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PP
李PP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10,771
  • 关注人气:19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0-12-08 22:52)
标签:

杂谈

(本文已经刊登于《心理月刊》)

 

抓夏天的尾巴,8月底的周末去了南戴河。周日下午,京沈高速上车流壮观,休闲白领大军行进在返京途中。突然尾灯频亮,一连串急煞车,高速路瞬间变停车场。看来是出了车祸,以煞车的紧急程度来看,就在前边不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8-15 23:52)

 (本文已刊登于《心理月刊》)

 

年初时休假。这辈子头一次去西班牙,巴塞罗那真是个好地方。为了休息,没有“驴”尽所有的景点。参观了几个重点,有些感受。

 

奥林匹克体育场是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的主会场。因为那届奥运会开幕式很好看,中国代表团也战绩骄人,当时上中学的我就对这个建筑印象特深。真正到了这里,才知道原来这个场地还曾经是1929年万国博览会(即世博会)的主会场,时隔60年,经改建又举办了奥运会;而一直到今天,这里还是甲级足球队“西班牙人”的主场。左50年、右50年、缝缝补补又50年。这个城市的人,对自己固有的地标,是很自恋也很自信的,坚信它配得上任何新的、大的、辉煌的故事。

 

看来,操办一个举世瞩目的大事件,也不见得要辟出一块新地大兴土木。赋予一个建筑多重历史,会让它魅力倍增。

 

圣家教堂,早就成了地理、旅游和建筑类杂志树立的经典案例。从上世纪初开始盖,伟大的建筑设计师高迪搭进了他的后半辈子。到现在,已经盖了100年,号称还要再盖200年!看着书上的照片,猜想这会是怎样的一个庞然大物?站在它面前,才发现并没有想象中那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8-15 23:50)

(本文已刊登于《心理月刊》)

 

我的工资卡是交通银行的。每个月需要多取些现金时,由于用银行机有单次取款的限额,要操作多次,麻烦,所以还是进营业厅。好在我家附近的这个营业厅比较清静,排队不长。在每个服务员的窗口外,都有一个电子设施,让顾客评价这次服务的质量,分为“满意”、“基本满意”、和“不满意”三个按钮,来统计每个柜员的服务质量。这是交通银行所有营业网点的统一设施。

 

每当取钱时,窗口里的服务员还在数钞票,窗口外边的这个设备就已经一字一顿地发出了强势而冰冷的邀请:“您好,请对我的服务进行评价。”我于是感到有些窘:钱还没给我呢,怎么就要评价服务了呢?这次服务的唯一内容,就是给我取钱啊。我这么想着,但同时又害怕:我要是不评价,会不会她就不给我钱了呢?或者派生出麻烦而耽误时间?我也知道这个害怕有些荒谬,但本能有时候就是荒谬的。带着这个心理的阴霾,我不情愿地按下“满意”键。“谢谢您的评价!”电子设施又强势而冰冷地感谢了我。过了一小会儿,现金被递了出来。“给我一个信封,好么?”我问窗口里面的柜员。“信封在门口的台子上,请您自己拿吧。”柜员这么回答。然后我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8-13 00:45)

 (本文已刊登于《心理月刊》)

 

儿子半岁时,我给全家人买了北京市公园年票。现在又续了第二张。目的明确,就是可以带孩子去不同的公园晒太阳。200块钱一张(我妈享受更低的老年价格),全年可以不限次数地进北京几乎所有有名的公园(故宫除外)。身为北京人,上一轮逛遍北京的公园,恐怕还要追溯到十多年前的中学时代。

 

北京城区的公园很多,而且水平相当高。光故宫、天坛、颐和园加圆明园,就占了三个世界文化遗产。何况还有北海、景山、中山公园、陶然亭、动物园、植物园、香山等等。在公园里逛,我会上下几百年地感恩,感谢元明清的皇帝们把这些园子造出来,感谢辛亥革命的先烈们把皇帝轰跑,也感谢当今人民政府维护这些园子而且发行年票。

 

