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7-11-22 14:11)
   
      上 望@



嗨!老头儿这回可去阴间了 有病以前
就躺在这张床上 在这里 他可没少享受好阳光  

都两个月没吃饭了 你说他知道饿 
还是不知道   上望的那天晚上  有点不对劲儿

米碗插上两柱香  我看见香柱儿随着蓝烟儿
噗嗤嗤朝里躬  他的灵魂回来了

在火星边缘跳小步舞   追我  从外屋到里屋  
一直把我追到年轻时那扇大窗户上
 
睡着的麻雀快来救我  剪刀和裱纸哪个是翅膀 
心里一门寻思   我必须从窗口飞出去 

才有希望  但我还是找不找到翅膀  当胳膊肘从月光上
把我抱紧  他一屁股坐在那儿喘粗气

发从前那样的臭脾气  唠叨鬼  我有哪一丁点儿
对不住你   你明明在凌晨  死于我之前 

可为什么非要说是在我之后   我们为什么要这样
这到底是怎么了  难道可怕的事情正在发生 

秃顶邻居过来安慰我  知足吧  很多人的寿路难赶上他 
从前他把你气成那样  可你还要对他这样 

好人都不愿意往低处想  只要坐在那把安乐椅上摇晃
只要他能喘气儿  那就是一家温暖的好人家


            @  人死后六天上望。意思是去世的人站在望乡台上,再次回头望自己的故乡,亲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18 17:28)



他好像有能力随地平线穿过母亲针鼻儿那样神秘的接洽处
杨树皮的手有效地撕开一片眼药味儿的小窍门儿
头盔和轮子 大老爷抛向坟地的铜烟锅
依然指出一条刺眼的小道 凶年的夏月仍从后背下雨 往泥院子扔水瓢
大热天 杀西瓜的骑手身后又跟上几个村庄的老亲戚
是六十年前 为取悦奶奶的六姨
有人与春风一起抖开九十二亩以上的花洋布 

从平不掉的祖坟挑起 直到日本人亲手点燃了汽油的军马场
在超级窗楣的内弧上狂奔 平房上的自行车
转晕煤油灯 父亲往死里抓住一把门前柳枝和《古文观止》
下半夜的鼻孔还对不住一碗灯油? 谁偷走了北平牌黄铜鞋拔子  
毛道上 勇士跳过每日的水沟  小媳妇手中的牛腿骨
纺麻锤  缠满流星抛出的纸条   团结一致
一百年才能遇到一次的狮子座流星雨  
上中下都在飞  宇宙的古董店   摆着一个流鼻涕的小孩
他仰脸  想起早年有一次晚餐  母亲并没有嘱咐他去磨坊后掐一把打骨朵的圆葱叶

蘸酱 吃了才能成长 一家人三代宗亲拉向天边后又自动弹回的家  塌陷的菜窖
在哪 总有一团违法的麻线 牵扯这不安的内心
拾起一个苞米穗儿 眼睛就生出更多金牙 让口哨的流水旋转地方剧院去吧
围绕时间轴 飞向山海关 欧洲  仿佛始终够不到的美洲
地球的心脏藏在他们的心脏  总想出去打工 去兜售翡翠烟嘴
也许是特殊的入场券  看吧 这就是腰上那把瑞士军刀与冰块的下落   而星星又被夜雾私吞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26 18:25)

仓颉庙
 

 

      两扇红门 等同于一种古老的吸引

      你想叫我怎么对你说呢  

      此时 梁上的燕子飞进又飞出

      并且不停地叫着 像是数着

      从古到今 怎么也数不清赶来朝拜的人

 

他们来了 有的骑着高头大马

有的划着眼睛的小船 有的

乘飞机 有的

开着小轿车 或骑自行车

下来后再上 躬着身上台阶

 

可无论谁一进来就傻了

学者也显得愚蠢 文化人的毛病

是喜欢回顾  回到古代大泽

直到芦苇丛中 突然飞出大雁

深陷双腿和大树的根 再也不能自拔

 

