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流泉
流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89,918
  • 关注人气:2,55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18 20:12)
标签:

流泉

诗歌

请原谅

分类: 诗歌




      请原谅

          流泉

当一场风
瓦解于更大的一场风
当弃绝,成为最后的救赎
落日般
巨大的彷徨中,我收回全部的承诺
如若因此冒犯这个尘世的
忠告

——那么,请原谅我的偏执,和之于信仰的不道德的
“撕裂,或剥夺……”

        2018年7月18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认识论(组诗)

                                                                  流泉



       沉沙

最后一根骨骼
风一样飞起来,最初的水
和襁褓,最初的萤火的光亮……
在无边的虚空,风一样
飞起来

强忍落日般巨大的彷徨
“在一阵紧似一阵的撕裂中,再一次匡扶住
松动的河床——

岑寂的大地上
永恒的事物,正一点点消失” 
而故乡是盛大的流水席,我所能理解的乡愁
不过是:一粒沉沙,瓦解了更小的
一粒沉沙

我的孤独
就是一条河越过峡谷时全部的
——孤独



       石头

身有大恶。
内心藏一块石头。
截取它的粗粝、冷冽,和它与铁器交互捶打
迸发的锋芒。忽略那些柔的
软的,通人性的,属于
流水和风的——
俗世有太多断裂层
和霜刀,防火墙林立,依次
阻隔善念——当人们洗心革面,大炼隐身术,
峥嵘中自有遮蔽和草木
凋敝。石头缝里尽是暗色的沉渣——
拿什么剔除这人间恩怨,
这顺从,这效仿?
我已被压制。旧时的摇篮与木马。
石头上生锈的花。
腐朽星空下,拯救本身仍是腐朽。
而呐喊,更像一种破碎,
或岑寂。



       认识论

从一朵芍药开始
一块封冻石
一所老房子的一扇雕花窗开始
……我认识的这个世界,有太多陌生
我的世界观
有太多肤浅,和疏漏
如今,年过半百
必须重新开始,并试图通过这些
重新审视一架活着的躯体
以及生长在这架躯体上的每一个毛孔,每一道疤痕
每一缕白发中暗藏的
隐秘与躁动
……与身边的事与物相处太久
几乎忽略了其间的光,就像我从来不将这世界
与生命维系在一起
事实上,当它们的光
折射到我的身上,生命才拥有如此多的河流,峰峦
雷鸣,闪电……才会在大风浪后
用钢铁般的意志
和爱,拦截随时引发的泥石流
重新认识
不是回头,是惘然中的惊觉,一次呐喊
和一次亲昵——
从一粒尘埃开始,一滴水最终融入
一整个大海的波涛
大海的心跳,即一个中年人
沉沦之际,紧紧抓住
一根缆绳不放的
心跳……



       谷雨

播种孤独
收获的也许还是孤独
播种爱情,从土地上长出来的
是不是爱情?
对这个命题,我始终
心存犹疑。好些年了,都在告诫自己
播种是一回事,收获是
另一回事——勤劳不是付出,是虚度
建立在谷雨上的自我安慰。但我
仍乐此不疲,一锄头一锄头
翻新泥土,搬开一些石头,剔除一些杂草
相信能找到水源,并在
汩汩流水中,找到比播种本身
更具意义的存在
——春日尽,不奢望春天长了毛
就会成为养料
好比我现在,听着布谷的叫声
在土里下种,从不关心
入夏后,谁破土、发芽、抽穗、扬花
如果天气更明朗些
我就坐在那一面向阳坡上
等着你——
那些关于播种之事
只字不提



       小寒

被星星叫醒
我省略了一整天在耳边轰鸣的
锯木声,再次返回小弄巷的幽冥和岑寂
……天使们,默默
将众多暖色的花草种植
一面墙上,一扇打了记号的玻璃门上

……那会儿,恰好
雨后,初霁,透过种种光的缝隙找到了你
冬天里所有关于春的印迹
——小寒小到一块冻疮微紫,一场雪蛰伏
有什么大于夜,大于马头墙上一缕炊烟
就有什么让我深情,轻轻唤你一声
“亲爱的”——

