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20-07-03 10:03)

     六十二座佛门

​

​

                  ​——--读青青《空谷足音》

​

​

​

摊开书页    让我们跟上你

推开第一道佛门   飞檐一角

从竹林飞出来   带起一个注满阳光的早晨

鸟群鸣叫着射向远天

群山打坐  模仿入定的上半身

招来一天苏醒的淡云   任由它们入定

皈依  这些说不清的好天气

 

摊开书页   推开第二道佛门

下午的僧尼  身穿灰色长袍

迎上来  双手合十  脸上有硅灰岩颜色

你从她的嘴里听不到一句外国语

而脚边  芍药花在花坛里开得正紧

一个显眼的花骨朵自己拔上来   高过它的同类

它运气  努力打开过滤的新世界

 

当某个下午推开第三道佛门

门里关着五百年黄昏   小灯依然明亮

光圈投在木桌面上   一本被时光翻烂的经卷

门口闪过一团黑影   猫在墙角叫一声

是什么让它的叫声又停住   只有树影

只有风横过门外的过道   继续对坐  交谈

向婆罗茶的玻璃杯不停续热水

 

然后就是十   二十   三十座佛门

一直到五六十   六十二座佛门

你不休息的手臂一一推开  推开又关上

然后转身   回到现在   这是你的现在   我们的现在

打开一部新书   它注定是你的圣经

用传统织毛衣的手段织一张祖国地图

回顾那些自由的山谷   有彩云游动木鱼的灵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10-28 14:54)


         1.一起一落



    移动 银色的飞机 
    一枚和平的导弹

    翘起 它正在磨擦
    就要脱离的地面 

    所有人扣紧腰带 坐着
    爬陡峭的空气之山 

    低语与轻微骚动
    黑头发的脸全都向后仰
    
    从早霞到晚霞
    机械的力量不会停息 
    
    过道狭窄 空姐的推车
    几乎擦了我的座椅
  
    端来咖啡 葡萄干
    让我想起阿孜古丽

    热依汗 那些早已远逝
    又猛然返回的时光

    校园 春天的运动会
    转动着青草的舞台

    辫子飞起 绣花小帽
    旋转 那平时藏起来的 

    别人看不见的小帽 
    时间与飞 比什么都快
 
    交替的事物混合 分开 
    从清晰回到模糊

    矮下去的楼 街道
    一只鷹在下降中盘旋   

    一头扎进地窝堡 
    飞机场变得更加幽暗

    新疆大剧院 黄色的
    拱顶 有如压弯的月亮 

    而我还在琢磨地窝堡 
    我喜欢这个带点土气的词


        2.戈壁与人


    在没有人烟的地方
    他们落下脚 
    被空旷绊一下 
    腿麻了 让我伸个腰 

    站在天底下真好 
    变成小矮子
    呼叫 乱跑 三个人
    喊俩个人 身后

    戈壁还在升高 
    肩膀头上的太阳
    降低不老少
    咬着耳朵 天啊

    从没象现在这样
    盖住大地 天地间
    五个人看到了
    四个好朋友的小

    低头 来回跳着找 
    横着走着斜着
    穿插 你的宝石 
    何时遗落在人世?