     后来的人排着队 隐入一个远古人

     他们以这种方式回想他 佩服他

     羡慕他在大雨中收集到的干柴枝形雷电

     蓑衣草的长发水滴在落

     荒台的烟 红嘴鹊的爪痕被尘土埋住一半

 

     绳子的疙瘩解开了 他转身就去帮助打鱼人

           树上的网 却从来没有见过

     这么高的大树  太阳把草帽抛在树冠上

     而人们忙于收集秋天的甜柿子

     一个农人对筐里的果实有疑问

     这难道就是汉字?黄河的旋涡猛然找到一股新激流

       

     但是眼前只有万古的大殿 有一尊金身

     顶起皇帝帽子 珠串垂下来

     他比我们有更多的眼珠 更多的瞳孔

     不看来人只顾远方 始终如一

     他比我们看到更多的鸟  更远的流云

        

     即使这样 我们仍忍不住自己

     请接受我们深深的一拜 再拜 假如没有你

     蔡伦白纸就不会找到王羲之毛笔

     后人也不会找到自己的种族

     伟大才能有自信 吞下不断汹涌而来的石头

       

     汉代的根 扎进我们文明的根

     从你的眼眉毛 我们终于找到大树的根

     多少传说都在万亩荷花池盛开

     可我们怎么也忘不掉 那就是创造成功的夜啊

     满天落下谷食 仍安慰不了鬼与神的嚎啕大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

 我们进入了西峡  看到你在南阳盆地中

 坐稳小盆地  在黑夜与浓雾

 散尽之处 你白色的石柱群反射早霞 

​

 阴影拉长又缩短  光线在游移

 太阳就要贴上药厂的玻璃门了 

 喷泉在迎面喷 水忙着实验漫天的弧

​

 新的一天开动机器 便帽便帽

 口罩移动双脚  身影交替工作服 

 六味地黄丸开始了  你仁爱的流水线

​

 办公室的门缝  挤出压低的男中音

 象附近拔出的葛根 带出一股新鲜的泥土味

 它来自泥土 他说它一定要压倒辽阔的疾病 

     

 我们都喜欢这样的声音  昨晚的雨点一样

 打在急切的山坡上  扩张耳轮

 而后山顶峰上  张仲景用石头的语气肯定一切

​

 一片后花园正是我们信任的药圃  它绵延了

 八百里伏牛山  祖国大的宝库

 你的药 我的药  就生长在这些自然的绿坡上

​

 交错的季节   枸杞依附着葛根  连翘花虽然谢了

 问药的人们依然要穿过枝条搭起的拱

 在苔藓重叠的石阶上  向深处缓慢移动登山鞋 

​

 一棵又一棵粗过五百年的白果树   站立在溪边

 我们停住并仰望  然后象围绕自己的爷爷

 和母亲潮湿的低语   那样的时侯  别忘了抓中药 

 

             室内的雪

​

他面色不好 坐在轮椅上 门刚刚被电力封住

有一种不太稳定的悬空被人提到

找救星 但声音发不出来

抖得厉害 一群人来为他挡风 但仍然是抖​

 

都快忙死了 整天在分配甘草 茯苓 橘皮 柴胡

蚂蟥特别抢手 蟾蜍比一把椅子要重

卫校实习生个个都像天使 牵着手

送走一个还有两个或更多 疾病有雪来统管​

 

一幅漫画变得透明 管子数着小雨点

假寐 不可以的鼾声 被遗漏的人来过了 卷走名单

上上下下都有些发虚 线路车在临街窗子里

奔跑很多年  现在还在原路上跑​

 

隔壁的房间仅仅比天空小一点

他的脸不好 身体属于例外 倒卧的日子

他有三分之二的痛苦被伤寒论捧住

剩下的部分 一直没有人能够准确地描述出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16 08:18)




 

