人。武器装备更加致命,但非战斗死亡人数进一步下降,除了多斯这样的个人英雄,在电影中作为背景的野战医院医生和大后方的医学家、制药商都做出了突出的贡献。如果白求恩大夫有一支青霉素,他又怎么会因为一个小小的手术意外感染丧生。

那些在战地医院里做手术的医生才是故事背后真正的主角

​

到了越战期间,美国国内的创伤专家在对比美军的战地救护和洛杉矶的创伤救护数据时吃惊的发现,在越南的丛林里,受伤的士兵比在洛杉矶出车祸的平民死亡率都低,这促成了美国急救体系的改革——向军医看齐,越来越多的急救中心配备上了直升机,这是越南经验。

救护直升机的出现让拉雷的“救护飞行军”名副其实

​

即便如此,战场仍旧是地狱。多斯在冲绳奋战了一个多月,因伤回国。对他身体造成永久伤害的并不是那些外伤,而是在来冲绳之前在关岛染上的肺结核。结核分支杆菌最终夺取了他的一叶肺和听力,后者是大剂量使用抗生素的结果。

战争中平民的生活并不会比战场上的士兵更安全。二战期间,全球平民因战死亡超过四千万人,两倍于军人,更不要说因为正常社会秩序,特别是医疗体系的崩溃导致的悲剧了。

愿世界和平。

参考文献:

1、Clinton K. Murray, MD, Mary K. Hinkle, MD, and Heather C. Yun, MD,History of Infections Associated With Combat-Related Injuries

2、L. G. Eichner, M.D.,THE MILITARY PRACTICE OF MEDICINE DURING THE REVOLUTIONARY WAR

3、Julie Anderson,Wounding in World War One

4、John Beatty, The Citizen-Soldier: The Memoirs of a Civil War Volunteer

5、JOHN W. SANDERS,* SHANNON D. PUTNAM, CARLA FRANKART, ROBERT W. FRENCK, MARSHALL R. MONTEVILLE, MARK S. RIDDLE, DAVID M. ROCKABRAND, TRUEMAN W. SHARP, AND DAVID R. TRIBBLE,IMPACT OF ILLNESS AND NON-COMBAT INJURY DURING OPERATIONS IRAQI FREEDOM AND ENDURING FREEDOM (AFGHANISTAN)

6、Medical innovations and war,http://www.sciencemuseum.org.uk

7、JACKIE ROSENHEKThe coldest war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945年4月1日到1945年6月22日,冲绳岛战役打了83天,美日两军在这里留下了十万具尸体,美军一方阵亡20195人。如果从关岛、莱特湾一路拼杀过来的​美军77步兵师307步兵团1营B连的医护兵下士戴斯蒙德·多斯(Desmond Doss)像很多他不幸的战友一样刚一冲入战场就被从日军隐蔽的地下工事里射来的子弹击中的话,前面的那个数字很可能是20295。

变得似乎只是一个数字。

现在开始谈这部电影,因为《血战钢锯岭》并不是一部合家欢的片子,如果不能带着孩子一起观看,我现在很难得到领导的批准独自去影院。

今天,《血战钢锯岭》终于在优酷上线了,花了一早晨看完。

​

    以下微剧透​

​

二战期间,因为宗教信仰而拒绝触摸武器、拒绝杀死敌人的美国青年多斯出于爱国热情应征入伍。在经过一系列折腾之后,自学过一些医学的他被允许作为一名医护兵服役,而不用接受射击训练。

正在自学解剖知识的多斯

​

随后,多斯被遣往太平洋战场。在冲绳岛战役中钢锯岭之战中,他拒绝撤退,而是留在被日军控制的战区中拯救因伤无法行动的战友,以一己之力救回了几十名战友和几个敌人。在现实生活中,道斯的上司和战友认为他至少救了一百人,而多斯自己坚称至多有五十人,最后无奈取了一个中间数——75人,计入他的军功簿。

​


战场是外科医生唯一真正的学校 ——希波克拉底

​


​

医生的祖师爷希波克拉底在两千多年前发出上面那个感慨的时候,医学尚在蒙昧时期,冷兵器的创伤后的人体不但给外科医生提供了大量练手的机会,也用残忍的方式让医生们了解了人体的构造和功能。

​古罗马时期的军医已经开始使用止血带,并用截肢来组织腐烂的损伤肢体危及生命。但是成功率几何,那就只有众神知道了。

​

​

​

影片开始加了一段多斯从军前用止血带救助朋友的戏

​

直到1860年代的美国南北战争时期,战场上在尘埃中挣扎的伤兵的命运依然要上帝来决定。行军的士兵被命令不得向失去行动能力的伤兵施以援手,即便那人穿着与自己同样的制服。