    拾起 扔掉 拾起
    挑啊挑 好与更好  
    一条发白的路
    与太阳一起燃烧

            
       3.  那拉提草原

         1

    七月的黄昏 八月的傍晚 滴着蜜
    马群的夕阳 涉过激流
    每只蜜蜂都粘了一身的圣宴
           
    雪山站在那里 象遗世的哲人 
    慈祥 安静 有耐心
    从一滴水突破  培养巩乃斯
           
    河流弓着地图的弧 翻滚白浪 
    到处夹杂和田玉的细碎的回声    
    用爱撞击石卵 肿胀的河滩

    草场铺开 扩大天边的圆圈
    编织花毯联合国 错落的
    毡包在远方 紧贴草浪的呼吸

       2
          
    起身 你这青草的君王
    一大早就追赶天边 
    绿浪 给你的袍子和马插上翅
    在身后留下毡房 女人和饭锅

    到处的沼泽 露水
    高筒靴的花边湿了还干 
    毡包一整天敞开着 
    吸收天风 斜射的强光

    猎狗摇着尾巴 转悠
    嗅冰草的阴影或是一朵花 
    小男孩在马背上
    站立 他喜欢手机对着他拍 

    耿先生象个老记者
    眼睛有点不够用 对小姑娘
    发问 她的脸羞红
    似乎想躲 但也不是真躲

    依紧小哥哥巴乌尔肩头 
    来回晃 掰着手指头
    新学年临近了 好快 
    这个过于短暂的草叶假期 
            
    奶茶滚了 铁皮烟囱吐着轻烟 
    阿姆的旧围裙飘来荡去
    她似乎听见阿西努尔的马
    走在回路上 猛想起馕和盘子 


         4.捡石头


    太阳底下 下火苗 石头
    专家 下公路 有点 站不稳
    眼镜 面包 小烧饼 还有
    老鼻子 隠现 寻找  
    饥饿 表情 绷着嘴角 想吃火?

    这个 不对 那个 也不对 
    仿佛全对 全都不对
    对的错 错了又对 
    都是 石头的 是与非 
    反正都是 一股斜劲儿 瞎转悠
            
    不一般的 炎热 踮脚 
    猫腰 来回走 来回 
    好 手把件 擦了 还抹
    凑过来 又是一个 
    什么 宝贝 大红脸 流汗

    很多的很好 都很近 
    两只手 相互扔 
    嗷嗷叫 脖子 绿斑
    饿狼 大月亮 不错的环
    没能挡住 日环食
 
    肯定 否定 手和手 打架
    拿不完 扔 也没扔 
    最后还是 没扔 
    沙子 和田玉 总是躲
    贪婪 人 带不走 大戈壁 

    有把握 也有疑问 
    图案 也有点 可心 真的 气人
    躺卧 一万年 你捡的 
    舞女 抽象 转身 天地间
    瞪眼睛 热捧 新角度 肯定  

    土坡上 手指和眼 
    都不够 露一半 又埋住
    使劲  低头 仰面 
    汗滴 大太阳 真可笑 
    调过来  再看  别着急  你反了
 
    饺子  咬不动  掂  重复
    这个  我要  还有  褶皱的  
    那一块  烦  食指  跳 
    司机  喇叭 不是汽笛  又一声
    疲劳  转身 我们继续  上路  赶时间



          5.葡萄沟一带 


                
     七月是葡萄架的肋拱 伴着 
     绿叶与光斑的晃动
     明晃晃的马奶子 悬垂 
     到处是吸引 用不完的眼睛 
     某些包不住的蜜 三点钟
     阳光依然炽烈 脚移动 
     额头 汗珠 里拉琴与冬不拉 
     咬紧手鼓的节奏 附近全是坎儿井

     流水的低语 混合外地人 音乐弥漫 
     着迷的游览 买买提的小帽
     歪了 或许他是故意的 否则
     就不能表达内心的旋风
     是什么不得了的心情 
     让两撇小胡髭微微向左翘起 
     同时向右翘起 月牙的嘴角
     高挑着忍不住的好消息?
     
     好客的族群 从来喜欢这样跳舞 
     一首歌已说出来 阿依古丽
     旋风 旋风过后 她刚刚稳住
     一条水蛇腰 天山脚下
     谁升高了梯子 女仙伸出右手 
     采摘西风 月亮的托盘
     同时升起 有人连续切开 哈密瓜
     烤肉从火苗上拿下 滴着香油

     一盘拉条提醒的饥饿 想吞吃
     一个黄金小男孩儿 一头挤进人堆 
     入围的男孩 跟着抬起头 
     他的脖子被蛰了 屏住一圈的呼吸 
     行注目礼 快看达瓦孜!英雄
     以古老的勇敢触摸天空 
     那片只属于山鹰的深蓝 也属于
     雪山 胡杨和尸体 黄昏沉寂的星
     
     
           6.去吐鲁番


     火云谷 火州接连向后闪去  
     那些数不清的黄色  黑色的灰色山
     矮了高 高又矮下去 沿着这唯一

     的下坡 入盆地 你居然是
     一口天空的大锅 架在火焰山上 
     烤问小车如何能跑出平底 旋转胶皮味儿  

     青蛙太远了?此刻我想起了青蛙
     在坎儿井的前方?或流水那里?
     它正对着我们 吞吃公路 几乎飞起来

     的一条公路  依然是无人区 连一棵树
     也被拒绝 一蓬骆驼刺  一只鸟也通不过回忆 
     而阳光像个失常的妇人 我的天! 

