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何怀宏
何怀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31,415
  • 关注人气:1,4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我去年出版的一本文集《生生大德》, 最开首的一辑从战争、死刑等问题出发,重申我以前强调的保存生命的道德原则。其中第一篇“‘杀’声一片”,写到了我读八年前、即20048月新浪网所做的一个对战争态度的调查的分析,这一调查显示出不少“非我族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鏉傝皥

 

 

韩寒在最近三篇关于革命、民主与自由的答问中,对人性、国民性、以及文化人作用有限的认识是相当清楚透彻的,虽然对有些问题的判断和说法还可商量和批评。讨论政治问题也不像讨论有些其他学术问题那样一定要学富五车,在此健全的常识与推理、对现实的敏锐感常常比文化人的“掉书袋”更为重要和有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25 08:49)
标签:

杂谈

 

 

 

《辞海》“绳索”释义:“由多股纱或线拈合而成,直径较粗。两股以上的绳复拈而成的称‘索’。”

如果考虑到绳索的质料并不仅限于“纱线”等因素,我们也许可以将这一 “绳索”释义修改如下:“由纱或线、或不论什么具有某种连续性的质料紧密绞合成的东西。”绳索可以不断“复拈”,且无论使用的原始质料是什么,在绞合之后,它一定比先前的质料更为强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25 08:44)
标签:

杂谈

 

 

一、死刑究竟意味着什么?

 

 

 

何谓死刑?死刑究竟意味着什么?死刑是要达到何种目的?死刑能否达到这种目的?它满足了一种什么感情?又容易引发或刺激出一些什么东西?它是否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想我们是在要争取“好的生活”的前提下讨论“可能的生活”的,即不言而喻,我们是优先考虑要过“好的生活”,过有价值和意义的生活。赵汀阳写过一本有趣的书叫《论可能生活》,但仅仅一种不同于现实生活的“可能生活”并不足以调动我们的生活意志,成为我们的生活目标。人们也并不都是或并不总是想改换生活,并不是总要去尝试新的生活而不满旧的生活。就一个人来说,他只有一个一生,更是无法去过“各种可能的生活”。所以,我以为“好的生活”比“可能生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20世纪是暴风骤雨的年代。这先是发生在欧洲,第一次世界大战实际主要是欧洲的战争,而法国又首当其冲,每次都要绞杀英、法、德几十万年轻人的几次大战役都是发生在法国。

时局是紧张动荡的,但也有一个法国人似乎与之完全无关,他因为严重的哮喘只能生活在自家的密室里。他的生活习惯和一般人也是颠倒的。他每天晚上开始写作,每天清晨来临的时候开始入眠,并总担心在下一个晚上到来之前自己就可能死去,但他还是写完了,前后费时十多年,最终完成了一部多卷本的、总共近三百万字的巨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4-03 21:04)
标签:

杂谈

 

 

 

我最近去清华看望因摔伤骨折住院的何兆武先生,房间干干静静,老先生笑眯眯的,洁白的床上放着一本他正在看的、英国左翼史学家霍布斯鲍姆的自传《趣味横生的时光——我的20世纪人生》,回来我也赶紧买来了这本书,一读果然“趣味横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1-09 09:52)
标签:

杂谈

    今年的冬天很冷,临近岁末的几天更冷。在这年的最后一天,突然传来噩耗:史铁生走了。这离他满六十岁只还有四天,他是在195114号的一个大雪天出生。但这个冬天虽然寒冷,到现在还没有下过雪,而只有时时怒号的朔风。

凝视着他在1996年送我的《务虚笔记》扉页上用钢笔写下的有力笔迹,我当年在旁边用铅笔注了几句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夏天去新疆一游,自然是走马观花,但即便如此,也对新疆之大之美留下了深刻印象,而其间有许多人事也引人思考,我这里只说和市场经济有关的几件。

接待的主人带我们到天山深处的江布拉克草原牧场,在那里的一户哈萨克牧民家宰杀了一头羊,卸下的肉是按每公斤80元的市价计算。白天我们和那家哈萨克的主人说了晚上住他们的一个蒙古包,为此他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陈天华常与邹容并称,被认为是以牺牲个人生命唤起革命意识的青年英烈。但其蹈海赴死与其说是为了革命,不如说是为了道德。1905年日本颁布对中韩留学生有诸多横蛮无理限制的规则,激起留学生们的反抗,但真正使陈天华感到痛心,甚至不惜为之一死以求感奋同胞的,并不是日人的取缔规则,而是国人在这一过程中以致此前所表现出来的一些逃避责任、不守私德、亦无公心的恶劣品行。这正如他在遗书中所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