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丹崖
丹崖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75,156
  • 关注人气:2,7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李丹崖,男,安徽亳州人。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食文化研究会民族食文化委员会理事,安徽省作协理事。出版有《草木恩典》《胃知的乡愁》《岁月轻狂,纵步过高岗》《人生有味是清欢》《茶饭书》《故乡近,江湖远》等20部作品。曾荣获第八届冰心散文奖等。
  dy520057@163.com,

 dy520057@126.com

(我的信箱,仅此两个)

   qq:349179252(微信同号)

部分出版图书如下:



《草木恩典》

 西苑出版社2018年5月


 《岁月轻狂,纵步过高岗》

 山西人民出版社2017年6月

 《胃知的乡愁》

 合肥工业大学出版社2016年4月

    
 《扬眉欢喜,低眉自在》
 中国经济出版社2012年6月

    《不出鞘的心灵》
  中医药出版社2012年7月
 

《万物从容,你在其中》
中国经济出版社2013年5月
 

《人生有味是清欢》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年1月
《茶饭书》
北京工业大学出版社,2015年7月


《故乡近,江湖远》
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15年8月
 

声明
   以上图书,出版社所赠过少,诸公如有意索取,请至卓越、当当网、京东商城、淘宝网处,望谅解
   本博文章,如有恶意、侵权转载,您将会收到律师函,受到法律制裁。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有一种绿叫“绿皮车”

李丹崖

     五月,因为公司的车辆出了问题,我再次乘坐绿皮车出行。

    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没有乘坐绿皮车了,这些年,高铁逐渐盛行,或者称之为“风行”更为恰当;私家车也越来越多,谁还会乘坐绿皮车?

    的确,从我在绿皮车厢里坐下来,闻着熟悉的气息,摩挲着熟悉的座椅布套,看着熟悉的磨角窗和小桌板,一切都那么熟悉,却没有了原有的拥挤。

    稀稀拉拉的人,有序地把行礼放在行李架上,乘务员再也不用挨个帮大家把行李归置好。开水炉里的开水出奇的热,原来开水在列车刚刚出发不久,就被“方便面们”消耗殆尽,继而,一股浓郁的方便面香飘满整个车厢。我一直觉得,方便面也只有在火车上吃,才能吃出香来,不知道有没有人和我的想法一致。

    我一个人坐在座位上,开车窗外的麦田、河流、村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5-08 08:01)
标签:

杂谈


 

阅读的私密性

李丹崖

阅读绝对是私密的事情,任何人也无法替代你。

一本书,对于一个人,不是简简单单像一位食客对待酸甜苦辣咸,而是这位食客这阶段对待某一道菜的某一种盐味或芥末多少的偏爱。

也许我这么说,你还是有点迷糊,那就迷糊吧,只因阅读的体验感太过私密,就像是那句被用烂了的话: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汉姆雷特。其实,何止是一千个,简直是亿万个,无数个,文学作品对于读者,某一个时间段,某一种心境下,目光与文字相遇的机缘……诸多因素,都有可能造就体验感的不同。

想起王小波的书名《一只特立独行的猪》,人之于书,每个人都是特立独行的。一个没有乡村生活经历的人读乡居随笔,与一个有乡村生活经验的人;一个有三两年乡村生活经验的人,与一个三五十年一直生活在乡村的人;一个三五十年一直生活的北方乡村的人,与一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5-07 13:15)
标签:

杂谈


 


石板是胡同读的书

李丹崖

    我一直觉得,那些铺在老街上的一块块青石板,好似一只只活字印刷的字幕,青石无言,在万千双脚板的打磨下,磨去了字痕,有了油亮的包浆。

    所以,在老街深处生活的人是幸运的,日日行走在这样的石板路上,如行走在千年的古籍册页上,哪里还是什么“香港脚”,书香盈双脚,整个人生路都是风雅的。

     老街上的青石板,不知道来自哪座深山?或许有着万年以上的年龄,甚至来自更遥远的寒武纪、侏罗纪。它们,好似穿越到现今的先辈,想目睹他们后代们的生活,就化作一块石头日日来看。