因为那时候既没有能挽救重度创伤的方法,也没有什么运输工具把如此多的伤员运送回后方。

​


​冻着了用雪搓,来自军医之神的错误指南

一千多年后,一个法国人发扬光大了这一切。在《血战钢锯岭》上映之前,多米尼克​·让·拉雷(Dominique Jean Larrey,1766-1842)可能是除了白求恩之外世界上最知名的军医,他也几乎肯定是史上最重要的一名军医。

生活在拿破仑时期的拉雷创建了医学史上最早的救护车体系——救护飞行队(les ambulances volantes),完善了止血带的使用规范,建立了战场创伤分级制度(虽然电影中让多斯违反这一制度以彰显他的人道主义,但实际操作中这只会害死另一个更可能被救活的战友)。

多斯违反了创伤分级制度

​

拉雷最精通的是截肢术,他可以3分钟内截掉一个大腿、17秒内截掉一个胳膊。拉雷从医生涯中最“华丽”的一天发生在1812年9月7日,这一天是法俄战争中的博罗季诺(Borodino)之战,24小时内,拉雷完成了200台截肢术。在之后的别列津纳河大撤退时,拉雷在过浮桥时遇险,有一个将军认出他,将军对士兵高喊:“把拉雷大人救出来,救他就是救了我们自己!”于是士兵们组成人链把拉雷救上了岸。

如果你对拉雷以上的这些事迹都不感兴趣,法俄战争中发生的另外一件事可能会对你的生活产生了具体的影响。随着1812年严冬的降临,拉雷发现需要他截肢的士兵越来越多不是因为战伤,而是因为寒冷造成的大规模的冻伤。拉雷仔细研究了这些冻伤的士兵,发现其中很多是在用篝火或热水让冻僵的身体回暖的时候造成了更大的伤害,他发现俄罗斯人会用雪或者冷水让冻僵的身体恢复活力。拉雷总结了一套冻伤的处置方案,这就是低温慢速回暖,用冰雪按摩或者冷水浸泡冻伤的部位。如果你来自北方,是不是也被父母告知冻坏了的话用雪搓搓就好了。直到1956年,才有美国医生挑战了这个理论,实验和实践发现用温水回温的效果要好得多。1960年代,新的冻伤治疗方案得到西方医学界的普遍接受。

​


​从战争中走来的现代医疗救助体系

寒冷让拿破仑的部队在俄罗斯的冰原上损失近半,一百多年后,希特勒的东线部队在同样的地方同样败给了寒冬。大家可能发现了,战争中的伤亡并不总是刀枪炸弹造成的。美国独立战争中大陆军和民兵因病死亡的人数是被英国人杀死人数的九倍,天花多次肆虐。1853年-1856年间的克里米亚战争中,英军在战斗中战死了2600人,因病死亡高达16000人。克里米亚战争对现代医疗体系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提灯女神南丁格尔在克里米亚的战地医院里让护士这一职业变成了医院中不亚于医生的存在。

1864年,在欧洲列强纷争之中,各国“抽闲”在中立国瑞士的日内瓦签署了一个公约——《改善战地武装部队伤者境遇的公约》,著名的日内瓦公约。公约规定野战医院和医护人员享受中立待遇,不论哪方,伤兵都应该得到救助。公约还规定了人道医疗救援的通用标志——红十字。这也是为什么电影中日军故意射杀佩戴红十字的军医的行为特别遭恨的原因。

从战场上下来的老兵提醒多斯摘掉红十字标志

​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中美军参战很晚,但依然战死53402人,非战斗死亡人数63114人,两者人数基本相当。这要感谢灭菌和清洁意识的诞生,要感谢输血等现代创伤救护技术的出现,但也是武器杀伤力提高的结果。一战的终结,除了战壕两侧战士的舍命支撑、外交人员的斡旋以及各国后方民众的力量之外,疾病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1918年开始,一场史称西班牙大流感的全球性流感疫情肆虐,最终导致全球近一亿人死亡。战争中肮脏、疲惫、拥挤的士兵们助推了流感的传播,最终也极大削减了各国的兵员。

二战中美军战斗死亡291557人,非战斗死亡113842人。武器装备更加致命,但非战斗死亡人数进一步下降,除了多斯这样的个人英雄,在电影中作为背景的野战医院医生和大后方的医学家、制药商都做出了突出的贡献。如果白求恩大夫有一支青霉素,他又怎么会因为一个小小的手术意外感染丧生。

那些在战地医院里做手术的医生才是故事背后真正的主角

​

到了越战期间,美国国内的创伤专家在对比美军的战地救护和洛杉矶的创伤救护数据时吃惊的发现,在越南的丛林里,受伤的士兵比在洛杉矶出车祸的平民死亡率都低,这促成了美国急救体系的改革——向军医看齐,越来越多的急救中心配备上了直升机,这是越南经验。