 补充的诗

 

 

 

用食指轻轻一点  我在想

那大礼包的神气  你该立刻就会收到

 

对吧  但我绝不会认定  那只一个

普通的收藏夹  没错

 

世界的故事全都包含了

呼喊  快点停下你的手  没剥完的洋葱

 

触碰  那里有十万部电影

所包含的  仍不能把历史和现实包含

 

进去  甚至还会多出更多  又是星期日了

花盆里的兰花  翘着模糊的虎尾绿

 

正是一场夜雨带来春天的哈气

看起来比窗框的合金颜色  还要合金一些

 

跨入电子时代以来  肯定不会再有迁移的鸟类

被钢铁和水泥拦住它的光斑

 

但我还是在想  再补充一句来不及说出的话

很必要  再节省一点以后的眼睛  很必要

 

更晚些时候  你会彻底理解我说的重要性

该是多么重要并且实用  那些道路自身也会体会

 

它毕竟隐瞒过人世间太多的不平  坑害啊

无论是在意料之外  还是在神经之内

 

都没什么  而快乐才是必须的  就像人老了

就更须走动  拒绝拐杖的忧虑  正是我们的忧虑所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31 16:50)



不夸张 更不捏造

 

 

              ——再给罗羽

 

 

 

克罗地亚画册  阿富汗的枣  一秒钟内

两个房间里的事物  就要穿过白灰墙同时到来

 

潜伏的小鬼 不易觉察的交换

钢筋和水泥怎么成了空气的新叛徒

 

闪电纠结的线条 串联起两个国家或更多

大脑旋转内陆和海洋 地球仪开始了

 

太空的膨胀或紧缩 没超过诗人的外贸衣服领

在去朋友家的路上走廊收到信号

 

叩棕色铁门 发出一串口头声明

“在你家喝咖啡 我绝不会抢你说的的好话

 

前时借走的这本小书 无论打开还是再次合上

属性不能改变 你的 今天必须还给你”

 

对着来不及给出的汉语的愿望  深入交谈

都清晨了 抱着单位的青花瓷 饮自己的血

 

简便的中午手拎起锡制的小壶

加佐料的机会坏了 白糖和精盐发生一次混淆

 

憋不住的笑  失败的脸  一个老糊涂虫

移出春天的地铁口想给老朋友再送一束连翘

 

确立大胡子的祖国身份 至于新开花的海棠树

就全留给碧沙岗公园吧 那里有太多的游人

 

颍河南里的皱褶中  一住就是十几年 

看来暂时仍然走不了半夜 有个黑影披着棉絮

 

来回走 看星星的习惯又受挫了桌上

酒瓶空唠叨 继续深入满屋的黑暗 用诚实的心脏

 

不停地捣鼓  一个辨认黄帝的人在摸自己鼻子

周围的阴晴  顶多是太阳翻身时带出来的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20 10:44)



       来


 

 

你从没到过的地方 原来是云彩可以随意打滚儿的中央

森林和大海有多好

云缝就会有多少  一只白鹤偶然并紧了细腿

继续飞 是的

就是它

要带走巴尔干? 早晨赖在大地上

有纯粹的眼睛

就有人世间的奓望  还有什么能被称为生态平衡呢  

 

沟壑咕咕跑着

野鸡 草叶 半个刺猬

露天矿暴露一万个太阳 比一万还要多得多

紫水晶的怀疑

自有道理 尤其在崇拜

钞票和电钻的年代

最可怜的 也是最幸福的 说到底

是看它还能持多久

不说也好 那要看看是在什么国度和什么地带

 

与乡间小院一模一样 有个身影一定是我们的

一次梦游就喊醒了

我们破产的名单

排队去领取你的名字 后来 能来的都得到了自己

喉咙发出满意的回声 是你的

 

