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余余
余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305
  • 关注人气: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6-07-08 12:20)
分类: 我的小说
     多久没有坐到电脑前写东西了,在这个深夜,她试图在键盘上敲点什么时,眼睛的余光瞥到窗外黑夜的一角,白天在教堂养老院里外婆突然裂嘴抽泣的脸又浮上来。最开始是偏头痛,头痛缓解后,又扭了腰。就那样直挺挺地躺在床上。白天,拎着水果去过养老院,捎带着的还有两双棉鞋,棉鞋是嬷嬷几天前打电话给她,让她在网上买的。

那天接到嬷嬷打来的电话,她正在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2-03 13:27)
标签:

情感

分类: 我的梦境

  他的眼睛是清澈的,几乎是透着点蓝,睫毛长长的,让人猜想闭上眼睛时的睫毛该会有多长。他坐到我身边,带过来一小股风。

啊,有几年没见到了呀?快五年了吧。

 再看看四周的男女,我们昔日的同学,似乎人人都变了,变成大人的模样。像大人一样握手,说着话。

 他还是那样一个羞涩的男生,瘦小的。开口说话,脸先会红一下。以前他坐第一排,上着课,会忽然地转过头来,一只手遮捂着嘴,小声地说上一句话。

 “太闷了。”

 “去外面走走。”我附合。

   我们脱离了人群,沿着一条干净的小马路,一直往前走。有一座小山在太阳底下出现,似乎阳光那么一闪的,就在面前现身了。我们低着头走在山间了,落日的余晖涂着山坡,远处的山坡看上去覆着柔软的金黄。还有树,我们的四周,一株又一株的竹子。阳光在地面上、树叶间一闪一闪的。

 他走路还是喜欢低头看自己的脚尖,不时地踢起一块小石子。

 “我以前喜欢过你的。”他扶住一株松树,突然转过头来,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5-14 21:09)

 

    外公离世已有好多年,算一下,快有二十年了,有时候,我觉得自己该写写他,可我也只是想了一想,并没正式动过笔。

   关于外公的身世,据说从小没了父母,从小放牛等等。这些我也没向外公取证过,我认识这个人是我外公时,他就是个和气的每顿饭都要喝酒的老头。他喝酒时,常常把一条腿曲起来架在椅子上,这样一边喝着酒,一边讲话。饭桌上几乎都是他一个人在说,讲社会上发生的新闻,讲一些他看不惯的社会现象,讲到生气时,就拿起小酒杯一口闷下去了。这些让他生气的事都是发生在别人身上的,我听了,一点也不感到生气。但我很愿意听外公说话,不像我自己家里,吃饭时父母都是很沉默的。

    读小学至初中的那几年,因为自己家离学校远,我的中午饭都是在外公家蹭的。过了水泥桥,再拐个弯,沿着河走,看到爬满了青苔的青砖围墙,外公家就在围墙的门洞里头了。我吃过饭,要走出门洞时,外公会从后面悄悄叫住我,塞给我他从楼上外婆藏着的瓶瓶罐罐里偷来的零嘴,有时是糖,有时是小桔子。他不是一下子就给我的,而是变戏法似的,看看他两手空空的,但啪的一下,他的一只手掌按住了另一只,再摊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1-17 18:56)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一个小谈话作者:某某

(很久没上来,用户名和密码全忘了,试了N次才爬进来……上月和曲梵做了一个配合媒体的谈话,刊出来时只剩一半,哈哈,这么多年了还是第一次被人删字呢,破了记录。原文如下。)


:听说你的长篇新作近期发表,谈谈这部作品好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3-07-10 09:15)

  这时她躺在凉床上,什么都想,什么也不想的,眼睛直盯盯地望着头顶的蚊帐,蚊帐外铺着张竹篾,把整张床的顶部覆住了。她其实从来没有见到过凉床真正的顶部是怎样。她又翻转一个身,眼睛对准那盏悬着的灯泡,只要眯起眼,那团橘黄的灯光就发散成一条条跳跃不停的金线,她想让它们固定在某一个可控制的瞬间,没有一次成功。但这样的游戏,每晚上她都得试上几次。

   床沿的两侧各有一个护栏似的扶手,木头雕的,旋着一个个“旋窝”。白天,她在屋里看连续剧,一个上午又一个下午。爸妈一早戴着大草帽,挂着毛巾,提着镰刀、茶壶出门去,他们对她说,好好呆在屋里头,外头太阳晒着呢。 她想到外面热得要死,而她不用去晒那么烫的太阳,还能看看电视,就心安理得起来。