救护直升机的出现让拉雷的“救护飞行军”名副其实

​

即便如此,战场仍旧是地狱。多斯在冲绳奋战了一个多月,因伤回国。对他身体造成永久伤害的并不是那些外伤,而是在来冲绳之前在关岛染上的肺结核。结核分支杆菌最终夺取了他的一叶肺和听力,后者是大剂量使用抗生素的结果。

战争中平民的生活并不会比战场上的士兵更安全。二战期间,全球平民因战死亡超过四千万人,两倍于军人,更不要说因为正常社会秩序,特别是医疗体系的崩溃导致的悲剧了。

愿世界和平。

参考文献:

1、Clinton K. Murray, MD, Mary K. Hinkle, MD, and Heather C. Yun, MD,History of Infections Associated With Combat-Related Injuries

2、L. G. Eichner, M.D.,THE MILITARY PRACTICE OF MEDICINE DURING THE REVOLUTIONARY WAR

3、Julie Anderson,Wounding in World War One

4、John Beatty, The Citizen-Soldier: The Memoirs of a Civil War Volunteer

5、JOHN W. SANDERS,* SHANNON D. PUTNAM, CARLA FRANKART, ROBERT W. FRENCK, MARSHALL R. MONTEVILLE, MARK S. RIDDLE, DAVID M. ROCKABRAND, TRUEMAN W. SHARP, AND DAVID R. TRIBBLE,IMPACT OF ILLNESS AND NON-COMBAT INJURY DURING OPERATIONS IRAQI FREEDOM AND ENDURING FREEDOM (AFGHANISTAN)

6、Medical innovations and war,http://www.sciencemuseum.org.uk

7、JACKIE ROSENHEKThe coldest war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11 13:35)
标签:

杂谈

​

我们的教科书的第一章,往往是这样开头的:“xx学,是研究xx产生、发展、变化,以及探讨其对人们生产生活影响的科学”。而到底什么是科学,编著者们往往觉得这是一个不需要解释的概念。


我现在手里面有一本Eldon D.Enger和Frederick C.Ross编著的Concepts in Biology(生物学原理)第十版,科学出版社引进McGraw-Hill公司的影印版。它的第一部分导言叫做“什么是生物学”。此导言花了十页篇幅来讲Science and the Scientific Method。现在,我尝试用尽量短的文字来转述一下这些内容。

​

1、科学是获取知识的过程,而非知识本身。Science is actually a process used to solve problems or develop an understanding of natural events that involves testing possible answers.


2、这个过程又被称作科学方法,其涵义是通过组织一个经严格验证被认定可信的解决问题的方案来获取信息。The scientific method is a way of gaining information (facts) about the world by forming possible solutions to questions followed by rigorous testing to determine if the proposed solutions are valid.


3、当使用科学方法时,我们假设几个前提


(1)我们观察的事物都是有特征的,there are specific causes for events observed in the natural world,


(2)这些特征是可以识别的,that the causes can be identified,


(3)自然界当中发生的事件可以通过被普遍接受的方式描述出来,that there are general rules or patterns that can be used to describe what happens in nature,


(4)可以重复的事件可能含有共同的特征,that an event that occurs repeatedly probably has the same cause,


(5)一个人可以感知的,其他人也可以感知,that what one person perceives can be perceived by others, and


(6)基本自然法则不因时间空间改变。That the same fundamental rules of nature apply regardless of where and when they occur.


4、科学方法包含以下重要元素:严谨的观察、构建假说验证之、对新信息新点子的开放性、自愿接受他人的经过验证的成果


5、观察。限于我们的感官(嗅觉、视觉、听觉、味觉和触觉),或者我们感官的延伸(显微镜、录音机、X光、温度计等等)。

6、质疑和探究。过于复杂和广泛的提问可能无法得到解决,提问的“好坏”直接决定问题是否能够被解决。The formation of the questions is not as simple as it might seem because the way the questions are asked will determine how you go about answering them. A question that is too broad or too complex may be impossible to answer; therefore a great deal of effort is put into asking the question in the right way. In some situations ,this can be the most time-consuming part of the scientific method; asking the right question is critical to how you look for answers.提出问题后需要做的是探究,即收集关于此命题的信息,参考别人做过的事,可以启发思路,节省时间,或者干脆避免浪费时间。


7、假说,假说是可以被验证的对特定问题的可能的答案。一个好的假说必须是逻辑严密的,能够包含现有的所有信息并对将来可能补充的信息开放。如果有多个选择,一定要选择最简单包含最少假设的那个假说。