那也到底不是欧洲 也不是伏依伏地那平原 

汽车跟随那片香瓜园

当吸引的手停在空中 你为什么还坐在小木凳上 

黄泥和稻草怎么都抹不平

稳坐的老锅台 在锅底灰中交换世纪的另一半

轻霜落在你黑头发的好性格上 用左边去呼吸

右边的暗伤 脚尖颠过松木窗口  有那么多眼睛看见你的时刻

闪过 却没有一个完整的人来得及拿出半个好办法

一幅黑白照片怎么能挡住突然起风的山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2016中国最佳诗歌》目录


 
序:诗歌批评标准:内部的与外部的 / 西渡
 
街角的花店/ 庄凌
那些配得上不说的事物/ 毛子
寄居在猫先生胡须上的病孩子/ 熊生婵
永无止尽的秋葵/ 鲸向海
语言/ 若水
望春风/ 艾蔻
鸡毛信/ 流泉
成为父亲,我需要准备什么/ 尘轩
雨天蝴蝶/ 廖莲婷
雨地/ 甜河
山中/ 李婉
剩余篇/ 秦三澍
我们这里的农村人/ 左右
是风带动了光/ 田暖
草原/ 星芽
黑夜深处的生活/ 吴天威
恋枝桃/ 倪广慧
悖论之一种/ 钟芝红
过桥/ 姜馨贺
雪白的雪/ 罗佳琳
道路改造/ 陈舸
山岗/ 蒋志武
身体里的故乡/ 郁颜
土地有它自己的脾气/ 陆辉艳
散步的意义/ 李越
深夜的南门/ 颜笑尘
阁楼/ 谢笠知
一不小心/ 路亚
梦/ 火柴
彻夜不眠/ 李之平
图钉/ 苏若兮
在夜里/ 丁薇
以水为镜/ 施勇猛
布谷鸟在远处叫唤/ 林莉
信札/ 冯娜
凌晨两点/ 离离
致——/ 张牧宇
他者不可知/ 夏午
隐私/ 余幼幼
情人正在老去/ 莫小闲
我们看不清已经很久了/ 玉珍
黑洞/ 赵佳
叙事与抒情/ 师飞
从众/ 代薇
我后面那个人/ 颜梅玖
可疑论/ 青蓖
我想去看一看你打铁/ 秀枝
一些有毒的 / 施施然
万物有着自身隐遁的道路/ 南子
傍晚的时候/ 李小洛
来吧,往事/ 李海洲
我用手指弹奏生活/ 青小衣
对话录/ 罗至
望月兼寄/ 张巧慧
海风絮叨给你听/ 李林芳
启蒙:致灵魂的弹性/ 徐俊国
疑窦丛生/ 马非
生活的依据/ 谢湘南
抑郁症/ 金铃子
起初与最终/ 高鹏程
中年/ 育邦
有些事物不能致使我忧伤/ 郁雯
踢着一只空空的易拉罐/ 宋烈毅
孤独者的五月/ 钱利娜
和你一样/ 纯子
一切都在赶来的路上/ 顾北
水珠/ 翁美玲
白露/ 舒丹丹
画布上的玉米地/ 晓雪
致黄诗芮/ 金黄的老虎
筛子/ 唐继东
身体/ 曾蒙
连翘/ 罗羽
悲伤/ 黄芳
夜关门/ 安琪
我不知道为谁写作/ 北野
激动史/ 叶丽隽
又一次/ 董辑
一个秋日的午后/ 肖寒
为自己单薄的身体加一根坚硬的骨头/ 阿未
风水志/ 桑子
卑微/ 朵渔
情人节入门/ 臧棣
高歌的人拎着嗓子/ 沈浩波
麻雀叽喳/ 孙文波
源头/ 胡弦
欢喜/ 泉子
品味/ 伊沙
防寒设备/ 桑克
苏格拉底监狱/ 蓝蓝
一隅诗/ 余怒
微粒之心/ 李元胜
过程/ 娜夜
不仅仅是出走/ 高春林
黄昏的草场/ 丁燕
暴风雪/ 冯晏
山寺问僧/ 森子
写诗能不能不用比喻/ 尚仲敏
灵魂/ 沈苇
间隙——给自己的生日/ 朱朱
刺毛虫/ 王学芯
爱情这东西我明白/ 李轻松
父亲与草/ 汤养宗
多年后/ 卢卫平
耳语/ 哑石
夏日/ 姚辉
呐喊/ 秦巴子
夜半,被风雨声惊醒,这好像是春天第一场声势浩大的雨/ 任白
残花/ 田湘
胶囊之身/ 翟永明
一切都可能改变/ 林莽
某橡树/ 于坚
忆陈超/ 王家新
口信/ 宋琳
我接受这样的指令/ 吉狄马加
灵魂像秋天的落叶/ 叶延滨
半张脸/ 商震
大觉寺/ 荣荣
雨伞/ 曲有源
南京,南京/ 梁平
清水河/ 李琦
站在草原/ 张洪波
红入香山出尘/ 杨克
暗器/ 简明
在成都傍晚的莫舍咖啡/ 龚学敏
放荡的心应了天穹的蓝/ 黄礼孩
巴丹吉林沙漠日记/ 雷平阳
病耳朵/ 王明韵
贡献/ 马铃薯兄弟
喜欢或不喜欢的/ 海男
冰凉/ 曲近
策马行/ 吕贵品
别惊动那个词/ 谢克强
一朵云/ 亚楠
暗示/ 张文斌
长在左边的心/ 余秀华
在苍溪的夜晚/ 雨田
与王单单、江一郎夜饮增城/ 慕白
夜里九点整/ 柳沄
月亮曾经在哪些水里捞过刀鱼——回乡偶书之一/ 邓万鹏
骑马进入朱仙镇/ 杨志学
虔诚/ 柳苏
一弯残月/ 于国华
约人吃饭/ 陈衍强
起风了/ 王文军
下午的阳光/ 小红北
我爱上黑色/ 袁东英
一个苹果挨着一个苹果跪下/ 九荒
自从那个水站搬走/ 薄荷蓝 
我们本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 李笠
姐姐/ 旧海棠
音乐/ 黄梵
声音/ 东君
宴乐/ 石舒清
杯中养虎记/ 霍俊明
松果/ 鬼金
长短句/ 周瓒
沙之书/ 李浩
在子午线偏西/ 娜仁琪琪格
西藏短句/ 鲁娟
词语/ 曹有云
硬伤/ 吉尔
多年以后/ 扎西才让
岛/ 苏兰朵
肉身/ 何向阳
万物使我缄默/ 苏笑嫣
你不要原地打转/ 哈金
 
