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窦凤晓
窦凤晓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4,458
  • 关注人气:11,7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的邮箱
《山中》
              点击购买
《天边的证词》
         点击购买
         孔夫子
网站


链接3
博文
(2018-01-09 22:03)
标签:

短诗

米粒

文化





飞马

商场花花绿绿的纸袋
将我投进横飞的风里,这是十一月*
从室内到车内,距离二十米,
温差二十度——从2017一头扎进
新一年的距离。

空乏诸如:干硬的冻结,
干燥的枝条,干瘪的昨日之花。
群起惊飞的麻雀,一只
被落在后面了,巨大的惊恐
将小小一粒的它,猛力楔进霾天。

走着走着,人们渐渐所剩无几。
起初,以为悠久是一种权利,实际上
权力的山巅之下,阴影广阔阴冷,
连野兔也无法通过——我告知过你
这危险,并曾切身演示给你看。

写诗,作为一种占卜活动,焦虑感
应该是活动高潮,而经稀释的水杯无论
加糖还是加盐,味道都不对了,
改编了自身质朴的本分。

冷风裹挟我测量那二十米,
我知道自己的确飞腾着。
接通妈妈的电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01-08 22:40)
标签:

短诗

米粒

文化






心的岁月*

在一首诗的起句处起身
掩卷,四处警觉张望。
艾刻尔街上的古老邮筒
画着两颗心,恍然间就立在眼前

向前一步,即可跨越时间、国界
——不可触及之吻导致
崎岖的恋爱与直白的恋人之间
产生裂痕

铜铆钉能锔起多少往事呢,
仅一个跨年夜,兽骨就换了丝帛。
灵秀如柳叶鱼的眼眉,
也悄悄堆起了烟霾。

写烂诗的作者也有好句,每个人都有
回不去的青春。在其中一个惊才绝艳地
突围了自我局限后,而另一个
向前一大步,从时间的树纹里,捡一柄琴

2018-1-5

*《心的岁月》策兰巴赫曼通信集,王家新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短诗

米粒

文化





卜居
        ——“卜疑决疑,不疑何卜?”

那秩序于正午车窗
飞掠的白光间显现。
它攫取瞬间并将我们留下:
铮亮、迅速、毫芒毕现,
日复一日。

而室内秩序则另有范本:
桌上玫瑰恒久绽放,
不惟是哪一束玫瑰。
它们袒裎绽放,毫无私密感,
也没有羞耻。

这些瞬间圆滑、清冷,
充满欲念,过于精巧的布局。
肌肤相接的许多条巷道
接通“此刻”,耳边喧嚣漫漶
在生活五味杂陈的
全色谱截面无始无终摊开

保持思想活性,必须先静默下来。
蝉翼之重亦有千钧。
光谱中心,最独特的那笔,随着
一笔接一笔波纹的旋出,慢慢放大、闪耀,
最后,停顿于一个委婉的滑步

2017-12-1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12 23:14)
标签:

短诗

米粒

文化





在公园

在任意一个
平静的早晨,在公园

任意而行,遇到
一些你、一些他

头顶,叶子攒动
似积聚着风暴




居留地

我想像她时,亟需
一种绝美的语言

好在这极短的一瞬间,
为我所用

确实,我竟然得到了它:
朴素的、无言的




更高级的

那痛苦太高级了
因而我只种植
“此刻”的快乐。
无论凿井取水,
还是临渊慕鱼,
痛苦总在更远处
激励我努力追赶,并承诺我
在某个奇妙的时辰,
会遭遇上他,
并友好地匹敌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13 22:25)
标签:

米粒

短诗

文化





一只鸟石头一样
在台阶前砰然掷下。
黄褐色片羽,是它交出的
最后的遗产税

天空高悬,绚蓝冰洁。
“砰“,突兀一个破绽
五十米高处的飞翔
还在虚空处,持续激荡震颤

无穷动的海,推出惊人阵痛:
高出日常的鸟儿,曾以自由之名
构造它的生命轨迹,
触探那高致隐逸……

多年如溪水,随世相滴答成冰。
鸟儿颓硬的身体,
敦促此刻之我收起疑虑,
向往昔的飞翔弯腰

头顶上,栾树葳蕤如盖,
细密小黄花团簇着深深浅浅的啼叫。
骄阳,向秋日高空的极深处
发出阒然一瞥

2017-9-1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短诗

米粒

文化




花之乱

某种品格塑造了那花,明亮如
盲人之眼。你应该也看见了:

