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窦凤晓
窦凤晓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6,906
  • 关注人气:11,7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的邮箱
《山中》
              点击购买
《天边的证词》
         点击购买
         孔夫子
网站


链接3
博文
(2018-05-24 18:17)
标签:

短诗

米粒

文化






一股紧张、混沌的气息疾风暴雨到来:

从午寐的冻土层崩涨出的新笋,甘美、新鲜,脆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23 17:25)
标签:

短诗

米粒

文化






烈日下,风吹山河摇荡,编修一个无边的摇篮;

世界高天垂照,山峦溪谷,纯蓝般既优既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20 10:19)
标签:

短诗

米粒

文化





暴风雨来临的那一刻


一群机敏的傻瓜为了什么事,

对着一张手绘地图,嘈嘈切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13 08:36)
标签:

短诗

米粒

文化




静夜


星星,一以贯之的孤独之眼,观看世界

如何自我设限,越来越冰冷、扭曲、机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短诗

米粒

文化





北风弯折、柳丝垂碧的冬末,植物性
摇曳它千条柔丝——我妥协了——
两肋奇痒如耕耘过,“我把活着喜欢过了”

这些年,谁经历了谁?经历了什么?
格式化的人生已默默渡过了一半,
冻土层封存下,春意暗自轰轰烈烈。

雪,用愈来愈冷白,改编常识对南方的定义。
但南方曾有人告诉我,她对雪的厌弃始于
暖融后的泥泞,像那些无法结句的抒情诗。

祖母活过她的九十几岁后,把死亡的恐惧
熬成一锅稀粥,摊分给每一个亲人。而
一场无言的大雪,将她一生的纷扰,一一掩盖、趋同。

钢铁地铁,素食都市。冰渣闪烁的言辞
修筑欲望掩体……那光多鲜亮啊:它贯穿瞳孔的漩涡
打在深处隐忍的困顿上,随光影而伶仃招摇……

2018-2-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09 22:03)
标签:

短诗

米粒

文化





飞马

商场花花绿绿的纸袋
将我投进横飞的风里,这是十一月*
从室内到车内,距离二十米,
温差二十度——从2017一头扎进
新一年的距离。

空乏诸如:干硬的冻结,
干燥的枝条,干瘪的昨日之花。
群起惊飞的麻雀,一只
被落在后面了,巨大的惊恐
将小小一粒的它,猛力楔进霾天。

走着走着,人们渐渐所剩无几。
起初,以为悠久是一种权利,实际上
权力的山巅之下,阴影广阔阴冷,
连野兔也无法通过——我告知过你
这危险,并曾切身演示给你看。

写诗,作为一种占卜活动,焦虑感
应该是活动高潮,而经稀释的水杯无论
加糖还是加盐,味道都不对了,
改编了自身质朴的本分。

冷风裹挟我测量那二十米,
我知道自己的确飞腾着。
接通妈妈的电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01-08 22:40)
标签:

短诗

米粒

文化






心的岁月*

在一首诗的起句处起身
掩卷,四处警觉张望。
艾刻尔街上的古老邮筒
画着两颗心,恍然间就立在眼前

向前一步,即可跨越时间、国界
——不可触及之吻导致
崎岖的恋爱与直白的恋人之间
产生裂痕

铜铆钉能锔起多少往事呢,
仅一个跨年夜,兽骨就换了丝帛。
灵秀如柳叶鱼的眼眉,
也悄悄堆起了烟霾。

写烂诗的作者也有好句,每个人都有
回不去的青春。在其中一个惊才绝艳地
突围了自我局限后,而另一个
向前一大步,从时间的树纹里,捡一柄琴

2018-1-5

*《心的岁月》策兰巴赫曼通信集,王家新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短诗

米粒

文化





卜居
        ——“卜疑决疑,不疑何卜?”

那秩序于正午车窗
飞掠的白光间显现。
它攫取瞬间并将我们留下:
铮亮、迅速、毫芒毕现,
日复一日。

而室内秩序则另有范本:
桌上玫瑰恒久绽放,
不惟是哪一束玫瑰。
它们袒裎绽放,毫无私密感,
也没有羞耻。

这些瞬间圆滑、清冷,
充满欲念,过于精巧的布局。
肌肤相接的许多条巷道
接通“此刻”,耳边喧嚣漫漶
在生活五味杂陈的
全色谱截面无始无终摊开

保持思想活性,必须先静默下来。
蝉翼之重亦有千钧。
光谱中心,最独特的那笔,随着
一笔接一笔波纹的旋出,慢慢放大、闪耀,
最后,停顿于一个委婉的滑步

2017-12-1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12 23:14)
标签:

短诗

米粒

文化





在公园

在任意一个
平静的早晨,在公园

任意而行,遇到
一些你、一些他

头顶,叶子攒动
似积聚着风暴




居留地

我想像她时,亟需
一种绝美的语言

好在这极短的一瞬间,
为我所用

确实,我竟然得到了它:
朴素的、无言的




更高级的

那痛苦太高级了
因而我只种植
“此刻”的快乐。
无论凿井取水,
还是临渊慕鱼,
痛苦总在更远处
激励我努力追赶,并承诺我
在某个奇妙的时辰,
会遭遇上他,
并友好地匹敌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13 22:25)
标签:

米粒

短诗

文化





一只鸟石头一样
在台阶前砰然掷下。
黄褐色片羽,是它交出的
最后的遗产税

天空高悬,绚蓝冰洁。
“砰“,突兀一个破绽
五十米高处的飞翔
还在虚空处,持续激荡震颤

无穷动的海,推出惊人阵痛:
高出日常的鸟儿,曾以自由之名
构造它的生命轨迹,
触探那高致隐逸……

多年如溪水,随世相滴答成冰。
鸟儿颓硬的身体,
敦促此刻之我收起疑虑,
向往昔的飞翔弯腰

头顶上,栾树葳蕤如盖,
细密小黄花团簇着深深浅浅的啼叫。
骄阳,向秋日高空的极深处
发出阒然一瞥

2017-9-1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