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生物技术创新创业-韩健
生物技术创新创业-韩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66,292
  • 关注人气:1,2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个人介绍

现任美国阿拉巴马州哈森阿尔法生物技术研究院(HudsonAlphaInstitute forBiotechnology)研究员。苏州医学院学士,美国阿拉巴马伯明翰大学医学遗传学博士,并获得美国临床分子医学遗传学专科医生执照。


发明人:发明了tem-PCR, arm-PCR, 和ImmunoRepertoireomic等技术并获得Frost & Sullivan技术创新和技术领先奖,华尔街报技术创新奖。


创业者:1996年创办Genaco公司,2006年被Qiagen收购。新近又创办了iCubate和iRepertoire两个公司。iCubate主要经营分子鉴别诊断技术平台和产品的开发;iRepertoire做免疫组库相关的技术产品开发。


科学工作者:利用多重PCR技术,结合新一代高通量测序平台和最先进的生物信息分析技术来研究免疫组库及疾病机理,寻找新的,与一些重大疾病相关的早期诊断和疗效评估指标,并开发新的治疗途径。


写博客,记录创业辛苦和创新的乐趣;读博客,希望您能感受到创业的无限热情和创新的不尽需求。


如果你喜欢我的博客,请转告你的朋友们,搜索“生物技术,博客”就能找到这里。


博文

所有喊着“根治肿瘤”的人都是骗子。人,总是要死的,不是死于这个病,就是死于那个病。

如果死于什么病是一个可选项,我相信大家都会挑一个不给自己和家人增加痛苦的方式去死。这,就是精准死亡。

我不久前写过一篇博文,提出用“整体健康”的概念补充“精准医疗”,文章说人之死,是因为免疫系统彻底投降了。免疫系统在我们一生中身经百战,逐渐被消耗衰弱,而它最后放弃的阵地就成了我们一般认为的死因。其实这是一个错觉,我们不应该“三张饼填饱了肚子,把功劳都归给了第三张饼”。“死于癌症”的病人,并不是被最后的癌症夺去了生命,而是被他一辈子的所有疾病叠加起来对免疫系统的消耗剥夺了他最后“战胜疾病”的权利和能力。

如果上面的说法成立,我们就应该有机会选择留着最后吃的“第三张饼”,给自己制定一个最佳的死亡方案:选择一个更人道的,更有尊严的,更少痛苦的,最不浪费社会资源的方式去死。

科学家的目标不应该定得不靠谱:与其追求长生不死的成仙术,还不如寻找一个无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经过八年努力,我们的原创分子诊断仪器,iCubate,获得美国FDA批准!

跟踪我博客的朋友们时不时地会看到我有关这个平台的博文,这里有归类

这个技术平台和其它市场上现有的技术平台不同,它是为了多重PCR定制的,是“软”的酶技术和“硬”的机械,电子技术的完美结合。

30年前,我刚刚来美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最近回国两周,回到美国调时差,周末把热播的五十几集电视剧《人民的名义》看完了。很有感触。

在汉东,一个杂志就能一次性撤回107篇论文,如果把所有杂志都算进去会召回多少论文?代表每年投入科研经费的百分之多少?那些没有被撤回的论文,又有多少垃圾?

准确地说,腐败,并不是不劳而获,因为腐败分子活得也很辛苦。不过他们不用脑,不用心,没有肺,而是凭借肝,肠等脏器生存,用生殖器衡量成就。

我们可以研发出一个快速检测腐败的仪器:从膈膜画条横线,看膈以上的脏器活跃还是膈以下的脏器活跃就知道是否有贪腐了。是上半身辛苦?还是下本身劳累?就是鉴别腐败的一个金标准。

这台仪器还能用来侦破科技界的贪腐。如果纳税者的钱落到了“下半身”劳动者的手里,然后他们雇用一批“上半身”劳动者为他们打工,那就不对了。

在汉东,有个叫“汉伟基因”的生物技术公司找到了一个中国特色的商业模式:随着国力的提升,科研投入的倍增,于是“帮国家花钱,生产论文”就是一个硬需求,成了一个产业。可是,上半身功能强的书呆子们通常没有能力拿到大笔大笔的国家经费,于是一个奇怪的产业链就形成了:从写标书,设计实验,做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最近几次回国,分别在上海,北京,杭州,广州等地参观了几家有执照的临床服务实验室,多是提供二代测序为主的分子诊断服务公司,精准医疗的最前线。 几乎都是符合GMP标准的高档装修:标本接收,核酸提取,扩增,检测都有不同的房间,大玻璃窗可以从走道里面看进去;人流,物流分开等等等等。实验室除了 装修高档以外,设备也都是一流的,嘎嘎新的。进去参观一定要更衣换鞋带帽子。。


