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1. 腊八蒜   以前总说,一年中只有腊月初八用醋泡的蒜才是绿的,后来经我们家阿姨证明,这事不属实。简单来说,腊月每天泡的蒜都是绿的。有时深绿,有时泛蓝,全看阿姨心情。
  2. 腊八冰   头一天用一大盆子,最好是铁盆子,木盆玻璃盆容易冻裂,得不偿失,最好是矿泉水,越贵越好,放在外面,等待成冰,然后,今天吃,嘎吱嘎吱,据说吃了它在以后一年不会肚子疼。
  3. 腊八豆腐   说穿了就是今天做的豆腐,用卤水点的。
  4. 腊八面   很多地方腊八并不吃粥,吃面。吃饺子也未尝不可。从腊月到正月,每天都可以吃饺子。
  5. 麦仁饭  麦仁与牛羊肉同煮,加上青盐、姜皮、花椒、草果、苗香等佐料,经一夜文火煮熬。咦,想想都好吃。晚上我要试试自己做。这是青海一带的腊八粥做法,专供佛,但我佛慈悲,一般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5-08-21 00:55)
标签:

杂谈

每一幅大幕的边缘,都经年牵扯着沧浪之戏的裙裾。朗声的背后,是灵魂拖曳的尾声。天上地下,人间世间,最嘹亮的是悲歌。听不懂的,只有自己的心声。你我,总企图状如莲花,却道不尽酒意灿烂,烂醉如狗,在秋日夜深,吠日,自以为得计,嘲笑落叶为荣,吐出一口榴莲被胃液过滤后的酣味。谁在天亮处等你?他妈的,晨曦是别人的,乌云是别人的,划过的车嚣,也是别人的,你连梦都失去,就剩下屡遭蹉跎的脚后跟。这一切,都是因为,你丫喝得太醉了。。。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 老于

当飞机降落在齐齐哈尔空旷的机场时,这里已是深秋。停机坪上,只有一架小型军用飞机。

很明显,这是一个边境城市。

齐齐哈尔,在达斡尔语中,就是边疆的意思。

这个城市的名字总是让我激起一些兴奋。朔风。浪子。浊酒。刺客。等等。

但现在已经和古代无关,除了一些明显的经过修正复原的古迹比如说都军府之类的,这里已经和内地的任何一个比县城大的城市没有区别。

直到我走进会议室,见到一个叫老于的老警察,我的思绪一直缠绕在古龙的小说里。

开场白之后,老于开口了,他说,我就是一本书,谁来了都翻翻,翻完了就完了。

他是笑着说的,很不经意,但我听出了一些悲凉。

当然也有智慧。

他把自己已经当成了一件道具。倒没什么怨言,也没什么兴奋。成了一种自然。

这种场面,本不属于他,属于电视上的影像,他应该坐在家里暖烘烘的小屋里,喝着小烧,磕着瓜子或花生,看别人在舞台上耍,自己只管呵呵傻笑。

但现在他已经习惯于面对各种各样的镜头和提问。

老于的嗓门很大,话音透着生铝的质地,还有些锈斑,斜刺里杀出,磨砺着你的神经。

这个充满生活智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英雄老于终于被这个世界击垮了。

前天,突接黑龙江公安厅电话,说我电影《千钧。一发》的原型,二级英模于尚清生命垂危,正在北京抢救。昨晚,我和于尚清的扮演者,哈尔滨市道外公安分局的马国伟赶紧从天津外景地来看他。

此刻,他躺在北京306医院的内科病床上,呼吸和血压均靠机器维持,深度昏迷第八天,生命靠一条看不见的细线维系,随时就会被轻易地裂断。

昨晚,我站在他的病房门口,门口值班板上面写着:责任护士 武断。

看着这个当兵24年,副团职转业后成了一名普通警察,被老婆说成除了修飞机不会啥都会,号称120岁有个坎儿的糙汉,无力的丈夫,但因为2003年连排11枚自制炸弹最后一枚炸弹爆炸被炸伤而成为英雄的老于,心里只有悲凉。

这个世界欠他的,很快,就又要把他抛弃了。。。

老于的妻子一直在哭,她唯一的期望,就是能住进301医院,能得到会诊的机会。

老于的儿子已经是一对双胞胎的父亲,也明显是一个已经很干练的警察了,这个家,以后只能靠他支撑了。

原来,老于从8月份就住进306了,因为那次爆炸虽然老于被抢救过来,但身体受到的损伤却是深度的,潜在的,身体机能已经衰减很多,这次住院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英雄老于终于被这个世界击垮了。

前天,突接黑龙江公安厅电话,说我电影《千钧。一发》的原型,二级英模于尚清生命垂危,正在北京抢救。昨晚,我和于尚清的扮演者,哈尔滨市道外公安分局的马国伟赶紧从天津外景地来看他。

