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化桥
张化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351,445
  • 关注人气:27,42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张化桥简介

瑞士银行11年 (研究主管,投行副主管)。五年(2001-05)"机构投资者"杂志评选的中国分析师第一名。深圳控股(604.HK)首席运营官(06-08)。1986-89年任职行。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昨天在“信贷泡沫是怎样炼成的”一文中,我描述了八十年代以来,中国人民银行如何与地方政府一起,推波助澜,把信贷规模做到今天这个可怕的规模的:已经超过欧美之和。

我的脑海里一直无法抹去这些图像:省级官员们在央行的北京三里河老楼的黑糊糊的走道里苦苦等待,身边可能有两袋大枣或者其它土特产。

但是,在我脑子里更难抹去的图像是政府对国企和有特权的民企发放一卡车一卡车的一文不值的纸币,摊薄了整个经济。而那些借不到便宜钱的弱势群体(农村人和部分城里人)一直被甩在后面,越来越远。

一个国家就象一个公司。一个公司的资产是有限的。如果董事会不断地向某些股东发放折价的股票,那么另外的股东就只能被摊薄,做牺牲品。

一个国家的货币总量(即,购买力)与实物资产有一定的对应关系(比如2张羊皮 = 3把斧子)。如果政府按同等比例发行货币(即,信贷),那就等于上市公司把股份按同一比例拆成十股或者二十股。那就不影响公平。但是,如果一部分人获得信贷,而且信贷的价格(即,利率)又是故意压低的,那么,问题就太大了。中国过去四十年的故事就是一个财富再分配的故事。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八十年代,我在央行工作时,目睹各分行和地方政府如何到央行来求信贷指标。央求。哀求。设圈套。说假话。拍胸脯。等等。你如果有钱,自己放贷就是了,还到央行要啥额度和指标?

可是各位,问题是各分行和地方政府都没钱,也没有几块钱的存款,所以到央行要指标,实际上是要央行直接贷款,印钞票(即,高能货币),然后他们去用。

吵吵嚷嚷,指标分完了,还没到四,五月份,那些指标就用完了。于是,分行行长们陪着地方政要又来北京的三里河(后来搬到了成方街)央求。于是,央行开了一个小灶,又一个小灶,兑现了更高领导的一个批条,又一个批条。省级政要在央行的走廊里一等就是几个小时,平常事儿。

那时,信贷(或者货币供应量)的年增长率高达30-40%不新鲜。银行的贷存比例经常高于100%!

奇怪的是,印鈔票越多,坏帐率也就越高。当时最常用的词是三角债。坏帐堆积如山。后来,信达资产管理公司等四大机构把坏帐拿走了,但是央行又印了更多的虚钱(电子币),让银行们放更多的款。名曰‘再贷款’,其实是原始贷款。信贷总额和货币供应量一直以20-30%的年复合增长率攀升,尽管我们的有些金融机构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资本金(如果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今天的英国金融时报有篇文章(by Henny Sender), 结论是,中国的金融监管突然变脸,堵住了几乎所有的非银金融的路子,但是银行既不愿意也无能力做中小企业的信贷。这真是害死人也!

这一年,中国爆出来的庞氏骗局的个数和金额都是世界第一的,而且是遥遥领先!请问,监管当局过去十年在睡大觉吗?很多庞氏骗局其实是十分公开的,明显的。为什么那么多监管部门不闻不问?中国的问责制在哪里?现在,政府一刀切,伤害的是大批良民,和合规的网贷公司,理财平台,真是令人惊叹❗️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Is China experiencing a subprime crisis? You can be forgiven for thinking so. A dozen Chinese fintech companies listed in the US, Hong Kong and China have seen their share prices halve, or worse, in just six months. Worse still, 120-plus P2P lenders have shut shop in the past two months alone, having cost retail investors many billions of yuan. 

Last December I wrote a book, entitled “Chasing Subprime Crisis: How China’s Fintech Is Thriving”. Now a newspaper is asking if I should prepare a eulogy for the sector. 