亲爱的梦
亲爱的眼泪在飞
亲爱的盛开在尘世上的家乡
亲爱的梅花,一瓣,一瓣,落下来……


        (《几江》诗刊2018年第2期,感谢杨平主编信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年6月17日上午,应邀参加丽水南城诗社采风活动,走进莲都区白岩村。白岩村是水阁街道一个自然村,距离市区30分钟路程。采风期间,村中举办了中国传统服饰旗袍节走秀表演。回城,走处州小巷酱园弄、高井弄。一组图片,记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让诗歌走进生活
                                                             ——读流泉诗集《砂器》

                                                                 刘亚明


      喜欢流泉的诗,还是从前几年阅读他的新浪博客开始。
      流泉是一位十分勤奋的诗人,从他的新浪博客上看,从2017年3月开博以来他一直笔耕不辍,粘贴了大量的诗歌,发表的记录达1300多次(其中刊物发表418次),十年平均下来每年有130个媒体发表,刊物发表每年平均也达40多个(大多组诗)。如此高产诗人,我们不能不说他对生活观察的细腻和诗歌对生活一触即发的敏感度是超常的,他的勤奋也着实令人刮目相看。

      1
      生活正如流泉这个笔名,总有一缕清水不断地流出。
      毫无疑问,流泉已经让诗歌不是一点点、也不是一部分,而是完完全全走进了生活。而在我看来,他现已出版的6部诗集(包括一部与他人合集),都是他生活每一步的忠实记录,都是其个人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诗歌总结。流泉诗集《砂器》中收录的诗歌,取自诗人2008年—2016年的部分诗歌,这些诗歌看似零碎,但组合在一起就是流泉生活中的衣、食、住、行、思,就是他现实生活部分的精彩截取。应该说,流泉的诗歌走向了生活,从不同侧面折射着他的生活。有时,也竟是熠熠生辉的光芒。恰如这部诗集的第一首诗歌《光芒》所表述的那样,光芒是多彩而暖暖的,他把现实生活当中“晚年的母亲”做一次生活经验的书写,力透着青春、祥和、美好:

      晚年的母亲
      将一朵雪花别在鬓间
      仿佛带回了许多年前的好时光
      ——她的红围巾,在白茫茫的旷野上
      如此耀眼
      一辆赶路的小马车,缓缓的,渐渐越过
      远处传来的一阵灰椋鸟的
      唿哨声……

      我的母亲
      又一次牵着我,来到九姑山下的
      小小的家园
      那些门楣和青瓦,从不曾凋落,始终被一种光芒
      笼罩着

      生活是更大的思想容器,每一时刻都有经验、哲理和反思的产生,而平实地记录下来这些生活,更需要诗人“捕捉”生活的“点”。毕竟诗歌不能全部地记录生活,也不能全部记载我们的人生轨迹。流泉诗歌这种对生活的“取舍”值得我们去玩味,一方面他抓住了生活的“主动脉”,不“云山雾罩”,不“脱离生活”;另一方面他切中“生活的要害”,提取“生活中的营养”。这首《光芒》,发出的是生活的光芒,是人生的光芒,是人性的光芒。尽管“将一朵雪花别在鬓间”很普通,没有铺垫更多的生活细节,但也很诗意,分明是对生活美的一次追求与提炼。“仿佛带回了许多年前的好时光”之后的瞬间跨度,把一种昂扬向上、对美的怀念写意了出来。
流泉对于生活景物的描述自然老道、 抒情有度,有的诗句也很精巧柔性。他的《你好》是对春天的问候:
      “雨敲窗/小碎步的风不把门/当烟花凋落/酒,与孤寂,都是今夜的/第三者//你好,我的小绵羊/你好,我的被暮霭深锁的小小的春天”
      在这部诗集里,流泉数次写到中年,且都以《中年书》的题目表达自己对时光对人生的感叹,可见他对时光的“情有独钟”,其中一首这样写到:
      “这人间最后的/一滴露水/是你的,也是我的……当万物消弭/风隐去//“走过的都是歧途/那正确的,必在苍色中”//啊,在这个中年/锯木厂的春天,远远落后于一公里外挖掘机的巨大的/……轰鸣”
      相信,是因为流泉热爱生活、热爱生命、热爱自然,才有了这样的诗句。如此饱蘸深情的抒发个人情感,渗透着生活的不舍情结,感念着生活的馈赠。无疑,这样的生活是积极向上、丰富多彩的。