主编:王蒙  宗仁发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转一下故乡!

 

    2011年11月,梨树县被国家文化部授予“中国诗歌之乡”荣誉称号。这是一个很高的荣誉,是梨树一张亮丽的文化名片。
    梨树诗歌创作历史悠久,最早可以追溯到清光绪初年。《奉化县志》记载了首任县令钱开震、学署训导赵万泰、进士陈文焯等人的诗文。钱开震《昭苏城》:“访到昭苏信莫疑,山前赖有古城基。长河滚滚今犹在。水不能言亦自知。”训导赵万泰《梨城》:“名城千载系吟魂,梨树花开白玉温。此日梨城尽不见,空余春雪映边门。”

    中华民国时期,饱学之士钱宗昌、本县贡生、训导、学正孟松乔等能诗文者益众。钱宗昌之子钱来苏,则是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闻名诗坛的“延安十老”之一。
    新中国成立后,县里建起了文化馆,并设专职辅导员辅导诗歌创作。涌现出了姜士彬、赵长占、徐成基、武子成、华曙山、吕品、高继恒、赵春江、吕小兵、李奔放等一批诗人,竞相活跃在诗坛上,并先后在《吉林日报》等报刊上陆续发表诗歌、民歌几百首。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梨树诗歌的繁荣,受著名诗人丁耶的影响。丁耶是1970年下放到梨树,并在梨树文化馆工作,对诗歌爱好者指导与影响很大,此时,全县诗歌创作日趋活跃,从事业余诗歌创作知名者达30余人。八十年代,梨树诗歌日渐繁荣。1981年,钱万成、孔令国、郭殿文、高明远、赵舒平、张金昌、邵启生等人相继步入诗坛。1982年颇具名气的邓万鹏、于耀江的加入。