8、验证假说。假说可以简单的通过收集其他来源的信息加以验证,也可以通过额外的观察加以验证,更多的时候需要通过设计一个实验来加以验证。实验通过再现一个事件使得科学家可以对假说加以验证。一个事件中往往有多个变量variable,变量越多,实验越难以进行。因此需要可控的实验controlled experiment。A controlled experiment allows scientists to construct a situation so that only one variable is present. Furthermore, the variable can be manipulated or changed.经典的可控实验分两组进行,一组称为控制组;另一组称为实验组。A typical controlled experiment includes two groups; one in which the variable is manipulated in a particular way(experimental group) and another in which there is no manipulation(control group).科学家们往往不会接受单个实验的结果,因为那有可能只是与实验变量无因果关系的随机事件。只有大量的重复实验皆表现出明显的因果关系,这个实验才可信。


9、理论与法则。理论是有关于用来解释事情为什么发生的基本概念的普遍接受的、合理的归纳。A theory is a widely accepted, plausible generalization about fundamental concepts in science that explain why things happen.科学法则是用来描述自然界中发生了什么的不变的、恒定的自然事实。A scientific law is a uniform or constant fact of nature that describes what happens in nature.从不同的特定的事件中发展出普遍的原则的方法称为归纳(inductive/inductive reasoning);其逆向过程称为推理(deductive/deductive reasoning)


10、交流。科学方法的核心特征之一就是交流。绝大多数情况下,科学研究的结果必须要接受其他对此研究感兴趣的人的监督、审查。交流发生在科学探索的人和一个步骤中,包括发表文章,公开想法和思路。

​


11、科学的态度。一个科学家必须首先是一个健康的怀疑论者。他必须分得清事实主张。一件事是否科学取决于它是否被众多严密的证据支持,而非听起来是否响亮。There is an insistence on ample supporting evidence by numerous studies rather than easy acceptance of strongly stated opinions. Scientists must separate opinions from statements of fact. A scientist is a healthy skeptic.另外,科学家必须十分关注细节,对诚实有强烈的道德认同感。


12、科学与非科学。科学与非科学的根本区别在于假设能否被验证。比如,我们可以假设如果某个事件没有发生,历史的进程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但是这一假设无法得到验证,所以历史不是科学。但是历史、文学、社会学、经济学、哲学也都有其具有逻辑的核心思想。同时,科学与非科学的并不是一成不变的,比如经济学,其中也使用了大量的科学方法来辅助解释经济现象,但总的来说,它与科学还相距甚远。


13、伪科学pseudoscience,伪科学不是科学,却用“科学”的外表和“科学”的语言来说服、迷惑误导人们认为它是科学可信的。但它们经不起真正的科学的检验。例如,营养学的确是一门科学,但是许多人打营养品的广告正是利用营养学的幌子。我们都知道人体需要诸如氨基酸、维生素、矿物质等各种营养素,如果营养素缺乏身体就会出现故障。许多科学实验都验证了这一点。而绝大多数情况下,那些保健品的功效远没有它们的广告吹得那样神,我们的身体也并不像它们的广告宣传的那样需要这些保健品。在这些广告中,精心选择的断章取义的科学信息(氨基酸、维生素、矿物质为人体必需)的确使人们感觉这些产品非常可信。事实上,绝大多数人的日常饮食中包含足量足数的营养素,而不需要额外服用保健品。需要特别说明的是,这些保健品往往贴上纯天然的标签,以宣传它们是无毒无副作用并且功效显著的。不过,箭毒素、马钱子碱、尼古丁、可卡因同样是纯天然的物质,我想没有人愿意在自己的食谱里面添加它们。


14、科学的局限。由科学的定义我们知道,它是寻找信息解决问题的方法,所以科学只能解决有客观现实基础的问题。而诸如道德、价值判断、社会取向、个人态度这些问题是无法用科学方法加以解决的。同时,科学也受到人们从自然现象中探寻本质的能力的限制。人会犯错,同时,由于信息的缺乏或者误解,人们有时候也会得出错误的结论。但是科学本身是具有自我纠错能力的,当我们获取了新的知识,就必须改变或者抛弃原本错误的想法。因此,虽然现在看起来,地心说是一种错误的结论,但是在当时,它是通过科学方法构建起来的,只是受限于人的观察能力。


人们必须要明白,科学并不能解决当今世界的所有问题。虽然科学是一个强大的工具,但是也并不能回答所有的问题,解决所有的困难。人类社会面临的绝大多数问题皆源自我们的行为和欲望。饥荒、药物滥用、环境污染都是人类自身造成的,同样也必须有人类自身来解决。科学可以为社会构想者、政客、道德观察者提供许多工具,但科学不会,也不能解决人类所面临的所有问题。科学仅仅是我们手中的诸多工具中的一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