      2
    “远古青瓷当下诗。”这是评论家王学海为流泉诗集《白铁皮》序言立下的标题。
      通读流泉这部诗集,你会发现流泉生活的依恋,会发现他的喜怒哀乐,会发现他对季节时令、对时光年轮(上文提到了他数次以《中年书》为题写诗)、对植物泥土的爱恋。如此执着,反映诗歌写作情感的全部投入。写诗的实践也证明,没有真情实感的投入,诗歌不会血肉丰满,更难以打动读者。诗歌走进生活,不掺杂任何情感也形同嚼蜡。
      正如评论家王学海所说的那样,流泉诗歌在紧扣生活的主线的同时,让我们感到了情感的另一条主线。当然,前者是鲜明生活气息的主线,一眼便知,后者是暗流涌动的主线,需要读者认真的揣摩而达到思想上的“殊路同归”。话说回来,流泉的这部诗集描写泥土青瓷的诗歌也有很多。
      “与岁月隔着瓷土/在木岱口,终于看见了这瓷土上/轮回时光之黑白/黑之部分,有细小呼吸/聚集,深处的水,依附在坚硬的骨质上/白之部分,暗中之火/积攒全部热能,等待又一次激情的喷发/与媾和。水与火/在龙窑中,达成默契,天与地/呈现一大片青色/气象大开大阖,有不为人知的包容/粉青、梅子青,次第登场/釉色宣告了新生//尘嚣外/我的中年之身,一半是开片的,另一半/却有震裂后唇齿相依的圆满”——《青瓷》  
      青瓷代表着一种文化。在亘古的历史长河中,作为中国古老文化的象征,瓷器一直伴随我们的左右。对于此,流泉自有他的认识,第一句“与岁月隔着瓷土”,一下子把我们带回了深邃的古老。岁月沧桑,不变的是时光的主题。流泉紧扣生活与泥土的深处,张杨生命的韵味。看得出,流泉骨子里的痴情,对于泥土与生命之光的无比崇敬。就像泥土的糅合,他把自己的情感彻彻底底地揉进了那片土地,那只青瓷。相比之下,《青瓷小镇》也满含怀旧之情,从地域的角度解读他的怀念:
      “国营瓷厂已成一帧旧照片/黑白的纹络/定格小镇昨天/那些年的青葱是不复的流水/在青瓷研究所/我看见了王传斌的羞涩/还看见了依旧冒青烟的/长长的龙窑/那会儿这里叫上垟,当然在今天的/地理志上,它仍然叫上垟//在季建真的眼里,上垟/是一道瓷光/照亮龙泉的夜空/文化,让中国青瓷小镇/重新写上“雪拉同”的字样/从炉火中走出的青瓷/像玉/像美人//市声喧嚣早偷走我太多的听觉/而我,还能握住这一汪美色/一颗心静下来/一大把时光慢下来/我因此庆幸,在上垟/在中国青瓷小镇,第一次听到了/瓷骨的振荡//这一定是水与火最浪漫的一次交媾/脱胎传统的一次裂变”
      如果没有生活经历,流泉断然不会写出这样的青瓷,同样,如果不是念念不忘,“深陷其中”,流泉也断然不会写出这样的青瓷小镇。即便“国营瓷厂已成一帧旧照片”,但因为有了“旧情”,国营瓷厂就“复活”了,还有“王传斌”“季建真”们的出现,让流泉的情感世界逐渐丰满。于是,也就有了瓷器小镇的“这一定是水与火最浪漫的一次交媾/脱胎传统的一次裂变”!
      当然,流泉的《砂器》和《黄土》也都是围绕泥土与生命而展开的。
      他的《砂器》细腻而唯美:

      铁的内部
      隐匿的风暴……尖叫,在砂器四溅的火花中
      寻找一种平衡
      光阴的碎屑,纷纷脱落

      心肠,都是铁石做的
      我们在人世间
      ——内外交困……磨,磨,磨
      砂轮飞转,山河变细

      直到铁杵磨成针
      直到淬火后的磨砺,再次回归柔软的本性
      ——所有的风,才会喊疼

      我特别喜欢这里的“光阴的碎屑,纷纷脱落”“砂轮飞转,山河变细”。这样的诗句,画面清晰,现场感极强,颇有写诗功力。如此情感的释放,妙不可言。
      他的《黄土》大气而真挚:

      有黄土,就有命脉
      黄土之上,是天的高远
      比天更高更远的是源头与宗族
      是树,是风
      是香火绵延不绝
 
      从黄土走出的人最终回归黄土
      没有什么比黄土更黄土
      黄土不需要历史说话
      有黄土就有故事
      有故事,就有流淌的骨骼
 
      我因此明白,生长在黄土之上的黄土村
      为什么要用黄土来命名
 
      以短暂的时光消受黄土
      低矮的幽思够不着海拔的高度
      烟云挡不住视线
      目光随山势攀升
 
      黄土之中,收获敬畏
      村中老人告诉我——
      只要留住黄土
      就留住了一个人的故乡
 
      肉体可以化作尘埃,而黄土不能
      故乡也不能

      天若有情天亦老。好一个“比天更高更远的是源头与宗族”,好一个“有黄土就有故事/有故事,就有流淌的骨骼”,好一个“只要留住黄土/就留住了一个人的故乡”,等等,流泉情感的流露分明就是生命的探寻和扬弃。他的“肉体可以化作尘埃,而黄土不能/故乡也不能”,真而且真地把黄土与肉体融合在一起了。一字一情,缠绵温馨,极富艺术感染力,让我忍不住拽一片诗情,走进他的诗歌。那么,此时此刻这个世界还有什么比黄土更富有情感,还有什么比黄土更接近人类?!

      3
     “爱上诗歌,就等于爱上生活的美”,有人曾为流泉的一次诗歌讲座打上了这样生动的标签。
      黑格尔说:诗人“应当深入到精神内容意蕴的深处,把隐藏在那里的东西搜寻出来,带到意识的光辉里。”流泉诗歌具有的独特气质:柔情与刚性,不仅展现着一种刚柔并济之美,而且凸显意境之美和哲思之美。实事求是地讲,现世安稳,身为庶民,没有横溢的才情,也未历经国仇家恨,很难写出生活的大美。
      我发现,在流泉的诗歌写作经验中,不断总结和成熟成为其写作能力不断提高的基本要素。他的《锯木声》另辟蹊径,将树木的砍伐作为诗歌写作的焦点,其中的讨伐愤怒不动声色却跃然纸上,这种对和谐之美的追求不能不让人为之动容:

      办公室附近并没有锯木厂
      可锯木的声音,隔三差五就从窗户左边
      拐了进来
 
      这不是幻觉,它一定是存在的
      仿佛春天从未将彼此分离
      只不过,我想要的春天比锯木声
      更具体
 
      锯木声隐去了建筑本性
      光阴流转湮没了一颗心的路径
      而锯齿对分割的理解,总是偏颇的
      更高意义上
      分割其实是一个圆满之词
 
      没有人告诉我——
      是谁?偷走了木头
      是谁?在锯木声中,盘根错节
      ——抱成团

      不用说,毁掉“绿水青山”的问题,人们深恶痛绝。而事物的反面,总有真理的存在。“可锯木的声音,隔三差五就从窗户左边/拐了进来”“锯木声隐去了建筑本性/光阴流转湮没了一颗心的路径”,这样的诗句隐含真善美的追求。这首诗最后一节,发出的疑问,留下了沉重的思考。我以为,体现诗歌的美,不一定就直呼漂亮和养眼,即使写乱砍乱伐的故事一样能够写出正义。由此,再看看这部诗集的诗歌《病中》又隐含着清新别致,又让我读到他的柔美和深沉可爱——