     到处披散黄头发 火上浇火 一肚子火气
     烧完群山又烧戈壁 废轮胎躺在路边 
     叹息 路边有多少可笑的叹息 有谁知道

     现代工业的心焦  连续遭遇无边的反讽
     铺排戈壁  小石块全都跳起
     又落下 稍微的脱离 落实着你的眼力 

     这块裂开那块的皱纹 几万年?
     它在我们心中模仿和田玉? 司机啊  你不停
     谁都忍不住 有人呼喊  我要跳车

     捡石头 欲望的光 抱都抱不住了
     还不愿离开 翻飞的左手让给右手 嚯
     反正两边都是贪 你这填不满的一些筐

     我没夸张(他得到了 那个嗷嗷叫的小面饼)
     随身带回内地? 为以后充饥  
     他低语 后悔昨晚的边境线上 竟没拿到

    (那个笑嘻嘻的小商贩 缠着他
     兜售的那只发红的狼牙)  走不出的西域  
     好的前面总能碰上更好 这到处的意外与惊奇 



            7. 温宿大峡谷得句


                 1

      你落脚的这一刻 我只有一句感叹
      ——在中国 甚至在全世界
      所有的大峡谷 都不过是小峡谷 

      唯一的路 是流沙集合
      洪水修建一万年 洪水不是软刀子
      劈开大地 展览球体的红色内部

      峭立的两侧 直抵云天 啊太阳
      你这微笑的老滑头 我们怎么也够不着
      你的肥皂泡 一群可怜的小矮人  

      而托木尔雪峰在某个方向炫耀积雪 
      视力受阻 我们只有继续往里走 
      谢谢你这改装的汽车 否则谁都进不来 
  
      
                2


      风吹高楼 风吹这么高的高楼
      需要多少秋天 多少春天 从这边到对面 
      建筑超级幻城 用多少雷电 砸下大雨

      空虚的无房户领着自己的傻孩子 
      一心往里跑 却被红土的砂石撞歪鼻子
      门框的意识形态嘲笑了红泥屋檐 

      到底是人类抄袭了大自然的构想 
      还是大自然模仿了人类的意念 在这里
      只有感叹 发呆 象来到错误的月球 

      只能转身回去 带回无人区的神秘
      沿着洪水留出的干道 返回多少万年
      我们随着沙子移动 汇入蒸发的流沙河
      

                 3


      你手指的地方是一座古堡 
      你犯错误的同时我却认为
      你没有错 

      它就在那个直抵天边的坡上
      铺开一小片欧洲 恍惚的建筑 屋檐 圆顶
      教堂 维多利亚的风

      但是我还是错了 
      这里毕竟是阿克苏  
      毕竟是视觉和意识的假装组合

      用你的好眼力到处去寻求或辨认吧
      为了保留 并且记住
      奇异的西域 这又黄又红的奇迹

      仅仅是一条出色的峡谷
      这一段大自然弄混的魔术 我们转过身
      而身后的形态 竟是另一个山城仿佛重庆
   
       
                 4


      是的 不搭乘那辆改装的汽
      你们谁也别想进来 
      
      看到了美国?克罗多拉的石头
      怎比眼前这长颈鹿的长颈

      顶破了天 但你看到的仅仅是脖子
      昂起的红色鹿皮 劈开天风

      昂立十万年或更久 至于身体 
      长腿上的缎子 肚皮 你们看不见
 
      我也说不出 那只属于情人谷的秘密 
      
      
                5


     我怎么能平息这样的瞬间
     这旅游带来的恐惧
     我被卡在这条红色大裂缝里  

     好朋友一转身就不见了
     不能停 我必须追上你  

     只有侧着身子才能挤过去 
     这也是路?等等我

     张——宝——松——

     喊出你 我才会安稳 
     只有你的名字能填满我
     瞬间的涌现的恐惧和虚空  


            6

     
     天山下来的天风 带着多少年
     多少年的大雨点

     搅动山洪 翻天的反响
     从白垩纪就开始了 对应的

     浮雕保留着地裂的密件
     人影不是鬼影 

     游鱼在红石上被困住
     风雨依旧 用月月刀锋 年年刀锋

     剖开地球 留下某些不确定性
     折叠又打开 时间竖起自身的形态

       
          
