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窦凤晓
窦凤晓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0,492
  • 关注人气:11,7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的邮箱
《山中》
              点击购买
《天边的证词》
         点击购买
         孔夫子
网站


链接3
博文
标签:

短诗

米粒

文化





秋日

少年带着我,依次经过
被风吹斜的操场、汽车充电桩、
工程车和美术馆。
铺了一半沥青的园区路,通向一片
枯藤盘踞的高土坡。
坡外就是杂糅难析的商业区。
向阳的一侧,世界在土坡上静了下来:
枯藤间的大片打碗花,开得
热烈又温柔,带着一股离奇的孤勇。
更美的,是那天空、那饱含生命力的云!
我大叫着(必须高出风一个声部)
招呼少年走到土坡的最高点,
停驻在镶着亮边的一朵大云下面。
当时,一架飞机由远及近飞抵,
天空敞开大门,光线“哗”的倾注了下来。
“真是杰作啊!”
那少年,只顾着低头研究
刚刚在坡下捡到的两块宝石*,
对这取譬既没有赞同,也没有拒绝。

2018-10-31

*关于宝石,少年指教说:宝石英文应该翻译为“gemstone”,不该说成“baby stone”。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10-16 13:16)
标签:

短诗

米粒

文化








一个好姑娘邻窗坐着,什么时候
又悄悄溜掉了。后来又飞来一只海鸥

我还不是那姑娘,也还不是
那海鸥。我知道这准会遭人质问

对邻窗来说,我即邻窗
对于那个姑娘,我即临窗的姑娘

对海鸥来说呢?它,闪动海面,
一句遗言都没留下。

但,从那磷光翻飞的绿翅看,
大海按捺着千言万语,伺机倾尽所有

2018-10-16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短诗

米粒

文化




仿佛恋情


四目相接,如被突袭——猝不及防时
最绝望、最痛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短诗

米粒

文化




悲伤的、不可知的

那面目不清的人,为什么而哭?
潮汐,从他的眼眶无声涌出,
在我眼前结出一层又一层浓雾

那眼泪,把时间融化、稀释了,
变得又简洁又宏大。我们
置身何处?被什么所感触、所逼迫?

我还清了灰黑色的枝条上
一只跳来跳去的灰翅小鸟。树枝与鸟,
看似寻常,梦里梦外却不通命数。

或者说,作为一个造梦家,
我的手艺还不纯熟,仅仅停留在技术的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09-12 13:10)
标签:

短诗

米粒

文化





日子来了。一个苹果,一只梨,
果形完美,沉甸甸地,一手一只。

(船只泊在岸边,因超载而无法冲浪。
对仗于少年的时光,甘美短暂悠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25 12:49)
标签:

短诗

米粒

文化





我已久不写诗,并不证明
已经不爱诗了。我久也不再
穿某件衣裙,因为某次,我正是
穿着这件衣裙,去见了某个人。
我不再提及某个人,不是因为忘记
情形恰好相反,并且无可安慰……
此刻,这云翳般的情绪
连缀在一起,缝补出一个
崭新的自我,使我获得
一种勇气:向着过去和未来
亲口说出某句话……
那云翳却受到惊吓一般,迅速散开了。
只留我在此地,继续冥想
那些遥远的东西,并慢慢体验出
一种近似爱的情感

2018-6-2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06 22:57)
标签:

短诗

米粒

文化





悠悠

之口,何以演绎心的黑白?
我曾见织网的人,将双足踏进忘川深水
企图忘却:年轮的清辉,
月亮,光洁的面庞。

不爱般深爱着的是什么?
一种陌生的文字,一个缺陷,
道路延绵伸进往昔,不可弥合中,
草在歌唱,种子在伸展腰肢

“咄,不要哭!”这因挚爱而单纯的词语!
一旦沾染上感伤的病患,空虚即趁墟而入:
我们被劳顿缠缚,风姿变幻的燕子,
替我们试探命定的滑翔。

打定主意,绝不交出那个字——
路漫漫走我的,路,而非悠悠之锦绣,
非你亦非我。这自愈的句子缘自喃喃自语的
灵魂太过孤峭,无端教人觉得寂寞?

迂回的重量承担在燕子的背上。粼粼一闪
之间,岁月倏地滑进下半场。
众美之树纷纭着侧身,纷披的小道难题般
向我展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24 18:17)
标签:

短诗

米粒

文化





一股紧张、混沌的气息疾风暴雨到来:
从午寐的冻土层崩涨出的新笋,甘美、新鲜,脆弱,

饱含痛苦一样的欢欣。那是连日来、又源自此刻的
形形色色的状态之一:浆果样的,联通我的手臂,我的心

突然抵达的甜惊扰了那寂静,使我瞬间向它
倾斜,变成陌生而有趣的另一只浆果。

片刻间,自我像情话一样被摘下,
一束光追过来,像要埋没我,又像将塑造我。

当那光临近深黑之渊,未曾说出的话
就会借众人之口轻易吐露,让黑融入黑,

以一个无神论者的慈悲。我分辨不清自己
是否被泛泛而谈的书本教化,已囿于语言的棺椁

但在此刻,又竟深得其乐——我微风托不起的筋骨、
血肉,似乎正化身鹈鹕,孤直而傲慢地低飞。

 
2018-5-24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23 17:25)
标签:

短诗

米粒

文化






烈日下,风吹山河摇荡,编修一个无边的摇篮;
世界高天垂照,山峦溪谷,纯蓝般既优既渥

“编修?”愿念阙如,世界自有它的门槛

孤身跟在孩子身后,想到对于父亲和母亲,
我所知何其有限,所给予的更少……

而对那孩子呢,“若停留在做母亲的第一天,
那必臻于完美!”片刻又震惊于构想的奢华

“马桶里面也深藏着海洋”*——日日夜夜,少年们
各自奔涌,以岸为局,“短暂地自我拥有”

之后如何呢,深渊,这空虚的绝对值?
“你们赞美的摇荡是有定数的,何曾见那古中国……”

在浓重的翠绿阴影里面,飒飒树叶如慕如笑,
使我收拢了边界,但那孩子,又令我分分秒秒溢出

*意象出自《猜火车》(英)丹尼鲍尔

2018-5-2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20 10:19)
标签:

短诗

米粒

文化





暴风雨来临的那一刻

一群机敏的傻瓜为了什么事,
对着一张手绘地图,嘈嘈切切:
喏,考察团就快到这里了,咱们得
擦亮马车,整好衣冠,在最出其不意的地方
抄近道等着他们。这叫
“柔和的狙击术”,你我都要熟练掌握——
看吧,未来好运气将东风偏南,乘借
大海的潮汐之力,迅速席卷我们。

“千万别忘了——考察团,
考察团就要来了。世界会为之一变,
领头的人也即将冠冕堂皇。”

廉耻的教案尚未写就,虚伪的教士
就已抵达。他们,或者我们,
什么时候,早脱掉了父母亲手缝制的衣服,
委身于另一个坚硬体制。
那件来自父亲和母亲的温暖的衣服,
美的衣服,爱的衣服,这些机敏的傻瓜中
最傻的那一个,还拿在手里
在“穿上”和“扔掉”间举棋不定。

窗外,巨大的潟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