      我已经把世间事看得很薄
      我已经花了整整三天三夜在一张薄薄的白纸上
      写下这个冬季最后的言语
      它们显得比落叶轻
      比不间断的咳嗽还要轻
      我看到了前世的缘分
      和今生的德
      我拒绝了浮华的拥戴,把一些小猫小狗
      看得比金钱重
      我将它们当成朋友
      从它们的处世态度上,学会了
      安详与自得
      不需要星星为我点缀璀璨
      不需要忍冬的安慰
      倘若仅存的呼吸还能靠近远方的一朵心跳
      我只要轻唤一个莲花状的名字
      外加白茅根30克,生姜3片

      我们在创作诗歌时应该要把握好许多问题的,对于诗歌之美的意境营造是尤为重要的。但如果不注意对诗歌里美的意境的营造与把握,就无法构建诗歌完整性和诗歌美学。这里,流泉将自己追求的人生价值和人格标准毫无遮掩地袒露,表现得相当的直观和血性。流泉这首诗的美不仅包含着语言的风格、艺术的手法、表现的形式,更重要的是内容的美。“我只要轻唤一个莲花状的名字/外加白茅根30克,生姜3片”,足以把《病中》的意境美推到了极致。诗歌必须创造美。诗歌应当是思想和艺术、内容和形式、意和境的统一的结晶体,是这种结晶体放射出来的艺术美,我们在流泉这部诗集有了这种体验。

      结语
      诗,是个很奇妙的东西。
      同一个日子,同一种思绪,同一种情感,表达却不尽相同。读流泉诗集《砂器》,你会感到岁月是诗,桃花也是诗,市人民医院是诗,坏天气也是诗。当然,诗的奇妙在诗人。流泉把生活当中的一件小事、一个小物,站在美学的角度任意地挥洒。在这个充满诗意的生活里,在这个荡漾着诗情和激情的热土上,他的诗出于心,溢于情,清丽深婉,激越慷慨,把一个原本生机勃勃的世界涂抹得越加精彩而炽热,生动而亮丽,让我们如沐春风,如品新茗。与此同时,流泉不是简单地罗列了客体事物,而是从心灵深处复制生活的景象,或是把他所看到的东西加以再创造,由此很好地运用思维去进行内在的构思和安排,用自己的感情、思想,给生活添加生气,在灵魂深处发出了美的声音……


          (《瓯江文化》2018年第2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遥望, 我的中洲(组诗)

                                                                流泉



      遥望

在枯水季的河滩
在那些散落的不规则的
瓦片上……

武强溪的肃穆,回应着生存者的快乐
犹如远去的谣曲
再次奏响

鹅卵石一样活着,圆润,通透
……但我却无法放下
深邃的遥望……一场风,和风中
猎猎作响的那燃烧的
——骨骼



      叶村雁塔

古人建塔
有说法,叶村不例外
至于叶氏、余氏谁主沉浮
与建塔说
并不相干,无非
塔成之日,天开,云白
雁飞,凤翔

位重者、财盛者,视塔为魂
仰首间
神明若灯
塔下百姓,粗茶淡饭
求平安……这塔,是天
还是人心?