北京的公园多是皇家园林,所以不论多大,外围都有一圈围墙。这很好,一旦你进了公园,就看不见外边的街道了,也就不会再埋怨交通被管理得多么混乱,街道被拓展得多么难看,城区被规划得多么失败而回天乏术。而只有在公园里,你才能凭着看一眼就感受到,这原来也是一座文化名城;也就能理解,为什么北京除了是政治上的首都,还是中国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8-12 00:49)

(本文已刊登于《心理月刊》)

 

 

经常加班。我陪伴儿子的频率,只能以周计算。也就是说,几乎只有双休日才能见到处于非睡眠状态的他们。因此我在周末尽量带给他们精彩的节目。快两岁的他们创意无限,我也必须绞尽脑汁带他们去见识新鲜的地方、新鲜的事物,而且还得保证安全健康。生活在北京,这并不容易。每个周六早上,半梦半醒的我问自己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这两天带他们去哪?”长此以往,也真历练了我的创意。

 

曾经去体验过一次早教课程,当老师用英文宣布“让我们欢迎今天来的新小朋友”时,我怀里的长子,竟然站了起来。就在我瞠目结舌地以为他居然听懂了的时候,却见他极“酷”地穿过“一妈一孩”们围成的大圈,径直走出教室,自去发现世界了。而身旁我老婆怀里的次子,也在不耐烦地挣扎。就在那一刻,我突然感悟,可怜的孩子,我们还是不要过早地把“社会”强加在他们的小头脑里吧。去它的什么“别输在起跑线上”,既然我的长子能那么酷地在第一堂课就辍学,那就让他们继续酷,再傻玩一年!他们的眼里,只有世界,没有那一道劳什子“起跑线”。于是每个周末,我继续自己开发能带他们去玩的好地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2-10 10:10)

本文已发表于《心理月刊》

 

要和老婆出门几天,想拜托对门那个可靠而可爱的邻居帮忙照看家里的花木。 敲门没人答应,给他打电话,才知道他已经搬走了,蓦然发现,整整一层楼,我们,没邻居了。

 

右手边隔壁是这一层中最大的房子,占据整层楼的西头,拥有北、西、南三面墙。这栋楼全都是复式LOFT,刚装修的时候,我替这家主人想,他们家得多敞亮多舒服啊!羡慕嫉妒恨。后来偶然碰到隔壁的装修工人往里运大批网线,就预感不祥,直到有一天我悲哀地看见运进去两个男厕的小便池,才彻底意识到“右舍”不是邻居而是公司。庆幸没运进去五个小便池,至少不是公厕。与之对称占据楼房最东头的,装修高调得多,直接拆了户门,装了对开玻璃门,所以从一开始,我就知道那边不可能是邻居。

 

我的“左邻”,房型是与我家一样的小复式。以最快的速度装修完,主人就消失了。每周数次房产经纪人带着租户来看房,可是好像永远也租不出去。经纪骂,都是东头的玻璃门害的,让人“以为”这是商住楼,不愿来住(这个楼盘没有商住执照)!左邻的对面,是一个装修好了的录音棚,供草台班子租赁。与小区一河之隔、一眺之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1-19 21:50)
标签:

杂谈

本文已发表于《心理月刊》

 

电视导演向我诉说遭遇。她策划了一档节目,让小学生畅所欲言,对时事发表评论。童言无忌,发散思维,那种令人捧腹却发人深思的效果可想而知,美国和欧洲都有成功范例作为参考。为了节目出彩,剧组专门找了北京某校一年级的几十个活跃而淘气的孩子,集合的时候闹翻天。可是一开始录,傻眼了,孩子们面对摄像镜头,相当懂得“正确”。导演问:“告诉我你们的梦想是什么?”孩子们一一回答:“做对社会有用的人”、“建设祖国”、“做有成就的人”、“做栋梁”、“为国争光”等等,喊尽口号,全无童真。导演深深觉得这节目好像已经被班主任导了很久,颇为不爽。于是她耐下心来,做找回自我的破冰启发:“同学们说得都是伟大的理想,很好。但我想听听你们自己的小事,私人的愿望,爱吃哪种巧克力?最想去哪儿玩?谁跟你最好?最爱看什么电视节目?生日礼物想要什么?随便想,瞎说,大胆说!”费尽口舌、层层剥茧之后,终于一个男孩壮胆说出了梦想:“我想每天每顿都吃麦当劳!”导演暗念:“谢天谢地!”男孩接着说:“天天吃麦当劳能长得特别强壮,我好去保卫祖国!”随着美国快餐品牌的瞬间神圣,导演差点背过气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1-13 23:03)

