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化桥
张化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815,299
  • 关注人气:27,6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张化桥简介

瑞士银行11年 (研究主管,投行副主管)。五年(2001-05)"机构投资者"杂志评选的中国分析师第一名。深圳控股(604.HK)首席运营官(06-08)。1986-89年任职行。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世界上到处是中国游客,留学生,炒房人和投资者。有一个巨大的问题你是否考虑过?我举例说明一下。

(1)一个公募基金允许基民随时兑现。如果兑现价格高于每股的真实净资产,那么先兑现的人们就占了便宜,留给后面的投资者的每股净资产就会打折扣。

(2)社保基金如果一直让现在退休的人们提取过于丰厚的福利,那么它就会坐吃山空,未来的退休人员就只能喝大大稀释了的牛奶。

(3)中国如果死撑着人民币的汇率,那么现在留学,去海外置业和投资的人们就占了其他中国人的便宜。大家实现上在掩护一部分人们撤退。所以,真正公平的汇率制度(价格制度)只能是自由市场决定。现在人民币的汇率越高,未来就跌得越厉害。有特权用官方汇率买到外汇就是一种巨大的补贴。谁在补贴谁?

大家老说,欧美的房子比中国的便宜多了!其实不然。是人民币的汇率不对。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投资精英的书也会让你失望

书评: Mastering the market cycle, (可译为,掌握市场的周期),作者:Howard Marks 橡树资本的爱华德-马克斯。

马克斯是一个很成功的投资者。此书由巴菲特等人联袂推荐。我立刻买来读完了。书中有两大精彩,但是总体上我相当失望。

精彩之一,他认为投资者必须深刻理解和把握市场的周期,提高赚钱的概率。原因是经济,信贷和人心(味口)都有周期。投资应该顺势而为,而不是逆水行舟。在这一点上,他弥补了巴菲特的长期持有的理论。Buy-and-hold 理论听起来美好,在任何地方都是有问题的。今天我跟伦敦来访的一个基金经理吃早餐,他也认同我的一个谬论,中国的所有行业都是周期性的,虽然咱们的统计数据歪曲和掩盖了周期性。因此,中国的投资者需要更加警惕长、短周期的变化。

精彩之二,作者虽然在书中运用了很多经济学理论和常识,但是他对这门伪科学的讽刺非常到位,it is a dismal science。第96页有个漫画,某人在看电视,主持人讲,“今天,减息的消息推高了股市,但是由此而来的通膨预期又把股市打下去了。然后,大家又觉得低利率终将刺激疲软的经济,股市又开始反弹,直到收盘时,大家又觉得如果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全世界房地产行业的好日子过去了吗?今天英囯金融时报有篇长文,声称好日子确实是过去了。记者Merryn Somerset Webb 的文章题为Will house prices ever rise again? 她说世界(特别是西方世界)的房价永远不会再涨了。它援引一篇德意志银行的研究报告说,其实啊,从1939年以来,扣除通膨因素,英国房价的年复合增长率也就3%而已!各位看官,她说“而已”!你知道吗,在一个长时期内,3%的复合增长率也是一个很可怕的高增长率!它翻译成累计数,就是834%。况且,你注意呀,她讲的是“扣除通膨之后”。而房价上涨本身就是通膨的主要构成部分。这相当于说,房子在帮房东对冲了通膨之外,还涨八倍多。你还不满足?

作者接着说,而这种涨法又是因为人口增长,二战之后的和平和科技进步,等等。似乎未来这些因素都会消失似的。本人对未来房价的预测从来就是:“谁知道呢?”。我长年做研究工作,深知选择性的证据采集和个人偏见可以严重歪曲研究的结论。

好消息是,香港老牌的软库证券公司SBI China Capital 正在招聘股票和债券的机构销售主管。咱们绝不瞎预测。管它三七二十一,咱们只管卖。当然,咱们有最高的价值标准,只卖好股好债。聊聊吧。没压力。我是联席主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张化桥在北京燃气蓝天研讨会上的发言,2016-10-26,

    2001年,新奥燃气(2688 HK) 来香港上市。市值十亿港元。我是第一个分析师。虽然我当时是UBS的中国研究部主管,我的老板和销售部门都反对我花时间在这种微型(而且高风险的)公司上,但是我一意孤行。