我登临,一介俗人
仅看风景
凤山有塔,如中洲
有武强溪
正传、野史,皆可略
白塔上,风与风
相往来
我只在乎
一袭铃铛,将叶村“叮当”敲响
敲响……

气象开阖
——山水,清明
——万物,舒朗



      木连遗址

我甚至认为
这木连村,是水做的

淋着细雨,在遗址上
只呆了五分钟,西边的水声
就在我躯体内,足足涌荡了五分钟
如果再呆上五分钟
我是不是也会汪洋成一片水,成一座水底下的城
这些年的挥霍,是不是也是水做的
它究竟湮没了些什么
葱茏,还是荒芜
来路,还是归途

这木连,古老得已不再是一个村
分明是——
一片水域中那样的一个人
收走一整座狮城后,按在陆地上的
一枚手印


        (《千岛湖》2018年第2期,感谢用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父亲

        流泉

那个脾性刚烈、雷厉风行的父亲呢
那个有轻微洁癖、睡觉爱打呼噜的父亲呢
那个宁愿辞去主任也要当好会计师的父亲呢
那个总抽我嘴巴说我不争气的父亲呢
那个从金钟弄走出来很少给我们谈及前尘往事的父亲呢
那个隐忍而不说挫折的父亲呢
那个家务活干得与工作一样出色的父亲呢
那个失去女儿总想再要一个的父亲呢
那个背着二弟四处问药的父亲呢
那个因城市改造被拆掉老房子却毫无怨言的父亲呢
那个关心国家大事却不喜欢外出旅居的父亲呢
那个鲜有笑容却始终怀揣一颗慈悲心的父亲呢
那个把梦想给了儿子自己却安于清贫和素食的父亲呢
那个告诉我娄底是祖地要我有朝一日必须去走一走的父亲呢
那个树一样挺拔的父亲呢
那个水一样柔软的父亲呢

当我也成为父亲时
我终于理解了作为一个父亲的内涵
理解了血脉深处的爱,和责任中的承担
这一切,都是父亲给我的

而现在,我的父亲,就像风过之后的一片叶子
潮水退去后的一席港湾
正在用他的沉静,慈祥,和宽厚
再一次告诉我——
一个人,该怎样度过这一生

        (《处州晚报》2018年6月14日南明诗会父亲节专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五五三)《诗收获·2018春》,主编:李少君、雷平阳





      长江文艺出版社2018年3月版,定价:39元。系中国诗歌网赠于2018年6月。



(五五四)《山水集》,诗选本,主编:周吉敏





      北岳文艺出版社2018年1月版,定价:58元。系郑仁光兄赠于2018年6月。



(五五五)《踏秋而歌》,诗集,作者:董翻身







      中国文联出版社2008年2月版,定价:56元。作者签名本。系董翻身兄赠于2010年8月3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难以细说分明之夜

                 叶丽隽

为了早点儿到家
我抄近路,翻越附近的山坡
疲倦中,怀里抱着的一捆CT片子
滑了出去。那是车祸后
父亲住院以来的各项检查

我本能地伸出手,惊惶间
却什么也没抓住
一声闷响——我那苍老的父亲
再度消失在夜色里——
裂掉的膝盖,着地的头颅,一根根
折断的肋骨

血涌无声,岁月有锋刃……悲哀
如我——此刻,趴在坡地上
胡乱而无望地摸索:那四处散落的疼痛
和这,虫蚁潜行的一生
隔着茫茫黑夜,我实在,难以细说



      父亲

        流泉

那个脾性刚烈、雷厉风行的父亲呢
那个有轻微洁癖、睡觉爱打呼噜的父亲呢
那个宁愿辞去主任也要当好会计师的父亲呢
那个总抽我嘴巴说我不争气的父亲呢
那个从金钟弄走出来很少给我们谈及前尘往事的父亲呢
那个隐忍而不说挫折的父亲呢
那个家务活干得与工作一样出色的父亲呢
那个失去女儿总想再要一个的父亲呢
那个背着二弟四处问药的父亲呢
那个因城市改造被拆掉老房子却毫无怨言的父亲呢
那个关心国家大事却不喜欢外出旅居的父亲呢
那个鲜有笑容却始终怀揣一颗慈悲心的父亲呢
那个把梦想给了儿子自己却安于清贫和素食的父亲呢
那个告诉我娄底是祖地要我有朝一日必须去走一走的父亲呢
那个树一样挺拔的父亲呢
那个水一样柔软的父亲呢