            8.交河故城



      国王躲在哪里 
      只有亚尔乃子沟
      流水的黄昏 
      只有可笑的废墟 

      刺眼的废墟 
      只有地狱
      模拟地狱 
      只有一丛骆驼刺 

      点缀中央大道 
      只有围绕的沙粒
      寂寞的围绕 
      只有旅游鞋

      移动 跟上热依汗 
      只有她的嘴
      倾吐衙门 
      只有大寺院 
  
      颓废的根基 
      只有暴光的暗室 
      讽刺宫殿 
      只有隐士的衣角 

      不停止飘移 
      只有西域的风   
      吹眼前的尘土 
      只有她在说话

      只有翻花的
      嘴唇的导游
      手指的生活区 
      只有生土堆 

      塌陷黑窟窿 
      只有远方
      收束一排白杨 
      只有野云推进 

      汗血马后代 
      只有低垂的尾巴
      摇动 抽打牛虻
      只有红肿的落日



          9。天山之基


                   ——给陈红举和他的团队



      在厂区的路上  他走着 每一步都踩着
      一种很强的反弹能力  好像一边走一边说
      更适合他对我们表达他的
      水泥  他的声音推举他的员工

      产值 偶尔也涉及管理 我们紧跟上
      懂事长的心底之音 那一刻
      他头顶上那顶安全帽的桔红色
      正与阿克苏的太阳争夺光辉

      强烈的吸引 我们倾听与随从
      围着厂区转悠 这还不够 
      上楼 并且坐下 为了让那些故乡来人
      继续倾听 深入他们的生产领域

      和各个层面 可是我禁不住还是要问
      那冒烟的大烟囱去了哪?窗外管道收紧它的路
      消失的烟 只有篮天的报负和责任
      才能拒绝和消除那些污染和有害物

      和员工们一起交谈 该有多么开心
      我们喜欢读书 更喜欢读天基这天地间的大书
      用心灵歌唱不可替代的水泥 在大戈壁的包围中
      谁能拥有如此深沉而浩大的勇气

      我们来这里 如同回到家乡 找到了
      西域的亲戚  好久没有见面的老亲戚
      我们只能用看不见的笔把你们传播出去
      延伸的桥梁和灯火闪烁的新城正在你们手中形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12 14:58)


 

      ——致耿占春

 

 

我算服了你  我的老朋友  我是在偶然中

读到你的新作 这些婉转有力的

新诗行  从远方带来新鲜甘橘与光线  你最喜欢的

捏笔的手  又长出一排神密的指尖

别惊扰  他可能还在敲打桌子键盘——这古老的土地

如此让我振奋啊  连顽固的大青石都突然开始了

耳朵里的冰裂  没错这底确不是我居住的小区

春节留下那些鞭炮回声  我敢肯定地说  绝对不是

郊外那小溪流的冰层下  也带来小白鱼的试验

它们试验摆尾  同时我也看见倒影的天空  在悄然落满

你深蓝之中耸动的双肩  这也正吻合你梦想之节奏

犹如隐士挥洒狂草  摇撼着香椿树稍上的律令

没有顾忌地拂临河水两岸  天鹅在风中探索越冬之舵

或许这一切  什么都不能改变  而夜风依如大海

狂啸与拍打  但思想和泪水显然已高过从前你自己的大浪

它们狠狠撞击我窗户  发射你中枢神经的又一轮冲击波

所有的帘幕和国家电网  都不能搅乱全新的射程

独步的词语  扎进那些梦中人内心  令铁床辗转  呀呀的不安

还让我说什么好啊  你呀  我信赖可敬的老朋友

此刻  我已分不出窗里还是窗外  那从午夜开始撬动的光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22 16:08)

  

  愧 对

 

 

