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土家野夫
土家野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26,068
  • 关注人气:6,3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除了更新文章,平时不太有时间到博客里来,大家的留言常常不能及时看到。微博是每天都要上的,请朋友们关注我的新浪微博,有事请到微博联系。

 土家野夫新浪微博

本博被禁文章
博文
更多>>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3-04-30 03:04)
标签:

土家野夫

德国笔记

分类: 散文随笔

         那每天擦亮的记忆与忏悔

                       ——一个中国自由作家眼中的德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4-30 02:58)
标签:

土家野夫

毛喻原

分类: 散文随笔

                                

人,究竟要怎样地活过平生,才算不负我材?

每每夜黑酒深之际,扪心自问,甚感困惑。纵观前史或转顾周边,总有人殷勤早慧,自来便心雄万夫,别有怀抱。一生常在奋斗中,到老荣登成功学——这就算是所谓的栋梁之材。当然更多的人,挣扎泥涂,在“伟人”的所谓使命征程中填沟转壑,籍籍无名仿佛未曾于此世往还,这就是所谓的草芥之命罢。

栋梁易伐,草芥易焚,似乎都不是生命的最佳存在;又或者说,二者皆是强梁穹窿的牺牲。贵为卿相和贱列刍狗,终归是他人命途的沙砾,铺就的是被践踏的道路。

在此二者之间,还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凯迪网络 新浪機構認證:【@土家野夫 :我为什么提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土家野夫

杂谈

分类: 散文随笔

 

  台妹的书坊: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18873072113

  台灣出版,道地的完整一字未刪節書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土家野夫

杂谈

分类: 点评野夫

1

两年前,在大理,他开辆老富康来接我们,说“走,野哥带你看江湖”。

他平头,夹克,脚有些八字。背着手走在前头,手里捞一把钥匙,我对龙炜说:“你看他一半象警察,一半象土匪”。

他听见了,回身哈哈一笑。

院子在苍山上,一进大门,满院子的三角梅无人管,长得疯野。树下拴的是不知谁家寄养的狗,也不起身,两相一望,四下无言。

 他常年漫游,偶尔回来住。诺大房子空空荡荡,只有一排旧椅子,沿墙放着,灶清锅冷,有废墟之感。平时一个人,偶尔有朋友来此落脚,席地卷个铺盖,谁也不用照顾谁。

他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29 20:11)

 


左边王康,右边这位爷,还有几人能认出他曾是当年名动天下的人物?昨晚相对大醉,涕泣看当日英雄尽白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01 02:27)
标签:

土家野夫

原创

分类: 旧体诗词

君问深山深几许,

无言我自上层楼。

浮云有尽家何在?

 旷野无垠望不收。

 

落日犹从岭树坠,

大江原自故乡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01 02:10)
标签:

土家野夫

原创

杂谈

分类: 旧体诗词

听雨苍山小院东,

檐溜断续润寒蛩。

贪回晓梦忆残夜,

懒向苔阶扫颓红。

 

心事年来生更死,

季风日近秋犹冬。

枝头秀色证因果,

摇落芳馨总付空 。

 

2011年8月31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弹百年犹自飞,

亡秦必楚泪空垂。

百家稳富诠新贵,

万户拆迁付劫灰。

 

党锢乱朝添剧祸,

清流忧国有余悲。

失民心者失天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14 17:28)

  
  月黑风高之夜,苍山骤雨突来,一时间林涛如怒,滚滚若万马下山。村居阒寂似旷古墓园,唯听那山海之间狂泻而至的激愤,一如群猿啸哀,嫠妇夜哭。

  这样的怒夜,非喝酒磨刀,不足以销此九曲孤耿。遂披衣起坐,燃烟遥想那些在江湖道上,与我摩肩接踵击掌把腕过的朋辈。一代人的沉浮颠沛,是怎样浓缩了这一巨变家国的青史啊。而今他们多数消沉于樽边裙下,被浮世的风尘掩埋了险峻的骨相,无人曾识其豪侠面目。

  我曾经在一首咏古的诗中感怀——灯下锈刀抚且叹,拳头老茧剥还生。在一个英雄气几乎荡然无存的末世,我们早已稀见贯穿过千古春秋的游侠子弟的背影。华族史传中这一尊崇和荣耀的道气,六甲而来,终于细若游丝而近乎失传了。

  我想起我的兄弟王七婆——这个几年前在黄山论道,被80年代诗歌回顾展追认的诗歌烈士——我是该要来说唱他的传奇了。“烈士”自古并非对逝者的追谥,在一个奴性弥漫的社会,烈性成为一种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