    那个常常背着书包、系着红领巾的是他的多少代曾孙,这孩子喜欢玩玻璃球,小小的玻璃球滚落在石板路上,似滚在先辈们的前额上,惹得先辈们一阵痒;那个常常扎着马尾辫的女孩子,喜欢踢毽子,石板路上的踢踏与跳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长假如“长嫁”

李丹崖

    长假,似乎是一粒诡异绮丽的药丸,每到这个时间,我们都要服上一粒。

    比如,五一小长假的前几天,朋友圈里就有人开始大肆炫耀自己的攻略或计划了——

    “这个长假,我要去某某某某地方,来一段浪漫的旅行。”

     “我要去乡下老家去看看父母,已经小半年没有回去了。”

    “我要到闺蜜所在的城市去看她,十几年没见面了,不知道还是不是那么臭美。”

    “我已经准备好了越野车,走完了川藏线,这样再探青藏线”……

    无论是长假,还是小长假,总会有人要去度假,假是要度的,这种度,似乎就有享受的意思在里面。

   而我却认为,长假就是一段时间的“长嫁”。

    把自己嫁给山水,在山水间骋怀。有调查证明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4-30 14:42)
标签:

杂谈


 


李丹崖

    “隔柳呼船”是多美的意象!柳枝依依,小姑娘的发丝一般,我们稍稍拂开一些,面向对面呼喊“船家,船家……”柳枝做成的帘子里,一只小舟欸乃划过来,如同从宋词里划过来。

    柳,在中国文化的意象中,含义颇丰。中国古人在送别的时候,多会走到灞陵桥边,哪一座城市没有灞陵桥呢?灞陵桥边多种柳树,给那些依依惜别的人折柳相送的。柳,可不就是“留”吗?当然,这只是小送别,对于面对生死的大送别,也少不了柳树的掺和,坟前有孝柳,孝子扛着,到了坟地,插在棺材前,子孙们依次也把孝柳放在棺椁四周,随之下葬,这样一种子孙的“留”,饱含着深深的牵挂和留恋。

    春风十里,柳树在河岸上愈发翠绿,有少年在岸边折柳,吹制一管柳笛。“嘀嘀蒙蒙”的音律里,似戏曲中老生的唱腔。一位少年怎么可以有老生的腔调呢?借由一管柳笛,少年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4-28 08:15)
标签:

杂谈


 

李丹崖

清明前后,大地春暖,气温回升,柳枝婆娑,这时候,正是食芦笋的季节。芦笋不是笋,虽然长相像是笋的样子,其实则是草本植物石刁柏的幼苗,这种根茎状的东西,在土层下方的还是白色,一旦钻出土层,就成了绿色,茎秆的顶端,像是佛陀的发型,很有仪式感和威仪。

芦笋可是地道的美味,曾有诗句这样描述,“芦笋鲈鱼抛不得,五陵珍重五湖春”,意思是芦苇和鲈鱼一样,让人欲罢不能。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李丹崖

朋友给我讲过一个关于他祖父母的故事。

朋友告诉我,他的祖母是一位大家的千金,而他的祖父只是一个木匠。那一年,祖父到祖母家里去打制一套家具,挽着胳臂在院子里劳作,大汗淋漓。那时候,祖母正值豆蔻年华,看他们一帮木匠们热得够呛,就烧了一桶竹叶茶,拎过去供他们消暑。

就这样,朋友的祖父母一眼定情,祖母抛开了家族成见,义无反顾地嫁给了祖父,尽管日子过得清苦,两个人感情却很好,一辈子没有红过脸。

三年前,朋友的祖父因病去世,只留下祖母一个人孤孤单单。一家人都搬到了城市来住,唯有祖母独守着老屋不愿离开,她说:“这是我和他一起住过的屋子,他有一天回来,见不着我,会着急的……”

朋友的祖母已经76岁,老屋里放的全部是自己男人打制的家具,大都有了光滑的包浆,祖母与这些家具生活在一起,心里格外安稳熨帖。

就是朋友一家搬到城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出游,是不辜负春天的绝佳方式

李丹崖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4-15 08:30)


花雨纷纷听评弹

李丹崖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4-09 08:56)


你已经被包围了

李丹崖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