低下头 他又抬起了沉重的头

冬日北中国一角 除了老茶壶 全都是野外

其实他正在用心琢磨着你

故乡啊 天空已为你悬起特殊的大海

 

不见灰尘和干草 没有蝙蝠伪装的雄鹰

飞舞 也没有飞行器在风中滑过

这要命的宁静 一惯的等待

与接纳 一个跑得疲惫的老流浪汉

 

转过身 他看见一个年轻的叛徒

踩着满地雪 对早上的一棵梨树发誓

离开这个瘪地方  仿佛一口妖气

吹开耐读的精典  一本卷了毛边的小说

 

回来时 他眨着眼泪浸泡过的眼珠

结冰的目光显得那样迟钝

过不去的死心眼 与昨夜的雪一起融化

虚妄有多高 愧悔的眼泪就多沉重

 

深蓝色的故乡 可是你依然在等待

太阳多明亮 眼花瞭乱的电子时代早就来了

跺脚离开的人踩碎了厚厚的积雪

也只有你的天空才会为他铺开九层兰芝纸

 

像那些失传过久的美浓复写纸(失传

太久了) 只为一个人  彻底展开

他的目光没能超出你的深蓝色 

除了积雪  和赤裸的大地 铁塔的插图

 

隐约与存在 仿佛有一首诗 就要现身

头发沾满外边的阴霾 像从某种监狱走出

什么笔似乎对他都没用  他不忍也不能

在如此幽深的怀抱 留下任何汉字的污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13 17:23)

                 邓万鹏

 

獾子洞的老姑家  下午来了些诗人

伸手推门的协会主席 让进某位刚退休的老大

前前后后 哩哩啦啦 倾斜的凉裤腿儿接连又带进几缕抒情的晚霞

 

古老的大灶坑里填满了着火的硬木块 不用风箱

风就抽进了炕洞子 童年的炕席花有多么诱人 挪窝

玩纸牌的兄妹不停地挪窝 这么热的土炕谁能坐得住?

 

房檐上的冰溜子像玉 也像从未见过的钟乳 

一个声音笼罩圆桌  为了本地诗歌得到更好的发展

我们努力抒写  以一首同题诗互相拜年 也等于提前来这里过年

 

大家想 标题应该是什么?张铁军使劲看了一眼王春多

张百良的眼睛看见身旁仰起的脸 和更多暂时低下的头

当王芳宇的眼光碰到张卓 其实好像一起想到什么如同暂时还没想到

 

于耀江头发像是突然起了火 他的声音带出了诗人的食指

直接指向对面北墙上的老褂钟  时间  我们请求你

让我们回到八十年代 让丁耶姜士彬回到买卖街 高继恒回到文化馆

 

停了?挂钟的指针指向沉思的圆脸  兴安的心里最有数

他用嘴唇抿紧的一棵细杆小烟并不点  他有可能看到一只红角枭

背离了发黄的旧表盘  在虚假时间划定的圆圈之外舞动双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16 12:09)


穿过坏形广场 大约半小时
加紧的脚还没走出亚洲
这家最的大医院  没走出男患者
女患者 蓝白相间的
竖起的条纹之间 
它们垂直于草坪 或水草摆荡
的金水河岸 太多如此吃力
的移动  这些病号服 

我不穿它就能感到
入夏的阳光更坏了 层楼加高
也挡不住太多直射的霸道
高架桥仍在修建  一条黑影投下阴暗的同情
遮挡胯下人 有些美意总是来不及
就被一股热风搅乱  如同梧桐叶
如同多皱纹的画像  和癌症一起发育着
 
临街小商铺  没有一间房子没有变脸
杂音在冲撞  刚出锅的蛋饼  
大盘鸡端着一团气带  斜过
常香玉的白发  鲜花紧依着水果筐花梁  
家庭住宿 小纸牌对准行人眼 
如嗷嗷紧张的嘴:“豆腐脑来了,道口烧鸡
来了火腿肠“  我和老罗也来了 
我们前头有更紧迫的阳光 
 
响水湾在污水响  旧书摊吸引
双休日  找一本书   最好是《跨世纪的抒情》
被我们赶上  某个阴损的一把手
把好东西混进废品本换小钱  我们的眼睛
必须在空无中找它  接住
抹去灰尘 不这样我们就会永远不甘心

