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Kevin对儿勾儿
Kevin对儿勾儿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15,533
  • 关注人气:2,98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微信交流
 [Kevin对儿勾儿的旅行生活日志]
         微信账户:
          kevinjj-traveling

新浪微博
搜博主文章
访客
加载中…
KevinJJ
自以为是 兀自逍遥
本博内容均为原创,转载商用请您吭声。合作及约稿请联系:59375634@qq.com
博文
(2017-01-01 15:12)
标签:

2016总结

杂谈

生活

分类: 挥之即去
2016风一般的过去了,带走了一切,却带不走雾霾。

每年这个时候写年终总结已成为习惯,前几年的内容基本是围绕着自己的旅途轨迹。今年不一样了,忙的没什么时间出游,所以今年的总结就是一些流水账和感悟吧。

对我而言,2016年是跨入而立之年的第一年,想到已经被开除出年轻人的行列,总是有些惆怅。
张爱玲说过,在三十岁之前,三年五年就可以是一生一世,而过了这个年纪,十年八年不过就是指缝间的事情。按理说我该常常招待焦虑这位客人,但我仍旧能经常见到名为兴奋的玩伴。想来这就是我的优点吧,抗压与自我调节能力的强大。
去年底离开老东家后,响应国家号召,成为了数万创业小老板中的一员,忙碌并快乐的开始了自己的事业,事情繁杂,也要逐渐熟悉从员工到老板的转变,好在搭档靠谱,又常有贵人相助;七月份,有了两个漂亮的双胞胎女儿,正式升格成老爸。但也和老婆开始了两地分居的生活,我在北京忙碌事业,老婆在深圳照顾孩子,各自辛苦,但始终互相支撑。

这一年自身变化颇多,脾气逐渐内敛,锋芒不在,再烦的人和事也会耐着性子。与此同时由于工作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31 17:49)

又到年底,难免又要感慨时间过的飞快。
说来有趣,人小的时候除了傻玩儿以外没啥事,觉得时间流速缓慢,恨不得一天长大;而随着年龄渐长,事情渐多,反觉得时间过速惊人,一晃眼本世纪第二个十年已经过了一半了,“你们是21世纪的主人”这话听起来是不是言犹在耳?
时间就在每天处理各种人事中大踏步的离开了。这种离开可以给人带来历练,当然对更多的人来说只是蹉跎。这世界上聪明人很多,所以急于求成的人也很多。很多机会与非机会就在这种急躁中转换错失,最后不知所终。

年中时和一个辞职后创业有成的友人聊天,谈及成就感这个话题,他说一个人的成就感爆棚,通常有两个瞬间:
一个瞬间来自目标达成的那一刻;
另一个来自于回头看的那一刻。

关于第一个瞬间,他举了玩游戏的例子。因为手笨操作差,一个关口怎么也打不过去,就天天打天天练,最终通关时,成就感在体内让呼吸都像要膨胀开了一样,都没法用鼻子,要换嘴大口喘气才过瘾。这种成就感,是投入心力达到结局之后的快乐,是一种我投入了,我得到回报了的理直气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1-15 10:50)
标签:

杂谈



       北京怀柔,红螺寺。

       看照片上这蓝天,就知道我不是这几天去的。在这一大段连续雾霾来临前,我跑去京郊怀柔的红螺山,爬爬山,也顺便享受一下即将消失不见的蓝天。因为按照近些年的经验,入冬后北京会笼罩在一片灰色之中。果不其然,随后的一个星期,我只在这照片上看到过蓝色。失去才知珍惜,特别是在失去可以预期的情况下。看到这漫天雾霾,唯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9-14 08:28)
正式三张儿了,从今天起开始三打头的日子。

想想也是有趣,人们总把要做的事情限定在一个特殊的时间框内,比如二十岁要做什么,三十岁要成为怎样的人,四十岁要如何如何等等......整数年龄总被赋予特殊的象征意义。我也并不例外,仔细想想,三十岁前说要做的事情有些已经做了,当然也有很多还没边儿呢,过去的我可能会因此自怜自怨一番,如今顶多呵呵一下说哎呀我擦,牛逼又吹大了~这就是有严重拖延症的好处,可以将一切都推的晚一些,然后再想想再看看。

其实按南方的算法,我都三十二了,又何必在乎这些。

今年学到的东西大概是好多事能做就做,不能做先试着做,生活本身就是个不断试错的过程。再说这世界上也并没有那种按一下就一切不同的按钮,一切的一切都是自然渐进的。刚开始节食每顿饭吃七成饱受不了,多坚持几天就没感觉了;跑步先跑一公里不怎么喘再说,慢慢的就能跑五公里。凭什么你能少吃不饿,没锻炼就能跑全马?这都一个意思。

所谓的恐惧、压力,大多数都是我们自己给自己的,都和潜意识中给自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2-11 15:07)


同学大婚,终于有机会来长沙。

晃晃悠悠待了两天,貌似头一直疼着,总在喝酒,老同学见面,都在酒里了。
相机实在拿不起来,手机随便按了几张,也不成逻辑,但偏偏又要强迫自己凡事要有个记录,酒醒后看着照片才记起其实还去了这些地方啊。有点意思。

岳麓山,爱晚亭,书院,贾谊故居,火宫殿,臭豆腐,混沌的酒吧,以及那群人。

过去没来过长沙,但认识的长沙朋友却不少,一大帮人告诉我去这里去那里吃这个吃那个,但他们忘了我此行的目的其实就是喝大酒,酒这东西虽然难喝,但是好在哪里喝都能喝醉,只是醉的时候身边的人也要醉眼朦胧的看着你,那一刻恍如隔世,让我想起读书的日子。