本文已发表于《心理月刊》

 

经济危机中,因为提供不了让员工满意的金钱利益,好多企业才开始注意情商。 彼此彼此,经济危机中的员工和企业之间、甚至员工和员工之间,对于物质利益,也都多多少少有危机感,因而情感脆弱。所以这时候,更需要沟通中的情商。

 

不幸的是,情商这东西,就跟幽默感一样,不是做一次思想工作,或者来一次动员,就能建立起来的。设想,如果某人没有幽默感,你动员他一下,说:“你要注意加强幽默”,他点头称是。然后第二天,他逢人就背诵黄段子,结果就催生出一大堆不好笑的“冷笑话”。同样,一个机构,或者一个人,如果头脑一热突然盲目地丰富感情,也很容易“冷”。

 

我有个朋友,他工作的单位,八百辈子也没给员工发过福利用品。突然人事部在会上接到领导的命令,要搞“情商管理”。于是利用关系便利,组织了一批保健眼药水,还大发“好消息”给全体员工,说平时大家用眼过度太辛苦了, 领导特意关怀云云。眼药水很快到位,每个人分到24瓶之多。再看保质期,只剩不到两个月,大家都说回去赶快用药水煮汤喝吧。正在愤怒中,人事部的天才干事又适时补来一份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本文已发表于《心理月刊》

 

跑到广播节目里去当嘉宾,主持人这样问我:“像您这样的意见领袖,怎样理解这个问题呢?”我一哆嗦,脑袋里面掉了一大滴汗。不妙,快闪。播完暗颓:“意见领袖已经不好使了,我自己倒成了意见领袖。”

 

又接到电话,来自某著名建筑设计师的助理,要求上版面。我回答:“唉,这个老哥要是一直没有新作品,就真不能再采访了,拿他说事儿的品牌也太多了,都滥了,真没法用了。”媒体对于自己捧红的意见领袖,也有无情抛弃的时候。

 

然后又忙不迭地拨电话:“喂,张律师么?我是我老婆的老公,我老婆是在早教培训班认识您的,我们杂志就需要您这样事业有成家庭美满的采访对象,配合一下吧!”,经过半小时苦口婆心,终于又搞定一个大全乎人,暗喜。

 

从头道来:自打我进入时尚类媒体的那天起,就致力于发掘、推广、和打造意见领袖,主要是为了广告。当时的明星,随着自身信誉的削弱和经纪人的日渐鸡贼,越来越难用。于是我们开始包装意见领袖,艺术家、设计师、作家、主持人以及富商巨贾。变着法儿地让他们说出人生态度和价值观,然后去贴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1-01 20:53)

本文已刊发于《心理月刊》。

 

接到大川和Charley的邀请,说他们的“闲着也是闲着”咖啡馆又在798重新开张了,让去聚聚。挺高兴,晚上8点,准时到。遇见好久没见的一帮熟人,多数都是五、六年前在798混的人。现在很多已经离开了,也有不少适应了798的新规则、新语境的,还坚持着。“闲着也是闲着”咖啡馆,就是坚持者之一(中间断过片)。大家见面很亲热,聊。

 

聊得最多的,还是798变了,认不出来了。六年前,这儿的路坑坑洼洼,暴土扬场,各种画廊和工作室原生态地隐藏在旧车间的犄角旮旯,你就逛吧,老能发现新的。那时候大家来798就业或者创业,怀揣神圣的殿堂感,就像学生想进北大一样。现在的798,很整齐,分成了ABCD区,齐刷刷的路灯,齐刷刷的路标,每个岔路口都齐刷刷地站两个不认识路但不让人停车的保安,大门口配备了挑战审美底线的牌楼。神秘感和神圣感做伴,一起消失了。而人们如果要继续在这里做事,考虑和谈论最多的,是房租、客流量、性价比、交通便利程度、投资回报等等,房地产交易感浓重。

 

说起房,798这些年倒是真没少盖。 真正地从“艺术区”蜕变成“产业区”。老车间、老库房被按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