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人海啸
诗人海啸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66,061
  • 关注人气:67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链接
 



网址:www.shigecn.com

邮箱:haixiao@vip.sina.com

 
   算是公示:
 
   海啸不常来。不回复留言;不接受链接。若转载文章,务必告知(朋友除外)。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4-08-19 17:22)
标签:

海啸

诗歌

分类: 海啸诗选

这是黎明的句号
烟云从索桥上愤然一跳
然后交出梦。可以肯定的说
白螺壳并未回到房间


以前是多么依赖陌生人的造访
冰封的道路失去回声
我是灯的仆人,从此黑夜
成为最明亮的光


还未返乡,便开始流亡
如同还在前进便放弃了
后退,还未等到贫穷
便开始富有。剩下的人
依旧站在准星的对面


没有残暴,也没有仁慈
是谁负责所有的退场
等待着死,迎来另一种死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海啸

诗人

分类: 海啸涂字


入山



息羽听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09 10:13)
标签:

海啸

诗歌

千秋祠

分类: 海啸诗选

千秋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8-12 10:14)
    它是大地的另一个词
    也可能是动词,是退潮的海拔中
    一块破旧的棉布

    等到日照挥发后,显露出
    贝壳般
    荒凉的笑脸

    越是靠近,越离你远去。

    黄土飞扬的希里沟
    枸杞红了的希里沟啊

    车窗外挥手的老人
    一定是你,也一定是我
    走失的父亲

    正是死亡和告别的季节
    我越过秃顶的祁连
    只为看一眼:异乡的小镇

    2016年8月12日凌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8-11 16:48)
标签:

海啸

诗歌

分类: 海啸诗选


 

    雨水走着走着便忘了
    回家,可是在这里
    迷路的火车从远方归来
    如此夜风温暖,如此松柏茂盛

 

    我要送你一个故乡
    羊群躲在岩石身后
    眼睛眺望天空的准星
    那么多的时光该皈依何处
    那么长的溪流
    除了爱情,却一无所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9-08 13:51)
标签:

海啸

诗歌

分类: 海啸诗选

与后天相隔多远?与藏地之中
蜷缩窗内的那缕灯光
相隔多远?现在就是明天
就是纳木措,就是我
沉甸甸的云彩。

 

就是掌心中的转湖
脚下的海拔
以及,苍鹰不肯退幕的眉宇
风打了几个结,像广场上迟缓的旗语
一个人还要多久
才能死去。另一个人
还要多久才会醒来

 

不过,现在就是明天
就是云彩。就是纳木措。
就是破窗的钟声
当轰隆隆的脚步和雷声紧闭双唇
我们会说:就是今天。就在今天。

 

2015年9月8日;凌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8-20 01:02)
标签:

海啸

诗歌

分类: 海啸诗选


 

    我将双手摊开,任月光翻晒与阅读
    这是一个悲哀的兰夜。

 

    这是一次幸福的期逢:你将秋风掩埋
    梦成为死去的蝙蝠,想要拉住爆裂的河流
    渺渺无波,江南有恨。

 

    一群无家可归的爱情,被路灯照亮
    尘世间的光明,还在颠沛流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19 20:29)
标签:

海啸

诗歌

分类: 海啸诗选

不断有风声击打月光
满身的海水,一片寂静的竹园

 

被溅满蓝泥的梦境无人问候
一棵树睡着了
森林于是也睡着了

 

春笋还在这里
跺着脚,伸着懒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海啸

诗歌

分类: 海啸诗选

用心脏劈开斧头
我们紧跟落日
向天空坠落。雾色之中
飞鸟的翅膀笔直
像一把黄金的匕首

 

大地摊开双手
只听见哐当一声
巨大的泪滴
此时碎裂

 

没有零点
指针划破的夜空无一人
来吧:众神擂鼓
天下归心

 

飞鸟的翅膀笔直
直到抵达天堂,返回尘世。

 

2014年11月1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新闻
→ “鸣访名谈”之海啸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卧夫

海啸

诗歌

分类: 海啸诗选

死亡是一种行为艺术
——从樟树镇回来路上惊闻卧夫死亡消息


车还未离开湘阴
离开樟树镇
飞龙村,栗山塘
一个被雨水
洗劫过的怀柔,装满积雪。
 

仿佛无人来过
那转跑的小鹿变成茅舍
有迷宫一样的灌木
和灯火,不能为诗歌而活
那就为爱情去死,而你说
我已死过很多次了,而且死了
很久很久
 

总有一些温暖的日子
在此刻漂浮
这个时代盛产谣言,也批量生产
死亡,一匹孤独飞驰过
二百迈的野狼,铺毯成一张
最悲伤的诗卷。直到落叶将你掩埋
撕咬的虚空
和山丘,化为乌有
 

而我爱你的荒缪,胜过你
爱着的荒缪,但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