怎么还站在那里发癔症
什么你饿了  那就随便坐在那块石板上
歇歇 或吃一口   我去摸钱包 可我没想到
零钱不够好丢人   那就把你的也凑上
集资  我们合买一个囊  什么是囊  那不就是饼吗  
你可能是有意把河南弄混于眼前的新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22 14:11)
   
      上 望@



嗨!老头儿这回可去阴间了 有病以前
就躺在这张床上 在这里 他可没少享受好阳光  

都两个月没吃饭了 你说他知道饿 
还是不知道   上望的那天晚上  有点不对劲儿

米碗插上两柱香  我看见香柱儿随着蓝烟儿
噗嗤嗤朝里躬  他的灵魂回来了

在火星边缘跳小步舞   追我  从外屋到里屋  
一直把我追到年轻时那扇大窗户上
 
睡着的麻雀快来救我  剪刀和裱纸哪个是翅膀 
心里一门寻思   我必须从窗口飞出去 

才有希望  但我还是找不找到翅膀  当胳膊肘从月光上
把我抱紧  他一屁股坐在那儿喘粗气

发从前那样的臭脾气  唠叨鬼  我有哪一丁点儿
对不住你   你明明在凌晨  死于我之前 

可为什么非要说是在我之后   我们为什么要这样
这到底是怎么了  难道可怕的事情正在发生 

秃顶邻居过来安慰我  知足吧  很多人的寿路难赶上他 
从前他把你气成那样  可你还要对他这样 

好人都不愿意往低处想  只要坐在那把安乐椅上摇晃
只要他能喘气儿  那就是一家温暖的好人家


            @  人死后六天上望。意思是去世的人站在望乡台上,再次回头望自己的故乡,亲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18 17:28)
.   时间轴 


他好像有能力拽着地平线穿过母亲针鼻儿 
神秘的接洽处 树皮的手有效地撕开
一片眼药味儿的小窍门儿
月亮  头盔和轮子 大老爷
抛向坟地的铜烟锅
指向一条刺眼的小道 凶年的夏天
从大泉眼冒出 老姑从泥院子端回
水瓢跟随着小白鱼儿 
杀西瓜的骑驴人身后又跟上几个村庄
老亲戚活在九十年前 为取悦奶奶的六姨
有人与春风一起用吃奶的力气抖开
九十二亩以上的花洋布 开满婆婆丁

平不掉的祖坟 日本人亲手点燃汽油
军马在窗楣的内弧狂奔 平房顶上
防盗的自行车转空煤油 父亲往死里抓住
一把扭断的柳枝 还有《古文观止》
下半夜的鼻孔对不住一碗灯油? 
谁偷走了北平牌黄铜鞋拔子  
毛道上 勇士跳过每日的水沟 
小媳妇手中的牛腿骨  纺麻锤
缠满流星抛出的纸条 团结一致
百年一遇的狮子座流星雨  上中下
都在飞 宇宙的古董店 摆着一个
流鼻涕的小孩 仰起瓷脸 回想
某次晚餐 母亲忘了嘱咐他去磨坊后
掐一把打骨朵的葱叶

蘸酱吃 为了成长 一家三代拉向远天
又自动弹回的家 塌陷的菜窖在哪 
总有一团违法的麻线 牵扯不安的内心
拾起一个苞米穗儿 眼睛生出更多金牙 
让口哨的流水旋转地方剧院
围绕时间轴 飞出山海关 欧洲  
但怎么也够不到美洲 地球的心藏在他们的心
总得出去 去兜售翡翠烟嘴
兑换入场券 看吧 这就是腰上那把瑞士军刀
与玛瑙饼的下落 而星星被夜雾私吞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26 18:25)

仓颉庙
 

 

      两扇红门 等同于一种古老的吸引

      你想叫我怎么对你说呢  

      此时 梁上的燕子飞进又飞出

      并且不停地叫着 像是数着

      从古到今 怎么也数不清赶来朝拜的人

 

他们来了 有的骑着高头大马

有的划着眼睛的小船 有的

乘飞机 有的

开着小轿车 或骑自行车

下来后再上 躬着身上台阶

 