    1982年梨树文联成立,不久便成立了梨树自己的诗歌创作与研究团体——“梨花诗会”。诗会推举县文联副主席曲洪岐为理事长,姜士彬、赵长占、张玉洁、吕小兵、邓万鹏、于耀江、钱万成为理事,聘请著名诗人丁耶、李占学、张常信为诗会顾问。

    1983年1月2 7日举办了梨树县首届迎春诗会开始, “ 梨花诗会” 先后召开三次,出版会刊三期,在梨花诗会周围团结了邓万鹏、于耀江、钱万成、孔令国、郭殿文、张玉洁、张铁军、赵舒平、郭连顺、张国民、王立森、卢建伟、周兴安、高尚、王志发、王芳宇、谷英智、赵宏宇、金宝成、韩少君、张延江、赵仁杰、姜月明、霍德芳等一大批诗人和诗歌作者。梨树诗歌最为耀眼的的邓万鹏、于耀江、钱万成。邓万鹏以其朴实的乡土气息、憨厚的农民形象表达出了自己对这片土地诚挚的感情;于耀江的诗则意蕴丰厚、宁静如禅,反映了他对人生深邃的思考;钱万成的诗清新明快、意境优美,表达了对故乡和生活的热爱。
    1984年因文联机构合并,梨花诗会随之停止一年。自发交流创作体会,并逐步酝酿成立自己的诗社。
    1985年梨树县文联召开了第四届委员会,同年3月16日,第四届梨花诗会召开。近百名诗友参加了诗会,新老诗友、诗人编辑、领导学生,纷纷登台朗诵诗作,诗会盛况空前。这一年“北方诗社”“小草文学社”“西湖文学社”“宝山文学社”“九月诗社”相继成立,其中以钱万成、于耀江任社长的“北方诗社”规模最大,梨树诗歌由此进入了前有未有的繁荣时期。
    1986年3月26日,第五次“梨花诗会”召开。丁耶、芦萍、黄淮、梁谢成、吕铁人、李伦继、赵春江、赵培光、左正、杨晓光、高凌、韩耀旗、李占学、宋素琴等省市著名诗人、编辑参加盛会。1987年1月,《梨花文学报》又推出了“梨树诗坛现代诗大展”。
    1990年4月,县文联举办第七次“梨花诗会”。著名诗人公木、胡昭,著名作家王肯等人为诗会题写诗词,参加诗会的诗友达400余人,创历史之最。姜士彬出版了诗集《七月惊雷》和《装订岁月》;山牧出版了诗歌集《回故乡去看雪》;王芳宇出版了诗歌集《桃花依旧》。韩少君的组诗《无齿记》被选入《全国2003年诗歌选本》。
    2008年7月,梨树县诗词楹联协会成立,翌年出刊会员文集《韩州风韵》。梨树共有中华诗词学会会员31名、省级会员17名、市级会员22名、县级会员88名。县诗词楹联协会成立7年来,会员共创作发表诗词、楹联作品5000余首(幅)。期间,白玉良、张希林、李俊和、李铁夫、李景隆、张勇、戴春昱、袁守刚等先后出版作品集10余部。李俊和于2007年获全国楹联文化最高奖——梁章钜奖;陶秋然诗词入选《世纪诗词大典》;孟德林获“中华诗词特别贡献诗人”荣誉称号;徐明森个人获得全国各类诗词楹联赛事奖项20余项。此后,梨树古体诗词创作异军突起。

