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书林1
张书林1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99,672
  • 关注人气:59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My_Announce


My_Dream

不过是你手中的一株
前世的菩提
想像中的异域
于黄昏的纸面
慢慢涌现的花朵
——楼上的拉姆

新浪微博
My_Website
My_Space
楼上的拉姆艺术设计工作室地址
北京朝阳区大山子酒仙桥北路环铁艺术城C-038
联系人;郭辛13488746265
          010—84706682
云南:丽江古城光义街现文巷81号
Tel:0888-5104521
Email:la.mu@163.com
    楼上的拉姆艺术设计工作室旗下的“楼上的拉姆”品牌已注册,目前只在国内设有上述两家实体店。
楼上的拉姆艺术设计官网http://www.lamuupstairs.com/ 
楼上的拉姆艺术设计官方淘宝:http://loushangdelamu.taobao.com/
  其他以“楼上的拉姆”用为网店店名的任何网店均为山寨。
    如有发现,请大家及时向我举报,多谢。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6-04-30 12:59)

     北京什么都好,就是不好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01 22:54)

      丽江之好,要别了才知道。

     任你在中国哪一个城市,很难找到丽江这般的松散感,每天睡到日头烤屁股,依旧是翻个身子再睡。起床早,倒是奇怪了,除非你打算赶飞机。不然的话,你一个人站在空落落的街上,只有蓝天白云和地面紧闭大门的商铺陪着你,是不是很奇怪?人流要从中午开始涌现,艳阳升起,石板路发着亮晶晶的光,人们开始在街上漫无目的游荡,像一群失出信念的鲑鱼,搁浅在陌生而甜蜜的河道,不回老家产卵了。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2-01 22:01)
分类: 北京野草闲花

 

    雾霾天,整个城市的人都在等风来。

       像等候久别的恋人。

     我想,很多年以后,我们对帝都的记忆有一个共同的模板:灰色的雾腾腾的世界里,我们被溶解了,面对面看不见彼此眼珠的闪烁。这样灰调的记忆是不是更能淡化时间给予的伤口,让它们相融,使回忆显得更罗曼蒂克呢?我在不合时宜的展望里很是伤天害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0-27 12:30)

      一转眼,就到了日历里叶黄的时节。

     丽江的叶子倒不怎么黄,它们绿得疲惫,还一直撑着挂在枝头上,像难得盛装出门吃酒宴的女人,舍不得脸上新调的好颜色,回家也迟迟不卸妆,怕卸了寂寞。其实不卸也寂寞。我看这胶着样子,不入深冬,丽江的树木是断断不会掉一丁点儿叶片下来。它们绿得一致。断断无参姿多态之感,在枝上晃悠着,随风摇摆。我记得即便在最冷的时候,它们依旧有一个最好的仪态:能在枝上挺着就挺着,挺一天算两个半天,黄了老子也不落。

     今天不说叶子,它爱落不落,今天只说理想主义。

     这四个字好吓人,写出来我就后悔了,它完全不受我智力的控制,大到无边无际,令人难以描绘。同时陌生而诱人,像我从来没有用过的某款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世界杯到了,人们欢呼着,终于来了乐子,不然这日子没法过了。

     这是我阴险的猜测。作为一个完全不懂球的人,根本不晓得电视里绿荫坪上的好汉们一会儿跑东、一会儿跑西是搞什么名堂。他们恰才飘洋过海来,刚吃过饭,茶也不饮,就急急分成两个阵营,各穿不同颜色的料子相同的短打,神情凝重地各码成一排。只待一声令下,忽而疾行,忽而伫立,拼出所有的力气去抢一只圆滑的没有性别的皮球。用脚。

     “啊,赢了!阿根好样的。”他们对我说,好像很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6-15 00:02)

     时间过得有多快?哦,快到我数不过来,它嘘的一下跑远了。小时候,我一直想:怀旧是多么苍老的人爱做的事情,断断不会是我,脸蛋红红白白,强光下透出蛋青的颜色。你要是说它会生出皱褶,我是完全不能想像。如果一定有,我想那该是多么遥远的事情呀。

     有一天,它来临了,悄悄在脸上浮现,也不打个招呼。

     而你还来不及准备好面对自已的人生,就老掉了。还有更郁闷的事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5-02 23:23)
标签:

文化

分类: 家有五朵金花

     王镇不大,却有漫长的谁也说不清的历史。

     在贤人坡东侧居住的歪嘴说书人嘴里,我们大王镇的过去可威风啦,物华天宝,人杰地灵,雄州雾列,俊采星驰。春秋那会儿的公元前671年,周成王封熊鄂的曾孙熊驿就好好的繁华荆州城不呆了,上咱们王镇住起不走啦。到了北洋军阀混战一气那会儿,咱们王镇更是了不得啊,如今电影里的老爷们在当年都纷纷派出最得力的精兵强将屯兵于磨山周围,誓要“拿下王镇,逐鹿中原”。远不像现在这么挫,横竖三条街、一座山、两条河,静静躺在京广线某个不起眼的关节上,慢腾腾的绿皮火车喷着白烟一天才停靠两趟,清早五块钱拉上零星几个居民去下一站县城,晚上五块钱再把他们拉回来。

     大妹妹生在乏味的太平盛世,没赶上歪嘴说书人嘴里的好年景,曾让她在八岁时语文课的作文里颇引为憾事。作文里还表态:说书人歪嘴君虽是文肓,但胜却某些老师无数,人家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是她人生的启蒙老师。令语文老师阅毕,很痛快地破例赏了她一颗只有数学老师专用的鸭蛋。歪嘴姓甚名谁?只有他亲妈知道,全镇人比照他独特的相貌异口同声给他改了名儿:歪嘴,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20 01:52)
     我还记得很多年前王镇的那个下午,梨花开了一树又一树,我们家位于铁路边沿的石头房子时不时浸泡在轰隆而过的火车呼啸中。从装着铁栏杆的窗口望去,在铁道与房屋之间,种植着两排高高的杨树,中间夹一条漫长的路,伸向远处模糊的街道、学校。左边隔壁住着杨疯子和她的两个很招小混混喜爱的女儿,与她家相邻是卖豆腐的跛子,他清瘦安静的女儿金枝是我的小学同班同学。右边隔壁住着我爸爸的同事陈叔叔一家,生有一群数目不详的孩子,在吃饭的时候经常上我们家借筷子。时间证明了我们家孩子在我的带领下比较有骨气,断不会做出借筷子这样不乐观的事情。借碗除外。

     大妹妹在聊天方面的才华,当年就显露出来了。

     她端着碗去陈叔叔家串门,边吃边聊是她发挥最好的时候。三月天,梨花开,她边吃边讲:“陈叔叔,你今年多大了?”

     陈叔叔说:“我再过半年就四十二了。”

     “哦。我再过一年就八岁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18 00:36)

    好久没更新博客了,微博将话语割成碎片,摧毁了人们仅有的薄弱表达。

    我是在说我。

    想回到博客时代,难度稍稍小于我天天跑步,试图回到二十岁的腰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2-11 22:45)

     天放晴,又到了我们洗绣片的时候。

     把它们一捆捆扛出库房,拖到院落里,解开绳子,首先作细致的分解,割离与老绣相连接的老布等边角料,一般以背衬为主。作清洗前的割除背衬及边角料的整理往往会有惊喜,最常见是铜钱,拆出的各年代铜钱累积有数千枚,喜煞了工作室里爱钱如命的样衣师范老师。其次常见是琉璃珠,各种形状、不同年代的珠子,被人用丝线编织成多种形式,精心缀在老织物的不同部位。有的很大颗,像人眼珠子那么大,黑灰色的一颗,缀在长帽子的尾端。有的很小很小,小得肉眼几乎看不清形状,却用极其纤细的丝线穿过中间几乎难以想像的却在理论上应该存在的孔洞。偶尔,还能拆出有趣的小纸片,上面画着奇怪的苻号与数字,表达了主人当年隐匿的愿望。

     这还不是最好玩的。

     有一年,我还从一张蓝色三角松桃绣的尖角角里,拆割出了一封错字连篇的情书。

     精细柔软的米白色绵薄的纸被精心折叠成圆圆一小块,用布缝合包裹得严严实实,伪装成一枚加厚的铜板,隔着绣片与内衬摸上去,很难识破。打开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