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Kylin

公告
Kylin['ki:lin]n.麒麟。中国古代传说中的神物。呼麟麟者,仁兽也。麒麟可单呼麟。——《说文》段注。因博主名中带麟,是以英文名取Kylin。
 
扭发条:取自东洋人村上的《拧发条鸟年代记》,此文荣登某年度“我最喜闻乐见的小说”榜首。之所以改“拧”为“扭”,是受了苦吟诗人贾岛的感化,“拧”过于规律,而“扭”更富动感。
 
猴子:长相象猴子,性格象猴子,智商象猴子,职位象猴子(山中无老虎……),and so on
个人资料
扭发条猴子
扭发条猴子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60,799
  • 关注人气:18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2000年5月24日,江西省乐平市绿宝超市老板蒋泽才被发现死于乐平市登高山东侧田坂处,女青年郝强同案失踪。公安近两年没破案。2002年5月25日,程立和因涉嫌销赃被拘,“交代”抢劫杀害蒋泽才和轮奸杀害郝强,“同案犯”为同村黄志强、方春平、程发根、汪深兵。黄、方、程被抓;汪深兵在逃,2013年6月14日被抓,2014年6月19日被取保候审。
2003年7月7日,景德镇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四人死刑,立即执行;2004年1月17日,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发回重审;2004年11月18日,景德镇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没有任何新事实、新证据的情况下重审仍判四人死刑,立即执行;2006年5月31日,江西高院改判四人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改判理由是含糊不清的“鉴于本案具体情况”。判决后,四人及家属多年坚持申诉。
2004年后,乐平当地又发生多起抢劫强奸杀人案。2011年11月,方林崽被抓,供认犯罪。指认犯罪现场时,方对同村两妇女说绿宝超市老板蒋泽才案也是他犯的,话没说完就被警察捂住嘴带走。2013年12月,方林崽案开庭,方说我没做的案件你们指控,我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喜欢出发。凡是到达了的地方,都属于昨天。哪怕那山再青,那水再秀,那风再温柔。太深的流连便成了一种羁绊,绊住的不仅是双脚,还有未来。 ——汪国真 《我喜欢出发》

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 既然选择了远方 便只顾风雨兼程 我不去想能否赢得爱情 既然钟情于玫瑰 就勇敢地吐露真诚 我不去想身后会不会袭来寒风冷雨 既然目标是地平线 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 我不去想未来是平坦还是泥泞 只要热爱生命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汪国真 《热爱生命》

人生并非只有一处 缤纷烂漫 那凋零的是花 ——不是春天 ——汪国真

我愿意像茶 把苦涩留在心里 散发出来的都是清香 ——汪国真 《独白》

没有比脚更长的路,没有比人更高的山。 ——汪国真 《山高路远》

感谢 让我怎样感谢你 当我走向你的时候 我原想收获一缕春风 你却给了我整个春天&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喜欢出发。凡是到达了的地方,都属于昨天。哪怕那山再青,那水再秀,那风再温柔。太深的流连便成了一种羁绊,绊住的不仅是双脚,还有未来。 ——汪国真 《我喜欢出发》

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 既然选择了远方 便只顾风雨兼程 我不去想能否赢得爱情 既然钟情于玫瑰 就勇敢地吐露真诚 我不去想身后会不会袭来寒风冷雨 既然目标是地平线 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 我不去想未来是平坦还是泥泞 只要热爱生命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汪国真 《热爱生命》

人生并非只有一处 缤纷烂漫 那凋零的是花 ——不是春天 ——汪国真

我愿意像茶 把苦涩留在心里 散发出来的都是清香 ——汪国真 《独白》

没有比脚更长的路,没有比人更高的山。 ——汪国真 《山高路远》

感谢 让我怎样感谢你 当我走向你的时候 我原想收获一缕春风 你却给了我整个春天&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07 13:12)
标签:

杂谈

邵芳卿

外界并不知道,在“两会”提案的背后,赵玉芬等院士已就此项目与厦门市政府进行了长达数月的沟通。

赵玉芬向记者透露,厦门市海沧区委书记钟兴国原有意引进厦门厦大肽谷药业有限公司的高精尖科技项目,2006年春,钟兴国邀请她和肽谷药业副总经理陈送春前往海沧考察。在模型图前,钟兴国郑重表示希望将肽谷药业的药谷项目落地到现PX所在的一处山谷。

“这是桩好事,我们也很愿意,就积极跟海沧谈合作事宜。”赵玉芬回忆说,药谷项目不仅污染和资金投入都可降至最低程度,而且占地至多不过几百亩。

但当肽谷药业积极准备项目落地时,网上却突然传来PX项目获批并即将在当地开工的消息,反对PX项目的呼声高涨。

更让赵玉芬和陈送春始料未及的是,厦门市甚至指定把药谷原地当作PX项目的固体垃圾处理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第二天一早,我被叫进了Boss办公室。

 

Boss破天荒地走出神坛般的办公桌区,拉我到旁边的沙发并排坐下,而后一脸谦恭地看着我,“Kylin啊,昨晚薛总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他很欣赏你的才华,想你过去帮忙。”

 