    2011年1月,梨树县文体局出刊专门的诗歌刊物《梨树诗歌》,后改为《诗东北》,到目前为止已出刊13期。自2011年起,梨树县文体局、梨树县文联、梨树县作家协会相继举办了3次诗歌研讨会,即梨树女性诗歌创作研讨会、梨树乡土文艺创作研讨会、梨树乡土诗歌创作谈;三次诗歌主题朗诵会;韩州诗社举办了四次同题诗会,即灯笼、惊蛰、清明、端午同题诗会;一次采风活动,即韩州诗社刘家馆子采风活动;古体诗词协会举办了3次年会。
    2012年,为展示“中国诗歌之乡”风采,彰显地域文化底蕴,县委、县政府决定在梨树镇向阳街、学府路开展诗歌一条街亮化工作,即将梨树诗人自己创作的诗词、楹联印刻在华灯柱上,共设立华灯百座,书诗词百首。
    2013年8月16日~18日,由梨树县委、县政府主办的“魅力诗乡——梨树印象”中国诗人梨树采风活动在梨树成功举办。《诗刊》编委、《诗探索》主编林莽,吉林省作家协会(驻会)副主席等国内知名诗人、编辑、专家莅临梨树参加了此次活动。周兴安、王芳宇的诗歌相继在《诗刊》发表;诗人肖寒的组诗被《人民文学》选用,周兴安的诗《鸽子》被收入到中国作协编选的《2013中国诗歌精选》中。梨树诗歌记录了社会的发展,凝聚了诗人的智慧,展现了地域的风采。

 

                                

 


 



                                        诗歌作品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6-10-10 15:01)


 

 

应该离开的时刻  你却不情愿离开

好像从来也没吸过这么多的好空气  从来也没挨近过

 

这样蓝天的白云  但杨树叶子就要落了  一排大雁在空中嘲笑我

-----------日历都回去了 你为什么还还赖着不走  -------------

 

你这个人真挺有意思  竟然管不住自己的影子 也不怕冷风吹白芦花的头

那就一个人站着吧  南河沟沿难道有一条奇怪的拉拉秧

 

拉住了你的牛仔裤  整整一夏天都没能挣脱一个傻子

被褶子围住的眼睛里还有多少没说的话  要说给这片的空气

 

百货商店的门前  人流的流水从北大沟滚滚而来

滚滚而去 从前的人有多少都死了 现在没有多少人去稀罕你的爱

 

烤苞米的大姐你好 你可能不认识我 可我好像在某一点上认识你

那就让我在你架在路边的小烤炉子旁 多坐一会儿  

 

我想看你怎样才能把一穗玉米翻烤成特殊的香味  然后

我在一家新开业的饭店门口停住  去看一看我后脑勺的太阳

 

怎样焊接对面家属楼那排窗玻璃  四层之上

一定是五层  那里可能有个熟人 晾衣服老太婆正好探出半个头

 

她在关窗户的瞬间  用很短的胳膊关上了自己的一百年   

我再也见不到那个魔怔了 小镇的冬天 也只有他对我微笑过

 

两片厚嘴唇表扬我小时候的努力  还有大雪中哗哗翻动的书页

可你叮当响的水舀子卖完了吗  也许所有的传说是误传

 

就像七侠五义  穿过七道门坎 你才能遁入自己无限的来生

但这个早晨  东十花街的地下水管突然爆裂了掘土机

 

挖开压缩的冰雪和炉灰积累的胡同  还有寒冷凝固的水

马鬃的嘶鸣中  看被埋住的半个车轮是否在原来的地方一个劲打滑 

 

还有龙风筝每次挺身的状态  总能带起药材公司后院一群狂欢的小孩

可地下的水还在涨 抽啊抽啊抽啊  连起那些偶然发作的轻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关注博主
新浪微博
留言
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万鹏
万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0,411
  • 关注人气:3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