我很看好这个行业,完全是凭直觉。我记得,我在廊坊拜访新奥燃气时,跟管理层谈得投机,多住了一天。后来的行业故事,大家都熟悉。华润燃气,中国燃气,港华燃气,昆仑能源,天伦,中裕燃气等等。我只想讲早期的燃气分析师的困惑。

2001年,伦敦的一位基金经理对新奥做了十年的模型和详细预测,结果发现即使十年以后,这个公司依然没有什么价值。原因是,接驳量和接驳费会大幅下降,燃气销售又基本上不挣钱。他来香港时,打开他的手提电脑,跟我讨论他的一行一行的预测,他问我,'我哪里错了'?当然,我找不出他的模型的错误。我狡辩,'可是我真的看好!' '为什么?'

为什么?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好几年。当时的我在报告中这样写道,新奥未来的覆盖城市人口会数倍于香港,或者旧金山,或者伦敦,因此,它的经济价值(市值)也会大于这些城市的燃气公司。怀疑者反驳,'那些城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金融业的兩个好工作。

(1)美國上市公司的投資者关系主管,和

(2)投資銀行的机构銷售主管。Two jobs for the ambitious.

(1) a China-based financial-sector company listed on the NYSE need an IR and capital markets professional. I have advised the company for five years and am helping with this recruitment. This person will spend at least 1/3 of her/his time in Guangzhou and the rest in Hong Kong or wherever. Contact joe.zhang@slowbull.cn

(2) Head of equities and bonds sales. SBI China Capital is one of the oldest boutique investment banks in Hong Kong. I am a co-chairman there. The head of institutional sales team is urgently sought. We are looking for a very diligent professional. Contact joe.zhang@slowbull.cn



阅读  ┆ 转载 ┆ 收藏 
银行应该拥抱和并购P2P。    张化桥今天在南华早报(SCMP) 上发表文章。他指出,银行应该收购或者积极拥抱P2P和网贷公司,为它们提供资金,并换取它们的技术和力量。让并购重组开始吧!

概要如下:  中国的P2P 和助贷行业究竟有多大?我估計比英国的大100倍。至少有一亿中国人参与其中,要么是出资人,要么是借款人。或者,有时是出资人,有时是借款人。

这一,两千家互金公司花样繁多,而且良莠不齐。有严肃认真的,也有庞氏骗局。而且有大约一百家P2P公司是国有企业控制的。这五,六年,它们的迅速崛起得益于政府的默认甚至鼓励。毕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香港的老牌劵商,软库中华金融公司 SBI China Capital 招聘股票/債券的机构销售主管。They say, selling is human. I say, selling is glorious! Let’s talk: joe.zhang@slowbull.cn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11-10 12:06)
标签:

杂谈

股市的运转需要坚实的法律基础。否则,小股东只能受气,买股票就是捐款。股民之间只能相互搞定,所有的估值也都没有意义。利润涨跌,净资产值的大小,新产品的成败跟小股东有何相关?一点都没有。法律必须十分清楚,执行起来毫不含糊。如果没有这个前提,股市就是建立在沙滩上的,估值就应该很低很低,因为它只有博傻的价值。

我讲的可不只是股票交易的法律基础,我讲的是整个企业治理的法律基础。

阅读  ┆ 转载 ┆ 收藏 
读书笔记:《印度只有在晚上才能增长》

如果你想把自己弄得更加压抑,这本书绝佳。

书名有趣:'印度的经济只有在晚上等官员们睡觉之后,才能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China is already in a credit crisis. We may not see a dramatic event or an official announcement about it. Rather it is going to be a long period of water torture. Last time China had a credit crisis, in 1999-2001, Zhu Rongji, Vice-premier announced the country’s banks were “technically bankrupt”. What followed was the creation of four “bad banks”, the asset management corporations (Cinda, etc). Massive recapitalisation of the banks led to high inflation of goods, services and asset prices. As a result, the bad banks turned into huge profit centres. This time, however, there is no political will to stage the same kind of “flooding”. But rather, Premier Li Keqiang said last week that the liquidity support would be in the form of “sprinkling”. The official restraint is hardly surprising, as the broad money supply M2 has risen 14-fold in the 18 years since the last “flooding”. The country is now choking on credit. And excessive credit is blamed by many as a key reason for th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