在幻想种植的、多彩的坡地上,
我睡着了,再次梦到这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短诗

米粒

文化




海上起了乌云

海上
涌起大团乌云
雨还没落下。
不是的,雨;
也不是曾经的你,
前一秒的我。
此际,这乌云
多切合实际:
它不承诺,只是
乌黑、笼罩。
它以茂盛的“自我”
塑造保持与表达的范本

我呢,你看到的
不过是年届中年的
一个女人,
在自满与绝望中
摇摆的钟表形象,那
密集催促着的
急迫滴答声,
却不是我。
我有不可调和的
专属困顿
你还没见过呢

唯有笼罩的乌云
可观照此刻:
在极细微最末梢处
某种“不可信”
保持着无法折损的弹性,
正准备锻造我。接盘
这庞大乌云
——低空中氤氲的
浓重雨意,已由“终究”之笔
蘸着宇宙极深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24 18:56)
标签:

短诗

米粒

文化





那人,戴着多年来
积攒成的一张脸
朝这边走来。没有雨
天空却湿淋淋的
我熟悉那感觉:多少次
我从这天空按捺
下降,或缓慢起飞
横掠相当长的一段岁月。
对那些屋顶、小路、稻田
我已十分详熟,它们
已被混合着混凝土
一点一点筑进了世界最中心处
叫“幻觉记忆”的老房子
铸成湮灭不辨的碑文
那中心,有磷光
闪亮的片羽,微火寂寂无言
在引力中心处,离心力
建成的新世界
坚固清晰:气味清洁
轮廓圆润,高悬于头顶
几乎是一个人拥有的
全部“永远”
现在,的确是另外
但又如此熟悉的这张脸
正用某种难言的力量,逼迫我
一点点退进那微光,化身
一个不安的灰剪影,对应着
碑文低洼处,当时的浓墨
积聚成的不解和虚无

2017-8-24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短诗

米粒

文化




晨曦中荷塘

三径就荒*,取直而行即可
抵达荷塘。你悸动于语言内部

那神秘关联?此刻,物与物
相互俯就,奇妙对垒

苦味的词,在荷塘未醒之时,
被绞尽脑汁,提前写出

荷塘蓬勃成一个人口大省,
嫩黄细蕊的巨型花朵,自成星球

红螯的龙虾低空潜行。青脊的
鱼队未尽其意,洒下宇宙墨点

你深愿耽于这趋近肉欲
的美,愿能随物赋形,无所禁忌

荷塘深处,淤泥涌动,仿佛白云回音
此刻,连居所未卜,亦已不是难事

2017-6-26

*三径:又作“三迳”,指家园,或喻归隐。《昭明文选》卷四十五晋·陶渊明(潜)《归去来辞》:「三径就荒,松菊犹存。」唐·李善注引东汉·赵岐《三辅决录》曰:「蒋诩,字元卿,舍中三径,唯羊仲、求仲从之游,皆挫廉逃名不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31 22:21)
标签:

短诗

米粒

文化





日复一日,钟摆以其永不厌倦的节奏
甦醒在每秒的自我否定中。

在我们身体两侧,成群的风也
模拟着它,凭着我个人赋予它们的相似性。

我还擅自赋予过时间以形态,空间以意义,
而自我本身,却在二者之间变动不居。

我是——为你所熟知之“我”?并不是。
我不是在海洋与山谷之间造成起始的那一个。

别厚望——如风掠过,偶尔成真即可。
聆听并发声挽留,作为愿望,作为祈求……

然而,多幸运,这天生的困顿,
即使终将建构成空,仍拒绝了被说服

2017-5-3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