可无论谁一进来就傻了

学者也显得愚蠢 文化人的毛病

是喜欢回顾  回到古代大泽

直到芦苇丛中 突然飞出大雁

深陷双腿和大树的根 再也不能自拔

 

     后来的人排着队 隐入一个远古人

     他们以这种方式回想他 佩服他

     羡慕他在大雨中收集到的干柴枝形雷电

     蓑衣草的长发水滴在落

     荒台的烟 红嘴鹊的爪痕被尘土埋住一半

 

     绳子的疙瘩解开了 他转身就去帮助打鱼人

           树上的网 却从来没有见过

     这么高的大树  太阳把草帽抛在树冠上

     而人们忙于收集秋天的甜柿子

     一个农人对筐里的果实有疑问

     这难道就是汉字?黄河的旋涡猛然找到一股新激流

       

     但是眼前只有万古的大殿 有一尊金身

     顶起皇帝帽子 珠串垂下来

     他比我们有更多的眼珠 更多的瞳孔

     不看来人只顾远方 始终如一

     他比我们看到更多的鸟  更远的流云

        

     即使这样 我们仍忍不住自己

     请接受我们深深的一拜 再拜 假如没有你

     蔡伦白纸就不会找到王羲之毛笔

     后人也不会找到自己的种族

     伟大才能有自信 吞下不断汹涌而来的石头

       

     汉代的根 扎进我们文明的根

     从你的眼眉毛 我们终于找到大树的根

     多少传说都在万亩荷花池盛开

     可我们怎么也忘不掉 那就是创造成功的夜啊

     满天落下谷食 仍安慰不了鬼与神的嚎啕大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

 我们进入了西峡  看到你在南阳盆地中

 坐稳小盆地  在黑夜与浓雾

 散尽之处 你白色的石柱群反射早霞 

​

 阴影拉长又缩短  光线在游移

 太阳就要贴上药厂的玻璃门了 

 喷泉在迎面喷 水忙着实验漫天的弧

​

 新的一天开动机器 便帽便帽

 口罩移动双脚  身影交替工作服 

 六味地黄丸开始了  你仁爱的流水线

​

 办公室的门缝  挤出压低的男中音

 象附近拔出的葛根 带出一股新鲜的泥土味

 它来自泥土 他说它一定要压倒辽阔的疾病 

     

 我们都喜欢这样的声音  昨晚的雨点一样

 打在急切的山坡上  扩张耳轮

 而后山顶峰上  张仲景用石头的语气肯定一切

​

 一片后花园正是我们信任的药圃  它绵延了

 八百里伏牛山  祖国大的宝库

 你的药 我的药  就生长在这些自然的绿坡上

​

 交错的季节   枸杞依附着葛根  连翘花虽然谢了

 问药的人们依然要穿过枝条搭起的拱

 在苔藓重叠的石阶上  向深处缓慢移动登山鞋 

​

 一棵又一棵粗过五百年的白果树   站立在溪边

 我们停住并仰望  然后象围绕自己的爷爷

 和母亲潮湿的低语   那样的时侯  别忘了抓中药 

 

             室内的雪

​

他面色不好 坐在轮椅上 门刚刚被电力封住

有一种不太稳定的悬空被人提到

找救星 但声音发不出来

抖得厉害 一群人来为他挡风 但仍然是抖​

 

都快忙死了 整天在分配甘草 茯苓 橘皮 柴胡

蚂蟥特别抢手 蟾蜍比一把椅子要重

卫校实习生个个都像天使 牵着手

送走一个还有两个或更多 疾病有雪来统管​

 

一幅漫画变得透明 管子数着小雨点

假寐 不可以的鼾声 被遗漏的人来过了 卷走名单

上上下下都有些发虚 线路车在临街窗子里

奔跑很多年  现在还在原路上跑​

 

隔壁的房间仅仅比天空小一点

他的脸不好 身体属于例外 倒卧的日子

他有三分之二的痛苦被伤寒论捧住

剩下的部分 一直没有人能够准确地描述出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关注博主
新浪微博
留言
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万鹏
万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1,268
  • 关注人气:3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