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如何写开题报告(下)

  材料部分应该重点介绍的是材料构成,需要说明你已收集的资料足以支撑即将开展的研究。开题报告会,指导老师经常质疑学生的就是研究材料充分与否,这里也包括材料过多的情况,过犹不及,材料太多会导致工作量太大,根本来不及完成。更经常存在的问题是材料不明确、材料的精度太低(研究的目标太高)、材料的真实性存疑等。比如说你研究的那个历史时期存在时间极短,你想去研究那个时期专属的物质遗存,恐怕就很困难;再比如你研究的是一些传世品,来源存疑,这样的材料是不足以支撑扎实的研究的。写作这个部分通常需要绘图、列表,并对材料做初步的整理,而不应该是一种简单的材料辑录,即从考古报告中辑录出来的描述。在开题阶段,你需要对材料的状况做初步的分类,避免一股脑地端上来,让人摸不清头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如何写开题报告

 

    每年5月是毕业生答辩与新一届学生开题的季节。开题是写作论文的开端,按照现在的教学培养体系,一般需要撰写一份开题报告,提交导师指导委员会的审议,在答辩会上回答老师的提问。这是一个“诸葛亮会”,不同老师从不同角度审视学生的开题报告,提出建议,对于提高论文的质量是很有帮助的。当然,要得到帮助也是有前提的,其一是态度,答辩会是大家群策群力想办法解决问题的机会,建议不一定都合理,但是不同视角的批评有助于发现自己闭门造车不能发现的问题。如果将其理解为仅仅是一个形式,或是理解为老师指责学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21 06:40)

有关空间考古

 

    无事时愿意上谷歌地球与百度地图闲逛,尤其是进入街景模式,仿佛身临其境,走街串巷,四处张望。这一会儿在新加坡海滨欣赏高楼大厦,下一分钟可能就到了南非的开普敦看富人区与贫民窟的对比,足不出户,但周游全球。看得多了,经过多种多样的比较,也有了一点体会。不同地区的空间形态差别明显,从中可以看到自然环境、文化传统、社会发展、经济水平、社会矛盾、管理水平等等的影响。从街景模式浸入式的观看,到距地面几十公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谁在考古:有关公众考古的思考


      最近这两年,直播平台很火爆,偶尔关注了一下,发现一个很有趣的地方。做直播平台的人大多不是专业人士,但是就像专业人士一样,一本正经地介绍或讨论某件事。人人都像是专业的节目主持人,专业人士似乎被抢戏了。把直播平台的节目与专业的电视节目做一下比较的话,不难发现直播平台的节目还有些不够严谨(虽然电视台也不一定严谨到哪里去),还有些粗糙(毕竟经费有限),但是直播平台很接地气,它们反应超级迅速,总是第一时间抓住热点;而且与大众口味非常契合,因为它们本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02 06:36)

本科学习的版本

 

    一年一度的硕士研究生复试都会有面试环节,作为面试老师,可以“恣意”地问学生一些问题,从专业问题到个人爱好,从大学生活到人生理想。时间长了,逐渐有了一个发现,那就是,我们几乎可以把研究生面试看作是对本科阶段学习生活的巡礼。不同学生的本科阶段学习生活相互比较的话,是不难得出优劣判断的。作为老师,我希望招收怎样的学生呢?作为曾经的本科生,如果有机会再来一次,我希望自己如何学习生活呢?作为一名孩子即将进入大学的父亲,我对孩子的本科学习生活有着怎样的期望呢?由此,觉得很有必要总结一下,为学生、为孩子,也许能够提供某种程度的参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原载《南方民族考古》第15辑,自认是个人比较重要的文章。

 

有关中国考古学的性质与任务的思考

 

 

摘要

    有关中国考古学的性质与任务是一个影响中国考古学未来发展的关键的学术问题,本文从审视考古学的内外视角出发,注意到考古学性质的多元特点以及任务的变化性,着重分析了当前中国考古学的发展现状与存在的问题,并尝试性地提出了应对策略。

 

    这是一个看起来简单实际上非常复杂的问题,一个常有人追问却鲜有人回答的问题,也是一个影响中国考古学发展前景的大问题。当代中国考古学处在什么样的状态?有着怎样的特点?面临哪些难题?需要完成哪些任务?如此等等的问题都是中国考古学研究者深切关注的。思考这样的问题无疑需要把中国考古学放在更广阔的时代背景中进行,同时需要审视中国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原载于《人民论坛》上的一篇约稿

 

互联网+时代的家乡博物馆

 

