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窦凤晓
窦凤晓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4,572
  • 关注人气:11,7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的邮箱
《山中》
              点击购买
《天边的证词》
         点击购买
         孔夫子
网站


链接3
博文
(2019-04-16 22:31)
标签:

米粒

诗歌

文化





雨夜


雨夜,我们穿过几条街衢

寻找去处。纷乱的雨丝,

将黑夜磨成细碎粉末。

 

看不清彼此的眼睛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4-15 22:57)
标签:

米粒

诗歌

文化





闯入镜头的先是一只兔子。

三月春光追踪着它:大片菜地、

窄而曲折的沟壑、广袤的草原、

矮小而裸露的灌木丛。

看不见的眼睛尾随着它。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4-05 08:06)
标签:

米粒

诗歌

文化






黎黑、透明、遥远,

而且就在眼前。是友谊之手结出的


一枚新果子。是啊,很久以来,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2-08 23:39)
标签:

米粒

诗歌

文化





不明

她朝着虚空投掷词语。
击中了什么?

不得而知,因为疼痛是
念头生发之前就存在的事。

湛蓝如肿胀,这表明“白日梦”
作为一种空旷,已成功突围了自身。

巨大的逼仄正节节退让
更深的虚空,复读单向度肉眼。

极深处,银河用巨大的瘢痕
模拟拿土围堰的上涨水意:

以铺砌代替损毁——但唯有损毁
才能匹配,此刻,这活生生的孤独

一颗大心,远雷一般砰、砰、砰地
轰响。现在,它偶然地被捕捉到了。

2019-02-08





有如慰藉

半夜醒来,那人
就再也回不去了。而躺在
他左手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2-08 00:07)
标签:

米粒

诗歌

文化






黎黑、透明、遥远,
就在眼前——由友谊之手结出的
这枚新果子

很久以来,我们停下了嘴巴,
不再交谈了。时间胶着在某个瞬间,
仿佛已向“永远”交待过了。

此际,风联袂冬日的层云,为
稀有的阳光揭开一角,向人展示温情:
年轻而热切地红着脸。

云蒸霞蔚般地,逃离那个时间点。
你触摸不到:就在这个时辰,
曾发生过片刻震颤。

乌云稀薄,被响亮的日光
很快驱逐到山边。而大片的、没有来由的雪
一直飞舞在车窗上,那是雪——

那是谁粗心遗下的未解之盐
在“过去之我”向未来借取的“这一刻”。
那蔚蓝的慰藉

真的撼动了时间的边界,直取
“当时”黄龙了吗?风仿佛
止息了,一片硕大的雪花,停留在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米粒

诗歌

文化





私人时间

阳台上
那只聒噪的蝈蝈
突然不响了。虽然
对于它的声响
我的耳朵曾充满了
抗拒;一旦
真的静下来,万籁俱寂就如
一块巨大的磐石,
逼近了那小小肉身。

阳光响亮地打在
小小提笼的黄铜棂条上,
泛着知悔的鳞光。
我的心脏
原来这么软弱,一旦
受损,即便用
大片沉默,长时间安抚,
也很难复原。

也许,我不该
将如此重负
移植到这翠绿的、
长仅一寸的脊背上。
在某人悉心搭建的这个
绿色小王国
我的忧患
出不了几个镍币

在提笼一旁,水仙
华容已尽,架子散乱
萎谢的花朵如苦修之后、
泛着青黄的思想
集市上,我和它互换过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1-28 22:38)
标签:

米粒

诗歌

文化





冬日鲜有的宜人之风,轻柔地揉搓着
堤坝侧,散发的几株疏柳。往前几步
即见密植的黄杨里,眷藏的小小城廓

那著名的旅客,曾偶尔过访,留下这*1
以鹤为名的空址,供后来人反复模拟。

大海,挟持着白云,不停涌荡、涌荡。
鸥鸟慢得若有所思,若思想已为某物
胶着。但,大都谁不是流亡者的后裔?

在家最应成其为家的地方,这一刹那,
无限触动悠悠,使人迷失了此身来处。*2

来,揭开:这一秒,将流传万年不老?
至亲至爱的杂草,被零星残雪悉心地
照拂、孵化。覆着那叠脚印,此刻我

竟揿不动纯良的机括。天地如此广袤,
置身于这一秒,大海的双耳杯已斟满。

2019-01-28


*1:苏轼曾历经此地,目前尚留“白鹤楼”空址。
*2:夫天地者,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1-14 22:45)
标签:

米粒

诗歌

文化


——某天,某友特来归还《正见》,今成此诗。





亲爱的,我梦见你远远跑来,带着
某种新鲜的气息,和着青草,还有露珠……
说不清:我们是谁?在哪?悄无声息中,
事情发生,像真的一样。而我曾

经年预算这个时辰,驾着思想的小舟
顺着陌生的洪水漂流,在斜风与细雨的切换间歇
透一口气,感叹:人生……我没有使用
更难的韵部,因生命已足够为难

的确是真相:我们提及的花,盛开在
每个春天,汹涌、无情,来者可追——
这承诺误导过多少文艺梦?时间,轻易留下了
花团锦簇的注脚,而我们
却因信奉逍遥游而白了少年头……

空空地醉入旧梦。梦如空门,
入门即虚蹈的“真”。随后,结实跌进被铃声
灌满的“真”空。亲爱的,梦之边缘,
盛放的大野上,你曾哽咽提示我:眼前
浩荡的不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米粒

诗歌

文化





别开生面的海


我想像得到,建立这片海的时候,每一寸沙滩

他一定都曾用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1-01 03:59)
标签:

米粒

诗歌

文化





午夜,那蝈蝈遽然间叫了起来:
以没来路的孤勇,向黑暗叫板。
这喊叫,将某些东西,从黑中
悉心地淘析出来,那是些孤单、
微小、不可言说之物——同时
触发机关,藏匿于此的深蓝色
鸟群被放了出来,沉默着飞撞。
可见,黑并不铁腕,而是未名
的生机。其实,在十个钟点前,
我驱车行驶在高速公路上,曾
遇到过这些小鸟:在蔚蓝天幕
和冬日克制的枯枝之间,毫无
征兆地,飞溅出这群纸片般的
无动力小鸟,在无风的空荡里
散乱飘摇。这不同寻常的一幕,
使我短暂地失去判断:还以为
那不是鸟群,而是些深蓝色的
文字的碎屑:虚浮在二零一八
最后一天,无比湛蓝的天幕上。
这情节仅持续了几秒钟,我就
穿过鸟阵,回到城市的鸟窝里:
某些温暖的、令人微笑的东西,
等着被约会、被遭遇,仅只需
一小步。这些无所获的、未名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