“哦?”我佯装意外,虽然此前薛总已提前跟我打过招呼了。
 
“唉——你在博采堂也三年多了吧?”Boss居然眉头紧锁地长长叹了口气。
 
“是啊——”Boss的一声叹息让我也多少感染了些伤悲气氛。
 
“我看着你从一个策划文案一直做到CD,你确实非常有才华,为公司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可以说博采堂有今天的发展,是跟你的加盟分不开的。”
 
“您过奖了,我倒要感谢您一直以来的信任和厚爱啊。应该说没有您就没有我的今天。”
 
接着,我们又有来有往地彼此说了一箩筐这种场面上的话。归根结底,其实就是一层潜台词的交流:“发达了可不要忘记我啊。”和“放心吧,不会忘记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伟哥跟Shaw果然是完全两类性格,我给他们两个分别去了电话,第一句话同样是“上次说的项目现在可能有点变化!”却得到天差地别的回答——

 

伟哥:“哦?是变好了,还是变坏了?”一贯的沉稳冷静。

 

Shaw:“他妈的,是不是要黄了?”永远的咋呼浮躁。
 
“我马上就要到TT上班了,这个项目将会由我全权负责。”我同样回答道。
 
不用猜,又是风格迥异的反应——
 
伟哥:“是吗?那太好了,明天哥哥做东,给你庆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向“宝妹妹”介绍VI项目并没耗费我比吹灰更大的力气,因为这个案子我已经卖过3遍稿,而每次卖稿之前我都会内部预演3遍,而每次内部预演之前我都会在脑子里先自练3遍,3*3*3=27(遍)。于是乎,我对这个案子的熟稔程度逐次累加,达到说梦话都能出口成章的地步。
 
“……以上便是整个项目到目前为止的情况,你还有什么问题么?”作为长篇演讲的结尾,我自信地问道。
 
“没了。承蒙耐心讲解,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我顷刻间已化身局内人了。”Cindy俏皮地用文绉绉的字眼,说出了我意料之中的答案。
       
“呵呵,职责所在。那么,接下来谈谈你的其他目的吧?”我欲将话题引向我好奇之处。
 
“哦对,其实是……嗯……有个难题我想请教一下你这位大专家。”她的眼神有些闪烁,我知道这话一定言不由衷,却也不愿马上揭穿。
 
“哦,请教不敢当,能帮‘宝妹妹’答疑解惑是区区在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你叫什么名字?”我问道。216房间内,那女孩一丝不挂又一言不发地站在我身旁,扯下我的浴巾轻轻帮我揩干后背上的水,气氛多少有些尴尬,我只好老套地打破僵局。
 
“我叫冰冰,老板。”人如其名,拘束中略带冰冷的回答,丝毫不染风尘女子的妩媚。
 
“冰冰?如雷贯耳啊,我们全家都很崇拜你呢。”看着她眉目间闪过一丝疑惑,我不失时机地补上一句,“我妈特爱看你演的《还珠格格》。”
 
这下,冰冰扑哧笑了出来,“不是那个冰冰,我姓李……”语调像冰雪融化般如水流的潺潺。
 
“啊,对不起,是我糊涂,原来你是《天下无贼》里的神偷小叶啊。”我继续揶揄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从居委会鸡毛蒜皮的小会到联合国的维和大会,世界上所有的会议都是冗长且无趣的。广告公司的创意会议自然也是如此。先是Steven夸夸其谈地对客户需求作了分享和评述,而后是三个设计师争先恐后口沫纷飞地推介着自己的设计稿,令人不禁想起查理卓别林的《大独裁者》,我在看这部经典片子时从不开音响,艺术大师传神的动作与丰富的表情已足以让人回味把玩。
 
声音呢?想到声音的时候,才发现声音不知什么时候藏匿的无影无踪,会议桌的对面好像在放映着一部无声电影,相形之下,他们的表演却拙劣的多,重复出现的手势如同安德鲁斯《黑色星期天》的压抑节奏让人摇摇欲坠。
 
无奈之下,我只好开始数裤兜里的东西,钥匙、硬币、火机、还有包着玉镯的纸包……每当无聊或彷徨的时候我都保持着这个习惯。想起翻过Linda买来的一本《都市丽人》,里面有篇文章对男人在遇到心仪女人时把双手插进裤兜这一动作做如下解释:这不全是因为紧张地双手没地方放,而是为了突出身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电梯门缓缓合上。此刻早过了上班高峰,却也没到下班高峰,属于搭乘的波谷时段,因此电梯里只有我和背后镜中的我两个人。我执拗地讨厌有镜子的电梯,感觉像是某个角落里有人正在窥探着。
 
电梯开得异常平稳,平稳得令人感觉不到是在上升还是下降。或许正向着地心缓缓驶近也无从求证。不过我已经揿亮19楼的按钮,姑且认为它是在按照我的指令行事吧。
 
在电梯漫长的攀升途中,我掏出手机看了一眼,13点30分。自从我钟爱的Longines遗失后,我就再也没用过手表,以此来表达对它的执著。接着我又翻出那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心下还是犹豫着是否要回拨,因为我隐约感觉那一定是小雪,可真是小雪的话,我该说什么?
 
电梯门缓缓开启着,映入眼帘的是一条巨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Zen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1篇)
国外 (0篇)
新浪微博
草根名博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