许多公司都集资上亿,用几十万雇来的人,在花几百万装修好的实验室里,用几千万买来的仪器做实验。进口试剂做一个病人标本成本上千块,收费几千看上去很高但大多数都“回馈”给了“渠道”,利润几乎没有。就是国内实验室的现状。

问起来,都说:“没办法,政府要求的。不达标,就没有证。” 就这样,还有很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前两天写了一篇博客,讲国内单位比较喜欢批量购买最先进的测序仪的事。文章提到生物技术和IT一样,都有软硬两个方面,而对我们搞生物技术的来说,软的就是各种酶了:

做分子诊断,创新可以分成两类:应用创新(applications)靠的是人家研制出最新的仪器;原始创新则靠自己摆弄不同的酶反应了。而一个平台技术则是软硬兼顾,能支撑很多Apps的技术。

拿 Illumina二代测序来说,原始创新实际上是 onchip bridge PCR generating high density clusters, 然后边合成边读碱基,最大的功臣就是DNA 多聚酶。我们做免疫组测序实际上是给二代测序平台技术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JMP健康医疗大会的本意就是让整个行业的上市公司和跟踪它们的股票分析师们有个面对面互动的机会,现在已经演变成了小公司找合作伙伴,找投资,投 资公司筛选项目,大公司找吞并目标的大杂烩了。不过,像Illumina这样的行业领头公司,如果在会议上没有什么新产品推出,那股市上就要受挫了。所 以,几乎每年的JPM会议期间,Illumina都会发布新的产品,前年是NextSeq, 去年是MiniSeq, 果不其然,今年公布的新产品是 NovaSeq:

新产品当然有一些进步,速度快,数据产量高,单位价格相对便宜。每台价格大概九十万美金。

公布新产品不到几个小时,就有中国公司一次性购买十台,引发新一轮的“军备竞赛”。

这让我想到日本人每年新年的一个传统活动,金枪鱼拍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几天又来旧金山参加每年一度的“集市”—JPM健康医疗大会。自从96年创业成立第一个公司以来,这个会我经常来,尤其是有公司或者技术要卖的时 候。因为许多相关企业的经理人,投资人,银行家都会参加这个会议,所以几天下来能约见一二十个人。记得几年前来这个会的时候写过一篇博客谈感想。

今年还提前一天来,参加一个华人投资人和企业的牵线会议。我还在会议日程手册上登了一页广告:



我本来是想用公司现成的产品宣传彩页,可是后来想想那个彩页不适合这个会。我来这个会的目的是为了给两个公司找投资人,不是卖产品,所以内容既要突出公司成绩,也要简要地讲我们的需求及投资我们有什么好处。

最 后我从房地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28 02:27)

2016年11月,算是我们iCubate公司发展的一个里程碑:公司2009年成立,从阿拉巴马的天使投资人那里融资一千两百万美金,经过“八年抗战”终于完成了全自动分子鉴别诊断仪器的研发和临床验证,正式申报FDA:



申报文献七百多页,做了一千多例的临床标本,实验室验证(特异性,敏感性,稳定性)用掉两万多卡盒!

申报后,我们iCubate公司开了一个科学顾问委员会小会,这是公司的科学顾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谢谢整理,找机会拜访请教。

                韓氏家譜字輩匯總

                       —韓世明

                    寫在前面的話

    姓氏是一種文化,它關係我們的歷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我在最早提及精准医疗的博文中就提醒大家,不要被一个快要下台的总统提出的政治口号忽悠了。川普当选,必然要废除很多前朝的政治主张,精准医疗可能就会首当其冲,还有一个更让人担心的牺牲品就是奥巴马在全球气候变化方面取得的进展。

不能说精准医疗的概念不好,但是当一个科学概念和政治搅合在一起的时候就很可能成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科学家群体也是政治动物。为政治牺牲科学这个现象在中国,前苏联的科学家们都经历过,都有沉痛教训。

如果精准医疗在发源地都消声灭迹了,中国还能高举高打吗?难道能把精准医疗变成国际政治的一个象征吗?是否有换个调子唱的必要?为什么不回到发扬中医“辨征施治”的道路上去?

说到科学概念政治化,中医也有很好的例子:到底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