此刻,他躺在北京306医院的内科病床上,呼吸和血压均靠机器维持,深度昏迷第八天,生命靠一条看不见的细线维系,随时就会被轻易地裂断。

昨晚,我站在他的病房门口,门口值班板上面写着:责任护士 武断。

看着这个当兵24年,副团职转业后成了一名普通警察,被老婆说成除了修飞机不会啥都会,号称120岁有个坎儿的糙汉,无力的丈夫,但因为2003年连排11枚自制炸弹最后一枚炸弹爆炸被炸伤而成为英雄的老于,心里只有悲凉。

这个世界欠他的,很快,就又要把他抛弃了。。。

老于的妻子一直在哭,她唯一的期望,就是能住进301医院,能得到会诊的机会。

老于的儿子已经是一对双胞胎的父亲,也明显是一个已经很干练的警察了,这个家,以后只能靠他支撑了。

原来,老于从8月份就住进306了,因为那次爆炸虽然老于被抢救过来,但身体受到的损伤却是深度的,潜在的,身体机能已经衰减很多,这次住院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3-09-20 15:18)
标签:

杂谈

《两箱盘锦河蟹》

今天
早上八点
两箱盘锦河蟹上了火车
中午一点
两箱盘锦河蟹到了北京
晚上六点
一群奇怪的人
将坐在一张桌子前
吃掉这些河蟹

两箱盘锦河蟹
是被一对少年夫妇
从辽宁提到北京的

主人是个胖子
他的一个朋友在住院
所以
其中的十只
将由司机送往天坛普华康复医院
昨天下午
这个胖子和另外一些朋友去看了住院的朋友
那个医院
住了很多外国人
恍惚到了叙利亚
楼下裹头巾的病人们
像是刚遭了化武

如果再扯远点的话
这群看病人的朋友
然后去吃了南门涮肉
据说是全地球最好吃的涮肉
刚到医院的时候
胖子的司机
就去占了座  排号第3
此时
门口的号牌
已经排到第33

后来
这群男女又去了天坛
里面除了虬裂的老松柏
都乱哄哄的
像个毫无美感的集市
月亮被云云云云晕住了
久久不能露面
几个男女走啊走
逐渐话题就集中在了健康
这是个说着说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3-08-11 03:51)
七夕热是一种病  重病
(这篇微博写于8月5号,本想发,但考虑到别把纷争弄大,就搁置了,但时至今日,事情的演变都在预料之中,不管我说与不说,事情都搁在那儿了,已成事实,再加上这两天屡受某粉们上门辱骂,只能发了.)

这个夏天有点不正常。有点诡异。

本来,七夕档只有三个片子,一场风花雪月的事,一夜惊喜,宫。初始,都是定在8月13号。
有点挤,但还好,这三个片子各有自己的适应群,并且,最重要的是,都没太大的贪心。哦,反正,我没有。能切一块差不多大的角角就好。
然后,我们宣布了8月9号。所谓七夕档,已并不只是七夕这一天,而是上下延伸的差不多一周时间。
然后,一夜惊喜也公布了8月9号。宫没变。
三个片子瓜分一个档期,既可炒热档期,又互有所得。

但这时候,小时代2杀了进来,并且,也是8月9号。
有人提醒说,这是冲我来的,是要给我点颜色看看。
这是因为,前一段我批评了郭敬明,扩大了骂战,护犊的老板们要教训教训我。
真抬举我。我刚知道我居然有这么大的能力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3-06-21 23:36)
标签:

杂谈

事关《我们的生活比蜜甜》。。。

一部自开拍以来就不被电视台购片专家们看好,屡屡斥为“题材怀旧,演员不够热,阵容偏老”的大型彩色科幻题材电视剧《我们的生活比蜜甜》,实际上讲述的是我们的父兄辈在苦逼岁月里的挣扎,在挣扎中的欢乐,欢乐中的疼痛,疼痛中的成长。自北京影视频道首播以来,从坑底逆势增长,直到13日超过央视一套的《闯关东前传》,继而超过北京卫视的《战雷》,稳居北京地区收视率榜首,直到全剧结束。这个现象是很少见的,因为卫视购片成本是地面频道的近乎十倍,而在北京台的上半年,也仅有《新编辑部故事》被地面超过。
这就是一部不被各方面专家看好的电视剧的首播实况。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狂欢是拒绝深刻的。狂欢是身体的事情。狂欢如果用脑子,那就不太欢了。

用这个标准看《敢死队》,我以为是合理合法的。

起码,我在看《敢死队》时,除了抱怨厅太小之外,对于我这样一个热爱嘁哩喀喳的三俗商业片的酒徒而言,欢了。

一干老男人的名字其实都已经很熟了。即便是打酱油的施瓦辛格,也在转身离去的时候,收获了一句戏言:他想去竞选总统。这句话,是布鲁斯威利斯说的。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0-07-30 00:48)
标签:

杂谈

1.

徐新宇听说我要去长沙,就惊叫:一定要去辣椒炒肉吃饭啊。

原来,辣椒炒肉不是一盘菜,而是一个饭店名。

据说,这个店只卖一种菜:辣椒炒肉。

这是怎样的一种牛逼境界啊。只此一种,爱咋咋,这不是吾辈梦寐以求的人生最高境界么?……遂生仰慕之心。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公告

  

  

公告

此非公厕 入恭者慎入

留言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