  走至楼下,厨房桌脚的地上滚着一地的蕃茄。挑了两个样儿光滑、圆溜的,把皮一点点剥掉,剥了一会,指甲盖上,手背上就粘上了红色的蕃茄皮,再拿到水龙头下冲掉。在一个小碗里,将剥好的蕃茄用筷子捣碎,放上白糖。这种吃法是红告诉她的,她们坐同桌,红有一双葱白似的手指,它们在她捧着课本站在讲台上朗读时,会不由自主地弹动。红喜欢看《少年文艺》,她也喜欢。每个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3-28 22:24)

   我外婆6岁那年没了母亲,没有太多悲伤,小小的她走在送葬队伍的前头,被一群人拥着,走着。走到山道上,她甚至有溜回家睡觉的念头,这些仿佛是与她无关的事,在微风细雨夹着哭声的山道上,她其实更想念自己房里的那张新床。

   她就是这样一个孩子,安静、不多话。在人说话的时候,她就在一边静静地听,从不插话。她喜欢不同的人到她家来,听他们说山外头的事。与其他山里孩子不同的是,外婆长得特别白,大人们时常捏下她的脸,然后摸着她的头说:“以后嫁个城里人罗。”

  外婆的父亲是在城里的轮船码头做工。光这一点,让她在小女伴面前提到父亲时,总是嘴角上扬,眼睛眯眯笑的样子。“那个城里头呀太太小姐都坐黄包车,女人出门时打着一把小洋伞……”其实一次也没进过城,只是把从父亲嘴里听来的城里头合上自己的想象说一通。

后来等父亲真的接上她去城里住时,外婆又舍不得走了。她已习惯了一早起床跑去后山打草,打完了草,她还不下山,满山地跑着采野花野果。太阳出来,把整个山都晒得暖烘烘的,她就倚着块大石头望望天,发下呆。她抬着头猜测每一朵云飘去的方向,想不明白为什么风有那么大的劲,能把云一点点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1-04 14:27)
标签:

杂谈

 

 

那个人住在云朵里

你要坐什么船去

也许,可以等到黄昏

太阳慢慢降落

    

     

心里边那么美

就等着她来看

 

      

  黑夜,全部落下来

  你还不跑吗?

 

     雨天

下雨天,走路

 手拉着手

 空气轻轻的,像玻璃要落下

    

你微微地皱眉

歪着胖的身子微笑

天空在你身后要被撑破的样子

 

我跟你说呀

看到你

我就明亮了许多

                         2002年

 

      1

在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20 19:55)
标签:

杂谈

  “忘我”。——那人空虚而求充实,这人充溢而求释放,二者都在寻找能够满足其要求的那个人。人们在一种最高尚的意义上理解这一过程,在这两种情况下都用同一个名字称呼它:爱——为什么?爱应该是忘我的?

 

 人的道德化及其由来。——人们屈服于道德,正如屈服于一位君王,或因奴性,或因虚荣,或因自私,或因退让,或竟是热昏,无思想,绝望,本身并无道德可言。

 

                                                            ——尼采《朝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一

后庄的西面,挨着村口的是一条河,从前头的桥拱那儿一直淌过来。河岸边长着密密的芦苇,其间还有一个河埠头,石板铺搭的,常有妇女在埠头淘米、洗衣物,棒槌一下下地抡着,打到衣物上,发出一声声沉闷的回响。小晰也到河埠头洗衣服,她只在傍晚时去,一个小塑料面盆用手夹挟在一侧的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8-02 15:25)
标签:

杂谈

1、坐在树荫底下,看过去,大概有四十多株吧,也许是五十多株,只注意到眼前一截截立着的树干,涂着白色的粉。抬了下头,才发觉那么多绿色浓密的绿叶在头顶上撑开着,把天空都密密地遮住了。  她低头在膝盖上摊开了一本书,还没看,忽然起风了,头顶上树叶的阴影开始像波纹一样晃动起来,一明一亮的,就像呆在了水底。

   背后有脚步声,沙沙沙的,那种踩在脆而酥的枯叶堆上发出的声音。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从树底下穿过去了,手里拎着两瓶矿泉水。

 

  2、坐上了车,看一侧的天空,墨蓝色的,映着几朵白云,几乎是惊异了,再仔细确认,真是白云,现在是晚上8点了呀。看来以前她太不了解夏夜的天空。车子里在放着许巍的歌,这是她强行要求放的,然后斜躺在后座。许多旋律似乎是一个调子,一些歌词也相似。

   再看外面的天空,才一会的工夫,那几朵白云隐淡了,快跟墨蓝色,不对,是跟蓝黑色的天空融在一起了。她看着车窗外的马路,安静的在夜里掠过着,远处的灯光,如点点的星火。突然觉得兴奋、新奇了,伴着那几句突然飞扬起来的旋律,“ 古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