     博物馆是大家都熟悉的,它们是一个地方的名片,各大地方都很重视,也都是尽其所能地营建,务使成为一地的地标。因此,我们看到的博物馆大多具有庙堂气质,可以称之为一个地方“文化圣殿”。一个偶尔的机会,我参观了家乡城市新近完工的博物馆,看完之后,有了一种“乡愁”,一种对家乡文化共鸣式的体验,一种油然而生的对往昔岁月的怀念。也突然意识到,博物馆其实还有一类,也许我们应该把她称为“家乡博物馆”,因为一种依念,就像对母亲那样,因此可以用“她”来称呼。我也突然意识到,家乡博物馆应该是一种理念,成为博物馆事业的一个发展方向。在中国这个文化正在发生巨变时代,她应该是文化传统的保护与保存者。

 

       家乡博物馆是以地方文化的保护与展示为特色的,因为熟悉当地的情况,因为没有脱离当地的自然与文化背景,家乡博物馆能够让参观者更容易形成共鸣,尤其是那些已经离开与即将离开家乡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之六)

      最后,我想问题应该回到考古材料本身。考古材料本身如果有问题,那么我们的研究就是沙上建塔,而实际研究中,这种情况并不罕见。一项研究,技术方法十分先进,论文组织也无可挑剔,但是有一个问题,那就是考古材料本身不可靠。比如你研究一个洞穴中出土的动物遗存,通过它们来重建古人的生计策略,无论你的动物考古学训练多么精熟,如果这些动物遗存与人类活动并不相关,那么你的研究就是有严重问题的。周口店遗址曾经发现过大量动物化石,早期的研究者简单将其都归为人类狩猎所致,后来发现这是有问题,洞穴中有大量鬣狗粪便化石,鬣狗也可能导致动物化石的堆积。即便没有鬣狗,动物也可能在洞穴中自然死亡;在没有人类的时代,动物化石富集的地方也不罕见,所以,狩猎并不是动物化石集中发现的唯一原因。再者,洞穴堆积过程非常复杂,由于洞顶不断塌落,洞穴的地面可能并不水平,加之地下水流的作用,同一水平面上的遗物年代可能相差甚远。因此,尽管你对化石的研究无可挑剔,但是材料的年代如果出现了重大偏差,那么发现的价值也会大打折扣,甚至是错误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之五)

      第十,材料信息的转化能力不足。就研究材料而言,考古学是一门有点悲惨的学科,我们所研究的材料总是那么零碎、贫乏,通常我们所能研究是那些最结实的东西,如石器。我们之所以研究这些材料不是因为它们在古人生活中最重要,而是因为只有这些材料得到最好的保存。我曾经去调查过鄂伦春人六十多年留下的遗址,我很想了解这些森林猎人的遗址结构、形成过程等,然而当我们站在遗址上,却什么也看不到。鄂伦春人不用石器,金属制品、桦树皮制品都不能保存这么长的时间。加之森林树木的更替,层层叠叠的朽木堆积,于是就很难看到什么人工制品了,那个时候,我们怀念石器,如果鄂伦春人有石制品那该多好,我们就有线索了。从这个角度来说,考古学家是没有资格抱怨考古材料的,所有能够遗留下来的东西都是一种幸运,能够研究到这些材料就更属幸运了。

 

      当然,幸运归幸运,问题还是很严重的,零碎的材料不会自己说话,需要研究者来转化,需要研究者提高自己的转换能力,把零碎的材料组织起来,让它们不那么零碎。或是通过其他的途径,让材料处在某个推理链条或背景关联之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论文写作论证组织常见问题之三

 

      第六,概念的提炼一项成功的研究往往以提出标志性的概念为特征。一部考古学学术史就是以这样的概念标注的,如三代论、类型学、考古学文化、过程考古,如此等等。有些概念是研究者直接提出来的,有些是后人的归纳或是添加的标签。常常有一种误解,以为概念是归纳出来的。我们从多少材料中能够归纳出来“考古学文化”这个概念呢?无论怎么归纳还都只是材料本身的特征,而考古学文化是一个无中生有的概念,它是把人类学中“文化”的概念嫁接到了考古学中,用以指代一定时空范围内的遗存特征组合;反过来,这些物质遗存就具有了人类学的“活态”(living)意义——人类学本来研究的是活态社会,考古学研究希望能够复原古代社会。考古学文化这个概念就是一个尝试,它让考古学家有了研究古代人类的社会单位,尽管我们不知道一个考古学文化是否就是一个具有活态意义的社会单位。从考古学文化这个我们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概念的形成来看,我们知道概念是需要提炼的,需要添加不同背景的知识加以提炼,而不是单纯从材料中提炼得来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穴居的猎人
穴居的猎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1,125
  • 关注人气:68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搜博主文章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