当我也成为父亲时
我终于理解了作为一个父亲的内涵
理解了血脉深处的爱,和责任中的承担
这一切,都是父亲给我的

而现在,我的父亲,就像风过之后的一片叶子
潮水退去后的一席港湾
正在用他的沉静,慈祥,和宽厚
再一次告诉我——
一个人,该怎样度过这一生



      青草惦

         大喜

——“草上有水,兔子容易闹病”
八岁开始学中医的您
只能给自己养的三十只长毛兔望闻问切
开开药方

父亲熟练使用手术剪
两个月剪一次兔毛
剪出一家九口人的油盐酱醋
剪出妹妹和我过年的新衣

放下书包,我赶着去割兔草
草青无痕
风吹一遍,草长一茬

那时,我不关心念书
不关心安溪村以外的事情
一心想着草叶何时返青
想着青草在哪个山坡,肥嫩地等我
迎风而立的青草,让我偶尔想起
课本里的小英雄刘胡兰

那时,如果最后一抹夕阳
照着一篓满满的兔草
顺便,再照着一条弯弯的回家小路
我总忍不住对着山野说
——多好的一天!



      父亲的习惯

            陶雪亮

父亲七十有六
父亲是国家正式防疫医生
父亲每月领着四千多的退休金

动作已显拙笨
父亲弯下腰,倒药丸一般
从一个小茶叶罐里往掌心倒菊米
其中的一粒跑到了地上
父亲明察秋毫,忙蹲下身子
将这粒顽皮的小颗粒捉住
扔进水杯,动作稔熟
让我根本来不及制止

晩饭时,父亲坐在窗边用餐
我见他,突然捡起掉落窗台上的饭粒
一颗、二颗、三颗
塞进嘴里
那么自然,像小时候的我一样
我想对他说些什么
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能说出来



      江上

       何山川

江上,鸟儿在飞
这一只和那一只,看不出有什么分别
雨淅淅沥沥的……父亲还在船上。
我熟悉这一切。有一次我也在船上
和父亲一起,看着雨打湿甲板
“明天就会天晴了。”父亲朝岸上望去
迷茫中其实什么也看不见
有很多次,我和母亲在岸边接过了
父亲递过来的鱼蒌。
而一身蓑衣的父亲,和小船
转眼,又消失在了江湾深处



      秋归
 
         叶琛

你归来时,夕光正好照进屋子
旧似墟落的地方是家
多少年风雨飘摇,而家依旧在你生活的版图上
固守昔日的清冷
你命里注定的清冷
 
你老了,行走的步子松松垮垮
两只竹篾簸箕和一条扁担
运送过多少日子里
简简单单的需要?我已不记得了
原谅我,父亲
原谅我空怀满腔无能为力的热爱
原谅我背对着你,把屈从的眼泪深深地往下咽
 
现在,我坐在收获的粮食中间
目送秋天离去
一切都静了下来
干净的红薯像一个个好词语
挤满屋檐下空荡荡的院子。父亲
在这个晚归的秋里,我看到你此生的全部荣耀



      今天是父亲节

               丙方

电话的另一端
他的话依然很少
今天是父亲节呢
“哦......”
爸,父亲节快乐
“嗯......”
您身体还好吧?
“好......”

这些年,父亲的语速
越来越慢
每一个字,都要在牙缝里咀嚼很久
才缓缓地,像吐烟圈一样
吐出来
我当然知道,这个字
其实并不是,他心里原本藏着的
那个字了



      木瓜记

         李佳妮

木讷的父亲
常在年关打来电话
一句今年不回来了让成双的对联
异常孤单
送我去广西读大学
火车的硬座上
父亲的腿我枕了一宿
可这木讷的傻瓜
就是不多说一句话
临走时
给我买了一大袋木瓜
只丢下一句话
——木瓜养胃,多吃
这个大木瓜
他的话都变成了木瓜籽
宁可在肚里抽搐打滚
也不愿让我咬到它们的苦味


        (《处州晚报》2018年6月14日南明诗会,组稿:乔国永;编辑:尤慧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