最终还是选了十张照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2-31 15:21)

其实每到12月开始写总结的时候,总觉得有点奇怪,一年从1月开始到12月结束,从寒冷刺骨到几乎寒冷刺骨,想想有些凄然,而且总结完了立刻进入严冬的感觉总不那么美妙。但是誰让这个自然年是这么规定的呢?这也是人生的无奈之一吧 ---- 我们自以为是个独立思考生活的个体,实际上在成文的、不成文的、规定的、潜移默化的规规矩矩、条条框框面前什么都不是。

今年于我而言是个飞行年,出差和出行加起来飞了快100次,如此密度的飞行以及在飞机上所消耗的时间加上从机场到酒店所消耗的时间,真的不好意思去算。时间长了,自然要打算利用这些碎片时间。读书是个好选择,只不过我更习惯于躲在书房中,泡一壶茶,清清静静的做这件事情,处女座做事情有仪式感这点在我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而在飞机上?嘈杂的噪音与人语很难让我静下心来,而且貌似又没太多时间阅读。就这样,在犹豫了一段时间后,在一次出行前,还是放了本书在随身包中。

问题也随之而来,当噪音、空中广播、不舒服的靠背在你身边环绕的时候,很不舒服,翻两三页既作罢。慢慢挨了一段儿,觉得痛苦消弭,好像这样的环境也并非无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9-13 22:55)
二十九岁了,二字开头的最后一年。明年这时候正式三张儿。

其实按我妈爱论虚岁的习惯,我早不止这个年纪。比如今年过年时候,家里来人,问我几岁,我刚想说28,她就蹦了句“30了”。所以,每次家里来人,我多少都有些阴影。另外如果按南方的算法,我现在都31了。

身边总有人提醒你年龄,其实不算是个坏事,我把这个叫做趁早打算。比如,怕考试,那就拼命模拟考试的情景,模拟考砸了之后请家长的情景。由此得出的是,我们通常的自虐,无非是为了让自己能够习惯更艰难的东西,强迫症有时候就来源于此,你会强迫自己做更多的准备,以应对不可预知的未来。

就在几年前,我也有过这样的情况,即给自己设定一个期限,比如多少多少岁前,怎样怎样怎样。我有几个朋友把年龄限定到30岁,一过那个年纪,该娶娶该嫁嫁,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金盆洗手无欲则刚。但我有很严重的拖延症,好处是可以将这个年限一点点推的晚一些,然后再多看看多想想。但是这其实又是无止境的,看的越杂想的越多,就想再推迟一点。

今年学到的东西大概是,这世界上并没有那种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1-28 11:17)
标签:

kevin对儿勾儿

北京

后海

故乡

分类:


临近年关,手机里的短信多了不少,都是吉利话。QQ上蹦跶的人也不多了,算是进入过年状态。

回北京一个月了,虽然忙碌却也觉得舒适自得,当然这舒适和空气没什么关系。最严重那几天趴阳台上,看不清马路对面的楼,只有霓虹灯在隐约的闪烁。我想起小时候和小伙伴们在院子里捉迷藏,想方设法把自己藏起来,如今的孩子不用这么辛苦了,施施然踏入雾中完事。

扪心自问,五年前的我绝不会承认现在的北京已经不是一个适宜居住的地方。但这又怎么样呢?不适宜居住就不适宜呗,雾霾虽重,但好在心还没被堵上。
最近十年,在北京呆了三年不到,回来后有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楼下熟悉的卤煮店不知何时失去了踪影,遍布街头的营养早餐小推车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2-25 20:34)

 
南方的冬天像细密周到、瑕疵必报的小女人,不凶不急,可是无微不至、细腻温柔的冷着你。
 
两年前那个冬季的某一天,在飞鹅西路附近等人,南方的小女人不断侵蚀着我得耐心,不经意间看到路边一家很不起眼的小店,牌子也普通,就“韩国料理”四个字,简单明了。
入门坐定后开始打量这间店,只有六张台。一时倒想不起来该叫些什么。老板娘热情的迎上来,看我戳着兜儿发呆的样子,也不问我点什么,用生硬但温暖的普通话说“天冷,来碗豆腐汤吧”。就去下了单。
不多时,豆腐汤上桌,石锅装,热气腾腾冒着泡,豆腐和蚬子上下翻滚着,些许的辣味已经和滚烫的汤水融合,都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但这类东西却一定要心急火燎的吃才对路子。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0-31 09:14)

把生的食物变成熟的,最好的方法莫过于白灼。
滚一大锅水,下点油盐,把肉切成薄片后扔进去。水被冷的肉类冲激,就不滚了。这时,用个罩拎把肉捞起,等待水再次滚了,又把肉扔进去,即刻熄火。余热会把肉弄的刚刚弄熟,这就是完美的白灼。

肉当然要好,否则糟蹋这好方法。在汕头去过一家牛肉店,记忆深刻。
寻常巷陌里的传出强烈的生牛肉香味,一团红光闪烁不断。
刚刚屠好的牛陆续堆上案板,冒着热气。
精装的小伙子们赤膊上阵,刀锋落处,筋肉分离。快乐的大姑娘们手脚麻利,拼花装盘,送肉上桌。
这里有匙仁,脖仁,吊龙膀,五花蹄等等各种外乡人不理解的名字。
一头牛身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