“Absolutely not” is my rebuttal. The leaders in the sector are badly bruised but will survive the storm. After all, those that have recently collapsed are either weaker players, or Ponzi schemes. With these spoilers gone (or going to be gone), the sector’s outlook is only going to get better.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07-15 11:17)
现在,多數中小企业的实际借款利率在年化12-20%,通过信托渠道或者私募基金融资的成本一般在15%左右,而且还要企业主提供这样那样的担保。这比十年前或者二十年前还高。

你实在不能怪央行印钞票不勤快。过去二十年来,广义货币供应量增加了17.5倍,略低于委内瑞拉和津巴布韦,但是远远高于其它国家。

中国
阅读  ┆ 转载 ┆ 收藏 
特朗普总统是时代的产物。他的很多政策带给世界的是痛苦和冲突。但他的出现有其历史必然性。

不管是特朗普,还是另外的人当选总统,结果都会一样:美国制度的优越性,它的世界霸权地位和右派社会潮流的兴起已经到了现在的地步,它的贸易政策显得非常自然,不管你是否喜欢。

历史会最终证明,特朗普才是中国人民最忠实的朋友,而不是波尔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07-11 18:40)

In the 1980s and even the 1990s, China struggled with increasing amounts of chain debts. The liquidity in the market place was tight all the time, despite 30% and even 50% annual growth of credit. The banks had sustained more than 100% loan-deposit ratios for about a decade, and they had always relied on the central bank as the lender of the first resort (not the last).

In those years, triangular debt was a term that appeared in the media more often the Communist Party.

Alas. We are now back to that era. Yesterday, I visited a friend’s company in Shanghai and were greeted by three uniformed guards at the entrance to his office. I learned later that some disgruntled customers had protested outside his office to demand their money back. Are the guards going to be a permanent fixture to your office? “I hope not. But they have been here for a few months now”.

Large numbers of non-bank financial institutions have been crippled by unpaid deb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07-11 11:19)
标签:

杂谈

今天的英国金融时报 Financial Times)有篇趣文。作者是该报驻阿根廷记者。他说阿根廷的普罗大众(即使没有读书的人们)都是外汇市场专家,都特别喜欢讨论央行的政策和外汇储备等问题。个个都有一套一套的理论。不夸张地说,阿根廷的成年人个个都是经济学家。

为什么?2001年,一美元可以兑换一个阿根廷比索。今天呢?28个比索。

中国的股民人数,世界最多(没有之一)。所以,咱们的股市理论最丰富,专家最多。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关于中美贸易战,美国朝野和人民的观点不一。当然,绝大多数人没有观点或者不关心。中国的绝大多数人也没有观点或者不关心。可是,那些有观点的人们只有一个观点。一个共同的观点。你知道的。

你有没有想过,汉奸会怎么看中美贸易战?我本人从来没有当过汉奸或者任何国家的特务,未来也不想当。不过,你且听我说说我的观点。

国际贸易从来就不自由。政府官员也是常人,他们的误解,偏见和愚蠢,以及利益集团的操纵都可能反映在关税,质检,清关程序和外汇管理等方面。美欧中都一样。美国是世界霸主,蛮横无理的地方太多了。这都需要贸易伙伴国长期不懈地斗争。

但是,中国是个自由贸易国吗?当然不是。咱们政府对企业的干预,退税,“政府扶持”,和外汇干预等都是严重违反自由贸易原则的。中国的很多消费者虽然崇洋媚外,但是咱们的关税和非关税壁垒也是十分可怕的。咱们2000年对世界贸易组织的承诺,迄今执行得如何?中国各行业对外开放程度如何?中国是个市场经济吗?最近二十年的国进民退有目共睹。

中国上上下下从来就把出口当好事,把进口当坏事,把顺差当好事,把逆差当坏事,把跟别国做生意当成恩赐对方。这些都是腐朽落后的大毒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在发表了“中华地票”的建议之后,我收到了很多读者的回应。谢谢大家。
很显然,我的建议是无奈的。国人对房子的痴迷,实际上就是对纸币无信心。大家为什么不愿意持有纸币(或者存款)保值增值呢?

国人(特别是中国的企业)只要有办法,必定借钱,负债累累。你想想,这与那些对冲基金抛空人民币的道理有何区别?人民币能借多少借多少。用以后的人民币归还现在的人民币。付点利息算不了什么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